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长生王者归来当奶〕〔梦佳〕〔长生至尊〕〔长生王者平放〕〔长生王者〕〔长生奶爸〕〔唐峰〕〔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入骨暖婚〕〔老子就是要战争〕〔大唐孽子〕〔都市透视医尊〕〔大唐第一长子〕〔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宋时风流(宋煦)〕〔都市古仙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药植空间有点田〕〔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20章寒冰的条件
    !

    [https://.xs321./]

    </p>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宇岢慢慢睁开眼睛,渐渐的有了意识。狂妪智叟正一前一后,用灵力在为他疗伤。

    鬼婆手持那朵永不凋零的海棠,正用她的玄天灵力催化海棠中的花粉不断输入到宇岢的体内,等到宇岢的意识完全恢复,身上的伤痛也已愈合了七八成,与此同时,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战魂灵力稍有增强。

    鬼公看着宇岢感叹道:“没想到,你居然能爆出那么强大的战魂灵力!尽管你现在只有五十级的战魂灵力,但是你体内的潜质却不可估量。”

    当宇岢发现他们竟然坐在一大块冰上时,不禁骇然一惊,冰块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移动着,让人诧异之至。

    宇岢望向身边昏迷未醒的玫瑰,心痛不已:“玫瑰,玫瑰她怎么样了?”

    鬼公叹了口气,才道:“她的伤势很重,若非有千级以上的战魂灵力护住元神,恐怕……”

    鬼婆接言:“没想到玉面冷姬变得如此厉害!”

    看着玫瑰弱小的身躯躺在寒冰之上,面色苍白,奄奄一息,宇岢的内心忧伤不已。他想抱住玫瑰给她一些温暖,却又不敢碰她,怕会再给她造成更大的伤痛,他急切地问道:“我们如何才能救她?”

    狂妪智叟互望了一眼,鬼婆无可奈何地道:“恐怕…我们几个人谁都无能为力……”

    鬼公严肃地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不要赶紧离开这块寒冰,谁都不知道它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

    宇岢环望四周,看着飞速移动的冰块,诧异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坐在冰上?”

    说到这,宇岢突然想起了那些诡异的冰花,他再次开口:“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些冰花带引我和明智找到了郭十一,还有罗刹和虎王等人。郭十一呢?怎么没有看到郭十一?”

    明智道:“当时蓝光一闪,谁都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之后我们就和郭十一分开了。”

    鬼婆紧握拐杖在冰面上重重一戳,接言道:“不错,是诡异冰花――我们在百花坳也看到了诡异的冰花,正是那些冰花带引我们找到了你。不仅如此,在我们和玉面冷姬等人恶斗时,那个人就在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老头子说的不错,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别有用心,所以咱们得尽快跳下去。”

    宇岢被狂妪智叟的话搞的糊里糊涂,他莫名问道:“你们在说谁?”

    鬼公低声道:“此人就在我们上面,就是控制这块冰的人。现在想来,那些引路的冰花正是那人所为。”

    宇岢和明智抬头一看,正有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在他们上方凌空虚步,奔腾翻越,转眼间,那人跳到一块光滑的岩石上单手一挥,冰块突然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宇岢才看清楚那人的样貌――个性十足的普蓝色斗士袍上配有花样繁多的银丝搭扣,与白梅映雪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禁感叹,一个男人竟有如此光纤如雪的肌肤!他身后蓝冰色的斗篷,又与那修长飘逸的蓝发两色呼应,整体看去,好似傲雪修身,寒冰塑体,不仅如此,他那幽蓝的瞳孔更给人一种冰冷孤傲的感觉。

    此人虽然样貌俊秀,却面无表情。白皙的肌肤下看不到一丝血色,整个人仿佛是一座附有灵魂的冰雕,仅仅看一眼,就会觉得冷气袭身,肉寒骨酥……

    宇岢抱起玫瑰,玫瑰似被惊醒,眼睛却无力睁开,她只是哽咽着,似乎想说话,却发不出声来,看似痛苦至极,让宇岢焦虑不安,他从未有过这样无助的时候。

    鬼婆冲着那个人大声喊道:“喂,你是谁?”

    鬼公扯了扯鬼婆的衣服,低声道:“你小点声,人家又不是聋子。”

    鬼婆瞪了鬼公一眼:“怕什么,又不是小姑娘,干嘛唯唯诺诺的!”

    鬼公也瞪住鬼婆:“嗯?你不是小姑娘吗?”

    鬼婆在鬼公的脑壳上猛敲了一下,道:“谁是小姑娘?”

    鬼婆话未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又害羞得扭捏起来,摸着自己的脸,低笑着道:“人家当然是小姑娘,当然是小姑娘啦!”

    宇岢对狂妪智叟的滑稽乖张已然见怪不怪,明智见此情形却忍俊不禁。

    宇岢注视着那个似如冰雕的陌生人,问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在那,许久未动。

    等到宇岢问了第三声之后,鬼婆按耐不住了,她高声嚷道:“小子,如果你不是聋子,就放个屁。”

    宇岢吁了一口气,道:“算了,我们还是回百花坳,当务之急是给玫瑰疗伤。”

    就在宇岢抱着玫瑰转身离去时,那个人突然瞬间转移,出现在宇岢面前。

    这时,宇岢不由得被他身上散出的寒气震慑地后退了两步,与此同时,狂妪智叟见那人诡异莫名,恐对宇岢不利,立时冲了过来,这时,那人突然开口:

    “那,就是我的名字。”

    那人说着,伸手向那块冰指去。

    鬼婆莫名其妙:“你叫冰块儿?”

    鬼公接言:“好奇怪的名字!”

    宇岢道:“如此出尘脱俗的人,名字应该不会这么普通吧!”

    那人又道:“不是冰块儿,是寒冰――”

    玫瑰的伤势让宇岢心急如焚,这个名叫寒冰的家伙说话却不急不缓,实在让宇岢受不了,所以他语速极快地道:“我的朋友身受重伤,刻不容缓,如果阁下有事请速讲当面,如果没事就请让路,至于阁下的救命之恩宇某只能日后再报了。”

    寒冰仍是站在那,一动不动,他只是盯着宇岢,也不再说话。

    宇岢无奈之下,便转身向一旁走去,鬼婆若有所思,她突然欣然狂叫了一声,道:“啊,我终于想起来了!老头子,你记不记得,灵坛山上有一种圣灵仙草,在什么圣地……”

    鬼公皱着眉,沉思了片刻,轻摇了摇头,不确定地道:“好像……是有,但是……”

    鬼婆见鬼公这举棋不定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出来,她抡起拐杖,“当”的一声,砸在了鬼公的头顶,疼得鬼公破口大骂:“你这死老婆子,你想砸死我啊,就是想起来也被你砸忘了。”

    鬼婆正要发飙,明智陡然开口道:“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师叔祖在跟业道师叔的一次谈话中……好像就提到过圣地……这几个字。”

    “婆娑圣地!”

    狂妪智叟异口同声。

    鬼婆瞪了鬼公一眼,鬼公也白了鬼婆一眼,两人各自扭到一边,谁也不理谁。

    宇岢看着鬼公道:“你们两个不要再闹了好不好,那个婆娑圣地的仙草能救玫瑰?”

    鬼公终于回忆起来,他吐了一口气道:“婆娑圣地有一种奇异的兰草,若是让玫瑰服下,定能保其性命。不过……那也只是个传说,我们毕竟都没有见过。”

    “就算只是传说,至少也是一线希望。”宇岢眼前一亮:“那我们事不宜迟,赶紧出发。”

    鬼婆陡然开口:“你该不会抱着玫瑰去灵坛山吧?”

    鬼公接言道:“就是,玫瑰的灵花战魂不能长时间暴露在烈日之下,必须得把她妥善处理,否则元神会保不住的。”

    “有什么好办法吗?”宇岢抱着玫瑰,焦急地道:“此刻的百花坳想必已经被他们封锁了,我们还能去哪?”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寒冰终于开口了,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此人从头到脚始终给人一种冰冷孤傲的感觉,若不是他主动开口,恐怕很难有人会主动与他说话,单是他那闪着寒光的眼神就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然而,他这时却主动开口,他指着玫瑰,面无表情地道:“她,可以交给我――”

    宇岢一听,莫名不已,心中暗想:此人来历不明,一身寒气,尽管是他从玉面冷姬的手里救了我们,但毕竟江湖险恶,目前他是敌是友尚未分明,我怎能将身受重伤的玫瑰交给他?

    宇岢正这样想着,寒冰再次开口,这次,他说的话让宇岢更是火冒三丈,他道:“让她死,这样可以减少痛苦,还能……”

    不待寒冰说完,宇岢已愤然道:“尽管你有恩于我们,我也不得不说,难道你的心是冰块做的吗?她已经危在旦夕,你还要说这样的话?”

    寒冰并未在意宇岢的态度,而是语气平淡地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住口。”宇岢气愤地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到寒冰那冷冰冰的眼神,他冷言道:“不要再说了,你的话,我一个字也不想听。”

    寒冰好像生来就不会高兴,同样也不会生气。他虽然英俊潇洒,气宇不凡,但是,他的脸上似乎从未有过第二种表情,至少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认为。他没有因为宇岢的愤怒而改变自己的情绪,他始终一幅冰冷孤傲,目空一切的表情:

    “玫瑰不是我的敌人――”

    寒冰的话让宇岢啼笑皆非,他转过身来瞪着寒冰,苦笑道:

    “是吗?可是我也没有看出来她是你的朋友。”

    明智摆了摆手,想阻止这段这不愉快的对话,他道:“宇岢大哥,你不要激动,即使寒冰不是我们的朋友,至少,是他从玉面冷姬等人的手里把我们救出来的。”

    鬼公抢言道:“就是,就是。”

    “就是你个头啊!”鬼婆戳了一下鬼公的脑门道:“这个家伙,我也不怎么喜欢,尽管他是个十足的帅哥,但是,也是棵傲慢的‘冰棍儿’。”

    明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听他说,他看了寒冰一眼,才道:“寒冰,你刚才的话,想必有另一层涵义。虽然你看似‘冰冷’,我想你不至于残酷无情,不然…刚才你也不会见死不救。所以请把你的意思进一步的解释给我们。”

    听到明智这么说,宇岢和狂妪智叟也后知后觉地望向寒冰,看他能说出什么。

    然而,寒冰接下来说的话让所有人失望至极,他道:“我还是这个意思,让玫瑰死,是唯一的方法。”

    “混账……”

    宇岢听到寒冰的话,怒火中烧,他指着寒冰大声斥道:“马上从这里消失,我不想再见到你。”

    寒冰无动于衷地立在那,面无表情,狂妪智叟互望了一眼,没有做声,明智更是费解之至,他看着寒冰,仍是希望他能再次开口,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宇岢见他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道:“你不走是不是?那我们走。”

    明智无奈地看了寒冰最后一眼,也失望地转身离去,狂妪智叟喊了宇岢一声,便追了过去。

    这时,寒冰陡然开口,这次,他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平淡,而是高亢有力地喊道:“死亡,才是新生命的开始――”

    宇岢再也不想理会寒冰说的每一句话,他抱着玫瑰一边向前走,心中一边暗道:死亡是新生命的开始,这种废话还用你说……

    但是,当寒冰说出的第二句话时,走在最前面的宇岢陡然止步,他第一个转过身来,注视着寒冰,这次,寒冰的话虽然让他费解,但是他的确听出了另一层涵义――寒冰道:“置之死地而后生――”

    宇岢突然想起自己脱胎换骨时历经的痛苦,他的脑海里也是回荡着这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时,宇岢面向大家,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死…亡…,是新生命的……开始……”

    明智看着寒冰,悦然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有话要说。”

    狂妪智叟连连点头,如果说宇岢的心刚才就像沉浸在漆烟的海底,但是现在似乎快要跃出澎湃的海面,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丝光明。他朝寒冰走了过来,眼神里带着歉意,他问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

    寒冰仍是面无表情,他道:“玫瑰的战魂灵力属于植物系,植物枯荣交替,生生不息。”

    宇岢思绪敏捷,听到寒冰这么说,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只是由于之前发生了很多事,玫瑰的性命又在旦夕之间,让他百感交集,失去了理智,才对寒冰之前的话没有深思,现在想来,真是误会了人家。

    现在,宇岢茅塞顿开,他道:“你所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植物的枯荣交替,这是自然规律,那么植物属性的战魂也可以在一定的环境下再次复苏?”

    寒冰的嘴角微翹了一下,虽然极不明显,至少能代表他的脸上拂过了一丝笑意。他的声音又恢复到之前平淡的感觉:“聪明!”

    宇岢正要再次开口,他想问,玫瑰现在还没死,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立时想到,倘若这句话真的问出口,那才是可笑,因为,寒冰之前就说过,要让玫瑰先死才行。

    可是,让玫瑰死,自己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想到这,宇岢的内心忐忑之至。

    寒冰已然洞悉了宇岢的焦虑,他道:“只要你能得到兰草,我就有办法让她死而复生,不过……”

    宇岢立时接言:“不过什么?”

    寒冰顿了顿才开口:“我有一个条件。”

    “请说。”

    “事成之后,我要你身上佩戴的那条蓝玉珠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