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38章重新认识
    !

    [https://.xs321./]

    </p>

    宇岢在凉亭里等待明智举行归教仪式之余,终于和南宫秋水正式结识了……

    人生的际遇总是充满了神奇,无论前世注定,还是今生邂逅,当一个人注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生命中时,也寄寓着一个新的故事已经拉开了帷幕――

    这次,宇岢终于将南宫秋水的悄容深深地印在了心里――他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那双灵动的明眸,好像在一汪清泉中有节奏地跳跃着,眸子里的光点儿宛如暗夜里的星光,看似冰冷孤傲,实则热血沸腾,仿佛一下子就能跳出那片“烟暗”,她的眼角里还嵌着一颗泪珠,好像在这颗泪珠里就有说不完的故事,实在耐人寻味……

    她的肌肤虽非白皙如雪,却也纤细无尘,泛着淡淡土红的皮肤配上红蓝搭配的侠女战裙尽显江湖之气,头上系着的秋水蓝丝带和宇岢的发箍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南宫秋水人如其名,她没有玫瑰的娇俏,也没有上官红燕的艳丽,没有金玉簪花,没有粉妆彩绘,更没有令人焚身的妖娆与妩媚,但是,她那与生俱来璞玉未琢的气质却能深深打动一个人,让人产生无限遐想,仿佛她这个人就是一个明知美丽却又未知的“世界”,然而,当再进一步接触她的眼神时,好像整个人已浸在一汪秋水中,那股莫名的寒意令人捉摸不透,却已挥之不去……

    宇岢和南宫秋水互望着,彼此仿佛已经用眼神做了一番简单的交流,这番交流虽然无声,但两人的心却拉近了很多……不知不觉,两个人都微笑起来,好像待放的花蕾在一种甜蜜的安静中被触动了绽放的心弦――

    宇岢首先打破了这种带着甜蜜的“安静”,他注视着南宫秋水,英气逼人,皓齿丹唇:“终于有机会跟姑娘说一声谢谢了,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

    南宫秋水并非矫揉造作之人,她淡然一笑,音似琴笙:“仗剑走天涯,坎坷人生路,倘若我不幸遭难,阁下也定会拔刀相助的!”

    南宫秋水的话尽显侠骨柔情,让宇岢欣然豁朗,不禁叹然:好一位江湖侠女!

    宇岢悦然正色,拱手致礼,朗声道:“在下宇岢,未知姑娘芳名,倘若能结为良朋益友,也算不负此生了……”

    南宫秋水侧过身去,心中春波暗涌,脸上难掩惬意,她顿了顿,回过身来,看着宇岢,欣然道:“无双派掌门――南宫秋水,良朋益友故可交,红尘知己亦可做,那就要看日后的缘份了……”

    宇岢莫名:“噢?此话怎讲?”

    南宫秋水的神情严肃起来,在这严肃当中还透着一丝伤怀,她道:“金龙教一役,波及众人,就连家兄也未能幸免于难,你要去婆娑圣地,我也要去寻找家兄,今日分道扬镳,谁又知道明日之后,会不会明月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呢?”

    南宫秋水的话让宇岢也不免暗伤起来,他正要开口,南宫秋水忽觉一阵头晕,眨眼间,面色如罩寒霜,很快便神智昏迷……

    宇岢见此情形,心中一惊,一把搀住了她,疾声喊道:“南宫秋水,你怎么了?”

    宇岢虽焦急万分,思绪却毫不紊乱,他抱起南宫秋水立时朝业善所在的大殿奔去。

    一番安顿之后,业善把过南宫秋水的脉搏,沉思了片刻才道:“放心,她很快就会醒来,这是因为她体内的毒气尚未消散,每当情绪激动,毒气攻心,便会有昏厥的症状,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毒气如果在体内存留太久就会耗尽全部的战魂灵力,战魂灵力一旦被耗尽,生命也就……”

    宇岢忙问:“可有解救的办法?”

    业善摇头叹道:“很遗憾,我也无能为力……”

    明智也发出了感叹:“没想到,师叔祖为达目的真是不择手段!”

    宇岢起身来到窗前,一手拍在窗棂上,对着天空吼道:“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每一个于我有恩的人?为什么?如果你真有好生之德,就请解除她们的灾难!倘若非要如此不可,就让我来承受这一切吧……”

    宇岢说着,又来到南宫秋水身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诚挚地道:“不是有推宫换血的说法吗?我们不妨一试,只要能为你解毒,就算把的我的血都给你,我也不会吝惜一滴。”

    业善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道:“推宫换血固然可行,但是……”

    明智接言:“但是,一旦这么做了,你又如何去寻得兰草,玫瑰怎么办?何况,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做。”

    宇岢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他道:“我和南宫秋水虽说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何况她对我更有救命之恩,我总不能看着她就这样死于非命,玫瑰固然要救,倘若我不幸身亡,我的灵魂也会把兰草送到她的面前。”

    业善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陡然开口:“其实也不必如此悲观,南宫姑娘毕竟也不会立时毒发身亡,至于你提及的兰草…何不用它一试,倘若能解其毒,岂不两全其美?”

    听到业善这么一说,宇岢心中骤然一亮,仿佛从无尽的烟暗中看到了一条通往光明的道路,这条路虽然“模糊不清”,但总算是一线希望――

    南宫秋水虽然还闭着眼,意识已经恢复清醒,在听到宇岢这番肺腑之言后,已经被宇岢的诚心深深感动。她很明了,以现在自身的状况就算找到了南宫卓也无力去营救他,所以她只能默默地祈祷哥哥吉人天相了……

    这时,南宫秋水终于下定了决心――她慢慢睁开眼,凝视着宇岢,柔声道:“我决定了,跟你一路同行。”

    看着醒来的南宫秋水,宇岢的眼睛里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光芒四射的眸子里映射出南宫秋水憔悴的容颜,宇岢虽然没有说什么,嘴角处却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终于告别了金龙教,宇岢等人踏上了去往婆娑圣地之路,与此同时,印贤真人已经吩咐了业贪和明仇以及明恨在山下守株待兔,以备劫杀宇岢。

    然而,他却又一次失算,宇岢此番并非下山,而是上山――

    “明智,你不是说业善师父给了你去往婆娑圣地的地图吗?怎么一路走来,也没见你看过?”

    宇岢边走边问。

    “这就是师父为什么让我先重归教门,后赐法门的道理――”

    明智说着,指着自己的头,又道:“地图已经在这里了,这是金龙教的规矩,只有教中之人才能学灵坛方阵图,换句话说,学会了灵坛方阵图,灵坛山的每条路自然就了如指掌了。”

    宇岢叹然道:“原来如此,难怪一路走来,你如此胸有成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