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长生王者归来当奶〕〔梦佳〕〔长生至尊〕〔长生王者平放〕〔长生王者〕〔长生奶爸〕〔唐峰〕〔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入骨暖婚〕〔老子就是要战争〕〔大唐孽子〕〔都市透视医尊〕〔大唐第一长子〕〔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宋时风流(宋煦)〕〔都市古仙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药植空间有点田〕〔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41章迷途的孩子
    !

    [https://.xs321./]

    </p>

    宇岢咽了一口口水,以缓解心中惊骇的程度,他暗声自言:倘若真如他所说,他可以感知自己内心所想,那么,他何以会问我们为什么要来婆娑圣地,可见,他的感知能力也不是万能的,换句话说,一定有办法可以破解他的法术。然而自己的确是为兰草而来,所以也没必要跟他绕弯子了――

    宇岢吁了一口气,才道:“实不相瞒,我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兰草,密林边缘被毒气变成雕像的人和那个姑娘都是我的朋友。”

    宇岢的话让男孩儿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他皱着眉,单手拖着下巴,眼睛直直地盯着一个方向,若有所思地自言着:“朋友?什么是朋友?”

    男孩儿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机敏过人的宇岢已然洞悉了他的思虑。

    宇岢了然于心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想:他对“朋友”完全没有概念,可以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朋友。

    难道他也没有家人吗?如果他有,他不可能感觉不到亲情?倘若他没有,就难怪他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

    进一步地说,没有亲情又何谈对人生的热情,没有了对人生的热情,自然也不会有友情,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了残酷无情,由此而言,他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那么,他到底是谁?从何而来呢?

    宇岢想到这,冲着那男孩儿又道:“一个没有朋友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很孤独的。‘朋友’就像你在困惑时的明灯,不会让你迷失方向。当你欢乐时,朋友可以与你分享,当你危难时,朋友会毫不犹豫向你伸出援手,朋友会扫除你的寂寞与孤独,也会让你变得坚强而有担当。只要你想,朋友就可以无处不在!”

    男孩儿听了宇岢的话,脸上现出一种莫名的惆怅,他明亮有神的眸子里本来绽着异样的光彩,现在,他的眼神却变得忙乱起来,仿佛像是在无数岔路上迷失了方向,不知所措地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那条路……

    良久之后,男孩儿的眼睛里突然燃起一团烈火,他怒瞪着宇岢,手一挥,愤然道:“哼!休想用这些鬼魅之言迷惑我,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你和那个女的不怕林中的罗兰瘴气?”

    宇岢低叹了一声,他本以为这个孩子可以从他的话里悟出一些宝贵的东西,怎料他心灵灰暗,一道邪恶之墙将他的心牢牢地隔在阴暗的一面,以至于让他的心灵彻底迷失。

    或者,他本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恶魔,一个完全没有心灵的人?宇岢虽然没有答案,但是他更愿意接受前者……

    宇岢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变了颜色的蓝玉风衣,心中暗想:倘若我跟他说是……

    宇岢心中说到一半,陡然止住,其实他想在心里说――如果告诉他是蓝玉风衣保护了自己,定然会被他抢走,这可是能保护自己的最后屏障了……

    所以,宇岢犹豫了一下才道:“什么是罗兰瘴气?我不明白,至于那位姑娘为何不怕,我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你说的那个瘴气不是对每个人都有作用吧!”

    宇岢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是费解之至,南宫秋水为什么不怕林中的毒气?到底是什么保护了她?难道她的体内本就存在着抗体?

    宇岢正这样想着,男孩儿的话音再次传来:“既然你要装疯卖傻,我也只好辣手无情了――”

    宇岢心中明了,这个男孩心狠手辣,他能说得出,就必然做得到。尽管自己现在是虎落平阳,也不能坐以待毙,就算是缓兵之计,也有可能力挽狂澜――

    想到这,宇岢疾声喊道:“等一下,你不是说,好久没有人陪你玩了吗?既然如此,我来陪你玩――”

    男孩儿的感知能力早已洞察了宇岢的心机,他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大声道:“好,既然你想“玩”,我迷途男孩儿就跟你玩个痛快……”

    迷途男孩儿这样说着,向后空翻一跃,跳出石坑,又道:“现在,咱们就做一个刺激的游戏――”

    男孩儿话音未落,单手一甩,掌心中射出一根细长的藤条,藤条无限延伸,转瞬间缠绕在明智的雕像上,他用力一拉,雕像瞬间被甩进密林的更深出,转眼间便消失无踪了。

    这一切快如一闪,令宇岢目瞪口呆,迷途男孩儿阴笑道:“这个游戏的名字就叫‘找朋友’,如果你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他,那个女的就能活,倘若找不到……”

    原来他叫迷途男孩!宇岢闷哼了一声,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如何陪你玩?”

    迷途男孩将拨浪鼓随手一摇,鼓声震响,缚在宇岢身上的藤蔓瞬间消失,宇岢这才缓过劲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站了起来,心中骇然叹道:他虽然只是个孩子,却有如此诡异的战魂灵力!倘若没有蓝玉风衣护体,我恐怕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迷途男孩冷漠地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倘若你做不到,那位姑娘的下场就会和我身旁的这棵树一样――”

    迷途男孩说着,将手中的拨浪鼓朝身旁的大树轻轻一甩,拨浪鼓一端的绳球灵光一闪,极速弹了出去,如电光一般将那棵大树瞬间击成了紫色粉尘。

    面对眼前这个根本不像“男孩儿”的男孩儿,宇岢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好奇,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愤怒,看着消失的大树,无异于目睹一个被施了魔咒的生灵惨遭杀害,宇岢痛心疾首,怒声吼道:“你简直就是个恶魔!一个没有心肝,毫无人情味的魔鬼!我原以为你只是一个可爱的孩子,不忍伤害于你,现在看来,留着你只会残害更多生灵……”

    迷途男孩儿冷笑道:“死到临头,居然还大言不惭。游戏已经开始了,如果你再在这里废话连篇,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你只有一柱香的时间。”

    宇岢顺着迷途男孩儿所指的地方望去,石台之上插着一根不足一尺的粗香,香头已经点燃。他惊叹了一声,立时向明智被抛出去的方向奔去。

    迷途男孩儿看着宇岢狂奔的背影,诡异地笑道:“你根本不可能找到,因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等到宇岢的身影消失在迷途男孩儿的视线里,男孩儿眉头微微一皱,深邃的眼眸中灵光一闪,他自言道:“朋友?我怎么可能没有朋友?这些被我变成大树的人难道不是我的朋友?你这个傻瓜,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有这么多的朋友吗?哈…哈…”

    迷途男孩儿的笑声由自负转为自哀,情绪失落下来,因为他所谓的这些朋友已然被他变成了不会说话,不会动,更不会再陪他玩的大树了。每一棵大树表现给他的只有无动于衷,尽管由他控制,任他宰割,但是却做不到像宇岢说的那样……

    想到这,迷途男孩儿极不甘心,他开始烦躁起来,怒声喊到:“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朋友?为什么?”

    他的喊声在密林里回荡了好一阵子,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

    这个时候,宇岢已经走入了一片迷阵中,紫色的雾气朦胧了他的视线,在这不辨方向的密林中,要找一个被变为雕像的人可谓是大海捞针!

    然而,只要一丝希望,宇岢也不会放弃。此刻,他只能凭着直觉继续向前走,但不知道自己选择的方向对不对。

    拨开灌木,跨过草丛,穿梭在紫色迷雾中,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宇岢心中万分焦急,突然,一条藤蔓蜿蜒驱动,缠住了他的脚踝。

    宇岢用力一登,挣脱开来,随即翻身一跃,冲向前方,怎料数条枯枝迎面而来,枯枝败叶灵光一闪,陡然幻化成尖锐的魔爪,宇岢见势不妙,立时横身飞转,跳到一旁的树干上,让他意料不到的是,这棵树干居然是迷途男孩儿设下的陷阱――

    就在宇岢踏足树干之际,一道紫色漩涡陡然将他吸了进去,随着宇岢一声惊叫,千钧一发之际,一条枯树枝横空出现,箭一般地伸了过来,宇岢反应机敏,立时将其抓住,枯树枝灵光一闪,便将宇岢从漩涡中拉了出来。

    宇岢握着树枝空翻一跃,跳到了一棵枯树跟前,吐了一口气,就在他惊魂未定之际,自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干涩无比的声音,那声音道:“刚才…太危险了!”

    宇岢闻声望去,诧异之至,一棵枯树根正在慢慢地化为人形,等到完全变化之后,一个身着土色布衣,瘦骨嶙峋的耄耋老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老人拄着一根藤盘枯木的拐杖,佝偻着身子,气短色衰地看着宇岢,声音微颤地道:“年轻人,倘若你掉入那紫色漩涡中,纵然你有无上的战魂灵力,也不可能再活着出来了――”

    宇岢诧异之至,倒吸了一口凉气,莫名问道:“那漩涡是?”

    老人长叹了一声,道:“我们都称之为‘迷途深渊’,据说那是可以让心灵迷失的另一个世界,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

    宇岢心中惊骇:世上竟有如此诡异的地方!

    他看着眼前的老者,再次问道:“您是……什么人?”

    老者吁了一口气,道:“在下是婆娑圣地的一棵古树灵根,这里的人都称呼我树灵。”

    宇岢点了点头,拱手抱拳道:“刚才倘若不是您出手相救,后果恐怕就不堪设想了……”

    老者摆了摆手,道:“说到出手相救,其实我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你也不必感激,因为我也并非无的放矢――”

    宇岢莫名:“此话怎讲?”

    老者侧过身去,神情中带着忧郁,低叹了一声,道:“自从有一天,一个小男孩儿来到了这里,这里就变成了灵之炼狱,他逼迫这里的所有生灵跟他玩,一旦他觉得不好玩了,他就伸出屠杀的魔爪,等到他对杀人感到麻木了,便又想出许多别出心裁的方式,总之,他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折磨别人,这是他的乐趣。我之所以是现在这个样子,正是拜他所赐,倘若没有浑厚的灵力抵抗,恐怕我也早在这罗兰瘴气中灰飞烟灭了,但是我的子子孙孙大部分都已惨死在他的手里,婆娑圣地也被他变成了毒雾迷林。”

    宇岢骇然,继续问道:“那个迷途男孩儿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树灵长叹了一声,才道:“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他的身世就像一个谜。”

    树灵说着,手指灵光一闪,将缠在宇岢脚踝的藤蔓退了下来,又道:“年轻人,你是我见过的,唯一能活着在这林间随意穿梭的人,可见你一定有过人之处,所以我想请求你救救我们,救救婆娑圣地,因为这里已经被他变得面目全非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