刚刚更新: 〔这个天下我做主〕〔我真是星球最高长〕〔我从来都不主动〕〔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悠闲桃源〕〔新书〕〔万古最强驸马〕〔大宋最狠暴君〕〔一剑独尊〕〔名门第一闪婚〕〔千机妙探〕〔黎明之剑〕〔诸天最强大BOSS〕〔种田农女不好惹〕〔五星战神齐昆仑〕〔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威震九州齐昆仑〕〔这个奥特曼没节操〕〔大秦之铁血帝国〕〔齐昆仑蔡韵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1章宇岢被擒
    !

    [https://.xs321./]

    </p>

    郭十一将宇岢打量了一番,又道:“宇岢兄弟果然一表人才,但我有一事不明,方才并未见你们与神风派弟子恶斗,为何会面带倦容,似有体力不支之感?”

    宇岢淡笑了一下,道:“此时说来话长……”

    不待宇岢说完,性格爽朗的郭十一已经摆了摆手,抢言道:“既是说来话长,列位不妨随我前去。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出了这片百花坳,前面有座小镇,我们的镖车会在小镇中转交接,届时,让我来招待大家,咱们把酒言欢,我也可以洗耳恭听宇岢兄弟的奇遇。”

    其实,此时的宇岢早已饥肠辘辘,自从来到战魂圣地,的确水米未进,再不吃东西,别说拯救战魂世界,就连踩死蚂蚁的力气恐怕都没有了……

    所以,听到郭十一的这番话,宇岢心里美滋滋的,差点笑出声来,因此他拱手抱拳,道:“既然郭大哥盛意拳拳,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喂,好像这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我们都成了空气吗?”玫瑰指着宇岢,道:“最后解决那些匪类的人好像是我耶。”

    宇岢向玫瑰抱拳作揖,抿嘴一笑,道:“再次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日后在下定当结草衔环,以报厚恩。”

    “这还差不多!”玫瑰灵动的眼珠向上一翻,俏皮中透着可爱。

    一旁的鬼婆终于忍不住了,但是一想到终于跳出了断魂谷,她还是高兴多,愤怒少,即使如此,也难以隐藏她狂暴的性格,她怒而不吼地道:“你们的废话说完了没有?老娘都快饿死了!”

    鬼婆说到最后,还是没能控制住脾气,她抬起拐杖,在鬼公毫无防备之下,在他的脑壳上重重地敲了一下。

    鬼公疼得立时大叫起来:“你这个死老太婆,你不是快饿死了吗?怎么还有劲打人?”

    就在几个人被狂妪智叟这对活宝逗得笑不拢嘴时,不远的草丛里突然闪过一道烟影,烟影虽快如一闪,但还是被机警的玫瑰注意到了,玫瑰向前一跃,疾声喊道:“谁?”

    宇岢和郭十一也上前几步,但都没有任何发现,鬼婆问道:“是不是看错了?”

    玫瑰疑惑:“肯定有东西从这里飞过去了,速度极快,转眼就不见了。”

    这时,郭十一的一名手下跑了过来:“郭镖头,都收拾完了,只是少了一个箱子,其他的都没受损,我们是继续出发,还是……”

    郭十一皱眉问道:“少了哪个箱子?”

    “最小的,雕刻着金色团龙的那个。”

    手下的话如晴天霹雳,让郭十一大惊失色:“什么?那个箱子不见了?”

    宇岢从郭十一的神色中看出事态的严重,他道:“郭大哥,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郭十一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以至于宇岢又喊了他两声,他才“啊”了一声,道:“各位,实不相瞒,我们镖局出了点事,恐怕……”

    宇岢拱手道:“郭大哥,倘若需要,我宇岢定当全力以赴。”

    “贤弟的好意愚兄心领了,只是……”

    郭十一说到一半,欲言又止,脸上现出一种看似有难言之隐的神色,他面向手下,吩咐道:“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必要交接了,你们先把其他的货送到无心山庄,告诉他们,就说我郭十一会在七日之内把那个箱子完好无损地送到山庄。最后,我们在灵坛山脚下的柏树林汇合。”

    “是。”手下应声而去。

    郭十一看着宇岢等人,淡笑了一下,道:“各位,我们去小镇吧。”

    这时,玫瑰望向宇岢,问道:“你知不知道,你丢了一样东西?”

    宇岢大致地猜出,玫瑰所指的应该就是那块战魂水晶,所以他忙不迭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丢了东西?你见过?”

    玫瑰见宇岢神色匆匆,便心中有数了,她决定要帮宇岢找到那块水晶,但是她并没有说明,只是摇了摇头,道:“你先和这位郭大侠去吧,我必须要查出刚才那个烟影到底是何方妖孽,我可不允许那个神出鬼没的家伙在百花坳乱来……”

    宇岢和狂妪智叟跟着郭十一来到了小镇,几个人进了一家客栈,郭十一刚为他们安排好餐饭与住处,突然进来了一个人,此人在郭十一耳边密语了几句,郭十一听后便神色匆匆地夺门而去了。

    宇岢见此情形,心中笃定,镖局一定出了很严重的事,以至于让郭十一连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尽管如此,人是铁,饭是钢,当务之急必须先填饱肚子。

    等到店小二把饭菜端上来,狂妪智叟这对活宝就像恶鬼投胎一样,对着满桌子的菜肴狼吞虎咽起来。

    宇岢完全被他们的吃相惊呆了,差点忘记自己还饿着肚皮,他疾声喊道:“喂,你们两个老东西给我留点儿。”

    一时间,三个人争先恐后地抢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形象。他们的吃相引来了众人地围观,鬼婆瞪了那些人一眼,怒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吃饭?滚!”

    眼见那些人被鬼婆吓了回去,宇岢虽然觉得尴尬,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一边往嘴里抢东西,一边问:“你们不是鬼吗?难道鬼还用吃饭?还会饿肚子?”

    宇岢的这句话让鬼公一下子把饭菜噎在了嗓子眼儿里,咽也咽不下,吐也吐不出,这时,鬼婆已经把嘴里塞满,艰难地道:“谁规定鬼就不能吃东西了,小二,再上十六个菜。”

    小二笑着跑过来,客气地道:“客官,再上十六个菜,三位吃的下吗?”

    鬼婆瞪着小二,拍了一下桌子,怒道:“让你上你就上,少废话。”

    小二笑嘻嘻地道:“菜倒是好上,这银子嘛……”

    鬼婆一个劲儿地往下咽东西,勉强地道:“你看我们三个谁个子高就跟谁要。”

    宇岢瞪了鬼婆一眼,心中暗想:跟你们两个侏儒比,是个人就比你们个子高,你还不如直接说让我结账呢。

    当小二向宇岢望来时,宇岢嘴里含着鸡腿瞪向鬼婆,道:“喂,你可别坑我啊,我长这么大就没花过银子。”

    这时,掌柜的突然喊了一声:“小二,他们要什么你就给他们上什么,反正账都记在郭十一身上,有振远镖局在,还怕他们跑了不成?”

    小二退下之后,鬼婆这才勉强地咽下嘴里的东西,接着。她用筷子在鬼公的脑壳上敲了几下,道:“瞧你这老东西,吃个饭还能噎住。”鬼婆这句话还没说完,自己便打了一个响嗝。

    被鬼婆这么一敲,憋了半天的鬼公终于喘过气来,他喘息了一会儿才道:“我们的确是鬼,但是自从我们修炼出战魂灵力,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了血肉之躯,随着灵力的增强,肉体也慢慢健全起来,跟现在的你没有太大的区别。”

    宇岢似乎明白了鬼公的意思,但是,当他低头一看,鬼婆已经把最后一盘菜倒入了她的口中。他瞪着鬼婆,道:“你这么大的年纪,不怕撑死吗?”

    鬼婆咽下最后一口菜后又把桌子上的米粒捡到嘴里,笑眯眯地道:“撑不死,也许能撑活。”

    鬼公一边吮吸着摸过鸡腿的手指,一边提醒鬼婆:“老婆子,斯文点。”

    鬼婆一听,气就不打一出来,用手在鬼公的脑门上狠狠地扇了一下,怒道:“斯文你个头啊,你都把手指伸到嘴里了,还有脸说我。”

    宇岢白了狂妪智叟一眼,道:“你们倒是吃美了,给我剩下的都是鸡骨头鱼刺儿,简直就是一对坑货!”

    鬼公向后一仰,摸着鼓鼓的肚皮,惬意地道:“唉,真是过瘾啊,足足一千年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了。”

    宇岢正要问他们,这一千年来你们吃的都是什么,突然,听到楼下轰隆隆地响过一阵马蹄声,等到他推开窗户一看,马队已经绝尘而去。

    街上的人们纷纷议论着有关振远镖局的话题,宇岢转过身来,严肃地道:“刚才那个马队一定和振远镖局有关,郭十一对我们有恩,我们得帮帮他。”

    狂妪智叟互望了一眼,鬼公道:“反正也没事干,帮就帮喽。”

    鬼婆从怀中掏出那朵永不凋零的海棠插在鬓边,又掏出镜子照了照,接言道:“是啊,酒足饭饱,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宇岢点头,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口走去:“那就事不宜迟,马上出发。”

    等到宇岢走到门口回头一看,鬼婆仍坐在那不慌不忙地举着镜子孤芳自赏,于是,他便悄悄地凑到鬼婆身边,调侃道:“大美人,小心点,镜子照多了容易毁容呦!”

    鬼公一把拉起鬼婆:“快走吧,别在这臭美了。”

    “你们两个混蛋……”

    鬼婆被鬼公拖着离开了客栈。

    这时,小二把菜端了上来,看到饭桌上空空如也,惊异地道:“咦?那三个怪人呢?”

    一直在看账本的掌柜的抬头,道:“是啊?怎么没人了?哎,他们一共点了多少道菜?”

    小二想了想,道:“前后一共……二十六道。”

    掌柜的贪婪地笑道:“记上账,郭十一今日点菜一百零八道!”

    ……

    一番打听之后,宇岢和狂妪智叟才知道,原来郭十一所在的镖局就在这个小镇上。

    穿过两条街,终于看到了一座很大的庄院,正门两侧有一对儿威武的石狮子,目光炯炯地傲视前方。高大的门楼上悬着一块红木大匾,匾上有四个烫金大字――振远镖局。

    宇岢正要朝镖局走去,鬼公一把将他拉到了角落里,指着镖局的对面,低声道:“你注意到那几个人了吗?”

    宇岢顺着鬼公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有七八个碧衣女子,手持长剑,气势汹汹地朝镖局走去。他莫名问道:“那些美女是什么人?”

    鬼婆一听,白了宇岢一眼,道:“她们也算是美女?你见过真正的美女吗?”

    宇岢看着鬼婆摇了摇头,鬼婆又掏出镜子来,自我陶醉地道:“枉你一表人才,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真正的美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宇岢望向鬼公,干呕了一下。鬼公瞪了宇岢一眼,不服气地道:“你这是什么表情?老婆子在我眼里就是美女!”

    鬼婆用指尖在鬼公的脑门上戳了一下:“就你话多。”

    宇岢看着那几个人进了振远镖局,他问:“那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鬼公一脸正色地道:“她们是玉剑派的人,玉剑派全部都是女子,掌教就是人称‘美人刀’的玉面冷姬。玉剑派是魔之窟境内的三大门派之一,虽然她们看似柔弱如水,其毒辣程度可见一斑。”

    “难道她们要对镖局不利?”

    宇岢说着,看到那些人进了镖局,镖局立时大门紧闭,他莫名其妙地又道:“咦?大白天的居然高门紧闭,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如我们也进入看看。”

    鬼公道:“她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我们三个人的战魂灵力加在一起还不足两百级,恐怕连那些小弟子都打不过。我看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静观其变?要观到猴年马月,再说了,在这里能观到什么?”

    宇岢说着,灵机一动,嘴角微翘道:“我有办法,跟我来。”

    “喂,不要鲁莽。”鬼公喊着,追了上去,鬼婆也跟了过去,嘴里嘟囔着:“就你事多――”

    宇岢边走边道:“既然正门不让进,我们就走旁门。”

    “旁门?旁门在哪?”鬼公左顾右盼地问。

    等到鬼公回过神来,宇岢早已飞身一跃,跳到了房梁之上,鬼婆瞥了鬼公一眼,道:“看到了吗?‘旁门’就在房梁上,人早飞了。”

    宇岢来到大厅的屋顶上,掀开一块瓦片,看到大厅里已经站满了人,然而,却没有郭十一。

    大厅内,等到闲杂人等退下之后,镖局的总镖头对玉剑派的右护法小心翼翼地道:“罗刹姑奶奶,青天白日的,你们就从正门而入啊?你们不怕被别人看见,我怕呀!幸亏郭十一还没有回来,不然就说不清了。”

    宇岢一听,心中诧异,暗自道:郭十一没有回来?他去哪了?

    罗刹闷哼了一声,道:“放眼天下,除了灵坛山,还有哪里是我们不能去的?”

    总镖头点了点头,道:“话是不错,可是郭十一的性格你应该有所耳闻,我……”

    罗刹瞪他一眼,怒道:“杨振远,你怕什么?亏你是镖局的总镖头,却对属下如此忌惮,区区一个郭十一,我会把他放在眼里吗?”

    “可是,可是……我……”

    振远镖局的总镖头名唤杨振远,他承袭了祖上的产业,传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然而此人生性胆小,阴险狡诈,虽然其貌不扬,但也不失一副富态样,是个典型的守财奴。

    杨振远在镖局里除了财务亲自把关之外,其他大小事宜都由郭十一操劳,郭十一能力过人,深得杨振远先父的赏识,故此他对郭十一始终忌惮三分。

    罗刹冷言道:“那个郭十一,我迟早会除掉他……”

    杨振远叹了一声,道:“唉,其实我对郭十一也早有反感,镖局上下没有人对他不信服,不拥戴,好像他就是大当家的一样,我倒成了扶不起的天子了。”

    罗刹一挥手,道:“好了,我不是来听你诉苦的,箱子呢?”

    宇岢愕然:箱子?她也在找那个箱子?那个箱子里到底有什么?

    杨振远眼珠一转,干笑了几声,道:“箱子?哪个箱子?镖局里大大小小一共两百一十八个箱子。”

    罗刹瞪着杨振远,怒声道:“你在跟我装糊涂?”

    杨振远心里知道她所指的是哪个箱子,但是他也知道,一旦那个箱子里的东西落到了玉剑派的手里,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所以他只能装糊涂:“我的姑奶奶,我真的不知道您要的是哪个箱子。要不然,我陪您去库房您自己随便挑?”

    宇岢听到这,甚是费解,他心中暗道:看来杨振远对玉剑派是阳奉阴违,可是那个箱子明明是在途径百花坳的路上不见的,如果杨振远不想交出箱子完全可以实话实说,让玉剑派的人自己去找,难道……

    由于宇岢想得太入神,以至于“黄雀”在后却浑然不知,但是,当他意识到身后有人时,一把冷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同时,持剑人高声喊道:“护法,屋上有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