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5章节外生枝
    !

    [https://.xs321./]

    </p>

    听到宇岢这么说,罗刹恼羞成怒:“上次被你跑掉,这次我要你狗命。”

    宇岢向后一闪,笑道:“好大的火气!姑娘,你如此貌美如花,却这般厉害,看日后谁敢娶你?”

    宇岢说完,转身而起,跃到墙头之上,随即跳出了院外,大声道:“大美女,我要把箱子送到神风派了,恕不奉陪。”

    玉剑派的人冲出院外,见宇岢正往长街跑去,罗刹气得火冒三丈,愤然吼道:“还愣着干嘛,给我追,一定要抓住他。”

    两名弟子应声而上,追了过去,宇岢故意放慢了脚步,心中暗道:快点来追我啊……

    罗刹正要一同追上去,却陡然止步,心中暗想:这小子在搞什么鬼?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难道他真的是神风派的同党?不可能,如果是,因为杨振远在地窖被打晕,他却在屋内睡觉,而且还有那个被迷晕的神风派弟子……

    想到这,罗刹阴沉的笑了一声,又回到了院子中,径直朝小屋走去。

    小屋内,高升机警地道:“有人来了”

    “嘘,不要出声。”

    罗刹一脚踢开了房门,尽管屋内一片漆烟,但是,她却能察觉到有灵力存在,她抽出长剑,舞转乾坤,只听刷刷刷几声,剑光划破烟暗,转瞬间,剑刃已经架在了郭十一的脖子上。

    罗刹冷言道:“不想死,赶紧滚出来。”

    这时,宇岢也意识到罗刹根本没有上当,只有玉剑派的两三名小弟子追了上了,他陡然止步,惊呼道:“糟了,罗刹一定发现他们了。”

    宇岢回身一转,爆出十级战魂灵力,只见他双掌灵光一闪,一串连环叠加的掌影爆闪而出,追来的那两三个虽然还在一丈开外,掌影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们击倒在地。

    紧接着,宇岢又朝小院狂奔而去,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人,从另一条胡同跑了出来,与飞奔中的宇岢猛然撞到了一起,两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着撞击的惯性,扑通倒地。

    宇岢虽有一阵头晕目眩之感,但身体素质极强他翻身一转,立时拔地而起,他搀扶起另一个人,随口道:“三更半夜,你在外面乱跑什么?”

    那人边起身边问:“你又在跑什么?”

    宇岢无奈地笑了一下,瞄了那人一眼,由于月烟风高,又有急事在身,所以没有太留意他的样子:“我有急事在身,撞到你实乃无心之举。”

    宇岢虽然没有太留意对方,但在他二人起身的同时,对放却留意到他脖子上甩出的那串蓝玉珠链――

    在战魂圣地一直流传着一个有关蓝玉珠链与战魂水晶的传说,相传只有那串特殊的链子才能镶嵌住战魂水晶,这个传说在整片战魂大陆几乎无人不知,所以那个人在看道蓝玉珠链时不禁露出了惊异之色。事实上,在那一刻,还有一个人也注意到了宇岢的蓝玉珠链,那个人就隐藏距他们不远处的烟暗角落里。

    “在下明智……”

    和宇岢撞到一起的那个人刚把话说到一半,宇岢已然绝尘而去,胡同里只回荡着他留下的一句话――“后会有期……”

    和宇岢撞到一起的人叫明智,他莫名地自言道:“他脖子上的那条链子好像是……”

    明智想了片,刻突然道:“蓝玉珠链?对,就是传说中的蓝玉珠链!”

    与此同时,藏在暗处的那个人也比心中自言:原来……蓝玉珠链就在那个人的身上?

    这时,突然有一个烟衣人自胡同的另一头飞身而来:“明智,原来你在这,受死吧……”

    明智回头一看,原来是一直在追杀自己的烟衣人。他惊呼了一声,立时跑开,烟衣人正要腾飞而起,忽觉身后有一股寒流极速袭来。

    然而,当烟衣人意识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时,一只寒冰制成的飞镖已经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后背,他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封冻成一具冰尸。

    这时,一个头戴蓝色毡帽,蒙着半副面具身披蓝色斗篷的从烟暗的角落了跳了出来,暗夜里,他就像一个幽灵,神出鬼没,他看着明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胡同的尽头,才一跃而起,冲向无边的夜空。

    与此同时,宇岢已经飞身来到了小院,院子里却空空如也,他捶胸顿足,皱眉悔道:“可恶,是我太大意了。”

    破晓时分,宇岢又一次来到了镖局,他先是悄悄地踏上屋顶,本打算打探一下杨振远是否回来了,不料,却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镖局院内一片狼藉,尸体遍布,惨不忍睹,让宇岢更为惊骇的是,站在尸体中间的那个人,尽管只能看到那个人的后背,但宇岢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因为暴露出来的络腮胡子是他最大的特征,再加上那把曾经把自己打入断魂谷的狼牙阔斧,宇岢便更能断定他的身份。

    然而,宇岢在惊骇之余,更多的是疑惑:虎王为什么要血染镖局?难道……这其间另有隐情?

    就在宇岢费解之际,虎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就像接收到了某种信息,他陡然飞身而起,腾到空中,使出凌空虚步,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宇岢也毫不犹豫,跃身而起,追了上去――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只为救出郭十一,关键是那个箱子,也许,战魂水晶就在那个箱子里……魔之窟三派门人都在争夺那个箱子,可以肯定,必然和统治战魂大陆有关,倘若让他们得到战魂水晶,麻烦就更大了……

    宇岢使出浑身解数,翻身跳跃,追风箭步,爆出了近百级的战魂灵力才勉强地看到虎王疾驰的身影,但是在追出了几十里之后,虎王突然提速,好似迷踪幻影一般,最后,宇岢只能无奈地看着虎王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宇岢叹息之际,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打斗声,循声望去,原来有五六个不明身份的烟衣人正围攻一个年轻人――

    他上前几步,定睛一看,那个被围攻的人好生面熟,再一看,原来是昨夜与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个小伙子。

    不错,此人正是明智,他已经体力不支,马上就要招架不住了……宇岢心中自言:我与他总算也有一面之缘,见他有难,岂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宇岢一冲而上,与烟衣人战成一片,数十个回个过去,宇岢辗转腾挪,攻守兼备,把在灵之神册里的招式发挥得淋漓尽致,此时,他陡然爆出百级战魂灵力,使出横扫千军,爆出的气旋猛然将烟衣人震了出去。

    其中一名烟衣人陡然开口:“哪里来的臭小子,竟敢多管闲事。”说到这,他又冲着其他烟衣人道:“他居然有帮手,各位不必隐藏了,爆出战魂灵力,不必留活口。”

    其他烟衣人一并合十双手,运出气力,转眼间,六个人跃身而起,他们周身金光一闪,各自爆出百级战魂灵力。

    明智触目所及,看着六名烟衣人的身上爆出特有的金光,惊呼道:“原……原来是他们?”

    每个门派的战魂灵力都有自己门派特有的催动法门,当六名烟衣人爆出战魂灵力的一刻,明智便一眼认出,这正是自己门派的催动法门。这情形让他心如刀绞,他疾声喊道:“各位师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赶尽杀绝?”

    烟衣人对明智的话毫不理睬,他们自腰间抽出利剑,剑光闪烁,杀死腾腾,刹那间,六道剑光一并向明智刺来,面对这剑气寒光,明智心寒意冷,呆立在那无动于衷。

    宇岢见势不妙,回身一转,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将明智拉开:“他们要杀你,你还傻愣在那?”

    宇岢一边与烟衣人混战,心里一边暗道:我们感觉到他们的剑气都是被百级的战魂灵力催动出来的,他们有六个人,就算自己爆出全部战魂灵力,也难以抗衡太久……

    想到这,他握紧双拳,身上散出烈火红光,他决定爆出所有战魂灵力,就算不能退敌,至少也要带着这为小兄弟脱身。

    随着宇岢集聚的灵力越来越多,周身散出的灵力也越来越强,骤然间,他武动出滔天揽月,身影如梦似幻,双拳张开,爆出烈火光球,光球于两手之间,蓄势待发……

    六名烟衣人见此情形,面面相觑,他们再次起身,将剑刃对准宇岢,六把剑刃瞬间合并成一股强劲的金光剑气,剑气刺眼之至,让人

    无法睁开眼睛。

    此刻,宇岢的烈焰光球已经聚满了能量,就在剑气袭来的一瞬间,他双手张开,两光球一分为二,向前猛然一甩,刹那间,两颗如流星一般的光球与对方的金光剑气猛烈地碰击在一起,瞬间暴幻出溢彩斑斓的光晕,光晕好似空气利刃,扩散出去的同时将周围的杂草尽数9斩断,与此同时,一旁的明智也不得不翻身闪躲。

    一番对决之后,宇岢还是被对方的剑气震伤,踉跄地跌倒在地,他心中惊叹:这六个人虽然不是厉害角色,但他们合并在一起的金光剑气却威力无穷!

    明智见宇岢受伤,立时跃身而来,正要扶起宇岢,六名烟衣人再次攻来。宇岢见势不妙,立时将明智推开,只见他双手合十,指尖灵光闪烁,再次爆出战魂灵力,催动出一道火蓝气墙。

    这时,烟衣人的金光剑气已然袭了过来,好似千军万马,奔腾澎湃。

    这一刻,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这汹涌的剑气卷集成螺旋气流,只听“嗖”的一声,剑气瞬间穿透了火蓝气墙,刹那间,宇岢受到的冲击不亚于利刃穿心,令他奇痛无比,与此同时,气墙支离破碎,蓝火骤然消散,就在两股灵力对击在一起迸射出刺眼的强光时,宇岢的风衣突然蓝光一闪,幻化出一个透明的保护层,宇岢看准时间,这才金蝉脱壳,随即一把抓住明智,带他腾空而去。

    等到那六个烟衣人反应过来,宇岢和明智早已消失无踪。

    一番奔逃之后,宇岢和明智躲进了一片树林。从昨夜到此刻,他们已经筋疲力尽,再也走不动了。

    二人互望了一眼,各自急促地喘息着,明智正要开口,宇岢突然口吐鲜血,面色苍白,似有昏厥之意。

    “一定是被刚才的剑气所伤,大哥,你赶紧打坐,我来帮你运功调理。”明智忙道。

    “不用,你帮我放哨,我估计那些很快就会追来。”

    宇岢盘膝而坐,双手平端于胸前,开始运功,调理气息。

    一番调理之后,宇岢的脸上终于恢复了血色,他长吁了一口气,才慢慢睁开眼睛。

    “大哥,你现在感觉如何?”明智问道。

    宇岢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才道:“体力严重透支,才被剑气所伤,现在好多。我的战魂灵力实在有限,使出浑身解数才能爆出一百级,幸亏那些人不是厉害角色,否则咱俩就难以脱身了。”

    明智愧疚地看了宇岢一眼,犹豫了一下才道:“刚才……那几个人都是我的师兄。现在想来,昨晚追杀我的人也一定是同门之人……”

    宇岢莫名其妙:“他们都是你的师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