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长生王者归来当奶〕〔梦佳〕〔长生至尊〕〔长生王者平放〕〔长生王者〕〔长生奶爸〕〔唐峰〕〔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入骨暖婚〕〔老子就是要战争〕〔大唐孽子〕〔都市透视医尊〕〔大唐第一长子〕〔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宋时风流(宋煦)〕〔都市古仙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药植空间有点田〕〔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61章偶然相遇(求收藏)
    !

    [https://.xs321./]

    </p>

    就在宇岢等人再次上路,赶往寒冰极地的时候,虎王和树精的身影也出现在这片茫茫冰原之上――

    虎王扛着狼牙阔斧,大踏步地走在前面,问道:“树精,刚才你干什么去了?慢吞吞的。”

    树精笑道:“解决了一个小麻烦!”

    虎王停了下来,莫名其妙地看了树精一眼,却没有看到一同前来的树怪,疑惑地问:“树怪呢?他没跟上来吗?”

    树精沉声道:“我把他杀了,我可不想让他跟我抢功。”

    虎王愕然道:“你,你居然杀了他?是大护法让他一起来的。”

    树精双手抱在脑后,慢条斯理地道:“执行任务,死个人是很正常的,你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虎王瞪了树精一眼,疾声道:“他可是你的双胞胎弟弟!”

    树精阴笑道:“既生瑜,何生亮,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不就是死了个人吗?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

    “简直无药可救!”

    虎王说着,扭过头去,继续向前走去。

    树精忽觉一股寒意袭遍全身,他抱着双臂,哆嗦着道:“怎么刚进入灵之峰的境内就这么冷啊?”

    虎王哼笑了一声:“看你那骨瘦如柴的样子,在往前走,会更冷的。”

    ……

    与此同时,冰原之上,茫茫风雪之中也出现了一个身影,这身影在风雪中就像一片飘摇的树叶,也许下一刻就会被凛冽的寒风卷向无边的苍茫之中――

    她,就是罗刹的妹妹――罗莎。

    罗莎和罗刹是一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孪生姐妹,罗莎内敛,温柔,她总把自己隐藏在一个似是而非的封闭的世界里,虽然她从小在玉剑派长大,但是她与这个门派似乎格格不入,玉剑派的人几乎个个冷血无情,但是她却出淤泥而不染。

    一个在玉剑派长大的人,居然没有杀过人!这在门派中是一个笑话,也是一种耻辱,所以,很多时候,罗刹也瞧不起她,致使她们的姐妹之情渐行渐远,甚至形同陌路……

    尽管如此,罗刹终究是她的亲姐姐,玉面冷姬虽已说明罗刹的死因,但是在罗莎的心里始终存在着一个疑问,这个疑问来自于记忆中多年以前的一个夜晚――

    那夜,月烟风高,玉面冷姬正在一棵大榕树下责骂一个名叫玉貂的弟子……

    玉貂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掌门开恩,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玉面冷姬面如阴云,怒声道:“这么小小的一件事你都完成不了,留你何用?”

    玉貂不住地磕头,一叠连声地道:“求掌门开恩,求掌门开恩啊……”

    玉面冷姬单手下垂,手腕翻转,将一股剑气集于掌心,随即回身一转,将剑气猛然推了出去,剑气银光一闪,好似一道闪电,瞬间穿透了玉貂的喉咙。

    玉貂当场暴毙,这一幕恰好被玉剑阁上正在抄写剑谱的罗莎看到……

    ……

    想到这,罗莎的内心百感交集,她虽然不完全相信玉面冷姬的话,但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证明玉面冷姬在撒谎,刚才的回想只能让罗莎举一反三的怀疑,但是怀疑也只能是怀疑,所以,目前她只能按玉面冷姬的说法――杀死罗刹的人就是宇岢。

    玉面冷姬此番派罗莎执行任务的目的就是想把她锻炼成一个杀人狂魔,虽然她不像罗刹那样豪爽狂浪,但是她潜在的战魂灵力却不容门派中其她弟子的小觑……

    罗莎边走边想,面对这些烦乱的问题让她突然怀念起在玉剑派后山一个人丁忧的那几日,虽然孤寂却很安宁……想到这,她突然察觉到有好几股灵力向这边涌来,速度极快――

    罗莎提高了警惕,做出了迎战的姿势,由于飞雪漫天,视线极差,所以一时间很难判断出危险的来源,等到她感觉有八股灵力从八个方向一并涌来时,这才注意到,有八只雪狼狂奔而至――

    每只雪狼怒目寒光,血红色的眼睛里透露出嗜血与贪婪,龇牙咧嘴,狂声吼叫,竖立的雪毛好似即将飞溅而起的利刺,尖锐的利爪就像无坚不摧的利刃,仿佛要撕碎一切,令人不寒而栗……

    罗莎警视着周围的雪狼,雪狼也驻足试探着罗莎,在一个短暂的对峙之后,所有的雪狼飞窜而起,一拥而上,阳光下尖牙和利爪都反射出刺眼的强光,罗莎被围困其中,眼看就在被八只雪狼埋葬,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罗莎的周身灵光一闪,一道彩虹光晕如爆破一般,向四面八方暴散而出,瞬间将飞扑而来的雪狼震飞出去。

    雪狼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立时扑腾而起,再次攻向罗莎。

    罗莎立时大鹏展翅,腾飞而起,雪狼蹿腾而上,露出尖锐的獠牙,疯狂地向她咬去,这时罗莎已经爆出一千级战魂灵力,在空中回身一转,周身射出无数剑影,剑影好似万道激光刹那间射穿每一只雪狼的喉咙,八只雪狼几乎同时落地,一命呜呼。

    死去的雪狼瞬间幻化成冰雕随即碎成冰渣。

    “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死我的雪狼――”

    突然一个身着雪色貂皮的女孩儿翻腾一跃,飞身而来,随即射出三枚冰针,转眼间落在了罗莎的面前。

    罗莎听声辨物,回身一转躲过冰针,见这女孩火气冲天,定然来者不善,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杀了我的雪狼,还要问我干什么?”

    “雪狼攻击我,我只是正当防卫,难道要我站着不动被它咬?”

    “哼,倘若真的喂了我的雪狼,也算是你的造化。”

    “姑娘,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唇枪舌剑,倘若你不肯善罢甘休,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招,倘若你能深明大义,我就在此谢过。”

    “哼,你的意思是让我用八只雪狼的性命换你的‘谢谢’二字?这买卖你可是赚大了!”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

    “慢,其实此事也可以不动干戈,只要……”

    “你想怎样?”

    “只要你替我做一件事,倘若成功了,八只雪狼我全当奉送,咱们一笔勾销――”

    罗莎心中暗道: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我能察觉出她体内的灵力不足九千,真若打起来她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不过……这冰天雪地的,的确不宜多消耗灵力。

    罗莎正这么想着,那女子话音再次传来:“考虑得如何?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罗莎正要开口,宇岢等人已经赶了过来,他大声喊道:“两位姑娘,请问寒冰极地怎么走?”

    女孩儿闻声向宇岢等人望来,心中暗想:哼,又来了几个替死鬼,这次我一定能得到琉璃盏――

    等到宇岢等人来到罗莎与那女孩儿跟前,宇岢愕然一惊,不禁脱口而出:“罗刹?你怎么会在这?听说你已经被……”

    罗莎见宇岢气宇不凡,英俊潇洒,回忆起罗刹的话,二人在一次闲聊中罗刹偶然提到过一个,现在想来,罗刹曾经描述的那个人与面前的男子到有几分相似,只可惜罗刹没有来得及道出那个人的姓名便被掌门喊去了。

    罗莎侧过身去,故意躲开宇岢的目光心中,心中疑虑起来,她暗声道:“此人见我便喊出了罗刹的名字,可见他们是相识的,但是他的眼神里充满敌意,可见他们是有过节的。

    上官红燕冲着罗莎喊道:“喂,姑娘,问你话呢,干嘛不做声?”

    南宫秋水观察敏锐,她来到女孩面前,客气地笑道:“姑娘,请问寒冰极地怎么走?”

    女孩看了南宫秋水一眼,哼笑道:“你怎么不问她,怎见得我就知道?”

    南宫秋水又道:“姑娘行素衣着以貂绒为主,这冰天雪地中气色犹佳,而且一对玲珑冰钻的耳坠可不是南方温热环境中的产物,再说,那位名唤罗刹的姑娘虽有寒衣护体,却以面带倦容,想必和我们一样也是跋山涉水之人。故此,我们当然要向姑娘请教了。”

    宇岢向南宫秋水投以赞叹的目光,上官红燕迫不及待地接言:“唉呀!秋水姐姐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女孩儿自负地看了南宫秋水一眼,又望向宇岢,道:“喂,大个子,你刚才说要去寒冰极地?”

    宇岢点头,道:“请姑娘指路。”

    “好,正所谓见面就是缘份,我玉冰花今天就破例一次为你们带路,不过要提醒你们,去寒冰极地要经过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不知道到时候你们会不会退缩?”

    玉冰花说着,心中暗想:你们一共四个,等于我又多了四次冲破冰雷的机会,如此一来,琉璃盏我势在必得……

    宇岢脸上拂过一丝微笑:“原来姑娘叫玉冰花,在下宇岢,这两位是……”

    玉冰花不待宇岢说完,扬了扬手,抢言道:“甭挨个儿介绍了,你们那些罗里吧嗦的名字我也不想知道,跟我来吧。”

    玉冰花说罢,便朝右手边的冰山走去。

    上官红燕和南宫秋水互望了一眼,各自都对玉冰花露出一种不屑的神情,上官红燕低声道:“什么玩意儿嘛……”

    宇岢无奈地看了上官红燕一眼:“赶路要紧,我们跟过去。”

    然而,道不同不相为谋,罗莎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时,上官红燕回头看了罗莎一眼,向宇岢问道:“宇岢大哥,那个叫罗刹的姑娘怎么没我们一起来?”

    就在上官红燕喊出宇岢名字的一刹那,罗莎心中陡然一惊,“宇岢”?

    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但是,当她再次听到上官红燕喊出“宇岢大哥”几个字时,她诧异地自言道:难道……他就是掌门所提到的宇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