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王杨辰〕〔不败战王〕〔萧定穿越〕〔从鸣人开始的次元〕〔无限轮回:我的天〕〔绝世无双萧权〕〔好女婿萧权〕〔都市全能奶爸(又名〕〔萧权萧定〕〔最牛姑爷萧定〕〔我老婆是女学霸〕〔大魏国萧权〕〔轮回之葬仙〕〔穿越成姑爷靠唐诗〕〔三国之随身魔法塔〕〔穿越成姑爷萧权〕〔博物馆员工萧权意〕〔有钱大魔王〕〔将军府的上门女婿〕〔萧权穿越萧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35章金龙教之战(下)
    !

    [https://.xs321./]

    </p>

    当无数镖影一并插入碑体之内,整座石碑突然爆射出万道金光,金光穿透云层,并将金龙教前院与后山的所有灵光屏障二次击穿,整座金龙教如地震来袭,一阵动荡。

    后山的绝命崖处两只神兽被金光照射,一阵惊天咆哮,终于结束了战斗。被困在魔灵紫光内的业真也被这阵晃动震惊住: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有这么大的动静!

    与此同时,押解着各派掌门的业嗔也是一脸愕然,业痴和业贪互望了一眼,异口同声问道:“代掌教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业嗔的心中虽然诧异,嘴上却道:“能出什么事,左不过和他们打得动静大了点。”

    业痴又道:“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业嗔瞪了业痴一眼,道:“帮什么帮,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们几个人务必把这些‘废物’运到指定地点,我警告你们,一定要看好他们,少了一个,当心你们的小命。”

    业贪问:“师兄,那你干啥去?”

    业嗔不耐烦地道:“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我去看看。”

    这个时候,四个宇岢合并为一,两枚金瑕镖瞬间回到了他身边,随即灵光一闪,又幻化成了那对蓝玉耳钉嵌于宇岢耳垂之上。

    浮在空中的宇岢惊骇地注视着石碑,突然,石碑表层的石皮“砰”的一声爆裂开来,飞溅的石屑如雨而落,业善和业道震惊不已,以至于宇岢大喊了一声:“快躲开!”业善立时搀起南宫秋水闪到一旁。

    悬浮在更高处的印贤真人骇然地瞪着石碑,惊叹道:“这石碑,果然是金龙玉柱!”

    当石皮全部脱落,一根巨大的浮雕着金龙的白玉石柱显露出来,金龙奇光异闪,玉柱灵气飘然,就在这时,被解禁的两只神兽风卷残云,狂飞而至,伴着电闪雷鸣,金龙神兽如虹一般附身在浮雕金龙体内,灵坛风怪双翼并拢坐化于白玉之中,一直躲在暗处的追风十三冢和后来赶到的业嗔也恰巧目睹了这一幕,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无不震惊之至,目瞪口呆……

    天空再度暗了下来,厚重的乌云仿佛压到了地面,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前所未有的令人窒息的感觉,好似末日一般……

    宇岢不得不咽了一口口水,来缓解窒息感带来的不适,印贤真人望着几乎要碰到头顶的乌云,一脸惊恐,追风十三冢再次惊叹道:“我终于明白,摩羯大帝不轻易占领金龙教的原因了……”

    业嗔骇然地瞪着金龙玉柱,又朝空中的印贤真人望了一眼,心中暗道:事情怎么发展成这个样子?这样的局面,恐怕师父也未曾料到!

    业道再也忍受不了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震撼,他朝上空狂声喊道:“师父,代掌教,我们该怎么办?”

    业善听到业道嘴里喊出“师父”二字时,心中恍然暗道:师父!业真曾说师父就在金龙玉柱之下,难道……

    业善正想到这,印贤真人的话音突然传来:“怎么办?造成这种局面的始作俑者正是宇岢,杀了他!!!”

    业道怒目寒光,瞪着宇岢,他再次爆出战魂灵力,朝宇岢一冲而上,业嗔躲在墙角,心里阴笑道:宇岢的战魂灵力如此之低,师父至此都未能杀了他,可见自有他过人之处,看来,业道这个莽夫,也只配做师父的三流棋子了……

    宇岢见业道猛攻而来,立时飞身向上,这个时候,印贤真人正在上空守株待兔,见此情形,宇岢立时使出无相残影,分身幻术。然而,印贤真人已经洞悉了宇岢的意图,已然甩出万道银丝截住了宇岢所有的去路,就在这时,伴着一声惊天巨响,集聚的乌云中一道电光避来,金龙玉柱顿时化为一团白光,刹那间,白光将印贤真人爆出的万道银丝一并斩断。与此同时,宇岢背后袭来的业道也被白光中蕴含的灵力一冲而下,滚落到业嗔的足下。

    宇岢愕然叹道:“好熟悉的白光……这白光,莫不是当时擂台之上,曾救过我的神秘人?”

    追风十三冢见此白光奇异非凡,顿了一顿,恍然道:“这白光……难道就是玉面冷姬曾说的,救走郭十一的神秘人?”

    印贤真人的拂尘银丝被白光震断之后,才意识到白光之内的强大灵力,他也恍然意识到,白光之内正是掌门师兄,尽管如此,他却不愿相信,更不愿接受,他狂然大喊:“不,这不可能,这不能……”

    白光再次爆燃,更强烈的光线瞬间将漫天的乌云驱散,当阳光洒向地面,众人才看清,数团彩虹光晕中出现了一个泛着白光的幽灵。

    这个幽灵对印贤真人和地面上的业善,业道还有暗处的业嗔而言再熟悉不过了,他们不禁异口同声,道出自己惯之已久的称呼:

    “掌,掌教师兄?”

    “师父!”

    “教主?”

    “教主!”

    宇岢愕然地看着面前的白色幽灵,惊异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注视着他。幽灵也看着宇岢,四目相对,幽灵银丝如雪的白发上泛着一层白光,耀眼之至,面色在白光下看似苍白却也透着丰富的表情。

    宇岢能够看出他严肃的神情中带着一丝笑意,可以想象到,这笑意也许来自于“重获新生”,也许还有更神秘的一层意思……

    不过,无论如何,宇岢都对这个神秘的幽灵投以感激的目光,因为他确信,面前的这个幽灵正是那个时候,在擂台之上曾救过自己的神秘人。

    宇岢纵使惊异万分,却竭力保持着淡定,他拱手抱拳,诚挚地道:“前辈救命之恩,宇岢不胜感激!”

    那幽灵朗声笑道:“若非前世注定,又岂会有这般因缘际会――”

    业善见此情形,立时上前躬身行礼,道:“弟子拜见师父。”

    宇岢见业善对这幽灵如此称呼,恍然道:“原来您就是金龙教教主,玉泽真人!但是……”宇岢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他想问玉泽真人为何会是这般形态,但是出于礼貌,才没有直接问出口。

    “你是想问,我为何变得如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吧?”

    玉泽真人轻捋了一下胡须,面向一旁的印贤真人,脸色一沉,又道:“印贤师弟,我能有今日,也算是‘拜你所赐’――”

    印贤真人横眉冷眼道:“师兄,你自不量力,非要逆天而为,落得魂不归体,却要赖到我的头上,难道你的灵魂是我给逼出体外的吗?”

    这时,追风十三冢趴在正殿屋顶的瓦槽后惊叹道:“原来,他就是玉泽真人!”

    尽管追风十三冢把声音压得极低,却已被玉泽真人瞬间察觉到,玉泽真人只将身子轻轻一侧,一道无形的气旋瞬间将数丈之外的追风十三冢震飞出去。

    宇岢见玉泽真人灵力惊人,叹服不已,玉泽真人正要再次开口,印贤真人已经趁机攻了过来――

    这次,印贤真人竟爆出了七十万级的战魂灵力,只见他的身上被一团紫光包裹,他一手甩动拂尘,另一只手灵光乍现,口中念一串咒语,接着万道紫光如张开的巨伞,遮天蔽日而来。

    角落里的业嗔骇然惊叹:“好惊人的战魂灵力!”

    业道笑道:“师父终于发威了,这下看你们如何抵挡!”

    业善见此情形,惊呼道:“师父小心!”

    突然,宇岢向前一跃,挡在了玉泽真人面前,疾声道:“前辈小心!!!”

    宇岢的举动让所有目击者为之一惊,业嗔阴笑道:“傻瓜!”

    业道愕然:“他疯了!”

    业善立时冲了过去,他本想和宇岢一并抵挡印贤真人的魔灵紫光,然而印贤真人已近在咫尺,唯恐无济于事,他又立时跃到金龙教正殿之前,极速爆出全部的战魂灵力,只见他全身灵光一片,一个巨大的灵光屏障瞬间将大殿与南宫秋水罩在其中。

    “蠢货,你这是螳臂当车!”

    印贤真人瞪着宇岢说着,武动魔灵紫光暴袭而来,宇岢也在第一时间将五千级的战魂灵力尽数爆燃,一道蓝光屏障瞬间闪现。此刻,魔灵紫光已经凝聚成一个如山一般超大的紫色光球,光球内电光流窜,能量爆燃,好似翻江倒海,威力无穷。

    刹那间,超大的紫色光球好似滔天巨浪扑面而来与蓝光屏障瞬间相撞,蓝光屏障顿时气化蒸发,就在印贤真人因为得意而浮现出一丝阴笑时,宇岢的双掌中突然涌出一大股白色气旋与魔灵紫光对抗在一起,就在两股强大灵力撞击在一起的同时,暴散出的彩虹光晕和强大的冲击波顿时震碎了周围所有的建筑,方圆数十里内的树木刹那间连根拔起,四散飞扬,山体滚石滑坡,大地千沟万壑。金龙教这座万年古刹几乎被夷为平地……

    业道幸而有万级灵力护体,方才保住了元神,否则定会被这强大的冲击力震得灰飞烟灭,尽管如此,他也在那一刻被震到了数丈之外,落得个筋骨尽断。

    只有金龙教的正殿在业善爆出灵光屏障的庇护下幸免于难。但是,由于印贤真人和宇岢对抗出的冲击波太过强烈,纵然业善已爆出全部灵力,仍深受内伤,顿时口吐鲜血,半跪在地上。

    一阵爆破之后,印贤真人的魔灵紫光也随之烟消云散,玉泽真人看着宇岢,愕然道:“年轻人,没想到你的体质如此奇特,百万级的战魂灵力从你身体流过,你竟毫无异常感觉,可见你的潜质深不可测啊!”

    宇岢莫名其妙地看着玉泽真人,费解之至:“百万级的战魂灵力从我身体流过?”

    印贤真人冷言道:“臭小子,少装糊涂,若非师兄输出百万级的战魂灵力,就凭你那两下子早就灰飞烟灭了。”

    印贤真人说着再次爆出战魂灵力,使出了无极灭道,此招乃是上乘混元真气与极强的战魂灵力混合而成,只见在他周身浮现出一个气态的阴阳太极图,当太极图开始旋转,散出的阴阳光波足以能摧毁一切――

    宇岢见势不妙,欲将使出无相残影,然而,在他身后的玉泽真人突然开口:“宇岢,速将战魂灵力爆至五千,转化到蓝玉风衣上,快!”

    宇岢照做之后,只觉得身后有更强烈的灵力涌来,自己的身体好似被狂涌的海啸冲击,又如被狂烈的高温炙烤,感觉整个身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眼前仿佛一片昏暗,却又不知何时,自己好像拥有了数百万级的强大灵力,刹那间,一个超大的太极图出现在自己面前――

    当印贤真人的无极灭道狂攻而来,宇岢已将面前拥有数百万级灵力的太极图推了出去,两道太极图顿时碰撞在一起,形成了一团扭曲的气状漩涡。

    这个时候,躲在角落里的业嗔心中暗想:追风十三冢躲在那么远的角落都被察觉了,我的出现恐怕也早已被师父和教主察觉到了,倘若再在这冷眼旁观,师父那边肯定说不过去……

    想到这,业嗔飞身而出,爆出战魂灵力,顿时使出追魂烈风腿,猛然朝宇岢踢去。

    此时,宇岢正全神贯注地吸收着玉泽真人传来的灵力,在他与印贤真人对抗灵力之际,已察觉到身后正有一道青光旋转袭来――

    之前,宇岢正是被此招踢在当胸,差点毙命。如今业嗔再次爆出此招,却是在万级以上的战魂灵力催化下使出的,威力之剧可想而知。

    南宫秋水虽然发不出声音却仍然和业善异口同声喊道:“小心身后……”

    宇岢察觉到身后的危机正极速逼近,无奈印贤真人的攻势更加猛烈,眼下可谓是腹背受敌,局势严峻至极――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刷”的一声,一道白色刀光好似闪电一般燃空划过。

    伴着刀光,一个人影突然横在业嗔和宇岢中间,来人将全部的战魂灵力瞬间涌向刀口,只见一把巨型光刀爆闪出数十道幻影与业嗔的追魂烈风腿砰然对击在一起,由于二人灵力悬殊,致使来人的半个身体瞬间陷入地面之下,而业嗔也感觉到整个身体被冲击了一下,随即向后空翻,落到了一旁。

    业嗔瞪着来人,愕然叹道:“貔貅光刀!”

    此刻,宇岢仍与印贤真人对抗着灵力,但是当他从业嗔口中听到“貔貅光刀”四个字时,他就知道,定是郭十一来了……

    这时,玉泽真人第三次将百万级的战魂灵力借宇岢的身体涌向印贤真人,印贤真人使出的无极灭道终于招架不住,只见那团气状漩涡顿时暴散开来,印贤真人也在一瞬间被震飞出去。

    被震飞的印贤真人见势不妙,立时幻身遁去,业道见此情形爬到业嗔脚下,他一把拉住业嗔的脚踝,疾声道:“业嗔师兄,带上我,带我离开这里!”

    业嗔瞪了空中的玉泽真人一眼,慌恐地踹开了业道,厉声道:“你已经没用了,滚!”

    业嗔说完飞身一跃,便消失无踪了。

    业道趴在地上,绝望的眼神中透出无限的愤恨,此刻,他终于恍然道:“难道在你们眼里……我只是一枚棋子?现在,却成了一枚弃子!”

    这个时候,被震飞出去的追风十三冢正好落在业贪和业嗔的面前,他看着笼子里的虎王和玉面冷姬,笑道:“两个蠢货,偷鸡不成蚀把米。”

    业贪问道:“你要干什么?”

    追风十三冢二话不说,立时化作一团烟风,将玉面冷姬和虎王一并卷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