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79章玫瑰与玲梅
    !

    [https://.xs321./]

    </p>

    宇岢明白寒冰的意思,兰草的确重要,但是看寒冰的反应似乎还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可见天无绝人之路。

    宇岢心中暗想,既然已经喧宾夺主,干脆就把局势完全扭转过来――

    宇岢开口:“既然如此,那就不勉强了,霞影纱虽是灵宝尊者的宝物,然而物是人非,现在它是我的囊中之物,所以,我打算让这件宝物作为玫瑰的陪葬品。鬼公鬼婆,红燕妹妹,我们准备出发。”

    “等一下!霞影纱你不能带走……”

    寒冰陡然开口。

    宇岢冷笑道:“难道你要强行留人?”

    寒冰心中暗道:我能察觉出他体内有玄木,玄金,玄冰,三大灵力以及五十万级的战魂,如果强行留人的话也许只能勉强和他打成平手,但是他身边还有狂妪智叟和这个来历不明的姑娘,他们个个都是高手,难办啊……

    宇岢不耐烦地道:“鬼婆,借你拐杖一用,把玫瑰的尸体捞上来。”

    “慢着!”寒冰一摆手,急声道:“还有一个办法。”

    宇岢嘴角微翘:“噢?说来听听。”

    寒冰顿了顿,才道:“这个办法……需要争取两个人的同意……”

    宇岢费解:“哪两个人?”

    “玫瑰,和玲梅。”

    “玫瑰和玲梅?”

    宇岢诧异之至,狂妪智叟也莫名不已。

    上官红燕忍不住地道:“这里面怎么还有玲梅的事?”

    上官红燕的话正是宇岢想说的,他点了点头,朝这边走过来。

    寒冰开口:“刚才宇岢亮出玲梅的冰魄时,我就认出来了,玲梅本是战魂谷百花坳的一株千年梅花……”

    说起玲梅的身世,就不得不追溯到三千多年前――

    四大圣灵大战之前,灵宝尊者做客魂之谷,途径百花坳时闻听有一株梅花呼唤自己。

    灵宝尊者驻足来观,那株梅花初现灵气,虽能说话,但还不能化为人形,她道:“神圣而伟大的灵宝尊者,能够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

    灵宝尊者淡然一笑:“没想到,在这温暖之处竟能开出这般妙美的红梅!”

    梅花激动地道:“灵宝尊者,久仰灵之峰极寒之地乃战魂圣地最具纯洁清灵之处,我虽有傲霜铮骨,然而,对那圣洁寒冰之地却只能望而兴叹,在这温柔百媚之乡颇感寂寥。”

    灵宝尊者明白梅花的意思,她道:“莫非你想去灵之峰受那寒霜凛冽之苦?”

    “人各有志,想我素有一腔热血,再加上千年修炼,如果您愿意带上我,我会永感您的大恩。”

    “既然你有这个心愿,我就成全于你,我已经算得,你在灵之峰还有一段前世情缘,但是情至深处,也是劫难的开端。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我心意已决,无论前途如何,至少我会活出真正的自我。”

    ……

    寒冰把玲梅的往事说到这,宇岢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可是这和玫瑰有什么关系?”

    狂妪智叟连连点头,上官红燕也道:“就是,你还是一口气把话说完吧。”

    寒冰继续道:“既然要解决此事,还是让她们的灵魂自己来说,大家会看得更明白――”

    宇岢看着寒冰点了点头,他心中暗自叹道:没想到,这里面竟如此错综复杂,更不可思议的是,寒冰这个看似不近人情的家伙竟然知道这么多!灵之峰,战魂谷,仙之都以及魔之窟,这四大战魂圣地的关系真是千丝万缕,环环相连……噢,对了,还有灵坛山的金龙教更是神秘莫测……

    寒冰转身向一旁空旷的地方走去。一开始,宇岢等人以为这偌大而空旷的冰洞几乎空无一物,然而,寒冰接下来的操作彻底颠覆了他们的看法――

    寒冰对着面前的空地默念咒语,接着,抬手一挥,只见一道巨大的冰墙浮空而现。

    冰墙的确是悬浮着的,下面没有任何东西支撑,这情形令宇岢等人瞠目结舌。

    等到所有人走近一看,更是震惊不已,这的确是一面冰墙,但是大家绝对无法想象这冰墙有多么薄,倘若从侧面看,冰墙薄得可以说不存在。

    之所以会强调冰墙的薄度,是因为寒冰接下来的举动震惊了所有人――

    寒冰面向宇岢:“把玲梅的冰魄给我。”

    宇岢虽然莫名奇妙,但只能按寒冰的意思去做。

    寒冰接过冰魄,冰魄闪烁起玫瑰红色的奇光,绮丽无比。

    看着那异样的红色在他冰肌如雪的手上显出颜色上的差异,感觉奇妙而诡异。

    宇岢正这么想着,寒冰突然让所有人出乎意料地将玲梅的冰魄使劲地抛向了冰墙。

    这一幕让宇岢等人无不惊骇地张大了口,因为他们都知道,冰魄坚如岩石,奇硬无比。而冰墙却薄如蝉翼,甚至有一丁点的触碰都可以让它破碎支离,也许是因为害怕受到震动才会离开地面,悬浮在空中。

    但是,寒冰却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将石头一般的冰魄砸向了冰墙。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无不被震惊得难以开口。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冰墙会瞬间碎裂的一刻,冰魄就像一团气一样无声无息地进入了冰墙之内。

    冰墙……居然,没破!

    宇岢心中惊叹。

    这时,冰墙就像一面镜子或者一个屏幕一般,开始呈现出画面。

    一开始,画面很模糊,只能隐约地看到有两个闪动的人影,情形相当怪异。

    接着,画面开始清晰,已经可以辨认出她们的样貌。

    “是玫瑰,和玲梅!”

    宇岢惊呼道。

    鬼婆也不禁开口:“这是……她们的灵魂吗?”

    鬼公接言:“一定是的?”

    鬼婆在鬼公的额前戳了一下:“谁他娘的问你了!”

    鬼公斜眼瞄了鬼婆一下:“我他娘的也没跟你说呀!”

    鬼婆瞪向鬼公,怒声道:“逗气儿是吗?皮痒了是不是?”

    宇岢上前一步,站在狂妪智叟身后:“你们快看,她们好像再说话。”

    鬼婆费解:“是呀,她们再说什么呢?”

    这时画面已经变得清晰无比,冰墙里面的玫瑰和玲梅就像在眼前一样,不仅如此,她们对话的声音已经可以清晰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玫瑰依然娇俏而灵动,她道:“玲梅,是你?”

    玲梅冰肌玉体,曼妙动人,她笑道:“是我,玫瑰,我们终于见面了!”

    宇岢诧异莫名,他道:“她们无法看到我们吗?”

    寒冰点头:“是的,她们看不到我们。这是她们的灵魂,在一个不可思议的幽冥空间内已经相遇了,这面冰墙里呈现的正是幽冥空间。”

    这面冰墙让宇岢突然想起了断魂谷底的山洞内,那面光滑如镜面的石壁,然而不同的是石壁只能发出声音,冰墙却有画面。他心中暗自惊叹:战魂大陆真是无奇不有!

    这时,冰墙内玫瑰的灵魂再次开口:“玲梅,还记得我们的前世吗?”

    玲梅的眼神中流露出无限感慨:“怎么不记得,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想起来。我们都不是真正的我们,我们都是被欲望控制的人,我们本来是圣灵池中的并蒂莲,你向往热情奔放,转世幻化成了玫瑰,我憧憬冰冷孤傲,转世投为寒梅。可又怎么样呢,尝尽冷暖心酸,饱受厄运摧残……”

    玫瑰叹然:“是啊,前世的我们是一朵无忧无虑的并蒂莲,就是因为任性与痴恋,才落得现在魂不归体,无依无靠。”

    玲梅妙唇微抿,摇头道:“不,我有心灵的寄托,虽然只是个寄托,但我无怨无悔。”

    “你找到你的幸福了?”

    “是的,他叫无尘,是一块千年玉石所化,但是……”玲梅说到这,伤感起来:“他也许已经魂飞魄散了……”

    “怎么会这样?”

    “唉,命运多舛,一言难尽啊……”

    “你有什么打算?”

    “我累了,我想做回原来的我,却不知命运会如何安排。”

    玫瑰也伤感地低叹了一声,道:“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回到原来的自己,谈何容易啊!”

    就在玫瑰和玲梅感慨感叹之际,寒冰突然对着冰墙开口――

    寒冰的开口让宇岢愕然一惊,原来,可以和她们对话?

    寒冰道:“如果,可以让你们回到原来的自己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