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4章意料之外
    !

    [https://.xs321./]

    </p>

    “此话怎讲?”

    高升和小山异口同声地问道。

    宇岢凑到他们跟前,道出了心中萌生的计划,他二人连连点头,道:“放心,我们一定配合。”

    次日清晨,杨振远来到后院,见四下无人,自袖口内掏出信鸽,往空中一甩,鸽子如离弦之箭射向高空,杨振远吸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但愿此计能够成功……”

    鸽子飞出去不就,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白光幻化成人形,在空中翻腾一跃,一把抓住了如箭穿云的信鸽,随即幻身而去。

    这个时候,距百花坳不远的乱石谷里,虎王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台上,静气凝神,仿佛是在等待某个人,这片乱石谷同样也是百花坳与灵坛山的分界线。

    少时,一个身着白衣,带着白色面罩的人突然出现在虎王身后,他将一张卷好的纸条递到虎王跟前,道:“卑职截获了杨振远放出的信鸽,这是信条。”

    虎王接过信条:“继续监视他,密切注意他的一切动向。”

    “是。”

    白衣人退下之后,虎王看了信条的内容,顿时大怒:“可恶,这个家伙居然吃里扒外?”

    与此同时,宇岢也准备开始布署一切,他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让杨振远上当,但是,他对小山描述的那个神秘人确认无疑――

    就在宇岢准备实施他的计划时,罗刹已经把在镖局发生的事如实禀给了玉面冷姬。

    玉面冷姬是玉剑派的掌门,此人面如寒玉,心如蛇蝎,冷目寒光,不怒自威――

    “岂有此理!杨振远居然敢跟我耍心眼儿?”玉面冷姬拍案怒言。

    罗刹道:“属下觉得,那个箱子应该还在杨振远的手里。”

    玉面冷姬疑惑:“此话怎讲?”

    “据属下调查,郭十一在前一日运走了一批箱子,随行的人却不多,试问那个箱子里的东西如此重要,却只派出了六七个人,难道他们不会担心遭遇不测?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杨振远并没有把真的箱子放在镖车上,而郭十一等人有可能全然不知。”

    玉面冷姬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他们也有可能在故弄玄虚。不过,杨振远居然敢阳奉阴违,就凭这一点,我就不能留他在这个世上。”

    罗刹问:“掌门想现在杀了他?”

    玉面冷姬冷笑道:“杀他,倒也不急于这一时,先留着他,看看他能玩出什么猫腻?何况,现在知道箱子下落的只有他一个人。”

    罗刹了点头,玉面冷姬又问:“你刚才说……狂妪智叟不是你的对手,这怎么可能?”

    罗刹疑惑地道:“我也觉得奇怪,听闻他们早在很久以前就是魂之谷的风云人物了,后来销声匿迹,现在却又突然出现了,可是,在跟他们交手时,他们的战魂灵力却不足两百,这一点应该是装不出来的。”

    玉面冷姬疑惑不解,单手轻抚着垂在肩头的秀发,若有所思地道:“据我所知,狂妪智叟这两个老东西单是一个人的战魂灵力就在十万级以上,如今变化怎么会那么大?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个年轻人是怎么回事?查到他的底细了吗?”

    罗刹摇头:“我已经派出去好几批人,已经回来的人说,根本查不到跟他有关的任何信息,这个人仿佛是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不过您放心,此人的战魂灵力弱得可怜。”

    “查不出来是什么话,难道他还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长的什么样子?”

    “说到样貌,此人真是世间少有,英俊潇洒,高大挺拔,他明亮的眼睛里透着……”罗刹在描述宇岢的样貌时,神态中显露出一丝莫名的爱慕……但是,玉面冷姬不待她说完,便怒声道:“够了,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儿嘛,你带着人再去一趟镖局,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那个箱子。”

    罗刹应声而去,玉面冷姬陷入了沉思,她对宇岢地出现到不在意,令她费解的是,狂妪智叟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败给了罗刹……

    ……

    这日夜晚,杨振远在前厅打点好账目之后,正要回后房休息,突然,只听刷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已有一把飞镖插在了门框上。

    这情形,让杨振远着实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飞镖上还穿着一张纸条――

    杨振远怔了一怔,莫名地如下纸条,朝门外看了看,大街上并无异样,回到内室,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郭十一已被我带走――

    杨振远骇然一惊:发生了什么事?会是谁救走了郭十一?居然还特意告诉我?这是挑衅还是探风?

    想到这,生性多疑的杨振远皱起了眉,自言道:“知道郭十一下落的人不超过三个,此人怎么会知道郭十一在我的手上?难道……有人走漏了风声?”

    杨振远忐忑起来,在屋里来回踱着,思来想去,突然,在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

    他愕然开口:“难道……是那个模样英俊的年轻人?可是,他怎么会知道郭十一的下落?难道他没有被罗刹杀死?”

    无论是谁,总之,此人一定还掌握了自己的其他秘密……然而,最让他疑惑的是,无论是救走了郭十一,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来告诉自己?

    想了半天,杨振远得出的结论是――此人一定要来探风的,所以不能上当!

    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到深夜杨振远都无法安睡,虽然怀疑是有人探风,但他的心总是七上八下,思考了良久之后,他又自言道:“倘若不是探风,郭十一真的被人救走岂不误了大事?到时候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午夜时分,杨振远终于坐不住了,他决定去密室检查一下。临行前,他又犹豫了一下,才换上了一套平时不怎么穿的衣服,从镖局的后门悄悄地出去了。

    一路上,杨振远小心翼翼,唯恐身后有人跟踪,穿过两条胡同,来到一座废弃的宅子前,左顾右盼之后,轻敲了敲门。

    不久,门内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平时不做亏心事――”

    杨振远心中暗想:这是什么倒霉暗号?

    他道:“半夜不怕鬼敲门――”

    这时,门突然开了,杨振远机警地望了望身后,疾步而入。

    “老板,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开门的伙计莫名问道。

    “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杨振远留意到伙计不慌不忙的样子,便意识到,那张纸条果然是在故弄玄虚,他问道:“没出什么事吗?”

    “放心吧,他死不了,一日三餐,我伺候得精心着呢!”

    “谁问你这个?”

    伙计自作多情地笑道:“噢,原来您是问我?我挺好,今天伙食也不错!”

    “谁问你,蠢货。”

    伙计一脸懵逼:“那您到底想问什么啊?”

    “滚一边去。”

    杨振远说着,来到一口方井前,井口之下是一个专门设计好的地窖,顺着井口下去,里面的空间很大。

    说起来,杨振远也算机警,每次下去都会向四周寻视一遍,还要检查一下上来时攀爬的绳梯。其实,对他而言,最关键的是检查郭十一是昏迷还是清醒,在他眼里,郭十一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然而,尽管杨振远再狡猾也万万没有想到宇岢会黄雀在后,即使他曾怀疑过那张纸条是宇岢所为,但是好奇害死猫,宇岢也正是利用这一点,成功地追查到郭十一的下落。

    当杨振远下到井底,宇岢自墙头飞身而来,转眼间来到那个伙计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蘸了的纱布捂住了他的嘴,与此同时,高升与小山也翻墙而入,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换在了被迷倒的伙计身上。

    此刻,宇岢已经跟踪杨振远来到了井下。这时,杨振远瞪着昏迷的郭十一,冷笑道:“老弟,让你受委屈了,谁让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实话告诉你,在你运镖的途中,劫杀你的那些神风派弟子都是我雇人假扮的,目的就是让玉剑派和虎王把注意力都转移到神风派那里,省得他们总是纠缠我了。”

    躲在暗处的宇岢心中暗想:果然不出所料,这个杨振远真是卑鄙小人,为了嫁祸于人,不惜以郭十一等人的性命为代价,真是可恶!

    杨振远又道:“念在兄弟一场,我也不妨让你死个明白,那个箱子里的确装着两件无上至宝。但是,它们只属于我。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拥有战魂灵力的人,虽然我不懂武功,也没有法术,但是我有战魂水晶――”

    杨振远说到这,宇岢骇然一惊:原来……战魂水晶在他手里?

    宇岢正要冲上去,杨振远再次开口:“哼,一旦让我得到吸取战魂水晶能量的法门,我也可以爆出无限的战魂灵力,成为这片大陆的主宰!哈哈哈哈……”

    宇岢忍无可忍地冲了出来,激愤地喊道:“杨振远,这个卑鄙无耻之人!”

    杨振远被突然出现的宇岢吓了一跳,惊骇地道:“果然是你?罗刹那个没用的女人居然没能杀了你?”

    宇岢上前一步,一把揪住杨振远的衣领,愤然道:“郭十一对你忠心耿耿,你却这样对他?”

    杨振远被宇岢抓着,心惊胆战地道:“大侠,你误会了我了……”

    宇岢怒声道:“你刚才说的一切,我听得一清二楚,休想否认。”

    杨振远支支吾吾地语无伦次起来,宇岢将他往前一推,指着他,道:“你最好把此事的来龙去脉一字不落地给我说出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杨振远摆出一脸苦相,试图博取宇岢的同情:“大侠,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做下这糊涂事。”

    “废话少说。”宇岢说着,冲着杨振远抬起一只手,运出灵力,掌心散出幽幽的蓝光,他又道:“如果你不想死在我这幽冥蓝光掌下……”

    宇岢话未说完,杨振远已经吓得开了口:“我说,我说,玉剑派要挟我与她们结盟,其目的就是想从我这里得到那个箱子。于是,我利用郭十一给无心山庄送镖之便,雇人假扮神风派弟子劫杀郭十一,事后就对玉剑派的人说箱子被神风派抢走了。”

    宇岢问道:“如果玉剑派不信呢?”

    杨振远顿了顿,又道:“如果她们不信,我就推到郭十一身上,就说他中饱私囊,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想将箱子里的东西据为己有,这是人之常情。”

    宇岢哼笑了一声,道:“这样,你既能让玉剑派对你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人身上,又能顺理成章地除掉郭十一,如此一石二鸟,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杨振远哆嗦着道:“我,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不要跟我提你的无可奈何,你这个卑鄙小人。”

    宇岢又问:“还有,虎王和你又是什么关系?他和此时有何关联?”

    杨振远还未来得及开口,上面突然传来喊声:“宇岢兄弟,院外似乎有动静,此地不宜久留啊。”

    宇岢望了郭十一一眼,冲着杨振远又道:“你刚才说,战魂水晶在你手里,赶紧把它交出来。”

    杨振远一听,心中明了――原来他也是为战魂水晶而来,如此一来,他要杀我,定会投鼠忌器……

    想到这,杨振远嘴脸一变,猥琐地笑道:“交出来?玉剑派和无心山庄还有神风派以及魔灵派都想让我交出来,我交给谁啊?我交给谁都得死,所以,我谁都不给。你说我是卑鄙小人,身为一个卑鄙小人怎么可能把它交给你,你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这是,井口处再次传来话音:“宇岢兄弟,外面的动静越来越近,如果郭大哥在里面,赶紧救他上来。”

    宇岢一听,心中暗想:倘若是虎王来了,就难以脱身……

    想到这,他赶紧去解绑在郭十一身上的绳索,杨振远立时冲上去阻拦,宇岢反手一推,一掌将他打到一边,随即架起郭十一向井口的绳梯箭步而去。

    杨振远立时放声叫喊,宇岢回身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恐吓道:“再叫,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杨振远吓得赶紧求饶:“大爷饶命,我闭嘴,我闭嘴。”

    宇岢本想杀了他,但是目前只有他知道战魂水晶的下落,倘若他死了,就很难再找到战魂水晶,可是他已经知道了我把郭十一救走的,日后肯定会有一连串的麻烦……然而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当务之急先把郭十一带离这里。

    想到这,宇岢运出灵力,一掌将杨振远打晕在地。

    当宇岢将郭十一抬出井口,院门外已经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宇岢说着,朝小屋内看了一眼,里面漆烟一片,他又低声道:“赶紧躲到屋里去。”

    这时,大门“哐当”一声被踹开了,冲进来的是玉剑派的弟子,来人只有五六个,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问道:“你确定他们来这了?”

    另一个人点头:“肯定没错,我是从镖局的后门一路跟踪到这的,我看到他来到这个胡同,就立刻通知你们了。”

    又有一名弟子突然开口,她指着井口的附近,道:“看,那里躺着一个人。”

    其她人跑过来一看,愕然不已,这个时候罗刹也已经赶到,她走了过来,道:“我收到了你们的信号,这是什么地方?”

    一名弟子道:“护法您看,地上躺着的人是神风派的人。”

    宇岢等人可以透过残破的窗户看到外面的一切,高升用极低的声音叹然道:“宇岢兄弟真是足智多谋!让那个伙计穿上神风派的衣服,如此一来,他们就能狗咬狗了。”

    宇岢并不乐观,他道:“杨振远知道是我救了郭十一,如果她们盘问杨振远,自然就会知道不是神风派所为,此举也只不过混淆一下她们的视线而已。”

    “接下来该怎么办?她们一定会全面搜索这里的。”小山道。

    宇岢点头:“我们谁都不是罗刹的对手,如果她们来搜,由我来引开她们,你们一定要将郭十一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高升和小山互望了一眼,重重地点了点头。

    院子里,罗刹莫名其妙:“神风派的人怎么会在这?”

    她向井内望去,发现井内有微弱的亮光,她问:“你们下去了吗?”

    “还没有。”弟子应声道。

    “还愣着干嘛?赶紧下去看看。”

    其中两名弟子虽然有些慌恐,但也不敢违抗罗刹的命令,两个人陆续地跳了下去,不一会儿,其中一个人喊道:“护法,杨振远在里面。”

    罗刹一听,立时跳了下去,地窖内,除了杨振远之外,还有绑人的绳索和一些简单的食物。很显然,曾有人被囚禁在这里,不久前又被人救走。可是,外面的神风派弟子该作何解释?

    罗刹匪夷所思,只是说了一句:“把这两人统统带走。”

    就在罗刹等人即将离开之际,昏迷的郭十一突然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被尚未走远的罗刹听到了――“什么人?”

    宇岢心中一急,心底无奈地叹道:郭大哥,你醒的可真是时候!

    “宇岢兄弟,我们怎么办?她们一定会过来搜的。”高升忙道。

    宇岢的思绪有条不紊,他急中生智,道:“你们不要动,控制好郭十一,不要让他再出声。”

    宇岢话音未落,便冲出窗外,跳到院子中,装作不耐烦的样子,道:“唉,想安安静静地睡个觉都不行,真是烦死了!”

    罗刹一看是宇岢,愕然之至:“是你?”

    宇岢揉了揉眼睛,故意做出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凑到罗刹跟前,道:“咦?怎么三更半夜的跑来这么多大美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