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帆过尽水悠悠〕〔林阳许苏晴〕〔末武年代〕〔末世崛起从送快递〕〔百里绯月长孙无极〕〔邪王盛宠:神医王〕〔医女天下:冷面王〕〔凌婧长孙无极〕〔墨少贤妻放肆宠〕〔余生有你,甜又暖〕〔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极品捡漏王〕〔从山寨npc到大BOS〕〔重生九零之神医商〕〔开局签到九个小仙〕〔修仙小神农〕〔斗罗之我真的不强〕〔炮灰女妖在西游〕〔极品透视民工〕〔我有一个庇护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52章坠落白崖(求收藏,求支持)
    !

    [https://.xs321./]

    </p>

    宇岢又要开口,上官红燕再次抢言:“不是妹妹不让你开口,只是人家南宫姐姐还没表态呢!”

    南宫秋水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她看着宇岢一眼,带着旁敲侧击却又无可奈何的口气道:“只要你的宇岢哥哥不反对,我也无话可说――”

    上官红燕一听南宫秋水这么说,双掌一拍,悦然笑道:“既然大家想法一致,说走就走,出发!”说着,她兴高采烈地向前走去。

    宇岢并非没有听出南宫秋水的意思,但是上官红燕对自己三番两次出手相救,人家又盛意拳拳地想要结伴同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无奈之下,他只好向南宫秋水使了一个“请多包涵”的眼神。

    南宫秋水冰雪聪明,自然领会到宇岢的意思,她没有开口,同样也用了一个“何必看我?”的眼神回馈了宇岢,便将头转了过去。

    宇岢叹了一声,道:“秋水,我……”

    南宫秋水没有理会宇岢,而是向前面的上官红燕跑去,喊到:“红燕妹妹,等等我!”

    南宫秋水的举动让宇岢一怔,莫名叹道:“女人心,海底针啊!”

    ……

    此刻,玉面冷姬在前面凌空虚步,翻腾奔跃,极速而行,追风十三冢在后面疾风而追,好似龙卷漫步,随即他翻身一跃,跳到玉面冷姬面前,拦住她,疾声道:“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玉面冷姬侧过身去,心火难平,怒道:“难道我还有脸留在那,堂堂的两派掌门被那几个乳臭未干的小杂毛一顿奚落,最后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就算我不会一头碰死,也没脸再在外面混了……”

    追风十三冢将斗篷一甩,背过身去,嘴里发出咯咯声:“我又何尝不是怒火中烧?但是,那个铃声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你不是不知道?我们怕的是那串铃铛,而不是那几个杂种。”

    玉面冷姬瞪了追风十三冢一眼:“就算他们是狐假虎威,但是,咱们的脸已经丢出去了,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

    追风十三冢闷哼了一声:“我迟早会把他们一个个都变成骨醉浓汤!但是,让我费解的是上官红燕是上仙堂的人,她爹上官尊又在印贤真人的手里,她怎么会有那串铃铛?”

    玉面冷姬凝眉紧锁,疑惑道:“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在金龙教时,她居然没被我打死!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追风十三冢慢慢悬浮起来,升到一定高度才道:“你先回去,我去四护法那里打探一下铃铛的事。但是,从你约我出山之后,这段日子以来一事无成,别忘了你的承诺,否则,我可不顾念魔之窟的同门之谊……”

    追风十三冢话音未落,便乘风而去,玉面冷姬怒视着飞走的追风十三冢,心中怒道:“可恶的宇岢,可恶上官红燕,可恶的金龙教,可恶的风鬼……”

    ……

    转眼间,宇岢,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来到了白崖的边缘,只要越过白崖,就等于离开了灵坛山的地盘,进入了灵之峰的境内――

    这段白崖乃是上古时期由无量之神――奥格,借盘古斧劈山裂地而成,为了阻止灵之峰的冰川无限蔓延故设此崖。

    白崖绵延数万公里,平均高度不下万丈,崖壁上寒冰固琐,刀风凛冽,倘若没有战魂灵力护体的人一旦接触刀风,便会瞬间化为冰渣,所以,很多想踏足灵之峰的人走到这里都望而却步……

    宇岢站在崖边,居高临下,眺望远方,眼前骤然一亮,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白色,冰天雪地,银装素裹。

    浩渺的天空中,淡淡流云,与下面的白雪琉璃世界在天地的尽头处慢慢交融,站在这白崖边,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世界的边缘,让人心驰神往,浮想联翩……

    南宫秋水深吸了一口气,道:“真是心旷神怡!记得上次与哥哥来这里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宇岢看着南宫秋水,劝慰道:“印贤真人抓了那么多人,肯定是在实施他的阴谋诡计,所以,我料想他暂时不会杀了他们,至少他的阴谋得逞前应该不会。救活玫瑰,我陪你去找印贤真人,我们一定会救出你的哥哥!”

    南宫秋水听到宇岢这么说,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时,上官红燕陡然开口:“我也去!”

    宇岢做了一个“哪都有你!”的古怪表情。

    上官红燕又道:“美景也看完了,咱们是不是该从这峭壁上跳下去?”

    宇岢讶异地道:“什么?难道就这么直接跳下去?这可是万丈悬崖!”

    南宫秋水点头,道:“不错,这也是去灵之峰最近的路。不然就得绕道而行,途径魔之窟。”

    宇岢心中暗道:当初寒冰只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如今已经过去大半,倘若绕道而行,恐怕真得来不及……

    上官红燕笑道:“宇岢大哥,你害怕了吗?”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道:“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我已经忘记了‘怕’字怎么写,但是,前途渺茫,我只是不忍心让二位与我涉险,何况……”

    南宫秋水接言道:“没想到,你也有婆婆妈妈的时候!”

    上官红燕玩笑似的在宇岢的肩上一拍,道:“就是!”

    然而,正是上官红燕这无心地一拍,一下子将毫无防备的宇岢推了下去――

    听到失足坠崖的宇岢放声大喊,南宫秋水冲着上官红燕愤然斥道:“你怎么这么冒失?”

    南宫秋水说着,纵身一跃,俯冲而下,上官红燕愕然一惊,道:“真的跳下去了?”

    现在,白崖上只剩下了上官红燕一个人,她开始害怕了,咬着指尖,不知所措起来。

    就在这时,自她身后突然闪过一道烟影,烟影如风而至,一掌将她推了下去,就在上官红燕坠崖的一刻,那烟影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陡然飞身一跃,冲向上官红燕,在空中翻身一转,以迅雷之速一把薅下她腰间的那串铃铛,接着,他单脚在上官红燕身上一踏,顺势腾空而上,跃回崖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