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9章杨振远,未能说出的秘密
    !

    [https://.xs321./]

    </p>

    罗刹惊喜地喊道:“掌门!”

    狂妪智叟见到来人,骇然一惊,异口同声道:“玉面冷姬?”

    不错,爆燃灵光剑气而来的正是玉剑派的掌门――玉面冷姬。

    玉面冷姬人如其名,肌肤似玉,发如碧丝,眉黛青颦,目若秋波,玲珑巧鼻之下的烈焰红唇分外妖娆,婀娜蛇舞的身躯披着翠玉纱衣,白璧晨瑜。虽然她有倾国倾城的貌,却包藏着一颗阴险毒辣的心……

    玉面冷姬二话不说,立时向宇岢飞身而来,与此同时,她双手旋转,舞动出一团银色气旋,气旋瞬间幻化成一把半透明的玉色宝剑。

    由于这把剑是在战魂灵力的催动下由一团气旋形成,所以可以任由持剑者的意识随意变化。

    宇岢见玉面冷姬来势汹汹,他再次爆出“土”的战魂灵力,随着他震天一吼,顿时地动山摇,令在场的所有人再次陷入震惊的“深渊”……

    这个时候,玉面冷姬已经近在咫尺,宇岢立时向后空翻,随即双手闪现土色灵光,向上一挥,只见在他原来所站的位置上突然升起一道巨大的土墙。

    玉面冷姬见此情形,骇然一惊,眼看手中的玉剑就要刺在土墙之上,她立时收剑回身,然而,令她猝不及防的是,在她的身后与两侧也出现了同样的土墙。

    一时间,四面土墙如天罗地网一般将她围困其中。就在这时,她脚下的地面开始塌陷,玉面冷姬见势不妙,立时飞身而起,但是,四面土墙随着她飞升的高度也在不断地升高。从高空鸟瞰四面土墙好似一口巨大的深井,任凭玉面冷姬如何飞升,却永远无法到达“井口”。

    与此同时,宇岢爆发的战魂灵力仍在持续,转瞬间,他元神出窍,悬浮在井口之上,元神中散射出更强烈的土色光芒,周围的一切尽被笼罩在黄光之中。

    这时,元神凌空旋转,自元神中坠下无数石块猛烈地砸向玉面冷姬。

    石块越来越多,如倾盆大雨,将四面土墙形成的深井瞬息填满,元神这才回归到宇岢的本体。

    宇岢瞬间爆出强大的战魂灵力消耗了太多的精力,以至于在元神回归本体的一刻差点昏厥过去,距离他最近的郭十一飞身抢了过去一把扶住了他,道:“宇岢,坚持住。”

    此刻,在场的所有人早已被宇岢爆出的战魂灵力震惊得无以复加,就连虎王一时间也是目瞪口呆,张大了口,喉咙中不断发出咯咯的声音。

    鬼婆惊异地叹道:“这小子居然能爆出这么强大的灵力!”

    玫瑰慢慢地落在地面上,暗自惊叹:“没想到他的变化这么大!”

    吴成功歪着脑袋,双目发直,一时间,嘴里只有出气没有了进气,就像一尊塑像一动不动。

    明智和其他人无不惊叹:“好厉害!”

    罗刹触目惊心,眼看自己的掌门被深埋在土井之中,自己却手足无措,她慢慢地侧过头去看了宇岢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惧怕。

    体力透支的宇岢在郭十一的搀扶下没有倒下去,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此强大的战魂灵力只是在一定的机缘巧合下偶然爆发出来的,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而言根本不是玉面冷姬的对手……

    就在宇岢这样想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玉面冷姬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一声惊天炸响,山崩地裂,地动山摇,巨大的土墙瞬间分崩离析,石块滚落,尘土飞扬,场面一片混乱。

    在这片混乱中,传出一阵摄人心魄的狂笑声,这笑声比之鬼婆的声音有过之而无不及,随着狂暴的笑声,一道绿光箭一般的自废觑没射了出来,接着,只见玉面冷姬一飞冲天,等到尘埃落定,她又慢慢地落在了一块石台上,那副暴怒的神态让所有人面面相觑。

    宇岢见玉面冷姬毫发无伤,惊骇道:“怎,怎么可能?”

    虎王瞪大了眼睛,惊叹道:“不愧是玉剑派的掌门,我以前还真是小看她了!”

    玉面冷姬的怒火已经燃到了极点,刹那间,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移到宇岢面前,凶狠地抓住他的脖子向高空冲去。

    玉面冷姬的这套动作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搀扶着宇岢的郭十一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从他的手中将宇岢抢去。

    鬼公望着上空,惊呼道:“好惊人的瞬间转移!”

    鬼婆敲了鬼公一下,怒声道:“你还有闲心在这惊叹,快去救宇岢。”

    就在狂妪智叟一冲而上之际,腾在百丈高空的玉面冷姬已将无力反抗的宇岢朝地面猛然摔了下去。

    此时的宇岢好似燃着烈火的陨石正以极快的速度砸向地面。

    飞速下坠的宇岢和腾飞向上的狂妪智叟在空中擦肩而过,狂妪智叟骇然一惊,又立时向下俯冲,试图在空中接住宇岢,怎料玉面冷姬的力道之猛,宇岢下坠的速度之快,让狂妪智叟也望尘莫及。

    玫瑰与郭十一也一并冲了上去,此刻,玉面冷姬陡然瞬间转移出现在玫瑰与郭十一的面前,爆出灵光剑气,玫瑰反应灵敏,立时闪身躲开,郭十一挥出貔貅光刀挡住了玉面冷姬的灵光剑气,由于灵光剑气力道刚猛,致使郭十一跌落地面踉跄倒地。

    鬼公立时甩出眉须试图缠绕住下坠的宇岢,不料玉面冷姬的剑气已然袭了过来,将鬼公迎面痛击。鬼婆斗转拐杖,勉强挡住了另一道剑气,虽未受伤,却被震出数丈之远,彻底失去了接住宇岢的机会。

    转眼间,只听扑通一声,宇岢已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随着惯性的反弹,最终落到土墙坍塌后的石块旁。

    无法动弹的宇岢口里不断地涌出鲜血,玉面冷姬随即而来,一脚踩住宇岢的脖子,瞪着他,自负道:“我还真高看了你这个臭小子。看来,你的战魂灵力也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

    玉面冷姬说着,伸出魔爪欲将取其性命,就在她的魔爪即将碰到宇岢身体的一刹那,宇岢脖颈上的蓝玉珠链奇光异闪,令玉面冷姬骇然一惊:什么?这小子居然有蓝玉珠链?

    玉面冷姬愕然之际,玫瑰陡然冲了过来,在战魂灵力的催动下爆出了阴阳花瓣雨,只见玫瑰的掌心中喷出无数色彩斑斓的花瓣,花瓣灵光一闪,幻化成无数飞刀,射向玉面冷姬。

    “找死!”

    玉面冷姬瞪了玫瑰一眼,踩住宇岢的脖子毫不躲闪,她单手翻转使出灵光剑气朝玫瑰的阴阳花瓣雨迎面袭来。

    阴阳花瓣雨和灵光剑气瞬间碰击在一起,二人以灵力对抗,各自的绝招在不断的输出,碰击出滚滚声浪,暴散出大片的彩虹光晕,让这片乱石谷再度激荡起来……

    在一段灵力的对抗之后,玫瑰的战魂灵力虽然还在不断的输出,但已有力不从心之感。然而,玉面冷姬却神态自若,面不改色,掌心里的灵光剑气仍如洪流一般,滚滚而来。

    玫瑰心中暗想:这番灵力若再对抗下去,自己定然会被她的剑气重伤。

    玉面冷姬脸上露出一丝阴笑,心中自言:这朵“小花”的灵力蛮厉害的,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多功夫跟她耗下去……

    想到这,玉面冷姬的掌心用力一推,爆出了更强烈的剑气,玫瑰自知已招架不住,立时将阴阳花瓣雨幻化成花瓣盾牌,奈何灵光剑气劲力刚猛,只听乓乓两声,花瓣盾牌破碎支离,但是,灵光剑气的力道却丝毫未减,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如激光镭射一般的剑气瞬间穿透了玫瑰的胸膛……

    “玫瑰……”

    狂妪智叟惊叫着,郭十一等人骇然地瞪着这一幕,一时间不知所措。

    玫瑰被剑气刺穿胸膛的一幕让宇岢五内俱焚,他想做些什么,却无能为力。

    罗刹飞身一跃,来到玉面冷姬面前,她看了宇岢一眼,心中浮起一丝波兰,但是这种“波兰”很快就消失了。她拱手道:“掌门,看情形,那个箱子应该还在杨振远手里,即便不在,至少他应该知道箱子的下落。”

    玉面冷姬将众人扫视了一遍才,最后看着吴成功慢条斯理地道:“原来你这只歪瓜裂枣也在啊,你们魔灵派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了?”

    吴成功斜睨着玉面冷姬,自知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在言语上收敛了很多,他只是闷哼了一声,犹豫了片刻才道:“虽然你我同属于魔之窟的人,毕竟门派不同,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我们魔灵派只想找杨振远讨个说法,跟你无关。”

    玉面冷姬淡笑了一下道:“你可知道,杨振远只听命于我们玉剑派……”

    玉面冷姬话未说完,虎王陡然开口:“是吗?那要让杨振远自己说才行。”

    玉面冷姬瞥了虎王一眼,又道:“虎王,你说这话我就不明白了……”

    玉面冷姬话音未落,只见她脸色一沉,单手翻转,手中凝聚出一团银色气旋,冲着三丈开外的杨振远使出银鹤勾魂,刹那间,被魔灵派弟子押解着的杨振远斗转星移般被吸了过来,就在众人触目惊心之际,玉面冷姬已经掐住了杨振远的喉咙,厉声道:“说,你到底听命于谁?”

    杨振远被玉面冷姬掐着,吓得魂飞魄散。这时,虎王疾声喊道:“杨振远,你可要想好了再说,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

    玉面冷姬的手指微微一颤,吓得杨振远立时尿了裤子。他不断地喘息着,勉强的发出声音:“我,我,我听从玉剑派的,差遣……”

    玉面冷姬大声笑了几声,怒声道:“你要早这么说,何至于尿裤子。快说,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玉面冷姬问的这一句同样也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想知道的,所以当她此语一出,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注视着杨振远。

    杨振远现出一种痛苦的表情,心中暗想:完了,我杨振远聪明一世,没想到却玩火……

    杨振远强忍着疼痛,勉强地咽了一口口水才慢声道:“我并没有看到过箱子里面的东西……”

    杨振远在这样说的同时,鬼公也在鬼婆耳边低声道:“老婆子,你注意到了吗?有一个战魂灵力很强的人就藏在附近。”

    鬼婆点头,低声道:“不是一个,是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寒气逼人,就隐藏在我们右后方,另一个……就深不可测了,我只能隐约的感觉到他的存在,却察觉不出他的战魂灵力有多强。”

    鬼公又言:“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杨振远说完,玉面冷姬瞪着他,愤然大怒:“跟我耍心眼儿,活腻了?”

    玉面冷姬手指再度用力,杨振远立时感到针扎一般的疼痛,他疾声道:“我说,我说,箱子里有一本玄天纲记和一颗战魂水晶,我就知道这些,但是箱子不在我的手里,真的不在啊,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求求你了,姑奶奶!”

    当杨振远一股脑儿的说出箱子里面的东西时,最为震惊的就是深受重伤的宇岢和明智了。宇岢被玉面冷姬踩在脚下虽然痛苦之至却也心中一亮,他勉强地道:“战魂水晶,我的战魂水晶,居然在那个箱子里。”

    玉面冷姬瞪了宇岢一眼,笑道:“你说什么?你说是你的战魂水晶?你是在说笑话吧?普天之下谁不想得到战魂水晶?”

    与此同时,明智也露出惊骇之色,他在心里不可思议地道:玄天纲记居然……在他手里……

    杨振远的话不禁让宇岢和明智诧异,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玉面冷姬瞪着杨振远,不可思议地道:“原来真有一块战魂水晶流落在这个世上!”

    虎王愕然之至地看着杨振远,厉声道:“杨振远,你,你居然骗我?你不是说箱子里是金龙教的藏宝图吗?”

    吴成功瞪着那双让人忍俊不禁的眼睛,惊叹道:“战魂水晶!居然真的有战魂水晶!”

    玉面冷姬瞪着杨振远,又问:“你会不知道?你以为这里的人都是三岁小孩子?”

    虎王嘲讽道:“玉面冷姬,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又何尝不像个小孩子?”

    玉面冷姬瞪向虎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虎王侧过身去,又言:“你想一想,就算他知道,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吗?”

    玉面冷姬单手掐腰,将众人扫视了一遍道:“你在教训我?”

    虎王大笑道:“你是一派掌门,这一点无需我来提醒,但是,此事要是让四大护法和摩羯大帝知道了,我想……”

    玉面冷姬手一挥,阻止虎王继续说下去,她道:“你在威胁我?”

    “罗刹,看住宇岢。”

    玉面冷姬说完,抓起杨振远飞身而起,冲向高空,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想让其他人听到箱子的秘密,所以她要在空中逼迫杨振远说出箱子的下落。虎王和吴成功自然也不愿错失良机,两人一跺脚也追了上去。

    玉面冷姬在空中怒声问道:“说,箱子到底在哪?”

    这个时候,虎王和吴成功已经追了上来,心灰意冷的杨振远开口道:“我说,箱子就在……就在……”

    就在杨振远欲将箱子的秘密脱口而出之际,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时,突然自玉面冷姬的身后闪过一道烟影,速度之快让他们猝不及防,等到玉面冷姬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提着的已是一具尸体了……

    吴成功愕然道:“你把杀了?他还没有说出箱子的下落。”

    玉面冷姬瞪了吴成功一眼:“我杀了杨振远?你胡说八道什么?”

    虎王惊骇地道:“是那道烟影,是那道烟影把杨振远杀了,太快了,快得让人难以置信!”

    就在玉面冷姬和虎王还有吴成功悬浮在空中被掠过的烟影震惊得无以复加之际,地面上也发生了一件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

    那时,自狂妪智叟的右后方突然闪过一道蓝光。接着,地面上的一切被瞬间冰封。

    等到玉面冷姬和虎王还有吴成功落到地面上,宇岢和狂妪智叟还有玫瑰以及郭十一等人都不见了踪影,只有玉剑派和魔灵派的弟子被冻成了冰雕。

    玉面冷姬将杨振远的尸体抛到一边,眼见竹篮打水一场空,愤怒的程度已达到了顶峰,她看着已经冻成冰雕的罗刹,怒声道:“连一个废人都看不住,要你何用……”说完,她单掌一挥,猛然将罗刹的头劈了下来。

    吴成功鼓掌笑道:“不愧是玉面冷姬,真是人如其名,对自己的手下竟也如此辣手无情!”

    玉面冷姬瞪着虎王和吴成功,斥道:“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所有人离开之后,在杨振远的尸体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烟色的身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