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25章从天而降
    !

    [https://.xs321./]

    </p>

    这个时候,灵之峰境内的两派掌门也终于赶到了,印贤真人拱手笑道:“两位掌门久违了,虽说灵之峰距此隔着万里冰川,但在两位眼里不过是如履平地,不知因何姗姗来迟?”

    这时,一位身穿白纱,头系烟绫的妙容女子上前一步,说到她的妙容,就不得不提起玉面冷姬,因为她二人的容貌实在相似至极,两人可以说是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但是在她灵动的明眸中没有玉面冷姬的俊冷和妖媚,而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给人一种城府极深的感觉――她就是凌霜派掌门筱如梦。

    筱如梦淡然一笑,才道:“印贤真人别来无恙吧,只因途中偶遇奇景,颇为壮观,我等情不自禁,被奇景吸引,驻足欣赏了一番,所以耽误了行程,还望真人莫怪。”

    印贤真人笑道:“筱掌门说哪里话,稍后若有时间,老夫一定要洗耳恭听两位讲述所看到的奇景。”

    ……

    等到一切就绪之后,印贤真人将擂台两侧已经落坐的观众扫视了一遍,才对身旁的大会司仪道:“可以开始了。”

    主持大会的是业嗔,业嗔的目光顾及到擂台两侧的每一位来宾,他大声道:“各位,今日乃是金龙教百年一次的双绝大会,大会将分为两个主题,第一,比武;第二,论道。首先是比武,但是在比武的过程中,每位选手不得爆出超过五十级以上的战魂灵力,也就是说,无论哪一方,只能用五十级以内的战魂灵力来战胜对方。通过晋级淘汰的方式,最后技压群雄者获胜。”

    这时,在观众席上,有一个看似十七八岁,身着艳丽红裙的小姑娘明艳娇俏,甚为活泼,且不说她的举止动态,只看那弯曲如卷的发型配上嵌有红宝石的俏丽珠花,便可知她是一个性格开朗活泼好动的女孩儿,远远望去,活像一株朝气蓬勃的红辣椒。虽然她年纪轻轻,更有些娇生惯养,却是一个满怀侠骨,腹有热血的豪爽之人,她便是上官尊的掌上明珠――上官红燕。

    上官红燕兴致勃勃地道:“爹,你说今天谁会技压群雄,是明天还明德?”

    上官尊笑道:“无论谁能得第一,都是人家教内的事,跟咱们没有关系,咱们只管观看。”

    “怎么没有关系?”上官红燕的脸略微泛起红光,低声道:“这可关系着女儿的一生幸福呢!”

    “你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个,我的小姑奶奶!”

    “怎么不能说?您可是上仙堂的一堂之主,总不能把女儿随随便便嫁出去吧?”

    “不要再说了,比武马上就要开始了,好好看吧。”

    ……

    这时,业嗔再次喊道:“下面有请参赛的选手入场……”

    业嗔话音未落,突然自场外传来一阵尖锐的笑声,这笑声令所有人为之一惊,就在各人面面相觑之际,明申极速奔到印贤真人面前,气喘吁吁地道:“禀报师叔祖,魔之窟的人来了――”

    “什么?”

    观众席上的宾客听到“魔之窟”三个字立时骚动起来,人们开始议论纷纷,印贤真人诧异地站了起来,问道:“是魔之窟哪一派的人,来了多少人?”

    ……

    “当然是老娘了――”

    印贤真人话音未落,玉面冷姬飞已身而至,紧随其后的还有神风派掌门追风十三冢。

    明申急促喘息着,道:“师叔祖,我们实在拦不住他们,所以……”

    玉面冷姬翻身一跃,来到印贤真人面前,冷言道:“印贤真人,你未免也太不给魔之窟面子了吧。”

    印贤真人正要开口,追风十三冢便抢言质问道:“印贤真人,放眼望去,你把魂之谷,仙之都还有灵之峰的各派掌门都请来了,唯独对我们魔之窟不闻不问,不知道你们金龙教此举到底是何用意?”

    印贤真人心中暗想: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邀请函上特意注明不让魔之窟知晓此事……难道是抢走邀请函的人?

    印贤真人正这样想着,玉面冷姬再次开口:“印贤真人,虽然我们不请自来,但登门是客,金龙教就是这样待慢客人的吗?”

    玉面冷姬话音刚落,只听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携风而来,如雷贯耳:“你们也算是客人吗?”

    随着这句话音,忽见一个身着金龙教业字辈教袍的人身带灵光,足下生风,正以移形换影之术自正门处朝擂台上幻身而来,此人的到来又引起观众席上一片哗然。

    上官红燕莫名问道:“爹,他是谁?”

    上官尊带着欣赏与尊重的目光看着来人,道:“他就是玉泽真人的大弟子,业善散人,他可是一位正义凛然的贤德之士。”

    业善径直来到印贤真人面前,躬身行礼:“业善拜见师叔。”

    业真一见业善,悦然道“大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业嗔和业道对业善一脸不屑,两人互望了一眼,脸上现出阴暗之色。

    印贤真人笑道:“业善免礼,此去还算顺利吗……”

    业善不待印贤真人说完,便抬手指向玉面冷姬和追风十三冢,陡然问道:“师叔,恕业善放肆,敢问这二人因何在我金龙教内?”

    印贤真人一听,脸色突变。业嗔上前一步,道:“大师兄,你这是在质问代掌教吗?”

    印贤真人吁了一口气,低声道:“这么多宾客在场,先不说这些了。业嗔,你继续主持大会。业善,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业嗔应了一声,便扬声喊道:“各位,双绝大会正式开始。”

    印贤真人又向一旁的业道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给玉剑派和神风派的二位掌门设坐。

    业善来到印贤真人跟前,低声道:“师叔,难道您忘了先教主定下的教规?我们怎么能……”

    印贤真人吁了一口气,道:“大局为重,只要能让双绝大会顺利举行,我们姑且容他们这一次。”

    业真接言:“师叔,这是原则问题,我们岂能委曲求全?”

    玉面冷姬和追风十三冢坐在擂台的左侧,坐在右侧的上官红燕拉着上官尊的手臂问道:“爹,魔之窟的人怎么也来了,难道金龙教与魔之窟也有瓜葛?”

    上官尊也是疑惑不解,他道:“素闻金龙教在整个魂之圣地以保持中立的原则已有数千年甚至上万年之久,今日之举,老夫也猜不出其中的原尾。”

    这个时候,另一排座位上,无双派的掌门南宫卓陡然站了起来,怒视着玉面冷姬和追风十三冢,闷哼了一声道:“自古正邪不两立,我不想与魔之窟的人同席而坐,既然如此,这个双绝大会我不参加了。”

    南宫秋水一把拉住南宫卓,低声道:“哥,你冷静点,如果你真的离席而去,生气的是你,高兴的是他们,这样不仅会让印贤真人脸上难堪,更会影响我们的计划。所以你还是稍安勿躁。”

    听了南宫秋水的话,南宫卓才慢慢地坐了下来。

    此时,十二名比武选手沿着红毯向擂台列队走来。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叫声,令在场的所有人愕然之至,循声望去,原来是两个活生生的人从天而降――

    等到这两个人重重地摔在擂台中央,所有人才看清他们的样子。玉面冷姬第一个做出反应,她陡然起身,愕然道:“宇岢?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业嗔和业道更是诧异至极,异口同声道:“明智?”

    上官红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人,觉得甚是好玩,她拍手笑道:“没想到,还会有如此戏剧性的事发生,这下好玩了!”

    对面的南宫秋水看着宇岢,心中一动:他是谁?

    印贤真人愕然地瞪着明智,心中暗道:他居然还活着?

    业嗔突然喊道:“明智,你们两个是从哪冒出来的?”

    宇岢搀着明智,站了起来,二人环视四周,惊异之至:我们…怎么到了这里?

    此刻,印贤真人和业善,业真,业嗔还有业道都来到了擂台中央。这时,印贤真人突然察觉到除了在场的所有人外,附近的角落里还隐藏着一股强大的战魂灵力,他眉心略皱,陡然开口:“暗处的朋友请现身,藏头露尾,可不是英雄所为――”

    印贤真人的话音刚落,突然传来一声高吼:“宇岢,拿命来!”随着吼声,虎王突然从观众席后方巨大的彩旗之后飞身而来。

    就在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不知所措之际,空气中已经燃起了一道烈焰,这烈焰正是虎王的狼牙阔斧在飞速旋转中幻化而成死亡之火――

    宇岢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狼牙阔斧已如划破长空的流星极速而来,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宇岢必死无疑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在狼牙阔斧和宇岢中间突然闪现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极速旋转的狼牙阔斧卷集着死亡烈焰猛烈地撞击在白光之上,死亡烈焰好似风火轮一般,与白光摩擦出的光刺令所有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与此同时,虎王单臂挥掌,如风而至,这一刻,在他庞大的身躯内释放出的战魂灵力全部集于这一掌之上,掌力之猛,好似山崩地裂,泄洪而出,擂台周围的彩旗疯狂抖动,两侧宾客的衣带发丝四散飘扬,所有人都被这强大的灵力震慑住。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白光中突然闪现出两根并在一起的手指,指尖灵光一闪,幻然一般,点中虎王的掌心,好似蜻蜓点水。

    这一幕,令印贤真人骇然一惊,愕然道:“蜻蜓点水指!”

    与此同时,筱如梦也不禁叹道:“好一招四两拨千斤!”

    虎王的掌心被点中之后,整个身体顿时僵住,好似雕像一般,一动不动。接着,那两根手指逆向旋转,整只手排出一掌,与虎王以掌对掌,猛然将虎王击出场外。

    整个过程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身处在一团白光中的人并未现身,由于被白光笼罩,在场的人,谁都没有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当那团白光随风消散,那神秘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白光,好生眼熟!”

    玉面冷姬惊叹道:“此人…莫非就是救走郭十一的那个神秘人?”

    “谁?”追风十三冢莫名问道。

    玉面冷姬的神态中带着疑惑:“那日,就是这样的白光在我手中救走了郭十一……”

    追风十三冢不知道其中的详情,自然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瞟了玉面冷姬一眼,见她若有所思,心中暗道: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就在虎王被击下擂台之后,旋转的狼牙阔斧也一并坠落在地。此刻,所有人被眼前的一幕完全惊呆,甚至连印贤真人也不禁暗自叹道: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来去无踪!今日,我金龙教这是怎么了?竟让这些不速之客来去自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