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40章诡秘森林
    !

    [https://.xs321./]

    </p>

    “南宫秋水……”

    宇岢疾喊了一声,毫不犹豫地冲进密林,明智见此情形,也一鼓作气跟了上去。

    出乎意料的是,明智刚踏入林中两三步,突然被一团诡异的紫气围绕,随着他一声惨叫,刹那间,整个人便幻化为一座紫色石雕,宇岢闻声望来,惊骇之余,却束手无策……

    他注视着化为石雕的明智,几乎五内俱焚,痛心疾首地道:“兄弟,终究是我把你连累了……”

    明智虽然变成了雕像,但从他的眼神里依然可以看出一种顽强不息的精神。这种精神足以给宇岢带来莫大的鼓舞,让他化悲痛为力量,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道:“兄弟,我一定会让你恢复血肉之躯,等着我!”

    宇岢说罢,转身向密林深处冲去。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身穿的蓝玉风衣已经变幻了颜色,由之前宝石蓝幻化为靛蓝色。

    他似若恍然地道:“自己之所以能在密林中安然无恙,原来是受到了蓝玉风衣的保护!”

    想到这,他更加担心南宫秋水的安危――明智刚踏入林中便化为石雕,那么南宫秋水也一定凶多吉少了吧……

    穿梭于密林中,宇岢毫无目的地狂奔着,他不知道那条藤蔓把南宫秋水带到了什么地方,更不知道南宫秋水现在的情形,心急如焚之下,他狂声呐喊:“南宫秋水?你在哪?”

    狂喊之际,宇岢仿佛又听到婴孩啼哭的声音,他寻视着林中能看到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在这鬼气森森的地方,除了令人窒息的毒气就是让人不寒而栗深浅不一的紫色了……

    哭声变得更加强烈,给人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宇岢疑惑之至,在这毒气弥漫的林中怎会有婴孩的哭声?

    渐渐的,他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接着,在他周围的树上,枝叶开始断落,随着哭声加剧,枝叶断落得越来越多,直到他觉得耳膜如被穿孔一般,疼痛无比,他才意识到,有数条藤蔓如箭一般自不同的方向极速飞来。

    宇岢虽然机警,但藤蔓袭来的速度快若闪电,只听“嗖嗖嗖”几声,数道藤蔓已在他上方编织成一张大网。

    宇岢意识不妙,立时辗转腾挪,飞身一跃,跳到一棵粗壮的树干上。然而,就在他接触到树干的一刹那,令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宇岢踏足树干,虽似蜻蜓点水,树干却以迅雷之速幻化人形。转眼间,一个体形高大,紫色皮肤的巨人正要抓住宇岢的双腿,宇岢立时使出奔逸绝尘,残影浮动,幻身逃开。

    巨人穷追不舍,猛然一跃,飞腿劈来,宇岢在奔逃之际,爆出千级战魂灵力,看准时机,陡然回身一转,出其不意,向后猛然一击,爆闪灵光的重拳猛烈地击中巨人的腹部,巨人外强中干,瞬间碎成紫色粉尘。然而,危险层出不穷,又有一个紫色巨人飞身而来,这次比之刚才,来势更凶……

    宇岢向后空翻一跃,摆出应战的架势,紧盯着袭来的巨人。巨人疯狂甩动双臂,双臂立时幻化成两条可以无限延伸的荆棘,只见荆棘紫光一闪,飞刺密如暴雨,向宇岢疯狂射来。

    宇岢骇然一惊,立时跃向高处,荆棘密刺紧随其后,由于林间枝繁叶茂,限制了宇岢躲避的速度,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宇岢知道蓝玉风衣的作用如此妙不可言――

    就在荆棘密刺射在宇岢身上的一刹那,蓝玉风衣顿时蓝光闪现,将所有的密刺一并吸入其中,与此同时,宇岢感到体内洪流涌动,骤然间,战魂灵力如泄洪喷涌,他陡然飞身旋转,如暴风龙卷一般,随着一声高喝,被蓝玉风衣吸入的荆棘密刺在他极速旋转之下瞬间转射回紫色巨人的体内,刹那间,紫色巨人如山崩地裂,顿时土崩瓦解。

    宇岢一个华丽地转身之后,以炫酷的身姿落在了地上,赞叹道:“这蓝玉风衣果然奇妙无穷,好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就在这时,他周围的大树相继化为人形,一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他们虽然体型庞大,动作却异常敏捷,由其是他们紫色的皮肤还渗出墨绿色的粘液,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宇岢诧异之际,那些紫色巨人便以各种招式疯狂袭来。

    见此情形,宇岢向后空翻一跃,岂料,正好落在身后飞扑而来的紫色巨人的手里,宇岢惊呼了一声,以最快的速度使出无相残影,只见数十个宇岢刹那间浮现在紫色巨人面前,而紫色巨人手中抓住的那个宇岢已然幻化成了他的残影,随即消失无踪……

    宇岢虽然侥幸躲过一劫,但是巨人的动作快如闪电,就在他庆幸之余,其他巨人已经攻了过来。

    宇岢见势不妙,立时爆出两千级的战魂灵力,只见他的周身灵光闪现,一对蓝玉耳钉奇光异闪,他正要使出金瑕镖,不料藤蔓编织的巨网已在须臾之间将他围住。就在这时,宇岢身上的灵光突然幻灭消失,气力全无,蓝玉耳钉也一并退去了光泽。

    宇岢诧异之际,离他最近的四个紫色巨人辗转幻步,挥臂抽藤,将藤蔓巨网向四个方向猛然一拉,立时将他缠入网内,提在手中向密林深处奔去。

    宇岢在网内奋力挣扎,但是,最让他骇然的是,此时此刻,自己竟爆不出丝毫的战魂灵力,非但如此,随着体力地消耗,整个身体也渐渐的疲软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宇岢蜷缩在网内,只能在任其摆布,不知何时,他已经听不到那个诡异的哭声了,等到他感觉自己好像从悬崖上摔落到冰冷而坚硬的岩石上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被巨人扔到了一个石坑之中。

    宇岢正要拨开藤蔓,石坑之上突然传来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

    “不要白费力气了,那可不是普通的藤蔓――”

    宇岢闻声望去,一个看似不到十岁的小男孩儿站在石坑的边缘。他虎头虎脑,样貌虽然可爱,却透着一脸凶相,额顶上留着一撮紫色的头发,活像个俏皮的精灵,乌烟的眼珠一转,便可生出无数个鬼点子……

    但是,最令宇岢诧异的是,他手腕上那对诡异至极的紫色手镯――

    当手镯紫光闪现,男孩儿身上仅穿的那条肚兜就会由淡紫色变成深紫色,情形相当怪异!

    宇岢始终没能挣脱藤蔓地束缚,他喘息着,有气无力地道:“你是什么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这样对我?”

    “因为,我好久没玩杀人游戏了――”

    男孩儿的目光中虽流露着童真,但他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他一手摆动着拨浪鼓,另一只手里捏着一把弹弓,继续道:“这里的每一棵树,其实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当然,也包括被你杀死的那两个巨人――”

    宇岢一听,愕然问道:“什么意思?”

    男孩儿跳入石坑,笑嘻嘻地凑到宇岢面前,做了个鬼脸之后才道:“每一个跟我玩腻了的人,都会被我变成一棵大树,既然他们不想跟我玩了,我就不能让他们离开这里。”

    男孩儿的话让宇岢难以置信,更难理解,难道仅仅为了陪他玩,就要付以生命的代价?这里的树木成千上万,每一棵树木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难道他们都已葬送在这男孩儿的手里?而刚才死掉的那两个巨人却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想到这,宇岢内疚之至地叹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宇岢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再道:“我居然杀了两个无辜的可怜人?”

    男孩大笑了几声,怒声道:“可怜人?要我说,他们统统该死!我千方百计跟他们玩,他们却要逃离,实在死有余辜!”

    男孩的话燃起了宇岢心中的怒火,他瞪着男孩儿,愤然道:“你这个小东西,没想到人小鬼大,心肠如此歹毒!难道在你眼里,玩和游戏比一个人的生命还重要?”

    男孩儿对宇岢的话毫不在意,他道:“总之,到了这里的人必须要陪我玩,否则就只有一个下场。不久前被我抓到的那个女人也不例外――”

    男孩儿说着,将手一挥,一条藤蔓缠绕着南宫秋水出现在宇岢上方,宇岢见南宫秋水并未如明智一般化为雕像,心中畅然道:她没事,我就放心了!

    “她没事,你却有事――”

    男孩儿陡然开口。

    听到男孩儿的话,宇岢惊异至极,心中暗道:这个孩子,他怎么会知道我心里说的话?

    男孩儿冷笑了一声,才道:“难道你没听说过,‘迷途之声’吗?”

    宇岢莫名:“迷途之声?”

    男孩儿自负地笑了笑,引以为傲地道:“世人所听到的那婴孩的啼哭声其实就是我发出的迷途之声,这种声音不仅可以迷惑世人,也能入侵一个人的思想,换句话说,你心中所想的一切,也尽在我的感知之中。”

    男孩儿的话让宇岢惊异万分:世上竟有如此奇特之功!

    宇岢惊叹之际,男孩儿将手一挥,藤蔓便将南宫秋水带离了宇岢的视线,他又道:“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了,是谁让你们擅闯婆娑圣地?你和那个姑娘为何不怕这里的罗兰瘴气?快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