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93章为你我受冷风吹(求收藏)
    !

    [https://.xs321./]

    </p>

    鬼婆看了宇岢一眼,又面向灵宝尊者问道:“尊者,宇岢总不能一直躺在这吧,您看……”

    鬼公赞同鬼婆的意思,他附和着:“是啊,暴露在这冰天雪地中,不是个事啊。”

    灵宝尊者点头:“我明白你们的意思,现在玄冰寒洞已毁,寒冰,你就带他们去傲雪冰城吧,不过,哪里极寒无比,恐怕各位很难承受。”

    鬼婆一挥手:“傲雪冰城,名字不错,就去那吧,我们有战魂灵力护体,总不至于会和宇岢一样,冻成冰棍吧。”

    寒冰抬手一挥,指尖幻出蓝色灵光,再一挥指,蓝色灵光瞬间将冰冻的宇岢吸入他的袖口。他道:“各位,走吧。”

    “等一下。”

    鬼公说着,望向罗莎和蛊惑冰魔以及玉冰花,再道:“他们怎么办?”

    鬼婆看到他们气就不打一处来,怒道:“杀了他们,还问什么?”

    “老婆子,你别冲动啊,你想想,在最后的关键时刻是谁救了宇岢?”鬼公提醒道。

    “谁?”鬼婆回忆了一下,恍然道:“是,是罗刹。”

    “不是罗刹,是罗莎,人家是罗莎。”鬼公解释。

    “什么罗刹罗莎的,真绕口,不过……的确是她在关键时刻救了宇岢一命。”鬼婆说着,看向罗莎。

    灵宝尊者看了罗莎一眼,犹豫了一下,才道:“这位女子,是为宇岢而来,他二人的恩恩怨怨不便插手,但是,有一点不容置疑,她毕竟还是玉剑派之人,玉剑派又属魔之窟,所以……”

    鬼婆急言:“尊者,有话您就直说。”

    灵宝尊者直视着罗莎,道:“并非我度量狭窄,傲雪冰城有一道十分奇特的蓝冰屏障,这道屏障专门抵制魔之窟的战魂之气,因为你身上有玉剑派的战魂之气,同样会受到阻隔,倘若你真的想去,就必须消除你的战魂之气。”

    鬼婆忍不住地问:“什么意思,噢,尊者,我这也是替她问的。”

    灵宝尊者又言:“如果你心意已决,我会暂时封禁你的战魂之气,战魂之气一旦封禁,就无法爆出战魂灵力。”

    罗莎心中暗道:我亏欠宇岢的太多了,如果不能亲眼看着他醒来,实在难以安心……

    想到这,罗莎重重地点了点头:“一切听尊者的安排。”

    “好,你全身放松,闭上双目。”

    灵宝尊者说着,抬手一挥,指尖灵光一闪,一道紫红色的光束瞬间射进罗莎的体内。

    罗莎周身灵光涣散,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而憔悴,由于她顿失灵力,足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鬼婆立时上前,一把扶住了她:“姑娘,你可真让老身刮目相看了!”

    一旁的上官红燕心中焦虑,坏了,如果到了傲雪冰城,我是不是也无法进入,如此一来,岂不全露馅了?

    对了,既然灵宝尊者没有看出我身上异样,是不是表示我可以通过蓝光屏障?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上官红燕不断地自我安慰,为了快速摒弃心中的不安,她陡然开口:“尊者,蛊惑冰魔和玉冰花怎么处置?”

    灵宝尊者侧身向蛊惑冰魔望去,不怒自威:“蛊惑,玉冰花,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蛊惑冰魔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求尊者开恩,求尊者开恩,小人知错了……”

    玉冰花冷笑了一声,道:“自古胜者为王败者寇,我玉冰花技不如人,本来也无话可说,但是有一点我不得说。”

    灵宝尊者道:“你说。”

    玉冰花冷言:“众所周知,霞影纱的尊者你的法宝,我承认我的觊觎之心。但是,琉璃盏里的无极圣水却是我幽冥宫所有,却被宇岢和这两个老东西喝了,倘若你真能秉公处理……”

    “丫头,喝下去的东西你还要啊?”鬼婆惊问。

    鬼公接言:“就是,就是,多脏啊!”

    灵宝尊者一摆手,道:“玉冰花,你不要说,关于无极圣水的事,有机会你可以去怎筱如梦,我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费唇舌。”

    玉冰花心中一急:“你?”

    灵宝尊者没有再理会玉冰花,而是面向蛊惑冰魔,怒道:“蛊惑,你为一己私欲,骗取无尘冰魄,又和杨振远狼狈为奸企图毁掉灵之峰,你别忘了,你也是冰系战魂,一旦灵之峰被魔之窟的人霸占,所有冰系战魂的圣灵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永堕沉劫,这万千生灵中自然也包括你。”

    蛊惑冰魔仍在磕头,灵宝尊者继续道:“你以为你投靠了灵氿就可以白日飞升,高人一等?你可知道,魔之窟的人有哪一个是讲信誉的?”

    蛊惑冰魔一边磕头,一边道:“小人知错了,小人知错……”

    灵宝尊者正要再次开口,突然感应到一个诡异的讯息,她掐指一算,神色恍然,心中暗道:蛊惑冰魔杀劫未满,我不能杀他,然而,我算得他日后必然会重蹈覆辙,危害黎明,不如今日就将他封禁……

    灵宝尊者正暗语到此,突然,大地一阵动荡,大地的尽头,朦胧的雪雾中突然幻闪而来一个巨大的身影。

    鬼婆惊呼:“又要地震了吗?”

    鬼公接言:“不是地震,快看,一头巨兽正奔驰而来……”

    寒冰诧异:“莫非是……”

    灵宝尊者心中一亮,暗声道:傲雪白熊,是我的傲雪白熊!

    转眼间,漫天飞雪中闪现出一头巨大的长毛雪熊,只见它的身影还在数丈之外,一股强劲的气旋已然涌到了众人面前。

    上官红燕骇然:“果然是初来灵之峰时在白冰森林里遇到的那头熊,那个时候它不是幻尘而去消失无踪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

    这个时候,蛊惑冰魔和玉冰花互望了一眼,互相使了一个眼色,蛊惑人趁灵宝尊者注视傲雪白熊的一刹那,立时爆出战魂灵力,拉起无法使用战魂灵力的玉冰花幻身遁去,空气中只飘荡着他留下的一句话:“灵宝尊者,纵然你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我蛊惑冰魔就是不买你的账……”

    “尊者,就这么让那个家伙跑了?”鬼婆愕然。

    灵宝尊者飞到傲雪白熊的面前,道:“蛊惑冰魔杀劫未满,他迟早会自食恶果,至于玉冰花,那是她和筱如梦的事,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鬼婆再问:“那么我们现在……”

    灵宝尊者不待鬼婆说完,已然开口:“你们随寒冰去傲雪冰城,我在那里等你们。”

    灵宝尊者话音未落便与傲雪白熊瞬间消失无踪。

    鬼公叹然:“圣灵就是圣灵,总是玄机重重,行踪缥缈!”

    鬼婆一跺脚:“唉,真是急死我了,有什么话就不能痛痛快快地说,我要是灵宝尊者,直接杀了蛊惑冰魔和玉冰花,万事大吉。”

    寒冰看着鬼婆道:“灵宝尊者曾跟我说过,身为圣灵,正是处于即将升仙成神的阶段,灵宝尊者已经接近成神,她的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不能有违天和,触犯天条。”

    鬼婆抓狂着道:“啊……这么麻烦,我可不想成神。”

    鬼公调侃:“你还是好好做鬼吧。”

    “多嘴。”鬼婆瞪了鬼公一眼。

    “各位,跟我来。”

    寒冰说着,自怀中取出一朵冰莲,只见他向空中一抛,一朵巨大的冰莲花浮空而现。

    狂妪智叟和上官红燕以及罗莎见此情形各自的脸上都显现出惊异之色,心中暗自叹然:不可思议。

    在寒冰的带引下,狂妪智叟和上官红燕都跳上了巨型冰莲花,罗莎犹豫了一下,正要跳上去,上官红燕陡然开口――

    “唉,罗莎,你莫不是要跟着我们,等宇岢醒了之后再伺机杀他吧?”

    罗莎顿了顿,才道:“我,我只是想,想看着他醒来之后再离开。”

    上官红燕瞥了她一眼:“说得真好听,当时是谁说……”

    上官红燕话未说完,已然看出罗莎心思的鬼婆一把将上官红燕拉了回来:“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她想跟着就让她跟着,如果她真想让宇岢死,还会救他吗?真是的,罗莎,上来。”

    其实,在寒冰心里已经恨透了上官红燕,但是,碍于她是宇岢的朋友,暂且给她一个面子。待宇岢醒来,他必然会对宇岢说明一切。

    等到所有人都塔上冰莲,寒冰道:“冰莲的速度极快,大家都站稳了。”

    “我就喜欢速度快,越快越好……”

    鬼婆话未说完,冰莲“嗖”的一声,冲了出去,朝北方的极寒之处极速飞去。

    风驰电掣,奔逸绝尘这些词语已然无法形容冰莲的飞行速度,在风雪中,只见冰莲拖着一道极长的蓝光好似幻闪而行的流星,刹那间,便消失在雪天一色的苍茫之中。

    极速之下,鬼婆迎风狂叫:“呦吼!太爽了!”

    “不想喝西北风就少开尊口吧!”鬼公捂着头,被风吹的难以睁开眼睛。

    此时,没有战魂灵力御寒的罗莎在如光刀利刃一般的寒风下已然无法再坚持,几乎快被冻僵,一旁的鬼婆立时取出海棠花,递给了她:“拿着它,它可以帮你御寒。”

    罗莎勉强地伸出冻得发紫的手臂缓慢地接过海棠,海棠灵光一闪,骤然间,她的身上顿生暖意,她对着鬼婆淡然一笑,流露出无限的感激。

    鬼婆看着罗莎的笑容,心中一动,再次放声大喊:“宇岢,‘为你我受冷风吹’……嘻嘻嘻!这句话,我是替罗莎说的……你听到了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