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69章重新认识(求收藏)
    !

    [https://.xs321./]

    </p>

    罗莎落入寒潭,寒气瞬间入体,她还未来得及爆出战魂灵力,四肢便僵硬得无法动弹了,宇岢见此情形,诧异之至:是罗刹!她怎么也掉下来了?

    看到罗刹痛苦的神色,宇岢已然把昔日的过节抛之脑后,也许是天性使然,他毫不犹豫地脱下蓝玉风衣披在了罗莎的身上。

    渐渐的,罗莎恢复了直觉,当她意识到自己躺在宇岢的怀里时,她猛然坐了起来,她慌乱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寒意,因为她的仇人就在自己面前,她恨不得马上就杀了宇岢。

    然而,现在的她却无能为力,因为,除了宇岢之外,任何人穿上蓝玉风衣都无法爆出战魂灵力,所以,束手无策的罗莎也只能静静地怒视着宇岢。

    这时,宇岢突然感到一阵不适,他开始断断续续地抽搐起来,这情形让罗莎莫名其妙,直到宇岢的手臂开始冰冻凝结,她才意识到,原来是蓝玉风衣保护了自己。

    罗莎心中疑惑之至――宇岢,他为什么要把这件衣服给自己披上?他有什么企图?难道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对别人也会有恻隐之心?或者……

    想到这,她的思绪开始混乱起来……她虽然也怀疑过玉面冷姬,甚至在离开玉剑派之前,她还认定罗刹极有可能是玉面冷姬杀所杀。

    直到宇岢曾在冰原上说完那句话,才让她认定宇岢就是杀死罗刹之人,因为他和罗刹交过手,所以他有这个动机……

    罗莎的这个观点是在之前的冰原大战时产生的,尽管时间不长,却在她心底已经根深蒂固。

    矛盾的是,宇岢又为什么会救自己?自己三番两次想要了他的命,他居然不计前嫌,不惜性命地把这件衣服穿给了自己……

    罗莎想了很多,但是她想得再多也不如亲口问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几次想要你的命?你为什么还要救我?还有……你为什么要对我姐姐痛下杀手?”

    然而,此时的宇岢已经快要被完全冰冻凝结,他已经听不清罗莎在说什么了,他只能勉强地发出很低的声音:“快,快把……我腰带下别着的,冰魄和玉石取……取出来……我自己……无法,触碰它们……”

    尽管宇岢的声音很低,但罗莎聪慧灵敏,即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慢慢地伸出手去,宇岢已经坚持不住,声音微颤:“快……”

    罗莎的手在宇岢的雷型腰带间摸了摸,果然有两颗弹丸大小的东西别在腰带的内测。

    当罗莎把它们掏出来的一瞬见,宇岢的身上骤然灵光一闪,刹那间,爆出了五十万级的战魂灵力,与此同时,一股强劲的气旋瞬间从他的体内散出,寒潭内顿起波澜,激荡起的狂浪和水底的暗流交错奔涌,瞬间将诧异中的罗莎卷了出去。

    宇岢爆出的气旋不仅在寒潭内激起轩然大波,更让人意料不到的是,这股气旋在爆出的一瞬间已经形成了一股龙卷气流直冲而上,把已经跳下来的狂妪智叟和南宫秋水以及上官红燕截在空中,致使他们纷纷撞向冰墙,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们所撞到的冰墙都是虚幻的影像――

    就在他们撞上去的一刹那,瞬间被吸冰墙之内。

    与此同时,宇岢见罗莎被激流卷飞出去,他猛然向前一窜,一把搂在了罗莎的腰间,随即回身一闪冲出了寒潭。

    这情形让玉冰花和杨振远骇然一惊,宇岢抱着罗莎在寒潭之上空翻一转,二人双面朝下,宇岢单手一甩,一掌拍击在水面上,水面瞬间冰冻凝结,转眼间,水面成了冰面。

    宇岢将罗莎放在冰面上,立时冲向杨振远,并疾声喊道:“杨振远,哪里跑?”

    这时,玉冰花立时甩出银色冰锥,冰锥箭一般地击中冰墙上的机关,只见冰墙之上出现了一道隐藏的暗门,玉冰花陡然飞身而起,跃进了暗门,杨振远紧随其后,在他冲进暗门的一刻,他突然回身一转,朝宇岢和罗莎出其不意地抛来数枚阴阳碎魂钉。

    宇岢不闪不避,立时排除劲风有力的一掌,这一掌推出去,掌心中蓝光爆闪,涌出一股蓝色气旋,将极速射来的阴阳碎魂钉瞬间冰冻凝结,只听“当当当”几声,阴阳碎魂钉已幻化成了几颗冰珠落在了冰面上。

    杨振远骇然一惊,转身便夺门而去。刹那间,冰门合闭,冰墙再次恢复原型。

    宇岢转身看向罗莎,蓝玉风衣和冰魄以及玉石各自灵光一闪,瞬间回归到宇岢的身上。

    宇岢和罗莎互望着,二人的脸上都显现出淡淡的悦色,异口同声:“谢谢!”

    宇岢再次开口:“罗刹,嗯……怎么说呢?虽然你是玉剑派的人,虽然你多次想杀我,要说我对你绝对没有戒心或者没有恨意,也许是自欺欺人,然而,这次我可以坦诚而真挚地对你说,谢谢你。”

    罗莎注视着宇岢,心中暗想:不错,我的确想杀你,你也可以恨我,因为我们是仇人,至于我刚才跟你道谢,只不过就事论事而已,过了今天,我依然还会杀你,你等着吧,宇岢……

    宇岢的道谢没有得到罗莎回应,罗莎面色一沉,径直地朝冰柱走去,就在她准备跃上冰柱之前,她背对宇岢道:“刚才的事都过去了,你我毕竟是处在不同立场上的两个人,煽情的话对我没用,还有,你口口声声叫的那个罗刹已经死了,我的名字叫罗莎。”

    “罗莎!”

    宇岢莫名其妙地心中浮起一片涟漪,原来她不是罗刹!难道她和罗刹孙孪生姐妹?这倒有意思了……

    罗莎话音未落,便跃身而起,跳上了冰柱,她纵身一跃,挥出长剑,向玉冰花触动的机关刺去。

    然而,被开启的却是另一道冰门,这扇冰门和玉冰花之前开启的并不是同一扇门,由于罗莎迫切地想离开这个地方,所以她不假思索地跳了过去。

    然而,她刚跳入冰门之内,便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惊叫声――“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