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23章神兽之战
    !

    [https://.xs321./]

    </p>

    “宇岢……”

    明智狂声高喊,随即跟着跳了下去。

    极速下坠的宇岢临危不乱,只见他在空中翻身一转,一把抠住了崖壁上的石缝。与此同时,明智也跳到了宇岢身旁的一块凸石上。

    “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看清,被一个速度极快的‘东西’给攻击了。”

    宇岢话未说完,天空突然暗了下来,转眼间,风起云涌,电闪雷鸣,狂风拍打着峭壁,碎石如雨而落。

    当宇岢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悬浮在身后,他才注意到明智那惊骇至极的表情,他知道,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在了身后,然而他却无法想象身后的东西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震撼――

    就在宇岢回过头来的一刹那,眼前的一幕让他触目惊心――一头巨兽横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骇然之至地瞪着面前的巨兽,张大了口,一时间,嘴里只有出气,没有了进气,由于惊骇的程度几乎超过了他能承受的范畴,以至于让他差点失手滑落下去。

    触目所及,一条巨大的金龙遮天蔽日地浮在他们面前,这条金龙身长不下十丈,身粗可比千年古树,鳞片奇光异闪,如同黄金铠甲,双目宛如明珠,好似日月同辉,气势摄人心魄,似有吞天之威,它蜿蜒着身躯,在空中盘旋舞动,金丝眉须与浓厚的鬃毛一并抖动起来,扬起阵阵狂风,气势威武逼人……

    宇岢惊骇地瞪着眼前的巨兽,之前爆出五十级的战魂灵力在这巨兽面前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他已经完全被这条金龙震撼住,一时间,唯一能做的只有惊叹了:老天,世界上竟会有这样的庞然大物!

    就在这时,只听头顶传来“轰隆隆”一阵巨响,一块巨石突然滚落下来,处于震惊中的宇岢一时间不知所措,忙乱中,手一下子从石缝中滑了出来,继续向崖下坠去……

    说时迟,那时快,明智俯身一跃,一把抓住了宇岢的手腕,千钧一发之际,他的一只脚刚好勾住一块探出来的毛石上。一时间,两人一正一反,一上一下,悬挂于崖壁的最陡峭之处,情况十分危机……

    明智倒挂着,他的脸很快憋得通红,尽管生死一线,他仍牢牢地抓住宇岢,宇岢看在眼里,心中感慨万千――生死之交,莫过于此!

    宇岢被明智的这份友情深深感动。这时,他体内的热流正以极快的速度涌遍全身,与沸腾的血液交织在一起,好似排山倒海一般,胸前的蓝玉珠链灵光闪现,顷刻间,消散的战魂灵力斗转星移般凝聚在一起,蓄势待发。

    伴着宇岢的狂声呐喊,五十级的战魂灵力再次爆燃,只见他粗壮的手臂蓝光一闪,反手握住明智的手腕,在崖壁上用力一登,拉起明智飞身而上,借势将明智向崖顶奋力抛去。

    宇岢本以为能将明智抛上崖顶。突然,上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与此同时,只见明智翻滚而下,接着,另一只庞然大物已携风而至。

    仰首望去,那是一只身如蝙蝠却貌似蛟龙的深蓝色的怪物,展开的双翼似有数丈之宽。它怒目红光,张牙舞爪,口含怒火,令人不寒而栗,这就是灵坛风怪。

    此兽乃是灵坛山绝命崖顶的一块蓝琥珀化身而成,数万年前,偶然听到决然真人在婆娑圣地为弟子讲诵玄天纲记,得以顿悟化为此兽……

    明智被那庞然大物的翼下之风卷下峭壁,宇岢见势不妙,朝明智飞身一跃,勉强抓住了他的衣角。明智被风卷而下,速度极快,宇岢虽然抓住了他的衣角,由于惯性,衣服被瞬间撕裂,无奈他又继续跌落下去。

    宇岢俯冲而下,从金龙的利爪间穿身而过,再次抓住了明智的手臂,两人在崖壁上翻滚了数圈之后最终被卡在一处大的石缝之中。

    此时,那只庞然大物已经和金龙战作一团。两头巨兽的身上各自散出深蓝与金黄两色的灵光,似乎要爆燃出强大的战魂灵力。

    然而,不知为何,它们身上的灵光又突然消失,似乎将蓄势待发的灵力被迫收了回去。与此同时,烟云越压越低,风停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沉浸在一种诡异莫测的气氛中,就像汹涌的海面突然没有了波浪,这种气氛沉静得让人窒息,令人不安到了极点。

    宇岢和明智紧贴着崖壁,两头巨兽在咫尺之外浮空对峙,在这末日一般的气氛中实在让他二人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好像任何轻微的风吹草动都能在这样的气氛中掀起惊涛骇浪――

    金龙浮在空中一动不动,如炬的双目中仿佛即将迸射出两道能够穿透一切激光,令人望而生畏。灵坛风怪怒目寒光,紧紧地瞪着金龙,似有一口将其吞噬之意,就在二者彼此目光紧锁,用眼神不断试探对方时,灵坛风怪正将翼下之风卷集成强烈的气旋,以备爆发出致命的一击。

    卡在石缝中的宇岢和明智看着这一幕,心跳声仿佛被无限放大,因为,此时此刻除了他们的心跳声,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就在宇岢竭力地幻想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情形时,突然,烟云中一道立闪从天而降,震雷滚滚,紧接着,大片的电网遍布长空,顿时将厚重的云层撕的粉碎,一阵惊天炸响之后,伴着震耳的雷声,两头巨兽灵光一闪,箭一般地冲了出去,猛烈地撞击在一起,碰击出的声波与雷声交织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轰鸣声,把周围的一切全部惊醒――

    顿时,狂风大作,流云飞窜,崖壁上枯草飞扬,天际处惊鸟狂飞,宇岢和明智在凛冽的狂风中互望了一眼,尽管飞沙漫天,难以睁眼,但是他二人依然意会到彼此给予的鼓励,二人一鼓作气,跃出石缝,趁着两头巨兽拼杀之际继续向上爬去……

    这时,只听金龙昂首咆哮,把周围的乌云震成了碎末,转眼间,烟消云散,终于拨云见日,天空陡然明亮起来。强烈的日光令灵坛风怪难以睁开眼睛,灵坛风怪愤吼一声,只见它振翅一甩,双翼下的两团气旋立时幻化成无色透明的空气流星炮,瞬间向金龙击去,金龙旋转而来,巧妙地躲开了灵坛风怪的攻击。

    两头巨兽再次肉搏拼杀,相互撕咬,搏斗中散出的光晕以各种形态向四下扩散。

    令人骇然的是,仅仅是散出的光晕中就含有数万级的战魂灵力。因此,每道光晕都如无形的巨刃,撞击在哪里,哪里便被冲击出巨大的爆破……

    就在宇岢和明智再次被这强大的冲击力震撼时,一道光晕突然向这边扩散而来,宇岢陡然大叫:“快闪开!”

    两人立时向高处跃去,尽管如此,他二人也被光晕撞击在峭壁上形成的爆破震得头昏脑胀,差点跌落下去。此刻,崖壁上飞石四溅,苍穹之下尽成为这两头巨兽的战场……

    宇岢终于知道,之前在崖顶袭击自己的定然是这头两巨兽,令他惊异的是,它们如此庞大的身躯,行动竟然这般敏捷!

    明智惊骇地喊道:“天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兽之战!”

    “神兽之战?”

    宇岢诧异之至。

    明智又道:“听说它们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好几千年。”

    明智的话让宇岢骇然不已,他心中暗叹:老天,我这是到了什么鬼地方!

    此刻,两头巨兽已经打得热火朝天,它们一会腾向云层,转眼间又撞向崖壁,在撞到崖壁的一刹那,滚落的石块和他二人擦身而过,宇岢一边躲避飞溅的碎石,一边喊道:“如此说来,它们的目标并不是我们,在它们面前,你我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你的意思是它们并没有注意到我们?”明智道

    宇岢边向上爬边问道:“你是金龙教出来的人,难道你不知道这两头巨兽的来历?”

    “我曾听师父说,灵坛山有一神风巨兽,神出鬼没,来去如风,只有耳闻,却未见其面,此时看来,这便是传说中的灵坛风怪……”

    明智话音未落,灵坛风怪已被金龙神兽吐出的爆裂火球击在当胸,失去平衡的灵坛风怪如陨石一般极速地向宇岢和明智砸来。

    “快闪开……”宇岢再次高喊,二人一跃而起,向更高处跳去。

    正是这一跳,让宇岢无意中发现,在这百丈悬崖上居然还有铭文刻字,刻字的内容是:尘世枉如烟,风随魂飘散。魂登泰斗日,再聚无量天。

    宇岢根本来不及深思这四句话的意思,两只巨兽再次扑面而来……

    ……

    与此同时,狂妪智叟跟着寒冰终于来到了灵之峰的边境,一直没有说话的寒冰陡然开口:“再往前走,翻过前面的冰山就是幽冥极地了。”

    鬼公顿了顿才道:“寒冰,我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寒冰没有做声,只是停下脚步,也许他是在等待鬼公的提问。

    但是鬼公见寒冰没有做声,又问了一遍:“喂,你到底听没听到我在说话?”

    鬼婆上前一跃,在鬼公的脑壳上重重地敲了一下,不耐烦地道:“有屁你就放,跟一块冰说话,啰嗦什么。”

    鬼公捂着脑壳冲鬼婆嚷道:“你这个死老太婆,一路上我就说了这么两句话,你还嫌我啰嗦?”

    鬼婆一把揪过鬼公的白眉,把嘴贴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就是因为这一路上你连个屁都不放,我才着急,你不觉得可疑吗?”

    鬼婆的话让鬼公莫名其妙:“什么可疑?”

    鬼婆又言:“我们这是第一次来幽冥极地,根本不熟悉这里的状况,寒冰的出现本身就让人捉摸不透,到现在他是敌是友我们都搞不清,就稀里糊涂地跟过来,虽然说是为了救玫瑰,但是人家也没有特意让我们跟着,到时候……”

    “他都已经答应救活玫瑰,难道不可以算是朋友吗?”

    “那是在以蓝玉珠链做交换的前提下,充其量这只能算是一桩买卖。”

    寒冰并没有理会狂妪智叟地窃窃私语,由于他没有听到鬼公的提问,所以早就走开了,等到鬼公和鬼婆注意到,寒冰已经走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喂,等等我们。”鬼公大喊了一声,和鬼婆拉拉扯扯地追了上去,鬼公继续问:“寒冰,在乱石谷的那场大战中,你的出现绝非偶然,你是不是别有居心?”

    这次,鬼婆很赞同鬼公的话,她连忙点头,随声附和:“我也这么认为。”

    寒冰仍旧没有做声,只是停顿了一下,又走向前走去。

    鬼公又道:“其实这场大战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正是有人蓄意安排,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听到鬼公这么说,寒冰终于停了下来,但是他只说了两个字:“劫数。”

    “劫数?说的轻巧。”鬼婆愤然开口:“若让我说,就是有人想趁火打劫――”

    “命数――”

    寒冰又说了两个字,在这两个字之后,他的话渐渐的多了起来。

    鬼公闷哼了一声道:“寒冰,我们夫妇二人加起来足有五千多岁了,你甭想蒙我们。你明知道玉剑派的人和虎王都在乱石谷,你还要把宇岢和我们引到那里,你就是觊觎蓝玉珠链,才策划了这样的巧遇,并引发了这场战斗?”

    寒冰这个人,人如其名,无论是俊秀的外表还是内在的修为都会让人心生寒意,难以亲近。最重要的是他直率的个性,他毫不隐瞒地道:“不错,那场战斗完全可以不会发生,至少不会在那个时候发生,这一切正是我的安排,我的目标的确就是蓝玉珠链――”

    狂妪智叟一听,果然不出所料,鬼婆莫名奇妙地问:“你,你居然供认不讳?”

    寒冰道:“我何必隐瞒?我寻遍万水千山,目的就是寻找蓝玉珠链,自从那晚,我无意中发现宇岢的脖子上甩出的蓝玉珠链,我就一直在跟踪他。我虽然测出他只有五十级的战魂灵力,但是,他体内存在着一股特殊的能量,这种能量与蓝玉珠链的灵力可以互补不足,所以在得到蓝玉珠链之前,我不能让宇岢有生命危险。”

    鬼婆接言:“所以你就用诡异冰花把我们引到乱石谷,当替死鬼?”

    寒冰又道:“你们不是朋友嘛?宇岢有难,难道你们要袖手旁观?”

    鬼公虽然表面沉着,但心中早已徘徊着千万个质疑,只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质问,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问,他都可以以各种理由回答。最关键的是,自己和鬼婆现在的战魂灵力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最好不要跟他起任何冲突。

    鬼公只是干咳了一声,才注视着寒冰,又道:“你倒是坦诚,宇岢如此信任你,希望你真的能救活玫瑰。”

    寒冰面无表情地道:“那要看宇岢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内取来兰草。”

    ……

    这个时候,玉面冷姬已经在风幽竹林的入口站了近半个时辰,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卷起地上散落的竹叶形成了一个硕大的“风”字,悬在空中。

    接着,从这个“风”字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其实,说他是“人”甚为勉强,确切地说他只是一具骷髅,倘若这具骷髅静止不动,恐怕任何人在他身上都找不到任何的生命特征。

    然而,他却是有生命的,一具活生生的骷髅,他身披一袭血色风衣,头戴死神斗笠,足下步履成风,每迈出一步,好像都能听到鬼泣一般的风声。

    但是,最有特点的还是他说话的声音,由于他只是一具骸骨,所以他在说话的时候都会发出骨骼碰撞的咯咯声,这就是神风派的掌门,人称风鬼的追风十三冢――

    玉面冷姬冷言道:“风鬼,你让我在这喝了半天的西北风,你好大的架子。”

    追风十三冢干笑了几声才道:“什么风把你这‘美人刀’吹到我这来了?”

    玉面冷姬心中暗想:若不是需要你的帮助,我才懒得踏足你这破坟场,眼下还不能跟他提战魂水晶的事……

    想到这,玉面冷姬用妖媚的眼神瞟了他一眼,才阴柔地道:“当然是和你一样的阴风了!”

    追风十三冢抬手一挥,道:“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玉面冷姬淡笑了一下,道:“既然你痛快,那我也不含蓄了,我得到消息,金龙教即将举办双绝大会。”

    追风十三冢侧过身去,抱着双臂,淡笑了一声:“这跟我有关系吗?”

    玉面冷姬妙唇微翘:“这次,金龙教邀请了魂之谷和仙之都以及灵之峰的各派掌门,但是,唯独没有我们魔之窟,就算你不顾及魔之窟的颜面,难道你对玄天纲记也不感兴趣?”

    “什么意思?”

    “我得到消息,双绝大会之后,会在各派掌门面前展示玄天纲记,倘若你我联手,得取玄天纲记便如探囊取物。”

    “你以为金龙教的人都是酒囊饭袋?你别忘了,摩羯大帝对金龙教都忌惮三分。”

    说到这,玉面冷姬转身来到追风十三冢面前,直视着他,阴柔的目光中透着贪婪和野心:“这个,我当然知道。”

    追风十三冢看到玉面冷姬似有成竹在胸之意,莫名问道:“莫非你良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