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27章一波未平
    !

    [https://.xs321./]

    </p>

    印贤真人没有理会追风十三冢的嘲讽,而是上前一步,向各派掌门拱手致歉:“各位,今日本是金龙教的盛会,奈何事出意外,由于误会引起一场风波,真是深感抱歉,为了不影响双绝大会的正常召开,本教只能先将此事摆平,请各位来宾暂时到后院的厢房休息,各位请自便。”

    等到观众席上的人散去之后,宇岢和明智互望了一眼,此时两人的心里都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也许他们都认为他们是在最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最错误的地点,然而,他们也无可奈何,人生的际遇就是如此,倘若不去攀爬绝命崖,也就不会遇到那两头巨兽,他们恐怕也不会这么容易进入金龙教。但是把双绝大会搞得一塌糊涂却也绝非他们的本意。万般无奈之下,宇岢看着明智,先是吁了一口气,才道:“事情已经说明白了,现在已是事过境迁,你我总归是不速之客,我们还是先离开这,至于兰草,只能从长计议了。”

    印贤真人突然挡在宇岢和明智的面前,怒目寒光,冷言道:“对你们而言也许是事过境迁,对金龙教而言却是事到临头――”

    明智骇然开口:“师叔祖……”

    “不要叫我师叔祖,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孙。明智,你的账,我待会儿再跟你算。”印贤真人说着,将目光移向宇岢,瞪视着他,双目中迸射出摄人心魄的寒光:“好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居然敢擅闯金龙教,把我精心策划的双绝大会搞得乌烟瘴气!业道,给我拿下。”

    “是,师父。”业道应声而上。

    一直未曾说话的业真突然开口:“师叔,此事本来就是我们理亏,明智是被冤枉的,这位少侠只不过仗义执言罢了。”

    印贤真人转身瞪向业真,苦笑了一声,愤然道:“你意思是,我得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明智赔礼道歉?你还嫌我丢人丢得不够?今日本想在各派掌门面前让金龙教大展风头,不料却弄了个丢人现眼,你居然还胳膊肘往外拐?实在让我失望至极。”

    “师叔!”

    “如果你不想去绝命崖陪你大师兄,就给我闭上嘴,退下去。”

    业真无奈离去,苦笑了一下,才道:“宵,忍,闲,因,师父这四个字说的一点不错……”

    宇岢对业真所说的这四个字莫名其妙,他感觉自己曾经说过与之类似的话,但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

    印贤真人再次听到这几个字虽然费解,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几个字绝不是什么好字。总之,每次脑子里回荡起这四个字时心里都很不舒服,他看着业真离去的背影,心中笃定,玉泽真人一定还跟他说过什么,因为他觉得业真最近总是言行不一。

    业道问:“师父,这两个毛贼该如何处置?”

    印贤真人瞪了业道一眼,语气阴沉:“如果杀人你都不会,还能做什么?但是不能让他们死在教中。”

    印贤说罢,便拂袖而去,业道一听,阴笑道:“明白――”

    思绪敏锐的宇岢这才明白业真口中的那四个字――“宵,忍,闲,因”,其实就是“印贤小人”这四个字在捣乱顺序之后的谐音,看来,业真早就洞悉了印贤的为人……

    宇岢虽然机智,想到了这一层,然而业道已经面露杀气地来到了他们面前。

    宇岢心中明朗,刚才业道和玉面冷姬有过短暂的交手,两人以灵力对抗时业道不落下风,显然他的战魂灵力远在自己之上,此刻若与他正面交锋,必定非死即伤,何况这里又是人家的地盘,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业道瞪着宇岢和明智,道:“明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今日就让师叔送你一程。”

    明智压低了声音怒道:“金龙教的败类。”

    宇岢灵机一动,欺诈业道,他冲着业道身后高喊了一声:“玉面冷姬!!!”

    业道信以为真,立时向身后望去,宇岢趁机拉起明智正要转身逃走,玉面冷姬却真的出现在他们身后。

    “喊我何事?”

    玉面冷姬阴柔地盯着宇岢。

    由于玉面冷姬出现的太过突兀,以至于宇岢在转身的时候差点撞在她的身上,着实吓了他二人一跳。

    宇岢不禁“啊”了一声,出乎意料地看着玉面冷姬笑眯眯地问:“你,你真的在这啊?”

    玉面冷姬的话音里透着阴阳怪气:“你不是喊我吗?既然你喊我,我自然就出现在这了!莫非你想我?”

    宇岢一脸无奈,心中暗道:鬼才想你呢!

    这时业道已发起了攻势,他单掌推出,朝宇岢的后背猛然击来,玉面冷姬眼睛一瞪,推开宇岢,反身一转,正面接住了业道的这一掌,二人以掌对掌,掌间灵光乍现,力道之猛致使他二人的手掌碰在一起时震出了一波又一波的光晕,光晕如冲击波一般在散开的瞬间硬是将宇岢和明智震飞出去。与此同时,玉面冷姬和业道脚下的石板瞬间爆裂。

    被震倒在地的宇岢暗自惊叹:倘若这一掌打在自己的后背,就算不死,恐怕也会骨碎筋断!

    玉面冷姬怒视着业道:“我说过,宇岢必须死在我的手里。”

    业道闷哼了一声,道:“既然不想让他活,死在谁的手里不一样?”

    玉面冷姬和业道在对话的同时运出的灵力丝毫未减,两掌相对之际,二人的周围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气旋在他们身边盘绕着。

    明智忙问:“宇岢大哥,我们该怎么办?”

    宇岢吁了一口气,道:“趁他们交手,咱们赶紧跑。”

    两人起身,正要飞身逃离,玉面冷姬推开业道,陡然转身喊道:“宇岢,哪里跑……”

    玉面冷姬说着,将袖中的丝带甩向宇岢。与此同时,业道飞身跃向明智,高声喊道:“明智,休想离开。”

    宇岢回身一转,躲开了袭来的丝带,顺势飞身一跃,跳到擂台一侧的旗杆上。

    就在这时,业真飞身而来,横在业道和玉面冷姬面前,立时爆燃出战魂灵力,武动九天揽月。

    业道对业真的九天揽月甚为了解,转身便要躲开,然而此招以速度之快致胜,只见业真的九天揽月好似盘龙在腰,劲风在手,他将所有灵力集于掌间,顺势反手一掌,仅以掌风便将来势汹汹的玉面冷姬与尚未来得及躲开的业道震了出去,业道和玉面冷姬立时向后空翻,才缓解了九天揽月的冲击力。

    玉面冷姬怒视着业真,冷言道:“你居然阻挡老娘?”

    业真对玉面冷姬不屑一顾,他冷言道:“这里毕竟是我金龙教,我岂能容你在此撒野?”

    玉面冷姬心中一惊:金龙教内,业字辈的门人果然个个都是强手,无论是业道的刚猛之力,还是业真的混元真气,都能尽显上乘的战魂灵力,看来他们战魂灵力似乎都达到了万级以上!

    “业真,你居然敢拦着我?”

    业道瞪了业真一眼道。

    业真吁了一口气道:“师兄,我真不明白,你为何非要置明智于死地呢?他只不过是一个被冤枉了的小辈,刚才你们争论不休,我一句话没说,冷眼旁观之后,我突然发现,现在的金龙已经不是当年的金龙教了――”

    业道愤然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业真瞟了玉面冷姬一眼,才道:“当着外人,我们先不说这个,既然明智被逐出教门,我只是希望让这两个年轻人安全的离开,至少,我不希望他们在金龙教的范围内有事,这毕竟关乎着本教的声誉。再说,你也不想落个以大欺小的恶名吧。”

    业真的一番话让明智感恩,更让宇岢感动,宇岢心中叹然:没想到金龙教内竟有如此深明大义之人,只可惜这里的人实在良莠不齐。

    想到这,宇岢从旗杆上跳了下来,望着业真,拱手致礼:“前辈如此深明大义,宇岢钦佩之至!”

    业真淡笑了一下,道:“小兄弟,虽然你勇气可佳,但是本教也有本教的规矩。”业真在这样说的时候,故意上前几步,挡在业道和玉面冷姬的面前,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已然做出了让他们赶紧离去的手势,他提高了声音继续道:“凡是没有收到邀请函的人,大会期间是不得踏入本教之内的――”

    宇岢和明智看到业真的手势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正要退去,业嗔突然走了过来,大声喊到:“业真师弟,原来你在这!代掌教有话跟你说,你赶紧去一趟。”

    业真皱了皱眉,心中暗想:完了,这下他们很难脱身了……

    业嗔看了宇岢一眼,又言:“业道师弟,师父交给你的任务怎么还没完成?”

    业道“啊”了一声,才道:“要不是咱们的小师弟在这,任务早就完成了。”

    业嗔冷视着业真:“师弟,别让代掌教等急了。”

    业真怀疑这是业嗔故意要支开自己,所以他闷哼了一声才道:“师兄,今日我一定要护送他们下山。”

    业嗔还未开口,一个小弟子突然跑来,对着业真道:“师叔,代掌教有急事找您,让您即刻过去。”

    业真一听,难道师叔真的有事?想到这,他看着业嗔和业道又言:“两位师兄,人在做,天在看,如果明智有何不测,大师兄不会放过你们!”

    业真说完,愤然离去,心中叹道:两个年轻人,你们自求多福吧……

    待业真离去之后,宇岢深知,今日是凶多吉少了,他心中暗道:玫瑰,倘若我未能幸免于难,我的亡魂也一定会为你寻得兰草……

    玉面冷姬阴笑着,道:“你们和明智的事我管不着,我只要宇岢。”

    业嗔道:“玉面冷姬,我师父说了,宇岢这个毛贼,你只能带走,但不能在本教的范围内杀他。”

    玉面冷姬双唇微抿:“可以。”

    宇岢在明智耳边低声道:“你熟悉这里的地形,待会一有机会赶紧逃。”

    明智还未来得及开口,玉面冷姬还有业道与业嗔已经攻了过来。

    就在几个人打成一团的时候,上官红燕和虎王几乎同时出现,上官红燕从走廊的最左端纵身一跃,跳了出来,她已然看出宇岢和明智落了下风,在节节败退。

    而身在走廊最右端的虎王虽有刺杀宇岢之心,却又投鼠忌器,不敢在金龙教内肆意妄为,所以他只是躲在廊柱后静观其变。

    上官红燕不假思索,抽出手中的长剑,飞身冲了过去,加入了这场混战。

    上官红燕见到宇岢的第一面就一见倾心,她自然是站在宇岢这一边,她看了宇岢一眼,甜甜一笑,又挥舞长剑迎敌而上。

    宇岢诧异之至:哪里冒出来的小姑娘?

    宇岢虽然莫名,但在危机关头,也无瑕多想,只好回以笑脸,以代谢意。

    正是宇岢的淡然一笑,让上官红燕春心波澜,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上官红燕终于近距离地看清宇岢的英姿,她心中叹然:世上竟有如此英俊之人!

    数招之后,玉面冷姬冷笑道:“死到临头还有兴致撩妹?”

    上官红燕听到玉面冷姬的话,脸瞬间红了起来。这时,宇岢空翻落地之后,用带着几分轻薄的目光看着玉面冷姬,道:“我也想撩你啊,可你总是以老娘自称,你都是做娘的人了,晚辈哪敢对老前辈无礼啊!”

    玉面冷姬愤然大怒:“臭小子,你居然轻薄于我?”

    这个时候,一旁的明智已经被业嗔拿下,业道抓起明智的臂膀,抖身一跃向内院飞去。

    宇岢见此情形,立时飞身而起,但被飞身而来的业嗔一脚踹在当胸,宇岢痛叫一声,滚落在地,场口吐鲜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