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喜新妻:高冷总〕〔韩三千豪婿〕〔我的豪门爷爷〕〔从僵尸先生世界开〕〔厉夫人又发飙了〕〔天降甜妻:闷骚总〕〔我在深渊打野怪〕〔汉承天予〕〔极品萌宝:霸道爹〕〔玄浑道章〕〔红楼春〕〔校花她不是人〕〔葬汉〕〔从灵气复苏到末法〕〔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炮台法师〕〔冰山总裁:独宠小〕〔顶级战王〕〔掌权人〕〔不败战王叶凌天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53章玉面冷姬的新任务
    !

    [https://.xs321./]

    </p>

    宇岢和南宫秋水还有上官红燕一并坠落白崖。

    白崖深达万丈,从这里坠下,好比穿梭时空,痛苦而漫长。空气中尽是锐利的风刀,无数风刀漫无休止地从他们身上划过,好似被千刀万剐……

    不仅如此,下降的过程极其缓慢,犹如历经几生几世,让人在痛苦中绝望,又在绝望中面临新的痛苦,这种痛苦好似滔滔江水,连绵不断。

    但是,宇岢心比金坚,南宫秋水意如磐石,上官红燕虽难以忍受这样的痛苦,此时此刻却也别无选择……就这样,三个人凭着自己的战魂灵力,抵抗着风刀地凌迟坠入苍茫的白雾之中……

    ……

    这个时候,玉面冷姬也回到了玉剑派的总舵――玉魔殿。

    一入大殿,众门人列队迎接,行礼之后,二护法玉蝉上前一步,拱手:“掌门,您多日未归,摩羯大帝的三护法前日派人送来了一样东西。”

    玉面冷姬坐直了身子,莫名问道:“噢?什么东西?”

    玉婵一挥手,一名弟子端着一个一尺见方的被烟布盖着的箱子从内堂走来,玉面冷姬心中暗想:三护法怎么会送我东西?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小弟子把箱子放置在玉面冷姬身旁的台桌上便退了下去。

    玉面冷姬诧异地看着箱子,正要打开,又停了下来,她狐疑地看着玉婵,问道:“三护法没有交代什么话?”

    玉婵道:“没有,来人说,您一看到里面的东西就全明白了――”

    玉面冷姬秀眉微皱,疑惑不解,一种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仿佛有什么事要发生。她犹豫了一下,故意将话题转开,问道:“怎么没有见到罗莎?”

    玉婵接言:“罗莎生病了,这两日一直卧床不起,因为不知道您突然回来,所以没有来得及通知她。”

    玉面冷姬点了点头,道:“一个时辰后,让她到石室来见我。”

    “是。”

    ……

    罗莎拖着病重的身子来到了玉面冷姬的面前,玉面冷姬见到罗莎后立时想起了罗刹。

    罗莎是罗刹的孪生妹妹,她们二人虽然同时加入玉剑派,但是,由于性格迥异,所以选择的修炼方式也完全不同,不同的人生观与价值观也造就了她们不同的命运……

    罗莎向玉面冷姬躬身行礼道:“不知掌门回归,弟子有失远迎,请掌门恕罪。”

    玉面冷姬见罗莎面带倦容,脸色苍白,冰肌玉肤似在颤抖,足见的确抱恙在身,她吁了一口气,道:“坐下说吧。”

    罗莎道:“掌门面前岂有弟子落坐之礼,敢问掌门唤弟子来有何吩咐?”

    罗莎不像罗刹那样外向张扬,素日为人处事一向谨小慎微,低调到给人一种谦卑的感觉,这种“低调”让她在整个玉剑派的存在感极低。

    因此,在玉面冷姬眼里,罗莎这个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倘若没有罗刹,玉面冷姬几乎忘了她这个人。

    面对这样谦卑的一个人,玉面冷姬对她反倒不像对其她弟子那样严苛,她的神态和语气中也少了些许威严:“你知不知道你的姐姐已经死了?”

    罗莎微微点了点头,道:“生命无常,各有其命,何况……姐姐是在执行任务时殉难的,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玉面冷姬在罗莎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悲伤之色,反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沉着。她心中狐疑道:莫非她已经知道是我杀了她的姐姐,故意装作冷静?或者……

    罗莎虽未直视玉面冷姬,但是,就在玉面冷姬迟疑未曾开口之际,她立时道:“我想,姐姐一定是被奸人所害。听说杨振远阳奉阴违,姐姐的死一定和振远镖局有直接的关系,听其她师姐说,掌门赶过去相救时,已经来不及了。”

    玉面冷姬直视着罗莎,心中暗想:看来,她真的不知道罗刹的死因,既然如此,就将错就错吧……

    想到这,玉面冷姬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告诉你了,你姐姐的死纵然与振远镖局脱不了干系,但罪魁祸首却另有其人――”

    罗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听着。

    玉面冷姬见她没有反应,心中虽有疑惑,但想到罗莎刚才的话,疑心也全然放了下来,继续道:“今天我跟你说这些,就是要派你出山,一来,让你去灵之峰的幽冥宫去查一下玄天纲记是否在他们手里;二来,就是给我去杀一个人――”

    罗莎愕然地“啊”了一声,问道:“杀谁?”

    玉面冷姬站了起来,走到罗莎身边,与她并肩而立,但是没做望向她,继续道:“此人名唤宇岢,就是杀死你姐姐的人。”

    罗莎轻轻地点了点头,玉面冷姬面向罗莎,再道:“此人务必要除,于公,他是玉剑派乃至整个魔之窟的敌人;于私,他是杀死你姐姐的仇人,两日之后,你马上启程。”

    罗莎拱手抱拳:“是,掌门!”

    待罗莎退下之后,玉面冷姬心中暗道:宇岢,既然我得不到你的蓝玉珠链,我就断不能留你在这个世上……

    玉面冷姬想着,目光落到那个被烟布盖着的箱子上,她边朝箱子走来,边暗自揣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等到她掀开烟布,木质的箱子上贴着一张封条,上面写着四个字――“睹物焚身。”

    玉面冷姬点头,这的确是三护法的笔迹,等到她打开箱子一看,箱中之物令她骇然一惊――

    一道刺眼无比的火红色的灵光骤然爆出,灵光的亮度之强让玉面冷姬顿时感到被烈火灼烧一般,致使她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将箱子盖上。

    她愕然道:“我总算明白封条上为什么要写那四个字了,难怪箱子要用烟布盖着了,我的眼睛?我的脸?”

    玉面冷姬惊慌地跑到另一间屋子里,趴在镜子前检查着她引以为傲的娇容是否被刚才的强光灼伤,等到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安然无恙,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叹然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竟能爆出如此强烈的灵光!”

    就在她惊叹之际,在她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立体影像,这个影像虽然模糊,玉面冷姬却一眼就认出来者是谁――

    她立时躬身行礼,道:“玉剑派掌门,玉面冷姬见过三护发。”

    那影像浮空而立,点了点头,道:“想必你已经看到了箱子里的烈火神珠,此神珠乃是上古金乌所化,威力无穷。当年,四大圣灵千年大战,战魂王突然消失无踪,灵宝尊者虽然落败,但是她的灵体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救走,所以,摩羯大帝想让烈火神珠融化整个灵之峰,务必找出灵宝尊者的灵体。”

    玉面冷姬道:“敢问护法,卑职该如何去做呢?”

    那影像又道:“把烈火神珠放置灵之峰寒冰极地的万年冰芯之上,届时,它自然会发挥奇效……”

    玉面冷姬点头:“卑职领命。护法,我还有一事请教……”

    但是,不待玉面冷姬说完,那影像便消失无踪。

    ……

    这个时候,罗莎已经打点好行装悄悄离开了,她没有不告而别,而是留下了一封书信托玉婵转交给玉面冷姬。

    玉面冷姬接过信函,里面的内容如下:掌门之命,弟子不敢耽搁,何况为姐报仇刻不容缓,罗莎暂别,来日复命。

    玉面冷姬手持信纸,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但是,一时间又说不出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她沉思了片刻,对玉婵问道:“她没有再说别的?”

    玉婵摇头,道:“没有。”

    玉面冷姬若有所思,神情异样,她自言道:“罗莎比她姐姐更让人难以琢磨……”

    玉面冷姬话音未落,玉婵的脸上显出了异样的表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