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50章一个突然出现的姑娘(求收藏)
    !

    [https://.xs321./]

    </p>

    宇岢正想到着,玉面冷姬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不知道这算是冤家路窄呢?还是狭路相逢?哈哈哈哈……”

    宇岢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

    玉面冷姬和追风十三冢互望了一眼,二人彼此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玉面冷姬阴柔地道:“枉你长了一个俊秀的脸蛋儿,脑子却不灵光。你我的梁子结得那么深……”

    宇岢不带玉面冷姬说完,一挥手,不耐烦地道:“废话少说,要打要杀赶紧放马过来!”

    玉面冷姬阴笑了笑,妖娆多姿地来到宇岢身边,妩媚的眼神里透着一股血的诱惑,她阴柔地道:“没想到,你这么有个性,这样的男人,的确合我的胃口!不过,倘若你能回答我三个问题,像你这样的男人,我还是舍不得下杀手的……”

    宇岢不屑一顾地侧过身去,冷言道:“有话快问,我可没功夫在这里听你逗闷子。”

    玉面冷姬见宇岢对她如此态度,非但没有恼怒,反而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在这笑容之后,紧跟着闪过一个犀利的眼神,她陡然开口,声音尖锐:“第一,那日在乱石谷大战,杨振远口中所说的箱子到底在哪?第二,后来救走你们的人是不是灵宝尊者?第三,交出蓝玉珠链,并且说出你和战魂水晶的关系?”

    宇岢听完玉面冷姬的话突然忍俊不禁,最后大笑起来。

    玉面冷姬见宇岢如此姿态,陡然将长袖一甩,出其不意地向宇岢划过一道光刃,她本想给宇岢一个小小的教训,却没料到,宇岢已经今非昔比,在如此近距离地攻击下,宇岢只是微身一侧,便轻易地躲开了,玉面冷姬讶异之际,宇岢调侃的话语已经传了过来:“大美人,这么亮的天,你就开始说梦话了?如果你真想知道,除非你有一个本事――”

    玉面冷姬斜睨了宇岢一眼,问道:“什么本事?”

    宇岢坏坏地笑道:“除非…你能让明天的太阳从西边出来!”

    宇岢的话让一旁的南宫秋水忍俊不禁,更让面前的玉面冷姬火冒三丈,她的脸本来粉妆玉裹,被宇岢这么一说,直接变成了绿色:“混蛋,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玉面冷姬说着,正要愤然而上,一旁的追风十三冢陡然上前一步,抬起手臂阻止了她,随即回身一转,向宇岢猛然攻来。

    宇岢反应敏捷,立时回身一闪,但是,追风十三冢步履乘风,快如闪电,刹那间出现在他的身后,南宫秋水疾声喊道:“小心身后!”

    宇岢虽然已经意识到身后的危险,却没有想到,追风十三冢的动作如此鬼魅难测,就在南宫秋水喊话的一刹那,追风十三冢早已幻身一闪,又来到了他的面前,然而,让宇岢惊骇的是,他只是在宇岢的胸口轻轻地点了一下,随即又以风速携带着一股灵光气旋回到了玉面冷姬的身旁。

    宇岢一脸茫然,他甚至不知道追风十三冢对自己做了什么,他只是惊愕地站在那,半天才缓过神来。

    玉面冷姬冷笑了一声,道:“宇岢,傻眼了吧?刚才风鬼只不过是对你做了一个小小的警告,教你如何做人。”

    宇岢骇然地瞪着追风十三冢,心中惊异地暗道: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有如此迅敏的招式!刚才我甚至看不清他做了什么……

    南宫秋水凑到宇岢身边,低声道:“他就是神风派的掌门,人称风鬼的追风十三冢。”

    宇岢恍然一惊,原来如此!

    追风十三冢陡然开口,发出骨骼碰撞的声音:“玉面冷姬,你不是说他的胸前戴着一串蓝玉珠链吗?为什么没有?”

    玉面冷姬费解之至,心中暗道:奇怪,那日乱石谷大战,我的确看到了他脖子上系着的蓝玉珠链,今日怎会不见了?

    追风十三冢地质问让玉面冷姬一时间哑口无言,她只是“啊”了一声,才瞪向宇岢,道:“宇岢,难道你的那串蓝玉珠链丢了?”

    南宫秋水哼笑了一声,冷言道:“亏你们为一派掌门,如此觊觎别人的东西,真是恬不知耻!”

    玉面冷姬瞪向南宫秋水,厉声道:“臭丫头,我要你的命――”

    玉面冷姬话音未落,抖身一转,幻身而出,与此同时爆出五千级战魂灵力,刹那间向南宫秋水狂功而去。

    南宫秋水见玉面冷姬剑气环绕,灵光在身,好似携带着万道利刃如暴风龙卷一般狂卷而来,她立时腾空一跃,向后一翻,本以为能躲过这如泄洪一般的攻击,然而,就在她空翻之际,环绕玉面冷姬的剑气突然如天女散花,暴散而开,刹那间,无数剑气已绕到她的身后利刺而来。

    宇岢见南宫秋水腹背受敌,立时也爆出五千级的战魂灵力,一跃而起,挡在南宫秋水的身后,一时间,他与南宫秋水背靠着背,二人的战魂灵力闪现出奇异的灵光交融在一起好似炫丽的烟花,暴散出大片的彩虹光晕,瞬间将玉面冷姬的剑气震成了光晶一般的尘埃,随风而散。

    玉面冷姬愕然一惊:他们只不过是一对儿后生晚辈,没想到战魂灵力却如此惊人,竟然正面挡下了我的剑气!

    追风十三冢跃到玉面冷姬身边,道:“那个叫宇岢的家伙曾在金龙教与印贤真人大战数十个回合都未曾败下阵来,如果你太轻敌,小心下场会很惨――”

    追风十三冢的话虽然让玉面冷姬心中一震,但是,自负至极的她却不愿理会,她心中暗道:本来今日在此是为了堵截幽冥宫的人,没想到却遇到了他们,就算宇岢灵力大进,老娘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今日我一定要宰了他们……”

    玉面冷姬盛怒之下,即将爆出万级的战魂灵力,追风十三冢在玉面冷姬的左肩上轻拍了一下,疾声道:“让我来――”

    追风十三冢说罢,将斗篷一甩,战魂灵力催动出的气旋陡然幻化成一团烟风,烟风席卷着碎石在追风十三冢地指令下猛然击向宇岢,刹那间,碎石如雨,风如利刀,夹杂着强劲的电流形成了车轮阵的攻势,令宇岢和南宫秋水陷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窘势当中。

    宇岢见情势不妙,一把抓住南宫秋水的手腕立时爆出奔逸绝尘,幻身而闪,但是追风十三冢招式诡异,变化多端,尽管宇岢的绝尘步出神入化,也在费了很大的一番气力后才勉强躲开。

    这时,玉面冷姬突然爆出灵光剑气,出其不意地射向宇岢二人。

    与此同时,宇岢的蓝玉风衣顿时蓝光异闪,他这才意识到身后的危险,千钧一发之际,他将南宫秋水推到一旁,他二人这才躲过了玉面冷姬的剑气。

    随即,宇岢凌空虚步,回身一转,落到一块巨大的凸石上,冲着玉面冷姬笑道:“大美人,下次偷袭可要瞄准一些。”

    玉面冷姬怒视着宇岢:“臭小子……”

    追风十三冢见他与玉面冷姬二人合力都没有伤到宇岢,不禁惊叹道:“绝尘步果然名不虚传,既然如此,‘游戏’该结束――”

    追风十三冢话音未落,突然,不知自何处传来一阵刺耳的银铃声,接着,一个身穿锦衣红裙的姑娘飞身而来,一串连环空翻之后,以华丽的身姿落在了宇岢和玉面冷姬的中间――

    当在场的所有人看清这位突如其来的姑娘时,各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异之色。

    首先开口的是玉面冷姬,她愕然地瞪着面前的姑娘,惊异地问:“你,你居然还活着?”

    追风十三冢费解之至,但没有做声,南宫秋水疑惑不解地自言着:是她?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宇岢跳下石台,惊异之至地看着面前的红衣姑娘,激动不已地道:“是你?谢天谢地!你居然还活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