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55章诡秘雪女(支持多多,更新多多!)
    !

    [https://.xs321./]

    </p>

    当宇岢和南宫秋水来到老者面前,上官红燕已然惊恐地喊:“天啊,这老头子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宇岢将老者仔细打量了一番,他的眉须发梢虽然挂着霜雪,瞳孔也尽失光泽,但是他的面色却红润有度,不仅如此,他单手遮眼眺望远方的姿态也活灵活现,动感十足,倘若将其视作一具尸体实在有些武断,然而,他一动不动,毫无反应,也是事实,如此矛盾的现象,让几个人着实费解。

    就在这时,只听“刷刷刷”几声,三把飞刀如电光一般极速射来,宇岢等人反应敏捷,侧身一闪,纷纷躲到一旁,接着“当当当”三声,三把飞刀全部钉在了木屋的墙壁上,其中一把几乎划到了那老者的眉毛。

    “哪里来的毛贼?休要碰他!!!”

    就在宇岢等人诧异之际,只听一声高喝,接着,一道白光闪来,定睛再看,原来正有一个身着白色裘袍的妙龄女子连环翻腾,凌空虚步而来,随着她翻身一跃,转眼间,便落到了宇岢面前。

    这情形,让宇岢等人诧异地互望了一眼,那白袍女子眉黛青颦,目若寒星,白玉羊脂鼻,傲雪红梅唇,青丝挽银钗,耳坠玉冰环,项戴水晶琏,手缠青龙鞭,身披狐裘袍,素裹冰霓裳,气如惊雷现,令人生寒霜!

    宇岢看着面前的女子,上前一步,拱手致礼,道:“在下宇岢,连同两位至交,路经此处,本想避寒求宿,却见这位老者僵立在那,费解之际,姑娘便飞身而来,我们本无恶意,请不要误会!”

    宇岢话音刚落,上官红燕便上几步,抢言道:“看着这位老爷爷独站在此,我们好心上前问候,没想到差点死在你的飞刀之下,哼,灵之峰的人难道不懂待客之道吗?”

    那女子哼笑了一声,才道:“老爷爷?哈哈,他跟你们一样年轻――”女子说着,看了宇岢一眼,见他身上的蓝玉风衣隐隐散着一层淡淡的微光,心中甚是莫名,她又道:“你们是什么人?怪里怪气的……”

    当这女子站到宇岢面前,宇岢已经隐约地察觉到她体内强大的灵力,心中暗想: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体力已经很虚弱了,这个时候尽量不能再出差错,眼前的女子虽然不知是敌是友,但是,在她投射飞刀之后没有继续再出手,至少可以判断她并非是一个不可接近之人。

    想到这,宇岢再次拱手抱拳,道:“姑娘,我们只是赶路的过客,我这两位义妹深感体力不支,所以想在这休息片刻。放心,我们不会对这里的一切造成任何威胁!”

    当宇岢说出“义妹”两个字时,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好似被警钟震耳,脑子里一阵轰鸣,二人异口同声:“义妹?”

    那女子警视着宇岢,又慢慢来到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面前,将她二人打量了一番,的确看出她们面带倦容,妙容憔悴,这才放松了一丝警惕,道:“待客之道?你们也算是“客”吗?要我说,最多算是不速之客。”

    宇岢缓声再言:“纵然是不速之客,看在赶路不易,又是冰天雪地,再者,我也有言在先,我们并无恶意,就请行个方便吧!”

    那女子再次看了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一眼,突然心生一计,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又把目光转向宇岢,道:“刚才,你说你的二位义妹身寒体乏,那好,我只让她们进屋休息,你只能留在屋外――”

    南宫秋水陡然开口:“我们是一起的,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进去了。”她说着,看了上官红燕一眼,顿了顿又道:“红燕,你若受不了这冰天雪地,你自然可以进去。”

    南宫秋水的话让上官红燕顿生不满:“姐姐说哪里话,难道我不是和你们一起的吗?难道我会贪生怕死?”

    南宫秋水正要开口,突然,冰林中闪来一道魅影,魅影速度极快,瞬间从他们不远处掠过,眨眼间,便消失无踪,几个人立时警惕起来,寻视四方。

    宇岢警惕地环顾四周,并问道:“刚才是什么东西飞过去了?”

    见此情形,那女子疾声问道:“你们是不是去过白冰森林的烟魔潭?”

    宇岢忙道:“烟魔潭?闻所未闻?”

    那女子陡然纵身一跃,跳到一棵冰树的树干上,随手在树干上抓起一把雪又跳了下来,将手的雪往空中一撒,接下来的一幕让宇岢等人目瞪口呆――

    通常情况下,撒出去的雪刹那间便会随风飘散,然而,那女子将雪顺势扬出,雪在空中顿时幻化成一颗半尺有余且尖锐无比的冰针,冰针灵光一闪,瞬间插入了地面,令人震撼的是,冰针虽小,但威力巨大,地面顿时一阵动荡,刹那间被击出了一道裂缝,裂缝朝着一个方向蜿蜒裂去,直到裂缝在他们右前方的一颗粗大的冰形云杉树下停了下来,那女子才向前飞身一跃,甩出手中的青龙鞭,鞭声如雷,气势如虹,只见青龙鞭灵光闪现,瞬间化为一把长枪,那女子紧握长枪猛然朝云杉树射了过去,随着力发而出的惯性,她顺势向后空翻一跃,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这时,只见射出的长枪已如离弦之箭,刺向云杉树。

    这一套连贯的动作几乎一气呵成,气势之强,力道之猛,出招之奇,速度之快让宇岢等人看得惊心动魄,然而,更出乎那他们意料的是,就在长枪即将射到云杉树的一刹那,那棵云杉树瞬间灵光乍现,幻化成一个体型巨大,样貌恐怖,浑身散普蓝光色的怪人,那怪人立时回身一转,躲开了长枪地攻击,随即朝这边冲了过来。

    女子单手一挥,飞出去的长枪立时变幻回青龙鞭,青龙鞭在溅起的雪花中好似闪电一般,极速地飞回到她的手中,她冲着宇岢等人嚷道:“你们几个,到底是谁触动了烟魔潭?”

    这时,宇岢指向女子身后,疾声喊道:“那蓝色妖人攻过来了!!!”

    当女子察觉到身后的危险时,那蓝色妖人已然来到了她的跟前。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宇岢爆出绝尘步,幻身一闪,挡在了蓝色妖人的面前,随即爆出了三千级的战魂灵力,只见他周身灵光一闪,立时武动滔天揽月,双手间瞬间幻化出两颗刺眼的光球,就在蓝色妖人飞身一脚,狂踢而来之际,宇岢已经将烈焰光球推了出去,光球与蓝色妖人的飞腿撞击在一起,形成了强烈的爆破,震出的冲击波致使他二人各自向后踉跄而退。

    蓝色妖人愕然地瞪着宇岢,心中暗道:难道他就是宇岢?为什么他爆出的战魂灵力中含有微量的玄冰灵力?莫非…他和灵宝尊者有关?

    蓝色妖人想到这,朝宇岢狂吼了一声:“你是不是宇岢?”

    宇岢瞪着蓝色妖人,心中诧异: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刚才他那一脚让我想起了业嗔,其脚力刚劲无比,丝毫不亚于业嗔,然而,我却无法察觉出他有多少级的战魂灵力,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方单是脚力就可以达到业嗔的级别,窥斑知豹,其威力可见一斑……

    宇岢暗想之际,那蓝色妖人的话音再次传来:“你不应声,就是不把我蛊惑冰魔放在眼里,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粉身碎骨!!!”

    宇岢和南宫秋水以及上官红燕异口同声:“蛊惑冰魔?”

    那女子瞪着宇岢,怒道:“我就知道,你们的到来,一定是个不祥之兆――”

    女子说罢,陡然爆出万级战魂灵力,接着,她单手一挥,指尖灵光一闪,方圆十丈之内,无论是地面还是树上所有的积雪一并飞扬漫天,刹那间,飞雪弥漫,灵光爆闪,数十丈之内无不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雪色之中,与此同时,蛊惑冰魔被灵光映射的难以睁开眼睛,再加上纷飞漫卷的飘雪形成了灵光屏障,令他不知所措,一下子被弹了出去……

    就在这时,让宇岢等人,更加惊骇的事突然发生了――

    浮空漫卷的雪花越来越多,宇岢等人无不处于惊骇之中,上官红燕疾声喊到:“宇岢大哥,你在哪?”

    宇岢在弥漫的雪雾中极力地寻找着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的踪影,这时,那女子飞身一转,周身散出一圈彩虹气旋,气旋令宇岢等人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转瞬间,漫卷的雪花飘然而逝,等到一切平静下来,蛊惑冰魔独站在一片空荡荡的雪地上,愕然之至地寻视着宇岢等人的踪影,令他惊异的是,非但那些人不见了踪影,就连那座木屋和那个一动不动的老者也凭空消失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