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王杨辰〕〔不败战王〕〔萧定穿越〕〔从鸣人开始的次元〕〔无限轮回:我的天〕〔绝世无双萧权〕〔好女婿萧权〕〔都市全能奶爸(又名〕〔萧权萧定〕〔最牛姑爷萧定〕〔我老婆是女学霸〕〔大魏国萧权〕〔轮回之葬仙〕〔穿越成姑爷靠唐诗〕〔三国之随身魔法塔〕〔穿越成姑爷萧权〕〔博物馆员工萧权意〕〔有钱大魔王〕〔将军府的上门女婿〕〔萧权穿越萧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78章局势逆转
    !

    [https://.xs321./]

    </p>

    在隧道里,宇岢边走边问:“为什么冰洞会坍塌?”

    寒冰箭步前行,道:“你们一定被跟踪了,不然,这座隐形的冰山永远不会有人发现。所以说,一定是跟踪你们的人干的。”

    宇岢诧异:“难道是……蛊惑冰魔他们?”

    “这就得问你自己,我不明白,好像天底下所有人都跟你有仇,你怎么到哪都这么受人‘关注’?”寒冰边说,边加快了脚步。

    宇岢也跟着加快了脚步,他吁了一口气,道:“命运多舛,我也无奈。”

    在寒冰的带领下,众人穿过寒冰隧道来到了玄冰寒洞的地下二层。

    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地面与墙壁以及穹顶都是由水天一色的冰晶组成,在这个空间里足可以容纳上万人齐聚于此。

    然而,这里却空洞无比,仅有两个圆形的幽冥池坐落在冰洞中央。

    宇岢看着一个令人震撼却空旷无比的冰洞,诧异地问:“这是什么地方?”

    寒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径直地朝水池走去,他边走边道:“灵之峰的‘核心’,也是外界之人所称的冰芯。”

    “冰芯!”

    宇岢等人一边紧随其后,一边异口同声,各人的脸上都呈现出莫名之色,宇岢又道:“玫瑰在这?”

    来到水池边缘,寒冰驻足,宇岢等人也跟着停下脚步。

    眼前的一幕让宇岢等人骇然一惊,他们看到两个水池里各飘浮着一具尸体,其中一个他们都认识,那自然是玫瑰。但是另一个人却让宇岢等人惊愕得面面相觑――

    宇岢诧异地道:“怎么有两具尸体?另一个人是谁?”

    鬼公愕然之至地发出了一个不太清晰的声音:“灵……灵宝……”

    鬼婆的表情和鬼公一样,双目紧紧地瞪着池中的尸体,此时此刻,她的声音也失去了以往的豪放,然而却依然洪亮无比:“尊……尊者……”

    尽管鬼婆由于惊骇而吐字不清,但她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空间里却显得格外洪亮,宇岢聪明之至,把他二人所说的几个字连在一起就是“灵宝尊者”。

    宇岢匪夷所思,他似乎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此时此刻受到的震撼太大,思绪稍有紊乱,一时间想不起来从哪里听过,他只是用惊愕的声音跟着狂妪智叟随声附和:“灵宝尊者?”

    一直没有开口的上官红燕身为战魂圣地的一员自然也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灵宝尊者的尸体。

    她深吸了一口气,叹道:“传说中的圣灵怎么会死?”

    寒冰的语气始终不变,一副冷漠得不近人情的感觉:“她没有死,只是被封印了……”

    宇岢虽然对灵宝尊者充满了好奇,然而,此时此刻他最关心的是玫瑰,但是他必须要坦诚地告诉寒冰,无法满足他曾经提出的条件。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才道:“寒冰,此时此刻,我不得不跟你坦白,我已经无法满足你曾经提出的条件了。”

    寒冰还未来得及开口,鬼婆突然冲着宇岢尖叫道:“什么?你出什么事了吗?还是你把蓝玉珠链给丢了?”

    鬼婆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冰洞内给人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鬼公拉过鬼婆,急声道:“你急什么?嚷这么大声?大家都不是聋子,你小点声不行吗?”

    鬼婆抡起拐杖在鬼公脑壳上猛然一敲,狂声道:“玫瑰都要活不成了,我能不急吗?”

    其实,这个时候宇岢的内心比任何人都焦急,以至于他歇斯底里地瞪向狂妪智叟,喊道:“你们不要闹了好不好?”

    宇岢的喊声让狂妪智叟愕然一惊,顿时噤若寒蝉。

    上官红燕低声道:“宇岢大哥,你不要激动,听听他怎么说。”

    宇岢吁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我只是百感交集,没有控制住情绪,各位不要介意。”

    狂妪智叟互望了一眼,脸上显现出一种“没关系”的表情,两人谁都不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寒冰开口。

    宇岢看着寒冰,道:“蓝玉珠链一共有十六颗蓝玉珠,都已经融入到我的体内,如果你有办法可以取出,我会毫不犹豫地双手奉上,至于兰草……”

    宇岢说着,自怀里取出了玲梅的冰魄和无尘所化的玉石摆在寒冰面前,继续道:“兰草已经和他们融为一体,就像蓝玉珠链融入到我体内一样。”

    寒冰并没有看宇岢手中的东西,而是侧过身去,用极冷淡的语气道:“你们可以走了,如果要带上玫瑰的尸体可以自己下去捞。”

    宇岢一听,心中一震:“寒冰,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鬼婆接言:“寒冰,难道你真的见死不救?”

    “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为了让我和鬼婆去援救宇岢,都肯把出入玄冰寒洞的机关告诉我们,相信你不是真的无情之人。”鬼公道。

    寒冰开口:“狂妪智叟,让你们去援救宇岢是出于我的私心,目的是不让蓝玉珠链和兰草落入他人之手。既然两样至宝皆无,多说无益。”

    宇岢终于恍然大悟,他摇头叹道:“寒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从树林里的诡异冰花,到乱石谷大战,再到最后你让狂妪智叟去增援,这一切是不是都在你的计划之中?”

    宇岢望向水池中的玫瑰,继续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我有蓝玉珠链的,从你提出的条件来看,玫瑰受伤并非偶然。就算受伤的不是玫瑰,也肯定是我们几个人里的其中一个。而无论谁受伤,你都会以此为条件来决定是否要救助受伤的人。换句话说,你就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寒冰仍是面无表情,道:“你果然聪明,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不必多费唇舌。不错,我的目的就是蓝玉珠链,你完全可以说我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宇岢:“寒冰,我们是朋友吗?如果是,请拿出你做朋友的诚意来。如果不是,我带着玫瑰的尸体调头就走,不过,在我走之前,你必须要对你的所作所为有个交代。”

    寒冰冷笑道:“我的所作所为?别忘了,是我救了你的命,你要我交待什么?”

    寒冰的确救过宇岢,那是他和明智在树林里被烟衣人围攻的时候,还有在乱石谷和玉面冷姬大战的时候。

    这个事实让宇岢的确无话可说。

    与此同时,一旁的上官红燕在心里也有她自己的算盘,她心中暗道:宇岢也许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如果自己一直这么冷眼旁观,的确有一种违和感。

    这时,上官红燕冲了上来,对着寒冰毫不客气地道:“唉,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通情达理?你们之间的恩怨瓜葛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大老远诚心诚意地来了,你就这忍心见死不救,真是人如其名。”

    宇岢道:“红燕,不必和他多费唇舌了,我们离开这。”

    鬼公忙道:“宇岢,你别冲动啊,再商量商量……”

    鬼公说着,有面向寒冰:“喂,寒冰,我和老婆子跟你相处了也有三个月了,算不上至交也算是普通朋友了吧,我和老婆子加起来也近五千多岁了,能不能给我们个薄面?”

    鬼婆接言:“就是啊,寒冰,我老婆子一生没求过人,这次我求求你了还不行吗?你要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你小子就太不够意思了。”

    寒冰冷漠地道:“如果你们的面子能够换来兰草……”

    “不必说了。”

    寒冰话未说完,宇岢突然开口:“鬼公鬼婆,红燕妹妹,既然我们所托非人,只能自认倒霉,我去捞出玫瑰的尸体,即刻返回百花坳。”

    “宇岢……”鬼婆欲言又止,鬼公也无奈地低叹了一声。

    上官红燕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暗声笑道:救不活更好,省得以后多一个麻烦的人……

    宇岢说完,朝池面纵身一跃,踏水而行,就在他飞身来到幽冥池中心的一刻,另一个池子里瞬间闪起一道刺眼的亮光。

    亮光令宇岢骇然一惊,他立时回身一转,顺势凌空虚步,跃到了池子的另一边。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哪来的亮光?”宇岢望向幽冥池对面的寒冰,惊愕地问。

    其实,在亮光闪起的一刹那,不仅宇岢,其他人也都诧异至极,包括寒冰。

    寒冰剑眉一皱,迟疑了一下,突然开口:“宇岢,你是不是接触过傲雪白熊?或者……接触过霞影纱……”

    “霞影纱?”

    狂妪智叟和上官红燕异口同声道。

    宇岢没有开口,只是心中诧异:傲雪白熊?霞影纱?不错,这两样的确都接触过,由其是霞影纱。霞影纱就在自己身上,难道……刚才爆闪的亮光是因为自己身上有霞影纱的缘故?

    宇岢刚想到这,寒冰的声音再次传来,他激动地道:“请告诉我!”

    宇岢从寒冰的话中听到了一个关键字――“请”。

    难得从一个冰冷之人的口中听到这个“请”字,难道……这意味着他有求于我?鬼公曾说霞影纱是灵宝尊者的法宝,既然如此,我何不以此为条件,让他救活玫瑰。

    宇岢想到这,开口道:“不错,霞影纱正在我的手里。不过……”

    寒冰自然知道宇岢想说什么,所以,他不待宇岢说完,便摆了摆手,道:“只要你能把霞影纱交给我,我可以不要蓝玉珠链,甚至会付出全力救治玫瑰,但是,没有兰草,我也无能为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