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魂兵王陆铭〕〔神龙兵魂陆铭霍雨〕〔最强神医赘婿林羽〕〔陆铭吞了一条龙〕〔陆铭霍雨桐〕〔仙王归来〕〔开局扮演封于修〕〔捡到一只始皇帝〕〔世子见我应如是〕〔开局从相亲开始〕〔毒妇和她的死对头〕〔史上最强小神医〕〔姑娘你不对劲啊〕〔极品医仙闯花都陈〕〔唐朝林轻雪〕〔陈飞宇〕〔重生八零拽炸天〕〔龙帅〕〔苏婉〕〔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31章大战在即
    !

    [https://.xs321./]

    </p>

    印贤真人一听,疾声道:“出什么事了?”

    小弟子忙言:“玉面冷姬和上官尊发生了争执,眼看就要打起来了,擂台之上一片混乱。”

    印贤心中暗想:我就知道,那几个家伙一来肯定会节外生枝……

    想到这,印贤真人瞪了业善一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灵力运于指尖,以幻灵指封住了业真的血道,接着,他回身一转,又在须臾之间施展出魔灵紫光,只见他周身顿时显现出一团浮动的紫光,紫光在他的驱动下刹那间转移到业真身上,将其禁锢起来。

    其实在印贤真人出手的一瞬间,业善也在第一时间迎了上去,奈何印贤真人散出三尺气墙,让业善根本无法近身,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业真被封于魔灵紫光之内。

    “师叔,你……”

    业善疾喊了一声。

    印贤真人手一挥,愤然道:“从你直呼我名讳的一刻起,你已不是我的师侄,我也不再是你的师叔。”

    业善眉头紧锁,神情忧郁道:“好好的金龙教怎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

    “业善,如果你不想让业真死,就不要轻举妄动。”

    印贤真人撂下这句话便拂袖而去。

    ……

    这个时候,太极图内白色的空间里已经遍布宇岢的身影,他不断地追随着那个人影的动作,每招每式都模仿到淋漓尽致。

    他每学会一招,围绕在身上的气旋就会消失一层,与此同时,之前剥落的兽王皮衣又会重新恢复一点,直到那团气旋完全消失,一袭崭新的兽王皮衣已然完全复合。

    这时的宇岢精神焕发好似重获新生,只见他陡然一跃,在空中翻腾一转,身上散出的蓝色光晕瞬间向四下扩散开去,与此同时,双耳上佩戴的蓝宝石耳钉顿时化作两道金色光束如金蛇狂舞射向高空。两道光束在空中交织融汇,奇光异闪,转眼间幻化成了两枚金镶玉制的金瑕镖――

    宇岢翻腾一跃,一把接住飞来的金瑕镖,然而,正是这看似轻盈的一接,令宇岢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就在宇岢腾空握住金瑕镖的一刹那,他顿时感觉有千斤重力压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一刻,他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已被手中的金瑕镖重重地砸向地面。

    躺在地上的宇岢惊骇地瞪着掌心里金瑕镖,心中除了惊异再无其他……

    他就躺在地上侧脸注视着这一对绣花针大小的金瑕镖,稍事缓解之后才叹道:“老天,没想到这两枚玩物竟有千斤之重!倘若没有这身兽王皮衣护体,自己定会被砸得筋断骨碎。”

    宇岢惊叹之余,地面上十五个孔洞内纷纷射出带有金色电流的蓝光,蓝光中十五颗蓝玉珠慢慢的显现出来,宇岢惊异地看着这一幕,他想起身抓住那些蓝玉珠,因为玫瑰需要它们,他知道那些珠子是唯一可以让玫瑰复活的筹码,然而,他却被手中的金瑕镖压得无法动弹。

    就在宇岢无可奈何之际,十五颗蓝玉珠已在空中凝聚成一团蓝色光球,只见光球奇光异闪,瞬间融入到宇岢体内。

    此刻,宇岢被蓝光包裹,仿佛置身于蓝色火焰中,如被高温煅烧,似有焚身之意,令其疼痛难忍……

    随着蓝光加剧,温度倍增不止,被金瑕镖压住无法动弹的宇岢只能靠爆出的战魂灵力抵抗蓝光的热量。但是,他感觉自己每爆出一级灵力,热量就随之加剧。

    此刻,宇岢除了用战魂灵力抵抗热量别无他法,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爆出了多少战魂灵力,更不知道蓝光的温度达到了多少,只知道自己只要爆出战魂就感觉好过一些……

    ……

    与此同时,印贤真人已经朝大会现场赶来,玉面冷姬和上官尊的争执让正在比武的两名选手被迫停了下来――

    “玉面冷姬,我的女儿到现在尚未苏醒,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上官尊指着玉面冷姬怒声道。

    “我要杀的人是宇岢,你女儿自不量力,非要螳臂当车,我也无可奈何。”

    玉面冷姬将身子一扭,侧到一旁,她在这样说的时候始终没有望向上官尊。

    上官尊又言:“不管什么原因,总之她是伤在你的手里,今天我必须要为小女报仇。”

    玉面冷姬转过身来,自负地道:“你可别忘了,这里是金龙教,不是你的上仙堂。”

    上官尊一挥手,怒色加重:“我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管什么双绝大会,我只要你死……”

    上官尊说着飞身而起,跃向玉面冷姬,玉面冷姬见上官尊来势汹汹,立时起身,向后腾去,一时间,二人成了众目的焦点,业道见此情形上前阻止道:“两位不要再闹了,上官堂主,令爱有伤在身,大家可以理解,但是双绝大会是本教重中之重,所以还请稍安勿躁。”

    观众席上,南宫秋水低声道:“哥,你看他们会真的打起来吗?”

    南宫卓摇了摇头,道:“至少在金龙教内不会吧,看来离开金龙教后,这两个门派又免不了一场大战了……”

    坐在南宫秋水身旁的凌霜派掌门筱如梦淡笑了一声,才道:“我看不会,他们非但打不起来,而且……”

    南宫卓莫名问道:“而且什么?”

    筱如梦的神情中透出一种诡秘幽然的感觉,好像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顿了顿才道:“难道你没有发现灵之峰少来了一位掌门吗?”

    筱如梦的话让南宫卓费解之至,他莫名其妙地看着筱如梦,正想发问,上官尊和玉面冷姬打斗的声音突然传来――

    上官尊爱女心切,此刻,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为女儿报仇更重要的了,他对业道的话毫不理睬,向前一跃,朝玉面冷姬猛然踹去。

    玉面冷姬抽身一躲,跳到主席台上,望向所有人,疾声道:“各位,此时是上官尊一再相逼,倘若扫了各位观看大会的兴致可与我无关。”

    南宫秋水并没有在意玉面冷姬的话,反而对筱如梦刚才的那句话颇有兴趣――为什么灵之峰只来了两位掌门?是没有通知,还是故意未到?就在她陷入苦思之际,只听印贤真人大声喝道:“你们两个给我住手……”

    报仇心切的上官尊没有在意印贤真人的话,他已经爆出战魂灵力,身上散出的红光已然将周围的一切映得通红。

    玉面冷姬瞪着上官尊,已经察觉到他身上凝聚的强大灵力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倍增,看来,这一战是在所难免了……

    印贤真人刚要上前,却被业道拦了下来:“师父,何不静观其变,看他们两败俱伤呢?再说,就算他们不打起来,我们不还是要实施计划吗?所以……”

    印贤真人吁了一口气道:“可是,实施计划的时机未到,我人在现场,总不能眼看着他们在此胡闹吧,如果置若罔闻,又该如何堵住悠悠众口呢?”

    听印贤真人这么一说,业道也无计可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上官尊以七千级的战魂灵力催化出混元光掌,只见他腾在空中,双手爆闪着刺眼的光球,光球中射出无数掌影,以排山倒海之势击向玉面冷姬。

    玉面冷姬飞身一跃,虽然躲开了第一波暴袭而来的掌影,但是第二波掌影是从四面八方一并射向中间,在这种几乎没有死角的攻击下,玉面冷姬无奈只能以玉剑神盾抵挡。然而,玉剑神盾虽有防御之能,却极其消耗战魂灵力。

    此刻,源源不断的掌影劲力十足地拍击在由碧色气旋形成的玉剑神盾上,发出震耳的响声,并暴散出无数道光晕散向四周,转眼间,在上官尊和玉面冷姬的周围形成大片的爆破网点,随着他二人灵力不断地输出,爆炸的场面也更加令人震撼……

    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处于极度的震撼之中,各派掌门的心中都在暗自揣测,倘若是自己与之对决胜算会是多少呢?追风十三冢暗自笑道:好戏终于开始了……

    上官尊在发力的同时,心中暗道:大仇不报,我枉为人父,今天正好新帐旧帐一起算……

    玉面冷姬双臂高举玉剑神盾,脸上现出焦虑之色,心中暗想:没想到上官尊竟有如此浑厚的灵力,得想个办法脱身才行,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

    业道在印贤真人身旁低声道:“师父,玉面冷姬似有不敌之意,看情形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印贤真人微微点头:“在过一个时辰,计划就可以实施了,如果他们能再打一个时辰……”

    印贤真人的话刚说到这,上官尊再次爆出更强的战魂灵力,此刻,他身上散出的红光已经转变成了橙红色,南宫卓惊叹道:“没想到,上官尊竟有如此强大的战魂灵力!”

    南宫秋水点头道:“不错,照这样爆下去,他的战魂灵力应该不下万级。”

    玉面冷姬惊骇之余,暗自叹然:他居然还能爆出更多的灵力!

    随着上官尊一声惊天震吼,只见他双手交叉,将周身的橙色灵光一挥而散,单是扩散出的橙色光晕就已将脚下的石板和周围的旗杆冲击成了粉末,坐在观众席边缘的人不得不闪身躲避,所有人都瞪着上官尊,骇然不已。

    就在上官尊散出的光晕尚未消散之际,他已经用幻身之术消失得无影无踪,玉面冷姬的眼珠不停地晃动,时刻觉察着上官尊的动向,这一刻,周围的一切好似静止了一般,彩旗沉睡,飘叶驻足,流云凝滞,各人屏息,唯一能够听到的恐怕只有各人的心跳声了,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让人有种强烈窒息的感觉……

    玉面冷姬心中惊叹:“这老家伙居然消失得如此彻底,我竟无法察觉到他的气息!”

    业道问:“师父,上官尊果然非等闲之辈!”

    印贤真人淡定自若,微微一笑,才道:“业道,看来你修炼还是不够,上官尊就在……”

    印贤真人话未说完,只听玉面冷姬的周围响起一串爆破之声,接着,在这一圈爆破之处幻化出无数个上官尊的身影,这些身影以各种招式一并攻向玉面冷姬,玉面冷姬虽然惊骇,身法却毫不紊乱,她挥出灵光剑气,回身一转,灵光剑气宛如一道白玉游龙盘旋在她的周围,“白玉游龙”如风旋转,将上官尊的无数身影挡在了外围……

    追风十三冢惊异地道:“好一招白玉游龙!”

    印贤真人也道:“纵然白玉游龙坚如钢盾,但在防御方面仍是漏洞百出――”

    不错,玉面冷姬的确抵挡住了上官尊围攻而来的无数身影,然而在她头顶之上却是一片空白,当玉面冷姬意识到这袭来的无数身影只是上官尊幻化出的残影时,上官尊已经从天而降,如箭一般射了下来。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玉面冷姬已经来不及躲开的一刹那,南宫秋水似乎看出了什么,她疾声道:“哥,快看――”

    上官尊来势汹汹,他已经排出双掌,掌心中烈火熊熊,人虽未至,烈焰已经烧到了玉面冷姬的头顶,这一刻,只见玉面冷姬不闪不避,只顾自身旋转,陡然间暴幻出无数魅影,任凭上官尊的烈焰神掌狂袭而来――

    这时,南宫卓恍然一惊,疾声道:“啊?玉面冷姬什么时候学会了我们家传的魍魉残影?”

    与此同时,印贤真人也惊叹道:“魍魉残影可是烈焰神掌的克星――”说着,他望向观众席上的南宫兄妹,心中费解:玉面冷姬怎么会无双派的功夫?

    就在上官尊的烈焰神掌击在玉面冷姬头顶的一瞬间,他也立时意识到自己击中的只是玉面冷姬的残影,让他意料之外的是,在他身后的高空中已经呈现出了成千上万个玉面冷姬的身影,所有人立时感觉到如遮天蔽日一般,玉面冷姬的身影几乎占据了他们头顶的全部天空。就在上官尊转身向上面望去时,玉面冷姬已然在空中冷笑道:“既然你活的不耐烦,老娘就让你和你的女儿一起去做伴……”

    上官尊看着成千上万个玉面冷姬一并施展灵光剑气一拥而下,好似暴雨如注,实有应接不暇之感,惊叹之余却没了对应良策。

    筱如梦心中一惊,暗自道:难道是猜错了?

    想到这,她看了南宫卓一眼,淡笑道:“本门的绝学被别人使出,还能视若罔闻,无双派真是大度――”

    南宫卓一听,心火爆燃,他陡然起身,向上官尊跃去,立时施展出正宗的魍魉残影,只见南宫卓幻身而出的无数身影瞬间形成了坚不可摧的灵光屏障,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玉面冷姬如暴雨一般的灵光剑气。

    这一攻一守之间爆出的彩虹光晕弥漫了整个金龙教,就在所有人被这道硕大无比的光晕震撼得不知所措之际,南宫秋水瞥了筱如梦一眼,冷言道:“这里门派众多,你想借刀杀人,何必要扯上我们无双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