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94章各怀鬼胎
    !

    [https://.xs321./]

    </p>

    就在寒冰带着宇岢等人飞往傲雪冰城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灵塚爆出的烟暗魔光已经把灵氿,灵阴,杨振远和玉面冷姬以及虎王和树精带出了灵之峰。

    烟暗魔光骤然消散,几个人纷纷落在白崖之上。

    灵塚已然用千里传音术与他们对话,他道:“你们几个人正是自不量力,丢尽了魔之窟的脸。”

    灵氿和灵阴只是互望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灵塚的话音再次传来:“灵氿,你冒冒失失地跑到灵之峰意欲何为?想独占其位吗?灵宝尊者何等厉害,你明知道寒冰已经把她的一半战魂待会了灵之峰,居然还不自量力地去丢人现眼。”

    灵氿愤然道:“灵塚,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灵塚又言:“灵阴,还有你,摩羯大帝把烈火神珠交给了你,你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地把烈火神珠给丢了,灵之峰没有毁掉,自己差点回不来了。身为魔之窟的两大护法居然制服不了宇岢这个后生,真是可笑。”

    玉面冷姬和虎王以及杨振远与树精是一句不敢插言。

    灵阴在众人面前被灵塚一顿臭骂,面子上确实挂不住了,他陡然开口:“够了,灵塚,你是四位护法中的老大,但你不是我们的主子,还轮不到你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灵氿接言:“灵塚,有话你就直说,想教训人,过嘴瘾,也得看看对谁。”

    灵塚冷笑了笑,道:“二位贤弟,我可是在霞影纱的暴击下救出了你们的小命,二位就算不领情,也不至于是这个态度吧?”

    灵阴闷哼了一声,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告辞了,我可没功夫在这跟你们斗嘴皮子。玉面冷姬,我们走。”

    “等一下,老三,你把摩羯大帝的烈火神珠就这么丢了,你就想一走了之?”灵塚道。

    玉面冷姬抢言道:“大护法,烈火神珠是在卑职手上丢的,是卑职办事不利,倘若摩羯大帝要惩罚……”

    玉面冷姬话未说完,灵塚的笑声陡然传来,他道:“真是笑话,你以为摩羯大帝会把你放在眼里,直接惩罚你?滚一边去,护法们对话,少在这插嘴。”

    灵阴开口:“灵塚,你到底想说什么?”

    灵塚又言:“你和灵氿速来我的烟森林,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当面跟你们说。虎王,树精,你们也给我滚回来。”

    虎王和树精灰头灰脸地应了一声转身朝魔之窟的方向飞去。

    灵氿和灵阴互望了一眼,二人犹豫了一下,彼此点了点头,异口同声道:“好,烟森林见。”

    灵氿冲着杨振远喊了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杨振远应声凑到了灵氿身边,二人来到一边,灵氿自怀中掏出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精致的紫色玉瓶给了杨振远,低声道:“这是紫玉魔瓶,南宫秋水就被困在里面,只要上官红燕的身份暴露,就把她收进魔瓶子,然后把南宫秋水放出来,为我所用。”

    杨振远点头:“卑职领命。”

    灵氿又言:“我去烟森林之际,你和印贤真人去碰个面,告诉他之前的计划不变,但是要暂缓一个月实施。”

    “是。”

    “去吧。”

    ……

    在灵氿吩咐杨振远的同时,灵阴和玉面冷姬有过如下的对话――

    “那个和罗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是谁?”

    “回禀二护法,是罗莎,罗刹的孪生妹妹,但是我也不知道她会出来救宇岢,我已经给她灌输了宇岢就是她的杀姐仇人的思想,而且再三嘱咐过一定要杀了宇岢,可是……”

    “不要说了,既然她不能为你所用,就让她去阴间陪她姐姐吧。”

    “是,日后卑职若是见到她定会格杀勿论。”

    “次此事败势必会惹来一系列的麻烦,放心,我自会在摩羯大帝面前将此事大事化小,保全于你。”

    “谢二护法袒护。”

    “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你去一趟仙之都,找一个名叫桀骜的人,把这个给他,他一看就会明白。”灵阴说着,空洞的袍袖内幻化出一串红玛瑙珠链。

    玉面冷姬接过珠链:“卑职这就去办。”

    “别忙,待我和灵氿走后,想办跟踪一下杨振远的行踪,最好能打探出灵氿跟他说了什么。”

    “是。”

    ……

    另一边的灵氿也特意对杨振远吩咐道:“务必打探出灵阴对玉面冷姬交待了什么,必要的时候,杀之。”

    杨振远阴笑道:“卑职明白,对了,蛊惑冰魔那边怎么交待?他可是我们打入灵之峰的一枚不错的棋子。”

    灵氿点了点头:“能用就用,不能用就杀,这个事你自己斟酌。”

    “遵命!”

    ……

    双方一番密谈之后,灵氿来到灵阴身后,道:“我说,你说老大叫咱们去烟森林会不会没憋什么好屁?”

    灵阴闷哼了一声,道:“他憋没憋好屁我不管,总之到了烟森林他要是还用刚才的语气跟我说话……”

    “你怎么样?”

    “我?我不答应。”

    “老三,你也就过过嘴瘾吧,到了人家底盘,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你是不是强龙还不一定呢。”

    “哼,你这是在激火?”

    “老三,三弟,愚兄的意思是既然咱俩一块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咱俩可以算是同盟,同盟你明白吗?”

    灵阴瞪着了灵氿一眼:“难道……就你有这个心眼儿?”

    灵氿一听,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脸,道:“那咱们就心照不宣喽。”

    灵阴冷笑道:“哪那么多废话,上路。”

    “上路!”

    二人话音未落,回身一转,便消失无踪。

    白崖之上只剩下了杨振远和玉面冷姬。

    杨振远看着玉面冷姬,阴笑了笑,才道:“唉呀!玉―面―冷―姬,自从复活之后,每次提到这四个字,那些被你们玉剑派欺凌打压的昔日的画面就萦绕眼前,现在想来真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啊!”

    玉面冷姬冷视这他:“你罗里吧嗦的想说什么?”

    杨振远瞪着玉面冷姬,怒道:“想说什么?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振远镖局的二十八个人是不是你杀的?”

    玉面冷姬哼笑了一声,莫名其妙地道:“这都是哪年的老黄历的,你怎么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废话少说,当日乱石谷大战,是不是你派手下来我镖局进行了屠杀?奈何我那时手无缚鸡之力,任凭你和虎王呼来喝去,现在我要为那些殉难的弟兄报仇。”

    玉面冷姬冷笑了一声:“难得你这种人还会记念你的兄弟,不过,我玉面冷姬要杀几个人需要抵赖吗?”

    “什么意思?”杨振远莫名。

    就在杨振远话音未落之际,自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这个声音里带着失望,更充斥这仇恨――

    “杨振远,我终于找到你……”

    “郭,郭十一?”

    杨振远一见来人大惊失色。

    “狗贼,拿命来!!!”

    郭十一挥舞貔貅光刀,飞身而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