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39章大护法灵塚
    !

    [https://.xs321./]

    </p>

    这个时候,虎王已经回到魔之窟的境内,他得到灵塚的召唤后直奔魔灵公寓。

    魔灵公寓乃是摩羯大帝的大护法――灵塚的住所,这是一座超级豪华且造型奇特的超大型建筑,公寓的内部结构就像一个迷一样,据说,摩羯大帝要进入公寓的中心,也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此处鬼气森森,遍布着死亡的气息,被幽暗的烟森林包围,烟森林里杀气腾腾,哪怕是一片树叶也会在刹那间杀人于无形,越过烟森林,魔灵公寓就悬浮在具有剧毒流注的阴尸沼泽之上。

    虎王刚步入烟森林,忽觉身后有三股气流奔涌而来,接着,只见三道电光自他眼前瞬间掠过。

    虎王定睛一看,原来是三只野兔分别被三片树叶穿透了耳朵钉在了一旁的树干上。

    虎王诧异之余,一个身形矮小,青面赤眼,浑身散着绿光的树精,电光一闪,从枝干上跳了下来,嬉笑道:“虎王,你这个时候才来,大护法恐怕不会给你好脸色啦,哈哈哈哈……”

    虎王一看是树精,白了他一眼,边走边道:“你这棵烂树枝怎么也开始抓兔子了,改口味了?”

    树精抬起形似树枝的手臂一挥,手臂陡然无限延长,抓住钉在树干上的兔子之后又迅速的收缩回来,才道:“闲着无聊,杀着玩呗!”

    虎王继续向前走着,树精抓起那三只野兔便追了上去,喋喋不休地道:“喂,外面的世界好玩吗?什么时候也带我出去逛逛?对了,你把那个叫宇岢的家伙杀了没有?”

    虎王径直朝前走着,一脸不悦的样子,根本不愿理会树精。

    树精见虎王没有做声,继续道:“不过,看你这满脸晦气的倒霉样,就知道肯定没有成功。大护法当初要是派我去,我早就把宇岢熬成汤了。”

    杀宇岢是虎王此次离开魔之窟的首要任务,但时至今日,宇岢仍安然无恙,本就让性格暴躁的虎王心情不爽,还要面对如何向大护法交待,心里更是惴惴不安,而树精又在一旁唠叨个没完,让他更加心烦意乱,一气之下,他突然失去理智冲着树精疯狂吼叫起来:“啊……”

    虎王的吼声如海啸山崩,自他口中喷涌出的气流好似大爆炸后的冲击波,令林间惊鸟失魂,丛中走兽狂奔,更让树精身上的绿色瞬间变成了枯黄色,就像一堆被霜打枯草,诡异之至却又滑稽至极。

    虎王见树精变成如此模样,陡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样就把你吓得变色了,你还想去杀宇岢?”

    树精面色枯黄,眼神里透着极度的恐惧,好似树枝一般的手指颤抖着指向虎王的身后,颤栗地道:“灵,灵塚大,大人!”

    听到树精这样喊,虎王才意识到他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吼声而变得这副模样。

    当虎王慢慢转过身来,看到灵塚已经火冒三丈地站在自己身后时,他全身的汗毛仿佛触电一般,瞬间抖擞起来,他忙不迭地站好身姿,恭敬地道:“不知大护法大驾光临,卑职,卑职……”

    不待虎王说完,灵塚陡然将破碎的灵禅琉璃盏猛然拽在了他的身上,树精看着满地碎片,惊恐之至,他知道这是大护法费劲心机在灵之峰得到的奇宝,现在却被虎王的吼声震碎,大护法定然饶不了他――

    想到这,树精吓得把兔子一扔,疯狂地钻进地里,消失无踪了,虎王惊骇地瞪着地上的碎片,不敢出声。

    灵塚――乃是摩羯大帝四大护法之首,他原是地狱门内的炼狱蝰蛇修炼而成的无极之魂,其战魂灵力就像暗烟色的寒潭一般,深不见底。在归顺摩羯大帝之后,便住在此处。

    灵塚身形高瘦,在那墨紫色的长袍之下却看不到他双足踏地,最诡异的是,他不仅没有双脚,更没有人见过他的双手,但是他有一项特异功能,就是以意念来控制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事――

    灵塚浮空而行,来到虎王跟前,怒视着地上的残片,心中愕然暗道:难道,我被骗了?这琉璃盏是…假的?

    惊恐至极的虎王笔直地立在那一动不动,只有眼珠不断地偷偷瞟向灵塚,等待着对自己末日的审判,他也认定是自己的吼声闯下了大祸,大护法定会将自己千刀万剐。然而,也正是他的吼声阴错阳差地帮灵塚验证了灵禅琉璃盏的真伪!

    灵塚碍于面子,表面上没有显露出自己被骗的事实,只是冲着虎王怒声道:“你这暴躁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虎王连连点头,忙不迭地认错:“卑职,知错了,知错了!”

    虽然灵塚在心里对假琉璃盏的事愤怒之至,但表面上却转移了话题,这也让虎王错愕之余又庆幸不已,灵塚又道:“那个叫宇岢的人杀了没有?”

    虎王偷偷看灵塚一眼,怯声道:“回大护法的话,卑职在追杀宇岢的时候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再加上金龙教……”

    虎王话未说完,灵塚怒目寒光,瞪向灵坛山的方向,沉声道:“又是金龙教,可恶!”

    树精藏在地下,窥听到灵塚不再提琉璃盏的事,便悄悄露出地面。虎王再道:“不过…金龙教内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跟我来。”

    灵塚说着,转身向公寓飞去。

    虎王尾随其后,树精从土里钻出来,身子一抖,体表的颜色又恢复成暗绿色,双腿向后一登,蹦蹦跳跳地追了过去。

    回到公寓,虎王向灵塚讲述了有关振远镖局和玄天纲记的情形,以及金龙教内发生的一切,并说明了玉剑派和神风派已经参与其中,最让灵塚诧异的是,二护法灵氿似乎也与玄天纲记有着莫名其妙的关系……

    灵塚将虎王所说的一切串联在一起,得到了一个结论――他心中愕然暗道:莫非摩羯大帝同样把夺取玄天纲记的任务交给了灵氿?

    想到这,灵塚心中苦笑道:难道…摩羯大帝不信我?

    虎王见灵塚久未出声,便和树精互望了一眼,才道:“大护法,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灵塚迟疑了一下,才道:“玄天纲记必须要在摩羯大帝回来之前得到手,这件事我会派其他人去做。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杀掉宇岢,这是摩羯大帝留下的三大任务之一,让树精和藤怪陪你一起去,这次倘若再失手,你就会像那碎掉的琉璃盏一样……”

    虎王拱手道:“一定不会让您再失望了。”

    树精心中窃喜,看了虎王一眼,暗声道:这次终于可以到外面的世界耍一番啦!

    虎王话音刚落,突觉头晕目眩,四肢疲软,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便晕倒在地。

    树精骇然一惊,立时把住虎王的脉搏,顿了片刻,才望向灵塚,道:“大护法,虎王中毒了――”

    灵塚诧异地走过来,伸手用掌心在虎王的胸前浮空一过,恍然道:“原来如此,他们也开始行动了……树精,通知毒灵鬼母给虎王解毒,三天后,你们一起出发。”

    树精那暗绿色的脸上露出了兴奋而阴冷的笑意:“尊命!”

    ……

    灵塚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灵之峰的方向,阴冷的目光中透出令人心悸的寒光,愤然道:“筱如雪,你居然敢骗我!”

    灵塚刚说到这,突然想起虎王刚才所说的话――印贤真人把众门派的掌门抓了起来,这其中也包括了凌霜派的掌门――筱如梦。

    灵塚陡然喊道:“来人。”

    一名身着烟袍,长相怪异的部下走了进来,拱手道:“大护法有何吩咐?”

    “你速去通知树精并让他转告虎王,杀了宇岢之后,立即去灵之峰剿灭凌霜派。”

    “是,大护法。”

    ……

    当宇岢等人跃过断层,翻过峭壁,穿过石林,他才不得不叹然:“原来偌大的金龙教在这灵坛山上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婆娑圣地又会是怎样的所在呢……”

    明智陡然驻足,长吁了一口气,指着前面斜坡上那片密林,道:“按照灵坛方阵图的指示,只要能穿过那片密林就可以到达婆娑圣地。”

    遥望那片密林,只见林冠之上雾气蒙蒙,定睛细看,原来飘荡着一团紫气,飞鸟盘旋于紫气之上,对这片密林若即若离,宇岢心生疑惑,道:“你们看,树林在紫气中若隐若现,鸟儿却徘徊在外,难道是那团紫气的缘故?”

    南宫秋水深有同感:“莫非紫气有毒?”

    明智也是诧异之至:“看那些茂盛的树木,如此绿意盎然,难道它们不怕中毒?”

    宇岢边走边道:“也许紫气就是从那些树木里冒出来的也未可知,只有身临其境才会得到答案。”

    转眼间,三个人来到密林边缘,眼前的景象让他们骇然一惊――

    之前看到的那片茂密的绿色居然变成了令人恐惧的酱紫色,无论是树木还是花草都是一样的酱紫色,就连脚下的土地也不例外……

    就在三个人为之愕然之际,只听自密林中突然传来一个诡异的声音,这声音不大,却像是一个婴儿在啼哭――

    三个人互望了一眼,宇岢首先开口:“有婴儿的啼哭声是不是代表这里有人居住……”

    宇岢这句话没有说完,自己便觉得自己的话好笑――如果没人居住,哪来的婴儿啼哭?

    但是细思极恐,倘若紫气有毒,婴儿又怎能承受?

    南宫秋水接下来说的话让宇岢十分赞同,她道:“能住在这里的人定然不是凡人,这自然也包括那个婴儿。”

    明智没有说什么,但他却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这现象诡异之至,以至于他触目之后陡然惊叫了起来:“你们快看――”

    宇岢听到明智的惊喊声,立时想到,他肯定发现某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当他和南宫秋水一并向那望去时,同样被看到的一幕震惊了――不错,他们看到一些碧绿的小虫子正陆续地往紫色树干上爬,最前面的虫子突然化作一团紫色粉尘,随风消逝了,这情形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

    这时,宇岢才意识到这里竟如此危险!他深吸了一口气,严肃地道:“两位,你们就陪我走到这吧,前面的路我自己走。”

    明智看了宇岢一眼,道:“宇岢大哥,前途的危机我们谁都不知道,我们怎能让你一个人单独涉险?”

    宇岢抬手指向空中的飞鸟,严肃地道:“你们看看那些飞鸟,哪一只不是身怀灵力的灵鸟?它都难以入林,何况你我?”宇岢说着,俯身抓起一把尘土随手向林间扬去,只见尘土尚未落地,便已被林间的毒气腐蚀蒸发了。

    明智和南宫秋水见此情形骇然地互望了一眼,一时间,谁都没有再开口。

    宇岢再道:“就连尘土都逃不过毒气地侵蚀,何况血肉之躯?”

    南宫秋水道:“你的意思我们明白,难道你就可以百毒不侵,深入其中吗?”

    明智接言:“总会有办法的。”

    就在三个人为此困惑之际,只听“嗖”的一声,一条紫色藤蔓如电光一般自林间极速飞来,刹那间缠绕住南宫秋水的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拉入密林深处,这一切快如一闪,令所有人猝不及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