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王杨辰〕〔不败战王〕〔萧定穿越〕〔从鸣人开始的次元〕〔无限轮回:我的天〕〔绝世无双萧权〕〔好女婿萧权〕〔都市全能奶爸(又名〕〔萧权萧定〕〔最牛姑爷萧定〕〔我老婆是女学霸〕〔大魏国萧权〕〔轮回之葬仙〕〔穿越成姑爷靠唐诗〕〔三国之随身魔法塔〕〔穿越成姑爷萧权〕〔博物馆员工萧权意〕〔有钱大魔王〕〔将军府的上门女婿〕〔萧权穿越萧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68章再坠冰渊(求收藏)
    !

    [https://.xs321./]

    </p>

    宇岢话刚说完,他的心脏突然一阵剧痛,疼痛迫使他不得不捂住胸口。

    南宫秋水看出了不妙,疾声道:“快让浮空旋木飞到宇岢那里。”

    这个时候,狂妪智叟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妙,鬼婆即刻默念咒语,浮空旋木立时飞向宇岢。

    这时的宇岢悬在空中似乎快要失去意识,他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接着猛然喷出了一口鲜血,再次坠了下去。

    “宇岢,宇岢……”

    狂妪智叟等人诧异地喊着,鬼公立时甩出白眉,本想缠住宇岢,然而宇岢下坠的速度极快,再加上冰洞之下一片漆烟,最后还是徒劳无功。

    “你真是个没用的东西!”鬼婆埋怨着鬼公。

    鬼公分辩着:“下面一片烟暗,根本看不到宇岢,你有用,你为什么站着不动,你你你,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呦呵,你这个老不死的老东西,居然敢跟我犟嘴了?活腻了?”鬼婆瞪着鬼公,怒声呵斥着。

    南宫秋水忙道:“两位不要再闹了,我们得想办法把宇岢救上来。”

    鬼婆问:“要想救宇岢,只能跳下冰渊。”

    鬼公看了鬼婆一眼:“你敢跳吗?”

    “我,我……”鬼婆一想到“深渊”两个字就发怵,她被困在断魂谷底一千年,对深洞或者深渊的恐惧感早已根深蒂固,所以一向嘴上不饶人的她这个时候舌头也开始打结:“我就怕这个坑坑洞洞的,你这个死老头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南宫秋水看了上官红燕一眼,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她能在上官红燕的身上看出一种莫名的诡异――一向活泼开朗的上官红燕居然也没有了声音,自从在白冰森林见到杨振远,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不仅言行举止变得怪诞,性格也与之前大相径庭……

    想到这,南宫秋水心中的疑惑就像波浪一般,层出不断。

    既然没有人做声,南宫秋水陡然道:“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就一个人去,我要下去找他,既然已经确定他还活着,我必须去救他。”

    上官红燕心里犹豫了一下,才道:“姐姐,你要跳到冰渊里?”

    南宫秋水带着一丝情绪,淡笑了一声道:“白崖都跳过了,还怕这小小的坑洞吗?”

    狂妪智叟听到南宫秋水这么说,二人互望了一眼,都对她投以赞赏的目光,鬼婆快人快语:“不愧是宇岢未来的老婆,老娘挺你!”

    南宫秋水不好意思地道:“你说什么呢?谁是他未来的老婆?”

    鬼公接言:“是不是呢,我们一看便知,当务之急,是如何去救宇岢。”

    上官红燕带着一点嫉妒也怀着一股诡异之色看了南宫秋水一眼,眼珠一转,陡然开口:“姐姐,我跟你一起去。”

    鬼公又道:“嗯,老婆多就是好!”

    鬼公话音未落,鬼婆的巴掌已经扇了过来:“老不正经的。”

    鬼婆继续道:“两位姑娘,实不相瞒,老婆子我就是想要亲耳听到你们的表态,证明我的宇岢兄弟没有看错人。”鬼婆说着,又望向鬼公,亢奋激昂地道:“老头子,咱们的命是宇岢给的,见死不救枉为人啊。”

    鬼公不待鬼婆说完便插了一句:“我们不是人,是鬼。”

    “混蛋,我说话的时候别打岔。”鬼婆继续道:“虽说我对深洞有心理阴影,但是老娘这‘狂妪’的称号不是白叫的,我还是那句话,宁可打死也不能吓死,我他娘的先开第一炮,老娘先跳喽……”

    鬼婆说着,向前纵身一跃,便冲向了深渊,鬼公道:“说了半天废话,早点跳不就完了嘛。”

    鬼公的话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下坠中的鬼婆听到了,她大声叫嚷着:“臭老头子,等上来我再跟你算账。”

    “别等上来了,还是我跳下去找你吧。”鬼公说着跟着一跃而下。

    南宫秋水看了上官红燕一眼:“我们一起跳。”

    上官红燕红唇微抿,带着一丝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

    深渊之下,就在玉冰花对着寒潭愤然感叹之际,宇岢突然追落下来,这情形让她愕然一惊:“什么情况?”

    杨振远诧异之至:“他,居然又掉下来?”

    玉冰花冷笑了一声,道:“报应,这就是报应,谁让他抢了我的琉璃盏……”

    再度坠落寒潭的宇岢诧异到了极点,他不明白为何会心中剧痛,更费解的是,在这剧痛之下,自己的战魂灵力竟然会全部消失……

    身陷寒潭之底,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似曾相识,然而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那声音道:“恭喜你,你已经获得玄冰灵力,在你体内已经有玄金,玄木,玄冰三种灵力,虽然你曾经爆出过一次玄土灵力,但那只是在一定的机缘巧合下爆出的。之所以你会心痛难当,是因为你还无法驾驭玄冰灵力,再加上你喝了一半的无极圣水,让你的战魂灵力在极短的时间内暴增到五十万级,由于你的心脏一时间无法适应,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症状。”

    宇岢诧异:“谁在说话?你是谁?”

    那声音再道:“我是你的一位故人。”

    “故人?”宇岢费解,他首先想到的是那个梦,会不会是梦里的那个声音?或者……是断魂谷底山洞里的那个神秘声音……

    宇岢想了很多,就在他思绪一片混乱之际,那声音再次传来:“你现在感觉如何?”

    宇岢费解之至:“我无法形容现在的感觉,但是我一点战魂灵力都使不出来……”

    那声音再道:“玄金和玄木两大灵力要和玄冰灵力真正融合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这段时间内,你和一个没有战魂灵力的人毫无区别,你身上的冰魄和玉石是玄冰神力的克星,它们会减缓三大灵力的结合,你当然使不出战魂灵力。此时此刻,倘若没有蓝玉风衣保护你,一分钟内,你就会被冰冻凝结。”

    宇岢心中暗想:冰魄和玉石分别是玲梅和无尘,他们的夙愿我还没有帮他们实现,岂能弃他们而不顾?

    想到这,他似若恍然地道:“如此说来,短时间内,我只能形同废人?”

    那声音又言:“可以这么说,除非有人把你身上的冰魄和玉石拿下来。否则在三大灵力真正融合之前你只能沉浸在这冰冷的潭水中。”

    宇岢问:“那要多久才能完全融合?”

    那声音没有回答,直到宇岢问了好几遍,那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

    沉浸在潭底的宇岢在蓝玉风衣地保护下虽然不会受到危险,但也无法逃出生天,之少在短时间内不能。

    他尝试了各种办法,拼命地往上游,却仍是徒劳无功,他抑制不住内心的焦急,费尽心力地在水中扑腾着,直到他精疲力尽,瘫坐在水底,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来到战魂圣地后的点点滴滴……

    ……

    寒潭之上,杨振远望向玉冰花,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之前的戾气,而是神色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无助,他对玉冰花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周围尽是湿滑的冰墙,下面是极瀑寒潭,我们总得想办法出去吧?”

    玉冰花心里想的尽是琉璃盏里的无极圣水,根本无瑕理会杨振远在说什么,她痴痴地瞪着潭水,情绪极不稳定,愤然而颤声地自言着:“宇岢,无论如何,我都要让你把无极圣水给我吐出来……”

    一直没有开口的罗莎终于做出了反应,她道:“玉冰花,宇岢是我的仇人,我也很想亲手宰了他,他掉入寒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看他这次是真的死了,至于那个无极圣水恐怕你再也得不到了,既然无缘,又何必强求呢?”

    玉冰花冷漠地道:“难道我需要你来教训我?”

    罗莎又言:“我不是教训你,我的意思是,当务之急咱们得想办法离开这。”

    “这位姑娘言之有理!”杨振远忙道。

    玉冰花看了杨振远一眼,冷笑道:“好,既然如此,你们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你们自己商量吧。”

    玉冰花话音未落,杨振远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三颗阴阳碎魂钉击向了罗莎,罗莎毫无防备,尽管她以极快的速度抽出长剑,也只是勉强地挡下了一颗,其余两颗瞬间击中了她的左肩,随着一声痛叫,罗莎一下子跌落冰柱,坠向寒潭。

    玉冰花看着这一幕,冲着杨振远冷笑了一声道:“你可真不会怜香惜玉!”

    杨振远脸上现出一种冷漠的笑意,引以为傲地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