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60章黑衣人的真面目(有打赏会暴更噢)
    !

    [https://.xs321./]

    </p>

    烟衣人飞至上官红燕身边,并没有对其下手,仅仅看了一眼,便转身腾向蛊惑冰魔,这情形让宇岢疑惑不解。

    宇岢见烟衣人在蛊惑冰魔身后以灵力相助,无尘似有不敌之意,他立时飞身而上,猛然甩出金瑕镖,烟衣人见金瑕镖狂飞而来,立时闪身,不料,他与蛊惑冰魔的灵力已经纠缠在一起,难以分身。

    就在金瑕镖灵光一闪,即将击中他二人时,蛊惑冰魔立时收回冰晶颗粒,骤然间,无数冰渣残片暴散在他们中间,形成了一张巨型冰网,蛊惑冰魔自负的笑道:“小小的飞镖也敢拿来献丑?”

    蛊惑冰魔自然不知道金瑕镖的厉害,然而,烟衣人却在金龙教中领教过它的威力。

    所以,当他见金瑕镖力袭而来之际,自顾明哲保身,将蛊惑冰魔往前一推,自己全身而退。

    金瑕镖瞬间幻化出无数镖影,令蛊惑冰魔目不暇接,他甚至还未来得及躲避,成千上万道镖影已然射入了他的体内。

    与此同时,烟衣人回身一转,使出凌空虚步,正要奔逃而走,却被蛊惑冰魔一把抓住了一条腿:“你竟然将我推向金瑕镖?可恶!”

    被蛊惑冰魔拽住的烟衣人难以逃遁,金瑕镖已然幻闪而来,烟衣人将身体奋力一扭,金瑕镖虽未击中他的要害,却如划破长空的闪电一般,割开了他的面罩。

    这一幕,让宇岢触目惊心,致使他立在那怔了一怔。

    与此同时,金瑕镖也随着他意念的转变而停了下来。

    一开始,宇岢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想到在金龙教中,郭十一所说的话以及那个掉落的金属镖牌,他紊乱的思绪里突然出现了三个字。

    其实这个三个字早在金龙教时他就呼之欲出,只是那个时候碍于郭十一的心情,才没有脱口而出。

    现在,终于看到了他的庐山真面目,自然要当场揭发,他疾声喊道:“杨―振―远!!!”

    当宇岢将这三个字脱口而出时,烟衣人已经向蛊惑冰魔使了眼色,蛊惑冰魔后知后觉地松开了手,二人顿时幻身而逃。

    宇岢正要追上前去,南宫秋水陡然喊了一声:“宇岢,穷寇莫追……”

    宇岢回身一看,无尘已然憔悴不堪,几乎瘫倒在地,南宫秋水一把扶住他,再道:“无尘已经坚持不住了――”

    无尘本来如白玉羊脂的皮肤在极度虚脱的情形下显得更加苍白了,他有气无力地道:“正如你们看到的,没有了攻击力的我,只能在蛊惑冰魔的强攻下做出防守,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冰魄,我的战魂灵力根本无法像你们一样在体内循环,所以,刚才我已经耗尽了绝大部分的战魂灵力。现在,趁我还有一丝气力,我要把最重要的一件事告诉各位――”

    宇岢望向天空,夜色将明,正如无尘所说,一旦天光大亮,也许他又要变回耄耋冰尸,也许……他连变回冰尸的机会也没有了……

    然而,宇岢心中还有无数个疑问,面对气息将绝的无尘,他只好把那些疑问埋在心里……

    无尘步履蹒跚地来到上官红燕面前,抬手在她额前一挥,只见他掌心中涌现出一团奇异的绿光,好似波澜浮动的极光,神秘而又美丽。

    宇岢和南宫秋水互望了一眼,二人愕然之至,不可思议地看到上官红燕在绿光地映射下,灵光一闪,瞬间被解冻开来。

    复苏的上官红燕如梦初醒,全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一切,周围一片狼藉,之前古风高雅的亭台楼阁几乎成了废觑,整片梅林已经被冰冻凝结成了无生趣的冰树,所有人都露出疲惫之色,这里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庆幸的是大家都还活着,当然,除了消失的玲梅……

    上官红燕愕然地看着所有人,他想发问,又不知从何问起,宇岢上前一步,他的脸上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喜悦之色,而是吁了一口气,平淡地道:“很高兴你能安然无恙……”

    宇岢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有无数个疑惑,他知道无尘的时间不多了,他要把接下来的时间都交给无尘,所以他对上官红淡地道:“红燕,无尘有很重要事要说,刚才的情形有机会我再详细地告诉你。”

    上官红燕莫名地看着宇岢,茫然地点了点头,她莫名的不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不是无尘接下来要说什么话,而是宇岢对她的态度……

    无尘坐在水池边缘的石台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才道:“宇岢,我和玲梅的是你都知道,但是我还有一事相求。”

    宇岢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无尘半闭着双目,喘息着道:“玲梅曾有一个愿望,我答应过她,无论如何都要帮她实现,现在看了是不行……”

    宇岢接言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无尘勉强抬起投来,看着宇岢,他那无神的目光里最后一次绽放出光芒:“她曾无数次说过,她多么渴望幻化成一朵娇艳的玫瑰花,绽放在缤纷的花海里,因为她早已厌倦了这冰天雪地的灵之峰……”

    无尘的话让宇岢的内心五味杂陈,多么悲哀,在命运这条锁链的桎梏下,万物生灵都显得那么渺小脆弱。然而,玲梅外表冰冷孤傲,内在却热血奔腾,她勇于打破陈规,敢于向命运挑战,为了爱情,为了心中的美好憧憬,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宇岢不得不被他们的执着与顽强感动,他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放心,我一定把玲梅的冰魄送到一个百花齐放,鸟语花香的地方……”

    无尘欣慰中带着感激地点了点头,慢慢地抬手指向宇岢身后的冰花小径,有气无力地道:“沿着那冰花小径,你们……你们就能……离开白冰森林,到达寒冰极地……”

    无尘话音未落,只见他周身灵光一闪,刹那间幻化成一枚晶莹通透的玉石,玉石散着微微的灵光,让人不禁想起第一眼看到的那个英俊少年……

    宇岢持起玉石,叹然道:“一枚玉石,一朵梅花,他们为爱痴狂,为情所伤,但是,我相信他们的故事不会就此完结……”

    一旁的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沉浸在这令人伤感的气氛中,不禁泪潸然……

    ……

    这个时候,杨振远和蛊惑冰魔回到了魔域冰窟。

    蛊惑冰魔愤然道:“杨振远,刚才你居然把我往宇岢的金瑕镖上推,幸亏我用寒冰真气护体,才没有受伤,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振远撕下破碎的面罩,阴阳怪气地道:“你不是也抓住了我的脚腕吗?最后竟让我暴露了身份!”

    蛊惑冰魔闷哼了一声,侧过身去道:“那是你的事,我只管拿了赏金杀人,至于你说的那些计划,我毫不感兴趣。”

    杨振远瞪了蛊惑冰魔一眼,心中暗想:这个家伙,真是个难以驾驭的“东西”!看来我不得不给他个“甜枣”尝尝了――

    蛊惑冰魔见杨振远久未开口,冷言道:“你怎么不说话?”

    杨振远笑了笑,才道:“我知道你不缺金子,但是…战魂水晶,你也不想要吗?”

    蛊惑冰魔冷笑一声,斜睨着杨振远,道:“你没憋什么好屁吧?”

    杨振远皮笑肉不笑地凑到蛊惑冰魔跟前:“老弟,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蛊惑冰魔听着杨振远的计谋连连点头。

    ……

    这个时候,宇岢携带着玲梅新生的冰魄和化为玉石的无尘,在南宫秋水和上官红燕的伴随下再次踏上去往寒冰极地之路……

    按照无尘地指示,只要塔上梅林间的冰花小径便能走出白冰森林。

    果不其然,走在这冰花小径上,足下灵光生辉,似有缩地成寸之感,不到一时三刻,他们便走出了这片广袤无垠的白冰森林。

    转眼间,几个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寒冰极地附近的茫茫冰原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