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喜新妻:高冷总〕〔韩三千豪婿〕〔我的豪门爷爷〕〔从僵尸先生世界开〕〔厉夫人又发飙了〕〔天降甜妻:闷骚总〕〔我在深渊打野怪〕〔汉承天予〕〔极品萌宝:霸道爹〕〔玄浑道章〕〔红楼春〕〔校花她不是人〕〔葬汉〕〔从灵气复苏到末法〕〔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炮台法师〕〔冰山总裁:独宠小〕〔顶级战王〕〔掌权人〕〔不败战王叶凌天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77章突发意外
    !

    [https://.xs321./]

    </p>

    与此同时,宇岢也万万没有想到南宫秋水已经落入神秘高手之手。

    来到冰碑之前,宇岢特意又等了一会儿。

    这时,白茫茫的雪雾中一个红色的人影幻闪而来。眨眼间,上官红燕凌空虚步,踏风而至。

    宇岢迎了上去,看着上官红燕,诧异而焦虑地问:“红燕,秋水呢?你有没有看到她?”

    其实宇岢这句话脱口而出的一刻,他自己在心里已经骂了自己无数遍――“宇岢,你真是个笨蛋,这么问等于不打自招,告诉上官红燕南宫秋水去跟踪她了吗?”

    也许是关心则乱,一时间没有多想,才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南宫姐姐?她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为什么我会看到她?”上官红燕表面上莫名其妙地看着宇岢,实则已然知道南宫秋水在那个时候定然去跟踪自己了,不然在这冰天雪地里,她一个人会去什么地方?

    宇岢顿了一顿,心中暗道:不能跟她明说,可是,南宫秋水会去哪呢?冰天雪地中她会不会迷路了?

    想到这,宇岢“啊”了一声,才问:“红燕,你刚才去哪里了?”

    上官红燕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脸:“没,没去什么地方……”说着到这,她乌溜溜的眼珠一转,抬高了语气,反问道:“喂,你只关心你的秋水吗?也不问问我的安危,不知道你那个霞影纱是什么东西,吓了我一跳!”

    宇岢低叹了一声:“不好意思,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我一个头都两个大了,竟把红燕妹妹的安危给忽略了,刚才……”

    宇岢话未说完,不远处的鬼婆已经狂声喊来:“宇岢,还不快过来,现在不是撩妹子的时候,鬼公已经开启了进入玄冰寒洞的机关,这可是有时间限制的。”

    宇岢朝鬼婆挥手应了一声,有看向上官红燕:“有什么话先放一放吧,当务之急先把玫瑰救活。至于南宫秋水,我想以她的聪明会找到这的。”

    这时,鬼公对着冰碑默念几句咒语,冰碑顿时灵光一闪,幻化成一座白熊冰雕。

    这情形让宇岢和上官红燕都莫名感叹:“不可思议!”

    鬼婆问道:“南宫姑娘呢?”

    宇岢打岔似的忙道:“厄……她的事还没有处理完,也许得晚点才道……”

    一旁的上官红燕心中哼笑道:什么事没处理完,分明是跟踪我时不小心跟丢了,希望她永远不要出现才好……

    宇岢向鬼婆使了一个眼色,鬼婆意会地道:“啊,原,原来如此,那就让她去办吧。”

    宇岢莫名:“咦,你们对这里的机关了如指掌啊?”

    “自然是寒冰教我们的,不然我们哪里知道。”

    鬼公说着,上前几步,在白熊冰雕前站定,他浮空而起,在雕像的头顶触动了一下,只见雕像灵光一闪,一座巨大的冰山突然幻化而出,矗立在白熊冰雕的身后。

    这情形让初来到此地的宇岢和上官红燕震惊不已,愕然互望。

    鬼婆抬起拐杖指向不远处的峰顶,道:“看到没有,那就是灵之峰的最高处了,我们所在的位置几乎是这片极寒之地的中心了。”

    “咕隆隆!”

    伴着一阵沉重的咕隆声,冰山脚下的一扇厚重的冰门慢慢地打开了。

    不久,宇岢终于站在了寒冰的面前。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可以说是五味杂陈,事实上,从离开金龙教的一刻,他就一直在忐忑不安,无论是蓝玉珠链还是兰草,他一样都没有带来。

    没有交换的条件,就意味着玫瑰不会得到寒冰地救治。换句话说,这一切地努力与付出也无异于梦幻泡影……

    宇岢在极短的时间内想了很多,直到寒冰的话音传来,他才“啊”了一声,反应过来。

    寒冰道:“离我给你定下的期限还有不到一天,没想到你把时间卡得如此到位!”

    宇岢吁了一口气,道:“倘若不是狂妪智叟及时出现,恐怕我在规定的时间内还真无法赶到。噢,对了,我来介绍一下――”

    寒冰依然是老样子,面无表情,冷峻无比,虽然看上去冰冷孤傲,却也透着一种耿直,他道:“不必介绍了,跟我去看看玫瑰。”

    寒冰说着,自顾自地向地宫内走去,宇岢立时跟了上去,

    由于寒冰的话让上官红燕无比尴尬,所以她只是带着情绪地站立在那。

    上官红燕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测试一下自己在宇岢心中的份量到底有几斤几两,这也是为她下一步的计划能否顺利进行做个预判。

    宇岢突然意识到上官红燕没有跟上来,机智过人的他自然也看出了端倪。

    宇岢故作姿态地用解释的眼神看向她,仿佛在特意迁就于她。

    上官红燕也明白宇岢的意思,但是,她仍调皮地故意摆出一副不满的神色,把头扭到了一边。

    宇岢又遥遥地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上官红燕才嬉笑着,用唇语说:“这还差不多!”

    宇岢看着她,无奈地淡笑了一下,虽然是无奈地笑,但他那迷人的笑容却让上官红燕心中一动。

    她不知道宇岢和玫瑰的关系有多密切,但是她能肯定宇岢可以为了玫瑰不惜生命……

    走在寒冰身后的鬼婆凑到宇岢身边,低声道:“放心吧,玫瑰很好。”

    鬼公点头道:“没错,死得很好。”

    鬼婆在鬼公脑壳上敲了一下,道:“什么叫死得很好,不会说话,就少放屁!”

    鬼公摸着头,委屈地道:“你说什么都对,我说什么都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嘛?”

    宇岢吁了一口气,叹道:“不知道待会如何向寒冰解释……”

    鬼公道:“放心,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在寒冰的带领下,几个人很快来到了一扇冰门前,冰门上流动着滚滚寒气,倘若没有战魂灵力护体,几个人恐怕会在一瞬间被这寒气冻僵。

    寒冰将指尖在冰门上轻轻一点,厚重的冰门竟无声无息地打开了,进入冰门,是一个很大的空间,由冰体结晶而成的穹顶冰洞。

    在偌大的冰洞中除了中央有一个直径五尺余长的圆形水池外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了。

    来到池边,宇岢讶异地看着池中之水,心中暗道:这池水…为何如此眼熟?

    就在宇岢莫名其妙之际,寒冰陡然开口:“玫瑰就在池中――”

    寒冰此语一出,宇岢和上官红燕下意识地互望了一眼。

    此刻,宇岢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陡然开口道:“难怪这池水似曾相识,莫非这就是幽冥泉?”

    宇岢的话令狂妪智叟一惊,鬼婆诧异地道:“幽冥泉!这里也有幽冥泉?”

    寒冰没有理会他们说的什么,而是将手一挥,只见水面波澜动荡起来,接着,形成了一个漩涡,当玫瑰的尸体慢慢从漩涡中升出来时,宇岢等人无不惊骇地面面相觑。

    虽然狂妪智叟一路跟来,时至今日,却也第一次见到玫瑰的尸体。鬼婆忍不住叫喊起来:“玫瑰……”

    鬼婆刚喊出两个字,鬼公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疾声道:“这么重要的时刻,你就别嚷嚷了。”

    宇岢上前一步,看着悬浮在幽冥池上的玫瑰,冰冷的尸体没有一丝生机,他的内心充满了愧疚,在这愧疚当中更多的是自责……

    宇岢百感交集地叹了一声,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向寒冰坦诚相告:“寒冰……”

    寒冰不待宇岢说完,他已经抢先开口:“先把兰草交给我,玫瑰可以马上复活。对了,别忘了把蓝玉珠链准备好――”

    寒冰的话就像雷霆万击,让宇岢的心再次被击得粉碎,他正要开口,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冰洞顿时晃震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鬼婆惊叫。

    鬼公接言:“难道是地震?”

    宇岢突然感觉到有细碎的冰渣落在了身上,他朝穹顶望去,在剧烈的震动下穹顶上出现了数道裂痕,裂痕以极快的速度向周围蜿蜒扩散,眼看整个穹顶就要坍塌下来。

    宇岢立时看向寒冰,疾声问道:“一定是魔之窟的人在作祟,玫瑰怎么办?”

    冰洞晃动得越来越厉害,冰墙上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裂痕,穹顶开始碎裂,冰块不断地掉落下来,寒冰立时抬手一挥,玫瑰的尸体又落回到幽冥池内:“各位,跟我来。”

    寒冰说着,转身朝一侧的冰墙走去,宇岢箭步追了上去,一把握住寒冰的手腕,疾声问道:“难道要把玫瑰丢在这不管?冰洞一旦坍塌,这里岂不成了她的坟墓?”

    寒冰直视着宇岢,脸上并未表现出慌乱的神色,而是沉着地道:“放心,跟我来――”

    寒冰话音未落,只见他径直穿入了冰墙之内,这情形让宇岢等人骇然一惊,然而,面对即将坍塌的冰洞,宇岢等人已经没有时间再惊讶了。

    宇岢能够从寒冰沉着的神色中断定,寒冰一定有了自己的打算……

    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尾随其后,一并穿进了冰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