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无双〕〔寒门崛起〕〔圣骨传〕〔小太妃的马甲快掉〕〔强化医生〕〔诸天最强大BOSS〕〔斗罗之失恋就能变〕〔肉装法爷会挂机〕〔重生农耕时代〕〔商女重生之权臣有〕〔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巅峰废婧林子铭楚〕〔天赐神婿苏允〕〔极品上门女婿秦浩〕〔我在地府当团宠〕〔剑破九天〕〔我提取了自己书中〕〔从斗罗大陆开始的〕〔沈蔓歌叶南弦完整〕〔文学世界探险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33章金龙教之战(上)
    !

    [https://.xs321./]

    </p>

    印贤真人瞪着高耸入云的石碑愕然惊叹:“这石碑……莫非就是金龙玉柱!”

    一旁的业善也骇然开口:“金龙玉柱?”

    困在铁笼里的人们已被毒烟入体,战魂灵力彻底被封,已经形同废人,他们只能面面相觑,惊骇不已了……

    玉面冷姬瞪着宇岢,心中暗想: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居然还没死!

    业道看了印贤真人一眼,印贤真人用眼色示意业道立刻杀了宇岢,业道意会地点了点头,立时冲了上去。

    只见业道飞身而起,沿着碑身踏尘而上,转眼间来到了碑顶,他浮在空中,定睛一看,此人果然是宇岢。

    但让业道诧异的是,宇岢不仅伤势痊愈,反而精神百倍,一袭蓝玉风衣格外亮眼,好似披了一层蓝光,夺目至极……

    业道将宇岢打量了一番,冷笑道:“臭小子,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活着出来!”

    宇岢薄腻有形的唇线略微一翘,才道:“待会还会发生更让你想不到的事――”

    “可惜的是,你的生命里不会再有‘待会’了……”

    业道话音未落,单手握拳,怒声一喝,猛然朝宇岢击去。

    宇岢目光炯炯,瞳孔中映射出业道袭来的身影,就在业道的重拳即将碰到宇岢的一刹那,只见宇岢淡然一笑,将身一扭,便轻易躲开了。

    业道见此拳打空,愕然叹道:这小子不仅精神焕发,反应也迅速了不少!

    躲开业道的攻击之后,宇岢在空中翻身一转,轻盈地落在石碑的顶端,他没有做声,更没有还手,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业道,脸上显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

    业道再次出击,便看他回身一转,使出神龙摆尾,抬脚向宇岢猛然扫去,只见业道的脚尖好似一道光刃,大有横扫千军之势。宇岢见业道攻势气吞江河,立时飞鹤展翅,腾向空中,随即乾坤翻腾,跃向了业道的身后,浮在空中。

    业道的神龙摆尾虽然再次打空,却硬是将石碑顶端的石皮削掉了一大层,宇岢见石皮飞溅,惊叹道:“好强的脚力!”

    业道见自己又一次打空,愤然开口:“臭小子,你一味躲闪,算什么英雄?既然贪生怕死,又为何来我金龙教生事?”

    业嗔见业道连发数招都未曾碰到宇岢分毫,他在印贤真人身旁低语道:“师父,那臭小子果然大有长进,您看业道会是他的对手吗?”

    印贤真人的目光随着宇岢辗转腾挪的身影来回跳动着,他轻捋胡须,吸了一口气,道:“我在想,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如此庞大的金龙玉柱钻地而出?我可以察觉出这小子的战魂灵力绝对不在你们之上,令我费解的是,他在太极图内究竟经历了什么?”

    宇岢飞身一跃,再次躲开了业道的攻击,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南宫秋水也被关在铁笼之中――

    宇岢心中愕然――这是曾经救自己的那个姑娘……

    诧异之际,宇岢陡然将蓝玉风衣向铁笼中的南宫秋水抛去,蓝玉风衣乃是蓝光烈焰幻化而成,具有阴阳之气,不受五行之困――

    只见蓝玉风衣奇光异闪,越过铁笼,附着在南宫秋水的身上。宇岢立时起身,向后翻腾一跃,手指一挥,指尖灵光闪烁,使出隔空取物,转眼间,蓝玉风衣便将南宫秋水带到了他的身边,宇岢抱着南宫秋水在空中华丽转身,轻盈地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蓝玉风衣似有灵性一般,随着蓝光一闪,转瞬间又回到了宇岢的身上。

    这一幕让看到的人无不惊异之至,尚未昏迷的玉面冷姬怒瞪着宇岢,心中暗道:这臭小子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南宫秋水凝望着宇岢,目光中闪烁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幸福”的光芒。而宇岢也对南宫秋水淡然一笑,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患难与共的异样之情,二人四目相对,在大敌当前,似乎忘记了危险的所在,时间都仿佛被定格在这美好的画面中……

    突然,一个凶恶的声音打碎了这个美好的画面,只听印贤真人怒声喊道:“业道,你还愣着干嘛?”

    宇岢闻声向印贤真人望去,他明眸闪烁,朗声道:“印贤真人,此时此刻,还是那句话,我并非有意来闹事,事态演变成这样的局面实在是情非得已……”

    宇岢话未说完,业道愤然开口:“胡说八道!”

    宇岢看着业道又言:“我之所以一再躲让,就是想证明我无意与金龙教为敌,非但如此,我还要有求于贵教――”

    业道冷笑道:“你居然跟我说‘让’字?未免也太自命不凡了,今天我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宇岢之前一味地闪躲令业道屡次打空,早已让他怒火中烧,此刻,他终于忍无可忍,爆出了极强的战魂灵力――

    只见业道周身凝聚出灰色气旋,急剧扩大的气旋好似一大团乌云,数道电光在其中蜿蜒流窜,仿佛有无穷的灵力迫不及待的要爆发出来。

    与此同时,地面上散落的石块与残渣碎片就像被注入了生命,开始跳动起来,一道冷风掠过,所有人的心都仿佛陷入漆烟的海底,空气中似乎弥漫起血的味道,让人不寒而栗……

    南宫秋水见此情形,心中一惊,她曾经见过业道在一次打斗中使出过这一招。但是身中奇毒的她无法发出声音,只能暗声道:宇岢,他这招非比寻常,千万要小心……

    此刻,业善也暗声道:业道这个家伙,难道他真要置宇岢于死地?

    业嗔愕然开口:“师父,业道莫不是要用那一招?”

    印贤真人微微点头,道:“业道真是沉不住气,还未摸清对方的真正实力,就要使出绝招……”

    听到印贤真人的话,屋顶上的追风十三冢骇然惊叹:“金龙教果然个个都是高手,只看业道周身的气旋便知道已凝聚了不下万级的战魂灵力!”

    与此同时,另一个铁笼内的玉面冷姬更是现出了后怕的神情,她心中自言:业道这个家伙,看似平庸,没想到竟有如此浑厚的灵力,之前真是小看他了!

    随着业道的战魂灵力不断爆出,他身上凝聚的灰色气旋已将地面上散落的石块和擂台与旗杆的残渣一并卷向高空,这个时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宇岢见此情形,心中骇然:没想到这家伙竟有如此高深的战魂灵力!

    被困在铁笼里的人面面相觑,震惊不已,追风十三冢见天上的流云正以极快的速度被业道周身的气旋吸入其中,他再次惊叹道:“这家伙!他,他想干什么?”

    天色越来越暗,在这样的情形下,宇岢的蓝玉耳钉却显得光彩异常,他注视着业道周身的气旋,心中暗叹:他周围凝聚的灵力已达万级以上却仍在输出,倘若被这灵力击中定会粉身碎骨!

    这时,宇岢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纵身一跃,向更高处腾去。

    此刻,业道已经把力量凝聚到了极致,只听他震天一吼:“臭小子,看我的幻灭之光!!!”

    业善疾声喊道:“师叔,业道这一招会毁了这里的一切!”

    追风十三冢听到业善这么一说,立时化成一道阴风藏匿得无影无踪。

    业嗔看着印贤真人,点头道:“师父,大师兄说的不错,业道这一招可有上万级的战魂灵力!”

    印贤真人面无异色,沉着地道:“业嗔,你知道宇岢为什么腾向高空吗?”

    筱如梦心中叹然道:这个年轻人,果然与众不同!自己尚在危机之中,却还为地面上的人着想……

    业嗔尚未来得及开口,只听一声巨响,业道震出的冲击波顿时涌向四面八方,悬浮在业道周围的石块与残渣瞬间气化――幻灭之光已在弹指挥间爆发出来――

    只见业道周围的灰色气旋陡然幻化成一颗巨大的白炽光球,白炽光球在暗夜一般的环境里,好似数十个太阳凝聚在一起,一并射出万道激光,激光无坚不摧,所到之处瞬间毁灭。

    腾向高空的宇岢见业道将攻击的角度转向自己,心中暗喜:太好了,如此一来,就不会殃及到地面上的一切了……

    就在宇岢窃喜之际,极速射来的激光让他后知后觉得害怕了起来,因为看似从白炽光球中射来的每道激光其实只是一种视错觉,真正具有杀伤力的激光却从相反的方向极速而来,换句话说,宇岢在躲避身后追击而来的激光时,真正的激光已经从他另一面猛烈袭来。

    真假激光让宇岢目不暇接,他奋力发挥着在太极图内学到的无极禅步――奔逸绝尘。

    宇岢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躲过这梦幻般的攻击,业道狂生喝道:“你居然学会了绝尘步?臭小子,纵然你身手再敏捷,也难以躲过幻灭之光……”

    地面上,业嗔抬手遮住白炽光球的强光,冷笑道:“臭小子,如果你以为幻灭之光仅仅是一些普通的光束就大错特错了!”

    宇岢斗转星移,拼命躲避射来的激光,然而激光却如影随形,任他飞到哪里,激光都从八面不断追来,转眼间,空中尽是宇岢的残影和交织成网的激光。尽管如此,白炽光球仍在不断爆燃,之前的烟暗已被无数道激光驱散,当天空恢复一片光亮,地面上的人才清楚地看到漫天飘荡着宇岢的残影和不计其数的光束。

    就在所有人震惊不已之际,藏匿无踪的追风十三冢也灵光现身,骇然道:“难怪摩羯大帝曾嘱咐过,尽量不要和金龙教正面起冲突,仅仅是业字辈的人就如此厉害!”

    如果说,之前宇岢躲避业道的攻击是为了不伤和气,或者说不让局面变得更糟,而他现在的躲避则是迫不得已,为了逃命――

    为了躲避幻灭之光的追击,宇岢不得不爆出更多的战魂灵力。但是,在忙于躲避激光的情形下,他很难在一瞬间爆出太多的灵力。所以,他在巧奔妙逃了如此长的时间之后显然有了力不从心之感。

    地面上的印贤真人和业嗔已经看出了这一点,业嗔笑道:“这小子要坚持不住了。”

    印贤真人没有开口,站在一旁的业善再也看不下去了,他陡然开口:“师叔,快让业道停下来吧!”

    印贤真人瞟了业善一眼,冷笑道:“哼,你这是在求我?”

    业善拱手抱拳,委身求道:“师叔,请高抬贵手!”

    印贤真人脸色一沉,道:“晚了!如果一开始你识时务的话,事态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了――”

    业善欲言又止:“师叔……”

    印贤真人又言:“怎么?刚才在后山你那伶牙俐齿呢?现在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业善对印贤真人彻底心灰意冷,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才道:“既然如此,就莫怪弟子无礼了――”

    业善话音未落,便腾空而起,跃身向业道飞去,业嗔疾声道:“师父,大师兄反了。”

    “哼,他早就反了,你去告诉业贪和业痴把笼子里的人和明智一并带到指定的地方。”

    业嗔应声而去,印贤真人瞪着业善的身影,愤恨中带着些许叹息:“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