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新妻霍总宠妻〕〔上官清月轩辕岐〕〔林浩苏然〕〔人中之龙〕〔贵妻临门:夫君求〕〔DC家的骑士〕〔带着仙灵空间的我〕〔我的名字科比布莱〕〔开局一条小舢板〕〔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宋末将临〕〔妖孽王爷神医妃〕〔绝世战神〕〔超级狂婿〕〔闪婚鲜妻,霍少宠〕〔上门狂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财阀小娇妻:谢少〕〔盛世热恋:我家夫〕〔医武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48章终于得到兰草(求收藏)
    !

    [https://.xs321./]

    </p>

    南宫秋水之所以只是在心里赞叹,是因为她骄傲的性格,不想像小女人那矫揉造作地表现出来,但是,她很快想到了一个必须要面临的问题,她忧心地问道:“可是,我们要去哪里寻得圣灵之血呢?”

    宇岢“啊”了一声,尚未来得及开口,树灵陡然道:“说到这圣灵之血,一千年前,我曾听一位路过婆娑圣地的行者提及过类似的话题,那行者曾说,只有浸泡过幽冥泉水的人才具有圣灵之血,可是,老夫却不知道,这天下之大,何人有幸能浸泡过幽冥泉水呢……”

    树灵说着,陷入了苦思,南宫秋水也是莫名兴叹。

    这时,宇岢突然想起在断魂谷时的情形,他曾两次浸泡过幽冥泉水,倘若树灵所说与之相同,自己何不一试?

    想到这,宇岢陡然开口:“不必苦恼,这圣灵之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南宫秋水和树灵莫名其妙,一并看向宇岢,异口同声道:“莫非你有圣灵之血?”

    宇岢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弯腰取下战靴外侧的镖形金属挂片,捏着这枚尖锐而锋利的挂片,他坚定地道:“一定会成功!”

    南宫秋水正要开口,宇岢已然挥起挂片在手腕上一划,一股鲜血立时涌了出来,血液滴在翠绿的兰草上,渐渐地将兰草染成了深红色。

    南宫秋水见宇岢血液直淌,忧心地祈祷着,随着血液越流越多,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有好几次,她几乎喊出声来,想让宇岢赶紧住手,因为她实在不忍心看着宇岢血如泉涌。可是,她又怕关心则乱,导致功亏一篑。因为这毕竟是唯一的办法,甚至是唯一的一次机会,所以,在这种心里矛盾下,她无奈得转过身去,不忍直视。

    树灵目睹着宇岢的血液把整棵兰草尽染成红,心中不免感慨:原来,这位少侠就是老天专门派来拯救婆娑圣地的……

    此刻,宇岢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珠,血也早已染红了兰草,但是,兰草却毫无反应,就在他疑惑费解时,突然,他感觉到握着兰草的那只手被高温一阵灼烧,致使他不得不将兰草甩了出去,然而,就在兰草接触到地面的一刻,奇异的事发生了――

    当血红的兰草接触到大地的一瞬间,地面顿时动荡起来,宇岢等人见此情形,不知所措,就在他们诧异之际,无数棵参天大树钻地而出,拔地而起,直冲云宵。随着地面晃动的加剧,山峦起伏,层峦叠嶂,沟壑成渠,泉奔漫涌。天空中浮岛再现,云霞漫天,鹭鹤起舞,燕雀升歌。

    这时,有更多花草灌木一并从地下涌出,好似喷泉翻涌,层出不穷。转眼间,远处苍翠横生,一碧千里,之前一望无际的草原已经变成了生机盎然的原始森林。

    奇异的是,这里的森林与外面的森林树有天壤之别,这里每一棵大树都奇巨无比,直入九霄,第一眼还是苍翠如碧,转眼间便是金树银花。金色的树干蓝色的叶子,仿佛让人置身于梦幻的世界,最绮丽的是那些钻石花,奇光异闪,异彩纷呈,花瓣上摇摇欲坠的如珍珠一般的水滴反射出璀璨的金光,夺目逼人。

    宇岢等人虽身在其中,灵魂却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因为他们早已被这骇人的情形,惊人的场面完全震撼了!

    不知何时,一阵清脆的鸟叫声将他们从震撼中唤醒,树灵首先发出声音:“婆娑圣地!这才是真正的婆娑圣地啊!老天,你终于‘回来’了!”

    南宫秋水从震撼中恢复过来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宇岢的手腕是否还在流血,她立时从衣角处扯下一块绸布将宇岢的手腕包扎起来。

    这时,宇岢终于回过神来,当他看到眼前树与树间长满了金色的兰草时,原本驿动的心顿时如汹涌的大海更加澎湃起来。

    宇岢激动将南宫秋水紧紧地拥在怀里,几乎喜极而泣,他感慨万千地道出数日以来心中的希冀:“我终于找到了兰草,秋水,你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多日以来,我有好几次几乎走到绝望的边缘,现在,我终于找到它了!”

    南宫秋水被宇岢拥在怀里,尽管被无数个意外之感遍袭全身,但想到初次见到他,心中暗起的波澜,想到金龙教的凉亭下与他劫后相识,想到他义无反顾要为自己推宫换血,想到近日来与他患难与共,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此刻,她彻底被宇岢打动了,可谓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一旁的树灵看到他们相拥在一起,悄悄地转过身去,不忍心去打扰他们。

    宇岢和南宫秋水相拥了良久才慢慢分开,二人互望了一眼,彼此都难为情避开了对方的眼神,然而,不到一秒钟,他们又情不自禁地互望了一眼,宇岢不知所措地“啊”了一声,才道:“我去摘兰草……”

    南宫秋水本来豪放的女侠之风却露出了含羞之色,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当她突然注意到一旁的树灵正偷偷地看着他们在笑时,她的脸颊瞬间似火绯红,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就在宇岢触碰到兰草的一刹那,森林中那些紫色的树木突然灵光一闪,恢复成了人形。这一幕让宇岢等人为之一惊,这时,树灵疾声喊道:“宇岢,赶紧摘取兰草,被迷途男孩儿变成树木的众生灵已经开始恢复人形,婆娑圣地马上就要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宇岢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树灵的意思,但是看到那些紫色树木在不断地恢复成人形,他心里明白,这里即将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于是,他立时摘取了两株兰草,纵身一跃,跳回到南宫秋水和树灵身边,问道:“婆娑圣地回到原来的世界?什么意思?”

    树灵注视着宇岢,向他投以赞赏的目光,并道:“宇岢,我就要跟你们说再见了,谢谢你为婆娑圣地所做的一切,你拯救了婆娑圣地,也拯救了我们,其实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就知道,你就是来拯救我们的,灵坛山是个好地方,但婆娑圣地却不属于这个世界,这就是为什么世人都说婆娑圣地只是一个缥缈的传说……”

    树灵话音未落,便连同整片原始森林一并消失不见了,他甚至都没有给宇岢再次说话的机会,这一切仿佛就像一场梦,好像是突然出现的,又突然消失了,虽然没有一点预兆,却给宇岢留下了深刻的感触和回忆……

    这时,被迷途男孩变成大树的人们已经全部恢复人形,如梦初醒的他们,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没过多久,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终于恢复了血肉之躯。等到完全适应了之后,那些人都欢呼雀跃起来,仿佛在举行一个盛大的庆祝会……

    宇岢手持兰草,站在明智的石像,百感交集地道:“兄弟,让你受苦了,一切都过去了……”

    宇岢说着,将其中一棵金兰触碰到石像上,骤然间,兰草金光一闪,顿时金色全无,只见石像被一层金光笼罩,刹那间,明智的眼睛里绽出了光彩,他,活了过来!

    明智终于恢复了血肉之躯,当他睁开眼睛,看到毒雾迷林已然消失不见,周围徘徊着许多形形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些人看着明智复活过来,不约而同地为他鼓掌喝彩。

    处在惊骇中的明智茫然地寻找着宇岢的身影,当他看到宇岢手持兰草站在他面前时,激动不已,泪目潸然,之前,他被同门陷害,遭受不白之冤,甚至面临生死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现在却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了,他二人单手击掌紧握在了一起,明智热泪盈眶,激动地喊了一声:“宇岢大哥……”

    宇岢欣慰地看着明智,重重地点了点头,内心的感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明智颤声道:“大哥,虽然我化作了石像,但意识尚存,你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抉择,我都知道。但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和对你的敬意,总之,倘若有一天你需要我做什么,我会万死不辞!”

    南宫秋水也向明智投来祝贺的目光,悦然道:“祝贺你,劫后重生!”

    这时,不知自何处,突然传来一个老者沧桑的声音:“人生方一世,萍聚难终缘。婆娑如一梦,患难结金兰。知己与良朋,曲终各分散,愿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宇岢诧异之至,他看到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耄耋老翁手持盘根拐杖,步履蹒跚,缓缓而来,他口里继续念叨着:“莫道重逢日,魂归灵之天,明月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那老人根本无视宇岢等人的存在,当他慢慢经过宇岢等人身边时,只是低叹了一声,便径直地走了过去。然而,他那段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话却让宇岢等人浮想联翩……

    宇岢的思绪里回荡着老者的话,他正要上前询问那段话的涵义时,那老人确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无踪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