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高冷校草绝宠小娇〕〔年锦书雁回〕〔快穿之雷劫我来了〕〔陈不凡林雪瑶〕〔霍少宠妻甜如蜜〕〔潜都狂龙〕〔美食从和面开始〕〔完体〕〔重生后我嫁了最凶〕〔开局抽到天谴圣体〕〔首富小村医〕〔蚀骨危情:前妻,〕〔夏天韩涯天王殿〕〔我真没那么强啊〕〔骆夜歌方之信〕〔我玩游戏就能无限〕〔我的父母重生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56章惊异连连(求收藏)
    !

    [https://.xs321./]

    </p>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宇岢和南宫秋水以及上官红燕几乎在同一时间睁开眼睛,所以,他们在看到周围的景象时,每个人几乎做出了同样的感叹――

    上官红燕惊呼了一声,诧异之至:“天啊,我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南宫秋水莫名叹然:“好美!”

    宇岢触目所及,好像自己突然又回到了初来战魂圣地时的情景――那是在战魂谷的百花坳,奇景美不胜收,然而这里也毫不逊色!

    不错,这里与之前的白冰森林相比的确是别有洞天,在他们面前是一个被砌成了梅花形状的大水池,池中白莲如玉,伴着落英点点,水面上蒸腾着如云如雾的水气,飘散到一旁的梅林中,缭绕在映雪白梅间,与淡淡的幽香融汇。

    突然,一股寒风掠过,梅花如雪,落英芬芳,花瓣雨洋洋洒洒,最后附着在幽静的水面上。

    在他们身边是包罗万象的冰晶雕饰,就像艺术展览一般,鳞次栉比地陈列在一条幽然而神秘的冰花小径的两侧,这条小径蜿蜒着引向梅林深处,将一个人的注意力不知不觉地带向了一个神秘的地方,着实耐人寻味……

    宇岢莫名其妙看着这里的一切,不禁叹道:“上面深邃的夜空中极光绚烂,下面白冰森林里忽现梅花林园,难道我们又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了?”

    南宫秋水接言:“与冰天雪地的白冰森林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上官红燕犹豫了一下才道:“那我们会不会离目标越来越远?”

    上官红燕的话让宇岢和南宫秋水愕然地互望了一眼,宇岢心中暗想:目标?上官红燕这个人很奇怪,她所指的“目标”是什么意思?我并没有跟她透露玫瑰的事,难道……

    宇岢正要开口,那个神秘感极强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声音柔媚地道:“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醒了……”

    宇岢转身面向女子,这次,他没有了之前的客气,而是带了几分质问的口气:“姑娘,此时此刻,我想我们有必要该重新认识一下了吧――”

    那女子的脸上拂过一丝傲气,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突然,自他身后长廊的拐角处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玲梅,有朋自远方来,我们可不能怠慢人家!”

    众人闻声望去,一个朝气蓬勃,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从走廊的转角处风行而来,他的步伐如行云流水,好似幻身漫步,从走廊的尽头到宇岢等人的面前几乎只用了一刹那的时间,但是,奇就奇在他行速之快,好似一阵旋风,却还能让人在这个过程中看清他的模样……

    宇岢等人见此情形无不惊叹不已,由其是上官红燕,她惊声妙赞:“好快的速度,好炫酷的身法,好一个俊朗不凡的人!”

    南宫秋水斜睨了上官红燕一眼,低声道:“妹妹,矜持一点……”

    当来人站在宇岢面前,二人四目相对的一刻,上官红燕再次开口:“老天!天底下最帅的两个男人居然都站在了我的面前,哇!这会让我想入非非的!”

    说到帅,宇岢和这个人的确不分伯仲,但是,宇岢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刚劲之风,强健有力的体态中无时不刻都流淌着一股飒爽英姿;面前这个人,眉梢眼角里尽显一种纯粹英朗,仿佛是阳光下一棵苍翠的青松,朝气蓬勃。

    然而,宇岢目光如炬,一下子就从来人的身上看出了怪异之处,他不待来人开口,已然道:“阁下的衣着好生眼熟――”

    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听宇岢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诡异之处,她二人同时露出异样的神情,但是开朗外向的上官红燕在说话方面总想占上风,她忙道:“这,这衣服的确好面熟――”

    这时,来人爽朗地笑道:“在下无尘”他说着,将身旁的玲梅挽在身边,又道:“这是我的妻子,玲梅。”

    就在无尘话音未落之际,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突然发生了――

    听完无尘的介绍,当宇岢等人再望向玲梅的时候,他们突然大惊失色,骇然地张大了口,一时间,嘴里只有进气,没有了出气,三个人各自显露出不同程度的惊异之色。

    首先开口的依然是上官红燕,她惊呼了一声,道:“啊?她,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还是她吗?”

    这当然还是她,只是由一个花容月貌的妙龄少女突然幻化成了一个鸡皮鹤发的苍桑老人,她苍老的容颜上写满了忧伤与无奈,眼角的泪痕中流露着无尽的酸楚与悲哀。

    宇岢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终于恍然大悟,他道:“倘若眼前这满面沧桑的老妇真是刚才的妙龄美女,那么这位英俊少年……难道就是木屋之外那位耄耋老人?”

    南宫秋水看着宇岢,愕然问道:“你怎么知道?”

    宇岢淡然一笑,又言:“还记不久之前,玲梅曾说,那位一动不动的老者跟我们一样年轻吗?抽丝剥茧,眼前这帅气的少年难道真的和那老者换过衣服吗?当然不可能,所以,通过他的衣服以及玲梅看这他的眼神,我可以断定,这少年就是那个老者!”

    无尘对宇岢投来赞赏的目光,道:“宇岢兄台果然聪慧过人,在下佩服!各位,实不相瞒,我们就是白冰森林里传说的夜鬼和昼妖――”

    “夜鬼?昼妖?”

    宇岢等人诧异地异口同声道。

    上官红燕问道:“对了,你怎么知道宇岢的名字?”

    无尘淡笑了一下,道:“木屋之外,他不是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吗?那时,我虽无法动弹,却能听到你们说的每一句话,只是不知二位姑娘贵姓芳名,现在还冷不冷?”

    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互望了一眼,悦色浮现,并各自做了介绍。

    宇岢莫名问道:“不知道二位为何出落得如此?两位的品格堪称世间龙凤,我想…夜鬼昼妖这样的名字不会无缘无故得来吧?”

    无尘摆了摆手,道:“各位不妨到梅林游览一番,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感受。我们去那里谈,请!”

    “请!”宇岢等人一并拱手抱拳。

    宇岢等人踏上冰花小径,足下顿生寒意,然而,这种寒意却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不适,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由于这种感觉来得太过突兀,令宇岢等人都有一种短暂而莫名的不知所措的感觉。

    无尘已然意识到宇岢等人的诧异之感,他道:“各位不必惊慌,这条小径乃是寒冰灵气凝结而成,踏足而上,不仅有理疗足下血道之功,更有气推丹田之效,可谓百利而无一害。”

    进入梅林,玲梅以沧桑的声音道:“各位,在这如雪白梅之中,可曾感受到了什么吗?”

    宇岢环视着四周徜徉的梅花,不禁叹然:“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南宫秋水感受着阵阵幽香,也感叹道:“凌寒开放三千雪,方知为有暗香来!”

    上官红燕也不甘示弱,她犹豫了一下,笑了笑,才道:“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化作乾坤万里春!”

    玲梅鼓掌喝彩:“各位不仅身手非凡,才华更是让人刮目相看。但是,我所说的感受到了什么可不仅限于梅花的美丽……”

    玲梅话未说完,宇岢忽觉一阵暖流涌遍全身,筋骨舒缓,经脉通畅,之前的疲惫仿佛被一扫而光,他望向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见她二人陡然精神焕发,神采奕奕,他莫名其妙地问道:“你们是不是也感觉到了?太奇妙了!”

    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激动地点着头,她们身上闪烁的灵光与梅花散出的灵光一样,缭绕在身边,绮丽无比,两人的气色已在不知不觉中恢复如初,之前饥寒交迫的感觉已然不复存在,体内的灵力好似潺潺的溪流,最后湍流不息地涌向身体的每个角落……

    南宫秋水欣然悦色地道:“宇岢,真的太神奇了!饥饿,寒冷,困乏,疲惫,这些几乎在一瞬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太不可思议了!”

    上官红燕捧着飘落的梅花,欢欣雀跃起来,她笑道:“真的太奇妙了!我从来都没有像此时此刻一样如此精神焕发!好像在用过一顿大餐之后,又美美地睡了一觉,真是格外舒畅!”

    宇岢转身望向无尘和玲梅,他的目光中带着谢意,再次拱手致礼,道:“两位,自从来到白冰森林,面对这里的种种奇迹,无数个好奇心让我产生了无数个问题,恕我冒昧,因为我实在忍不住想问,你们到底是谁?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两位因何会为变成这个样子,以及这里和白冰森林乃至灵之峰有怎样的微妙关系,最后,我们如何才能到达寒冰极地?请原谅,我一连问了这么多问题,因为包括二位在内,这里给我的震撼太多了,甚至超越了我初来战魂圣地时感受到的震撼!”

    无尘看着慢慢飘落的梅花,叹了一声,道:“宇岢,其实我和玲梅让你们来到这里并非无的放矢――”

    宇岢一听,诧异地和南宫秋水互望了一眼,无尘的话音再次传来:“唉!人总是自私的,倘若没有察觉到你随身携带的兰草,我们也不会邀你们至此了……”

    无尘的话让宇岢讶异,难道他们别有居心?

    无尘抬手一挥,地面上陡然闪现出石桌木椅,又道:“各位请坐。”

    无尘搀着玲梅缓缓地坐了下来才道:“当我的灵魂察觉到你身上的兰草时,我似乎看到了希望――”

    无尘说着,和玲梅互望了一眼,宇岢似乎能在他们互望的眼神中感受到他们彼此有多么得深情。

    无尘继续道:“当你们离木屋越来越近,我就更能感受到在你身上那株兰草的灵力也越来越强,这个时候,外出而归的玲梅已经赶了回来,然而,意料之外的是,蛊惑冰魔却突然出现。”

    宇岢诧异地道:“倘若蛊惑冰魔没有出现,你预备如何?”

    无尘又言:“还记得那个时候,玲梅曾说,只让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两位姑娘进入木屋,却不让你进――”

    宇岢点头,但没有做声,无尘吁了一口气,再道:“其实,她不让你进,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是木屋里有一样东西与兰草相克。”

    宇岢诧异:“什么东西?”

    无尘迟疑了片刻,他没有立时回答,而是望向玲梅,好像在征求她的意见,玲梅看着无尘,意会地点了点头,无尘这才开口:“玲梅的冰魄。”

    “玲梅的冰魄?”

    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费解之至,异口同声道。

    无尘的话让宇岢凝眉若思,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陡然摆了摆手,示意无尘先等一下,他又望向玲梅,才道:“我曾在一本石书上看过这么一段话,‘寒梅将破玉,兰草渐成冰。金玉解冰魄,天涯了无尘。’”

    南宫秋水接言道:“这几句话里包含了寒梅,兰草,冰魄,无尘……”她这么说着,冥思神往,又道:“无尘自然就是无尘,寒梅所指的是不是玲梅?”

    上官红燕歪着脑袋,也摆出一副神思的样子,道:“嗯…有点牵强,如果兰草和冰魄相克……”

    宇岢不待上官红燕说完,陡然望向玲梅,问道:“这里好像有说不通的地方,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无尘接言:“这就是你问的第二个问题,此时此刻,我们还在白冰森林里,与刚才不同的是,我们现在在木屋之内――”

    无尘的话令宇岢惊骇地陡然站了起来,他惊异至极地看着旁边木制的亭台楼阁,以及梅花状的水潭和假山被围绕在偌大的梅林中……

    宇岢不可思议地又问:“你,你说我们现在在木屋里?”

    其实不只宇岢诧异,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也面面相觑,惊异得不知所措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