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24章命悬一线
    !

    [https://.xs321./]

    </p>

    此时,除了百花坳之外,魂之谷境内的另外的两个门派分别为无双派和圣火派,他们与仙之都境内的空灵派,仙剑派,还有上仙堂的三派门人已经先后来到了金龙教第二阶梯的正殿之外。印贤真人携同业字辈的三位弟子在正殿外的迎客台迎接各派掌门。

    印贤真人拱手致礼道:“各位掌门大驾光临,实令本教蓬荜生辉,双绝大会定于明日辰时,诸位或可入厅品茶,亦可在正院中随意游玩,但是后山乃本教禁地,切不可妄入,还望各位理解海涵。”

    空灵派二堂主逐风散人走了出来,拱手道:“真人客气了,我等能来参加此盛会也是不胜荣幸。”

    印贤真人一看是逐风散人,费解道:“尊驾是空灵派的二堂主,逐风散人,未知灵光道人因何……”

    逐风散人不待印贤真人说完便开口道:“师兄早在数日前已前往空灵天界,故此不能前来,怎么?难道身为二堂主的我不配参加双绝大会?”

    印贤真人笑道:“散人说哪里话,只是很久未见灵光道人,故此一问,散人不要多心,稍后门下弟子会安排好各位的住处,请各位随意,自便。”

    等到各门派的人散去之后,业道凑到印贤真人身旁,低语道:“师父,方才明玄来报,说是后山的动静比以往要大得多――”

    印贤真人一听,面露惊异之色,业道又言:“会不会是……”

    印贤真人皱眉深思,其实他心中已然有了不祥之感,今日又听业道这么一说,更是惴惴不安,但是他不想将那件事就此暴露,因此他故作无事地摇了摇头,道:“也许是那两头畜牲打斗的动静太大了,派人注意那里的一切动向,如有异常即刻来报。”

    业道应声而去,印贤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平复了心中的诧异,才朝不远处正在向其他弟子交待事务的业真喊了一声:“业真,你来一下。”

    业真应声而来:

    “师叔,有何吩咐?”

    “业真啊,陪我去亭子里坐一坐。”

    “师叔,现在只差灵之峰的三派门人未到,大会在即,需要交待的事太多,哪里有时间闲坐。”

    “灵之峰的人估计要等到傍晚时分才到,你先随我来,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印贤真人与业真来到亭内,待奉茶的弟子离去后,印贤真人才道:“业真,金龙教创教至今已有万年之久,这百年一次的双绝大会想必你也经历了不下十数次,说是借此机会选拔人才,以备接任新任教主。但是为何近千年来掌教却一直仍是你的师父呢?”

    业真对印贤真人的话甚感莫名,他心中暗想:师叔为何有此一问?难道他真的觊觎教主之位?师父在闭关前曾有言在先,要将掌教之位传于师叔,而师叔却当场拒绝,只以代掌教的身份暂理教中事务,师叔的话似乎另有玄机,实在令人莫名之至……

    业真没有立即开口,只是茫然地看了印贤真人一眼,又将眼神转移到别处,神情若有所思。

    印贤真人也看出了业真的茫然之色,他又道:“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双绝大会出了问题――”

    业真一听,脸上虽呈现出惊愕之色,但是心中已然料到:定然和玄天纲记不翼而飞有关……

    想到这,业真故作茫然地问道:“师叔,您的意思是?”

    印贤真人左顾右盼之后,又道:“玄天纲记被明智盗走,此事教中上下人尽皆知,但是史魂残页也在教主闭关之前不翼而飞了,所以…教主就永远是教主了……”

    什么?史魂残页也不见了?

    印贤真人的话让业真骇然一惊,但是令业真更为诧异的是印贤真人最后所说的一句话,他眉头微微一皱,直视着印贤真人,莫名问道:“师叔,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掌门师兄已然贵为一教之主,自然不会监守自盗,但是…史魂残页不翼而飞的确让人匪夷所思。不过,此事目前你知我知,就连业嗔和业道都不知道。所以……”

    印贤真人的话让业真甚为反感,他心中暗想:师叔这么说,明明就是在暗示师父监守自盗,但是他为什么只跟我一人提及此事?难道,他是在试探我?试探我是否知道史魂残页的秘密?或者,他知道了那日跟踪他的人就是我?无论如何,他如此含沙射影,必有阴谋……

    想到这,业真不待印贤真人说完,便陡然开口,他故意撇开史魂残页的事,只是断章取义的提到了明智的问题,他道:“师叔,说明智盗走玄天纲记,证据根本不足,如今他已被逐出教门,大师兄马上就要回来了,该如何跟他交待呢?”

    业嗔突然出现在业真身后,接言道:“如何交待?教不严,师之惰。何况,焉知不是他在背后教唆,若不看他有重任在身,又有不在场的证据,恐怕他也难逃干系吧?”

    业真一听,气得脸都绿了,他正要争辩,业嗔又冷言道:“师弟,我有要事向代掌教禀报,如果师弟没事,请回避一下。”

    印贤真人冷观业真的反应,心中暗想:业真虽然是业字辈最小的,却是掌教师兄继业善之后最得意的弟子,看他此刻的反应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内情?

    业真见印贤真人没有再说什么,便拱手告退,刚走两步,转过身来又道:“师叔是不是想问师父入关之前跟我说了些什么?”

    业真此话一出,让印贤真人一脸茫然,尽管他正有此意,但心中暗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也想试探我?

    印贤真人只是“啊”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业真双唇微抿了一下,道:“师父入关之前只说了四个字,除此之外就再也没说什么了。”

    “噢?那四个字?”印贤真人迫不及待地问。

    业真看了印贤真人一眼,心中暗想:师叔的几个弟子中,业嗔和业道均属心念不正之人,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素日狂悖傲慢,焉知不是师叔在背后狐假虎威,所以……

    业真想到这,见印贤真人的神情似有催促之意,他才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宵,忍,闲,因。”

    印贤真人和业嗔互望了一眼,二人一脸茫然,嘴里都重复着这四个字:“宵,忍,闲,因?什么意思?”

    业真躬身拘礼道:“师叔,弟子愚钝,时至今日都未能参透师父的意思,倘若师叔有了答案,还请赐教,业真告退了。”

    印贤真人凝眉若思,脑子里不断地念着那四个字,已然无暇理会业真的离去。业真在离去时只是无奈地低叹了一声便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业嗔见业真离去后,才道:“师父,送往灵之峰幽冥宫的邀请函被抢了。”

    印贤真人骇然一惊:“什么?被抢了?谁抢的?”

    业嗔摇了摇头:“不知道,来报的弟子说,那人速度极快,只看见一道白光闪过,他身上的邀请函便消失不见了。”

    印贤真人怒道:“糊涂,东西被抢了,却不知是谁干的。”

    业嗔又言:“小弟子知道任务没有完成,心中胆怯不敢来见您,问是否再送一趟?”

    印贤真人一挥手:“已然来不及了,你下去吧,让我好好想想。”

    印贤真人陷入苦思:到底是谁呢?此人明知这是金龙教下的帖子,居然还敢明目张胆地抢?为了什么?难道为了混进金龙教?亦或是想阻止幽冥宫的人来参加双绝大会?

    思来想去,印贤真人终究不得要领……

    ……

    这个时候,宇岢和明智终于缓过神来,但是金龙神兽和灵坛风怪的恶斗仍在继续,宇岢费解地问:“这两头巨兽在此打得天昏地暗,为什么山那边金龙教的人却无动于衷?”

    明智正要开口,恶斗中的灵坛风怪将它粗壮的尾巴朝峭壁上用力一甩,顿时地动山摇,碎石滚落,宇岢一把拉住明智闪身躲开:“好险!”

    明智看着上方仍在厮杀的巨兽,深吸了一口气,才道:“这正是绝命崖与众不同之处,这里与外界有一个天然屏障,一但进入这个屏障便与外界完全隔离,哪怕是山崩地裂,天塌地陷,屏障之外也毫无感觉,但是,只有绝命崖的崖顶有一个缺口,教中的人通过那个缺口便可感觉到这里的动静,不过,能感觉到的也只是很微弱的动静。”

    宇岢心中骇然,追问道:“如此说来,不爬上崖顶我们是出不去了?”

    宇岢的这句话刚说出口,又突然觉得自己的话可笑之至,既然出不去,那么他们又是怎么进来的?如此想来,自己的确问了一句废话。然而,如此诡秘之处,玄机众多,正所谓当局者迷,他这样问自然可以理解。

    明智叹了一口气,道:“到了崖顶自然就可以出去了。”

    宇岢看了明智一眼,他心里在说:废话!但是嘴上却道:“若不是这两条“虫子”挡路,我们早就上去了。”

    明智看了宇岢一眼,问道:“怎么样?还能不能继续往上爬?”

    宇岢抖掉身上的尘土,眼中绽出异样的光彩,铿锵有力地道:“继续,冲上去!为了我们各自的目的,一定要冲上去,爆出你我全部的战魂灵力,我来转移巨兽的注意力,你趁机上去,再接应我。”

    明智点头:“嗯,一定要小心!”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瞬间爆出五十级的战魂灵力,飞速向上冲去。与此同时,明智也爆出二十级战魂灵力,周身灵光一闪,紧随其后。

    宇岢全身灵光闪现,飞身跃到正在恶斗之中的金龙神兽面前,随即空翻一跃,跳到它的头顶之上,金龙神兽震天怒吼道:“哪里来的毛贼,区区五十级的战魂灵力居然擅敢闯绝命崖?”

    宇岢抓住龙角,疾声喊道:“明智,趁此机会……”

    宇岢话音未落,灵坛风怪已经向金龙神兽攻来,金龙神兽见此情形,将头猛然一甩,硬是将宇岢甩了出去,飞身而来的灵坛风怪伸出利爪,一把抓住了失去平衡的宇岢,狂声笑道:“金龙,你死到临头,居然还给我送来一分‘点心’!”

    飞身而上的明智本想跃向灵坛风怪去搭救宇岢,金龙神兽庞大的身躯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好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

    灵坛风怪趁金龙神兽感叹之际,回身一转猛然使出神龙摆尾,只见一道蓝光划过,将金龙神兽重重地击在崖壁之上,金龙神兽的整个身体深深的嵌入崖壁之中,与此同时,它另一只利爪瞬间捏住了明智。

    灵坛风怪在一阵狂声大笑之后,才道:“好久没吃人肉了。”它正说着,一口将宇岢扔进了自己的血盆大口之中。

    “宇岢……”

    明智泣声喊道:“宇岢大哥……”

    金龙神兽抖身而起,趁灵坛风怪即将把明智扔进口中之际,瞬间将其紧紧缠绕住,灵坛风怪狂声吼叫着,突然,它的嘴里迸射出万道蓝光,蓝光好似无数光刺让灵坛风怪疼痛难当,这蓝光正是宇岢脖颈之上的蓝玉珠链爆发而出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