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快穿炮灰女配又要〕〔花都天才医圣〕〔我才不是毒奶呢〕〔重生都市仙帝〕〔李北斗程星河〕〔天下第一〕〔星光马厩〕〔龙珠之道问诸天〕〔修真强者在都市〕〔陈浩曲灵玲〕〔独家宠婚,总裁请〕〔我真的控制不住自〕〔扶乱唐〕〔开局从相亲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读档2013〕〔皇后天天想逃跑〕〔禁欲系神豪〕〔了不起的男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22章即将召开双绝大会
    !

    [https://.xs321./]

    </p>

    在战魂圣地这片广袤的大陆中心矗立着一座杰地仙山――

    说到此山,由于这片大陆是创始元灵修炼的一块灵石幻化而成,故此得名为――灵坛山。

    灵坛山乃是战魂圣地通往魂之天界的一道阶梯。但是,亘古以来却无人能登上此山的顶峰,所以,魂之天界也成为了生活在战魂圣地上所有人心中的一个迷……

    在灵坛山的山腰有一座万年古刹。一日,自魂之天界飞来一头上古神兽化身而成的金龙栖于古刹之内。

    这座古刹居高临下,环望四周,能将魂之谷,仙之都,魔之窟,灵之峰一览无余。正所谓上可碰天,下而触地,云山环绕,万峰臣服,不与仙魔并肩,不共魂灵为伍,只参日月精华,独修无为之功,这便是金龙教――

    金龙教自创教至今已有万年之久,历代教主无不遵循创教先祖定下的规矩――就是在四方圣地的中心永远保持中立。

    然而,正是这条不可动摇的教规让魔之窟始终对金龙教忌惮三分……

    今天,是灵坛山金龙教百年一度的大日子,金龙教每隔百年就会举办一次双绝大会,大会期间以比武论道为主,优胜者可以获得本教的两项绝学,故此称为双绝大会。

    在本教弟子眼里,获得两项绝学不仅能够灵力大增,而且也可以成为入住灵坛神殿的候选人,在金龙教内这是莫大的荣耀。

    但是,在外人眼里,双绝大会最大的吸引力正是传说中的玄天纲记和史魂残页……

    金龙教的众门人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忙碌起来,因为,除了本教之人,还有魂之谷和仙之都,以及灵之峰的各门派人士都会前来参观。

    令人匪夷的是,金龙教的教主玉泽真人却在双绝大会即将召开的前一个月开始闭关修炼。

    逢此大会,玉泽真人闭关的原因虽鲜为人知,但他却留下旨意,就是由代掌教印贤真人全权主持教中所有事务。

    印贤真人乃是玉泽真人的师弟,在教中的声望颇高,教中有不下半数的人都是他的座下弟子。然而,虽人数众多,却良莠不齐。

    印贤真人素日行事低调,宽以待人,正是因为如此,让很多行事偏激的弟子有恃无恐,从而给金龙教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

    正殿之内,从上到下无不透着仙风正气,四条金雕盘龙环绕着创教始祖金龙真人的雕像,好似昂首朝圣,肃穆,气势夺人。下面是飘香的贡果和烫金的祭器,中间的红毯笔直的延伸向正殿之外的擂台上,在众人眼里,这条红毯就是通往荣誉殿堂之路……

    正殿之外,便是金龙教第二阶梯的正院,大院的两侧被两条长廊隔断,长廊的尽头可以通往后院的厢房,皆有亭台楼阁环绕,奇花异石点缀,可谓别有洞天。

    但是,大院的正中央却是一片圣地,最为醒目的,就是按五行八卦的阵列,陈设着的九根圆柱形的大理石柱,每根石柱高六尺,直径两尺有余,石柱上刻有浮雕祥云,但最令人瞩目的是,每根石柱上形态各异的石雕烫金的腾龙,金龙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好似时刻在等待着某种神圣的启示一般,耐人寻味。擂台就在设在九条金龙的中间。

    印贤真人手持拂尘,轻捋胡须,看着众弟子忙忙碌碌,全教上下万众一心,脸上悦色洋溢,心中感慨万千:这一日,终于到来了……

    这时,一个高大挺拔,英气逼人的业字辈弟子来到印贤真人面前,躬身问道:“师叔,各派掌门已经快到山下了,弟子有一事不明,还望师叔教诲。”

    印贤真人道:“业真,你有何事不明啊?”

    “师叔,弟子入教已有数千年,但是,以往的双绝大会是不允许请外人的,因为是本教内部之事,有外人参与会不会……”

    印贤真人不待业真说完,便摆了摆手,道:“业真,你入教虽已不下千年,但是你可曾想过,我们金龙教最近一千年经历的遭遇?教主之所以闭关,也是因为四界圣地动荡不安,魔之窟的人在其他三圣地界频频生事,以造生灵涂炭,未免我教被殃及池鱼,逢此大会,若能选出贤能之人,不但可以在各界人士的眼里显示我教神威,亦可让魔之窟的人对我教望而却步。”

    业真似有领会,但令他费解的是,此次并未邀请魔之窟的人来,又怎能有的放矢的做到令其望而却步呢?

    印贤真人似乎看出了业真的疑虑,因此,不待业真再次开口,他便出口令道:“估计业善还有一两日才能回来,你马上去通知业嗔,让他和业道携明字辈的弟子去山下迎接宾客。”

    业真虽然对印贤真人的话莫名其妙,但是看到代掌教似有搪塞之意,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便退下去了。

    印贤真人看着业真离去的背影,心中疑惑:业真虽说是业字辈最年轻的弟子,素日也爱打抱不平,看似大大咧咧,没想到,竟是个有心之人……

    ……

    这个时候,宇岢和明智已经赶到了灵坛山脚下,在他们前面还有很多人,从衣着扮相上看,可以明显分出是三个门派的人。

    再往前走,便是金龙教在山脚下设立的迎客亭。印贤真人的直系弟子业嗔,业道,还有几个明字辈的门人在此恭候各派人士。

    宇岢和明智来到近处,看到那些人的手里都持着一张红色请柬正陆续的交给负责登记的人。

    宇岢道:“我们没有请柬,想要上山,看来要费一番脑筋了。”

    明智远远地看着业嗔,神情中燃起一团怒火,而在这怒火中也夹杂着几分忧伤,他愤然道:“就是他,一口咬定是我盗取了玄天纲记,下令将我逐出教门的也是他。”

    宇岢拍了拍明智的肩膀,安慰道:“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只要澄清事实,我想金龙教的掌门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明智的神色变得伤感起来,他低声道:“师父被教主派出去办事已经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应该还不知道我已被逐出教门,听说教主闭关修炼了,不知道还有谁能还我公道呢?其实,最让我伤心的是,他们根本无法证明是我偷的玄天纲记,却还要四处追杀我。”

    明智的事让宇岢愤愤不平,他一掌拍在树干上,愤然道:“不错,逐出教门已然是不念同门之情,居然还要杀人灭口,简直禽兽不如。兄弟,你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讨回公道。”

    二人正说着,突然,一个明字辈的小弟子疾步来到业嗔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业嗔面露惊异之色,立时命业道速速上山了。

    看到这一幕,宇岢和明智莫名其妙地互望了一眼,冥思遐想之际,一个胖胖的小个子突然在明智身后拍了他一下。

    这一拍,让一直注视着业嗔的明智吓了一跳,明智回身一看,惊喜之至:“明理师兄!原来是你。”

    明理个子不高,身体胖胖的,总是笑口常开,活脱一个乐天派,他笑道:“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你是来参加双绝大会的吗?”

    明智叹了一声,道:“别说参加双绝大会了,我现在能不能上山都是问题。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宇岢大哥,我的救命恩人……”

    明智话未说完,业嗔已闻声而来:“谁在这里喧哗?”

    来到跟前一看,业嗔心中诧异:明智?他怎么会在这?

    明智虽然痛恨业嗔,但是道德观念很强的他还是勉强地喊了一声:“师,师叔。”

    业嗔将手一摆,轻蔑地看着他,道:“我可不敢当此称呼,你已经不是我教中人,又何必这么称呼?”说着,他又望向宇岢,问道:“这位是……?”

    宇岢见业嗔横眉竖眼,一脸横肉,眼神中带有轻蔑之意,心中暗道:此人一脸傲慢,说话尖酸刻薄,让人见了就心生厌恶……

    宇岢正想到这,明智的话音已经传来:“这位是我的救命恩人,宇岢大哥……”

    救命恩人?难道那几个饭桶就是死在这个小子手里的?……

    业嗔想到这,陡然开口:“我乃金龙教印贤真人座下,业嗔。未知宇少侠可有邀请函?”

    宇岢侧过身去,不愿意直视此人,他抱着双臂,冷淡地道:“没有。”

    业嗔淡笑了一下,才道:“如此说来,二位就是不速之客喽,你们可以离开了。明理,还不于我速速回去,难道你也要和贼人同流合污吗?”

    业嗔的话让明智心如刀绞,宇岢气不过,正要上去争辩,却被明智拦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被逐出教门正是受此人指证,在此争辩毫无意义。

    “宇岢大哥,我们从长计议。”明智向宇岢使了一个眼色,宇岢意会的点了点头,只好看着业嗔得意而去。

    “宇岢大哥,我们从后山上去。”

    “后山也有路?”

    …………

    明智在前引路,二人来到了后山的绝命崖。宇岢仰望着直入云霄的峭壁,长叹了一声,道:“我的妈呀!这就是你说的路?”

    明智点头道:“所有的入教之门我们都进不去,这是唯一的上山之路。”

    明智说着,一边摸索着能够攀登的石缝,一边道:“事到如今,只能从这里上去。”

    宇岢也在寻找着可以攀登的地方,然而他对攀岩却一窍不通,摸索了半天,才爬了半丈有余,他边爬边道:“这个爬法,估计双绝大会结束我们也到不了崖顶。”

    明智对自己的信念坚定不移,他认定自己是被冤枉的,就算无法重归金龙教,至少也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在这样坚定的信念下,他爬得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已经把宇岢远远的落在了后面,他望向宇岢,高声喊道:

    “双绝大会要开好几天呢,我们一定能在大会结束前赶到,相信我。”

    宇岢看着明智竭力地向上攀爬,心中感叹:这个家伙,真是拼命三郎……从小被金龙教收养,又因为一场误会被赶出了教门,几遭杀身之祸,险象环生,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畏艰险,单是这种顽强的精神就足以让人敬佩,他的年龄应该和自己差不多,自己又怎能败下阵来?再说,玫瑰为了自己,命在旦夕,正等着兰草救命,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畏惧与退缩呢……?

    想到这,宇岢奋力地向上爬着,他竭尽全力去抓每一块能够利用的凸石,尽管双手被锋利的岩石磨出血痕,而且上面更有石子不断滚落下来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他也不在乎了。每次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可怕的声音,想到自己将会被地狱之火焚化,想到曾经那个怯懦而庸碌无为的自己,他的心就像被石刃割伤,不仅疼痛,更有无奈……他再也不要做原来的自己,自从脱胎换骨之后,他体内的热血无时无刻不在沸腾着,也正是因为他心中那个永恒的信念――他要彻底改变,做一个真正的强者!

    宇岢心中笃定,一定要坚强,还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去做,就让曾经那个懦弱的自己随着那些滚落的石子永沉深渊,消失不见吧!

    此刻,他坚定的意志,沸腾的热血,以及挽救玫瑰的决心,都凝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越爬越快。这一刻,他体内的战魂灵力终于爆发出来,只见他的身体灵光一闪,双脚一前一后在崖壁上用力一登,随着一声高吼,整个人立时蹿腾而上,在陡峭的崖壁上如履平地地奔跑起来,仿佛什么都无法阻挡他的前进,转瞬间,宇岢如风一般从明智的身边掠过……

    “我先上去喽!”

    明智看着宇岢奔腾而上,惊叹道:“这哪是爬山,简直就是在往上跑!不,确切的说是飞奔。老天,这哪像是战魂灵力只有五十级的人,我在金龙教修炼这么多年,也无法做到像他这样!”

    明智正这样感叹着,突然,从上面传来一声惨叫。伴着惨叫声,宇岢极速地跌落下来,由于速度极快,明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看着宇岢追落山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