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女医仙〕〔邪帝狂妃:鬼王的〕〔一剑倾国〕〔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家有悍妻怎么破〕〔在不正常的地球开〕〔唐土万里〕〔推衍娘子:状元相〕〔顾芒陆承洲〕〔温凉傅御风〕〔江南林若兰〕〔重生成为富二代〕〔重生,偏执老公的〕〔1911再造中华〕〔夫人每天都打脸〕〔凤落蛮荒叶清心〕〔蛮荒神女〕〔我的潜力能提现〕〔孙猴子是我师弟〕〔大魔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21章双绝大会的邀请函
    !

    [https://.xs321./]

    </p>

    寒冰此语一出,狂妪智叟第一个做出反应,两人惊异地互望了一眼,异口同声道:“什么?你想要蓝玉珠链?”

    寒冰的条件让宇岢诧异地怔了一怔,没有来得及说话,鬼婆便已冲了上来,抢言道:“寒冰,你可真会要,你知道蓝玉珠链对宇岢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那可是他的命根子。”鬼公接言道。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他正视着寒冰,问道:“你有把握能救活玫瑰?”

    寒冰没有直接回答宇岢的话,而是侧过身去,停顿了片刻才道:“是的。”

    宇岢点了点头:“好。”

    “好什么?没有蓝玉珠链,凭你这一丢丢的战魂灵力在这个世界上活不过五天。”鬼婆疾声道。

    鬼公上前一步,看着寒冰,带有恳求的语气道:“你就不能要点别的?你要蓝玉珠链,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宇岢摆了摆手,示意狂妪智叟不要再说了,他慢慢地将玫瑰放在一块平整的石台上,伸手向蓝玉珠链摸去。鬼婆陡然抬起拐杖挡住了宇岢的手,阻止道:“先别忙,取到兰草,等救活玫瑰再给他也不迟。”

    寒冰开口:“不错,没有蓝玉珠链,恐怕你也得不到兰草――”

    宇岢直视着寒冰,问:“现在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减轻玫瑰的痛苦?”

    寒冰转过身来,也看着宇岢:“把玫瑰交给我,你去取兰草,事成之后,来灵之峰的玄冰寒洞找我。记住,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倘若你没能及时赶到,就回天乏术了。”

    宇岢没有犹豫,他知道,除此之外,恐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拱手抱拳,望向狂妪智叟,将伯之呼,诚恳之言:“我们只能兵分两路,玫瑰就拜托二位了……”

    鬼公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放心,我会像保护媳妇一样的保护她!”

    鬼婆一听,气急败坏的在鬼公脑壳上狠狠地敲了一下,紧接着一把揪住他的眉毛,怒吼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宇岢早已适应了狂妪智叟这对欢喜冤家,他没有做多理会,而是转身看着寒冰,心中充满了歉意,他诚挚地道:“是我太鲁莽了,对于刚才的无礼,我向你道歉,只要你能救活玫瑰,蓝玉珠链我一定双手奉上。”

    寒冰没有立时开口,而是将手一挥,身后的斗篷随风抖动起来,躺在石台上的玫瑰转瞬间被吸入斗篷之内。

    当寒冰转身向北方走去时,留下了一句话:“到时候,希望你还能像现在一样慷慨……”

    狂妪智叟也追了上去,宇岢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中坚定地道:玫瑰,我一定会让你死而复生,相信我!

    明智在宇岢的肩头轻拍了一下,道:“宇岢大哥,我会尽全力助你得到兰草。”

    宇岢深叹了一口气,道:“说到底,玫瑰是因为救我才受的伤,倘若她真有不测,我会内疚一辈子。现在,杨振远已死,线索中断,再要寻找战魂水晶等于大海捞针,而且郭十一也不知去向,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明智莫名地道:“我不明白,那个杨振远到底脚踏几条船,仿佛魔之窟的三个门派都和他有说不清的关系。”

    明智的话让宇岢若有所思,他摆了摆手,示意和明智边走边说,他道:“表面看来,杨振远是和无心山庄有业务往来,郭十一为无心山庄送镖,无心山庄属于魔灵派,据我所知,杨振远也算是玉剑派的盟友,刚才你也看到了,虎王其实也算他半个主子,所以这个杨振远的确徘徊在这三个门派之间,其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明智接言:“那个箱子。”

    “对,就是那个箱子,确切的说是战魂水晶和一本叫……什么纲记的书。”

    “玄天纲记。”

    “对,就是那本书。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三个门派都会向杨振远索取那个箱子呢?我的猜测是,有人分别透露给了这三个门派一些信息,但是透露的不多,或者说让他们都模糊的认为杨振远知道箱子的一些秘密,让他们既有求于杨振远,还舍不得杀了他,让他们因为那个箱子而投鼠忌器。”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给他们透露消息的人才是杨振远真正的幕后主人?”

    “应该是这样,我想那个人的目的是要挑起魔之窟三个门派的矛盾,以至互相残杀。”

    “但是,杨振远还是死在了玉面冷姬的手上。”

    宇岢吁了一口气才道:“玉面冷姬太心急了,纵然杨振远真的该死,也应该留住这条线索。”

    “看来杨振远的幕后主人又要重新制定计划了……”

    “我也如此认为,杨振远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然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郭十一和那些惨遭屠害的兄弟们都……”

    “宇岢大哥,实不相瞒……我在被逐出教门之前就是金龙教的人。”

    宇岢一听,惊异地道:“你是金龙教的人?”

    一路上,明智跟宇岢讲述了自己的身世以及被逐出金龙教的经过,宇岢这才明白,那些烟衣人为何要追杀明智,现在想来,真是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

    就在宇岢和明智赶往灵坛山的时候,郭十一在树林里和从无心山庄赶回来的兄弟如期汇合了,不幸的是,他们却遭到玉剑派的围攻。

    玉面冷姬心中暗想:郭十一定然知道宇岢的下落。纵然寻不到战魂水晶,也一定要得到那串蓝玉珠链……

    玉面冷姬看着郭十一,冷笑道:“说出宇岢的下落,或许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

    郭十一看了玉面冷姬一眼,侧过身去,不屑地道:“我也在寻找宇岢,从那场大战之后,一道蓝色寒光闪过,我们就莫名其妙的分开了。”

    高升在郭十一耳边低语道:

    “郭大哥,就算我们一起上,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

    郭十一不待高升说完,便微微点头,道:“不错,此人生性恶毒,战魂灵力远在我们所有人之上,待会一有机会,你和兄弟能逃就逃。”

    高升还来不及再说什么,郭十一已经挥刀而上,高升见此情形大声喊道:“郭大哥,我等与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情同手足,岂能弃你而不顾?兄弟们,上……”

    这时,押镖的五六号人应声而上。

    玉面冷姬心中暗喜,好久没有开荤了,今天算你们走运,她对身后的弟子疾声令道:“除了郭十一,其他人一个不留。”

    “是,掌门。”

    十余名玉剑派的弟子应声而上,她们挥出宝剑,剑光闪烁,有如万道银光射向四面八方,一时间,林中惊鸟狂飞,走兽奔窜,阴风四起,杀气弥漫。

    剑气在郭十一的身边掠过,虽然只是剑气,郭十一已然感觉到了这股至阴至寒的杀气,尽管如此,即便知道宇岢的下落,为人正直的他,也绝不会透露出半个字。

    转眼间,数道剑光一并袭来,玉剑派的众弟子与镖局的人战作一团,一时间,人影和剑影在飞扬的尘土中若隐若现,只听到拼杀的声音像音符一般奏响了振远镖局的挽歌――

    郭十一手握貔貅光刀,一冲而上,向玉面冷姬挥刀砍去,这时,刀背上的玉石貔貅灵光闪烁,顿时幻化出六把同样的钢刀,自六个不同的方向朝玉面冷姬一并砍来。

    玉面冷姬毫无躲闪之意,尽管数把钢刀已近在咫尺,她仍不忘撩动秀发,炫其妩媚。然而,就在刀刃即将触碰到她身体的一刻,自她体内突然散出一团碧色青光,青光四射,如万道光刺,将周围的一切瞬间笼罩在混沌一般的光阵中,令所有人都难以睁开眼睛。

    郭十一在碧色的朦胧中只听到“砰砰”几声,等到他完全反应过来,幻化出的六把钢刀已被碧色光刺击成了粉末。但是,更让他出乎意料的是,玉面冷姬已在须臾之间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把锁住他的喉咙,这一切快如一闪,她厉声道:“快说,宇岢在什么地方?”

    这个时候,跟随郭十一押镖的弟兄们已死伤过半,郭十一被玉面冷姬紧紧地锁住喉咙,痛苦之至,但是,更让他肝肠寸断的是弟兄们的惨叫声……

    “你很仗义,但是,你的仗义是用你兄弟们的生命换来的。”玉面冷姬冷笑一声,又道:“难道,你就这么忍心?”

    郭十一竭力地挣扎着,此刻,他的脸已经憋成了紫色,玉面冷姬的手略松了一松,郭十一这才喘过气来,在一阵急促地喘息之后,才吐出了一句话:

    “放了我的兄弟,我自然会告诉你。”

    玉面冷姬大笑了两声,自负地道:“好,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玉面冷姬一扬手,示意众弟子退到一旁,郭十一看着高升和小山,语重心长地道:“二位贤弟,如果你们认我这个大哥,就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也倒下去。”

    “郭大哥,我等岂是贪生怕死之人?”高升喊道。

    小山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不移:“郭大哥,从追随你的那一天起,我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玉面冷姬大笑了几声,冷言道:“真是感人啊!两个小鬼,趁着我还没有反悔,你们俩最好赶快给我滚。”

    郭十一冲着高升和小山疾声喊道:“难道你们不听我的话了吗?”

    “郭大哥……”

    “快点跑,跑得越远越好!”

    郭十一见高升和小山无奈地向后退去,心中暗道:你们两个一定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永远不要再踏足镖局……

    玉面冷姬站在郭十一身后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郭十一吁了一口气,心中暗想:此时此刻,只能孤注一掷,与这个女魔头拼杀到底,就算不是为了宇岢,也要为高升和小山多争取一些逃跑的时间,更要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想到这,郭十一双手合十,指尖灵光一闪,地上的钢刀立时飞回到了他的手中,玉剑派的弟子们纷纷持剑而上,玉面冷姬陡然大叫:“你们都给我退到一边去。”

    说着,玉面冷姬陡然旋转而上,跃到树梢,一把扯下两片树叶,手腕一转,两片树叶瞬间朝已经跑远的高升和小山射去。

    郭十一心中一惊,疾声喊道:“住手……”见此情形,他心中暗想:他们已经跑远,难道还能被追上?

    郭十一正这么想着,那两片树叶已似流星一般,在空气中摩擦出两团火焰,火焰好似两条蜿蜒驱动的火蛇,绕开错落繁茂的树干,向前极速追击,转眼间,插进了高升和小山的后脑之中。

    当高升和小山的惨叫声震彻了郭十一的耳膜,玉面冷姬已经落在了郭十一的面前,阴笑道:“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这就是跟我耍花招的下场。”

    玉面冷姬话未说完,郭十一陡然跃身而起,高声喝道:“女魔头,还我弟兄的命来……”说着,他在空中飞身旋转,顿时间,刀光四射,玉剑派的弟子中有几个躲闪不及,随着声声惨叫,纷纷倒在郭十一的刀影之下。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战魂灵力不足五千的家伙能有多大本事。”

    玉面冷姬说罢,辗转腾挪,躲过了飞闪而来的刀光,然而,郭十一的这套幻影十连斩并未就此结束,就在玉面冷姬反身一转之际,郭十一已在空中翻身而至,他的整个身体已经与手中的貔貅光刀合二为一,骤然间幻化成一把巨大的光刀,奔涌出如山崩海啸一般的能量,狂暴而有力地向玉面冷姬的头顶砍去。

    这一刻,躲到一边的玉剑派弟子们互相搀扶着,她们已经被郭十一的战魂灵力震慑住,望而生怯地喊到:“掌门,小心……”

    玉面冷姬也被郭十一陡然爆发的气势震惊,人刀合一的巨大光刀已经迎面劈来,若再躲避,已然来不及了,她双手快速地舞动出一团绿色光球挡在身前,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灵光四射,砍在绿色光球上的光刀被弹了出去,郭十一与貔貅光刀的合体被迫分散开来,顺势被震飞出去,与此同时,玉面冷姬也踉跄后退了几步。

    “貔貅光刀果然不凡!去死吧。”

    玉面冷姬说着,愤然而起,飞扑上去,她单手舞出一道白光,白光瞬间形成一柄利剑的形状,径直朝被震飞的郭十一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红光陡然在玉面冷姬与郭十一中间一闪而过,玉面冷姬以为是某个人投射而来的暗器,她立时抽身,借势向后一番,躲开了这道红光。

    与此同时,一个身披白袍的神秘人瞬间跳了出来,一把抓住郭十一,翻身一跃,便消失无踪了,这一切快如一闪,就连玉面冷姬也在心中着实感叹了一番:好惊人的速度!

    这时,一名弟子陡然开口:“掌门,树上有东西。”

    玉面冷姬莫名地向那望去,定睛一看,才恍然惊叹,原来刚才闪过的红光是一张信封!

    然而,令她惊异的是,这信封已经深深嵌入树干之内,若没有非凡的功力,又岂能做到?那人到底是谁?能够在一瞬间当着自己的面将人救走?

    她抽出信封,上面列有一行字:敬请……参加两日后的双绝大会,金龙教敬上。

    玉面冷姬心中甚是疑惑,原来是一张邀请函,金龙教要举办双绝大会?邀请的是谁?怎么会没有名字?

    当她注意到融化掉的墨迹时,才意识到,原来救走郭十一的人为了不暴露身份,故意将名字化去了。

    “你们给我去查,一定要查出那个神秘人的身份,并且通知派出去的人,尽快查到宇岢的下落。”

    玉面冷姬说着,将手中的邀请函攥成了一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