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天下我做主〕〔我真是星球最高长〕〔我从来都不主动〕〔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悠闲桃源〕〔新书〕〔万古最强驸马〕〔大宋最狠暴君〕〔一剑独尊〕〔名门第一闪婚〕〔千机妙探〕〔黎明之剑〕〔诸天最强大BOSS〕〔种田农女不好惹〕〔五星战神齐昆仑〕〔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威震九州齐昆仑〕〔这个奥特曼没节操〕〔大秦之铁血帝国〕〔齐昆仑蔡韵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96章神奇的冰城
    !

    [https://.xs321./]

    </p>

    冰莲终于停了下来,众人跳下冰莲,寒冰再次施法将被冰层封住的宇岢收入囊中,道:“各位,待会我们会穿越一道屏障,在穿越的过程中无论大家有什么反应都不要运功,更不要用战魂灵力去抵御。”

    鬼公“啊”了一声,道:“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吗?毕竟第一次来这,有个了解也不至于真遇到什么情况会措手不及啊。”

    鬼婆向鬼公飞了一个眉眼:“老头子这话说的不错。”

    “嘿嘿嘿,老头子我啥都会,就是不会说‘错’话!”

    “老鬼头,说你胖,你就喘。”

    上官红燕上前一步,故意套近乎:“我就爱听鬼公说话。”

    鬼婆瞥了上官红燕一眼,又对鬼公说:“唉,有人喜欢听你说话。”

    鬼公美滋滋地摸起了长眉,嗲声地道:“不要把‘喜欢’二字跟人家说的那么直白嘛,我还是个处男呢,人家会难为情的嘛!”

    “哐当!”

    鬼婆抡起拐杖重重地砸在鬼公的头顶:“老不正经的,一句人话不说。”

    鬼公苦着脸,低声嘟囔:“人家本来是鬼,当然不说人话了,再说,你刚才还夸我说得不错呢。”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从现在起,给我闭上你的臭嘴。”鬼婆怒声狂喊。

    这个时候,寒冰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两个不要闹了,从我见到你们的一刻起,你们就没有消停过。”

    鬼婆没有在意寒冰的话,而是上前几步,仰望着高耸入云的的城墙,惊叹道:“老天爷,来到冰城很前,感觉就更不一样了,这,这简直就是一座山!一座巨型的大山!”

    寒冰继续刚才的话:“各位,我们的面前就是一层透明的屏障,待会无论你们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千万别运功抵御,否则后果会很严重,不过也不用担心,放松即可,我们走。”

    上官红燕心中胆战,她担心这屏障真如灵宝尊者所说,倘若真能测出她体内具有魔之窟的灵力之前的潜伏不仅会功亏一篑,而且还极有可能遭到到他们的打击……

    然而,现在又无路可退……上官红燕犹豫之际婆在她身后催促着,将她一推:“走啊,想啥呢?”

    正是鬼婆这无心地一推,让她在惊恐中一下子冲了进去。

    就在上官红燕冲进屏障的一刻,她的惊叫声几乎传到了天的尽头!

    不,那不是惊叫声,而是痛叫声,只是她担心自己体内魔之窟的灵力暴露出来,所以在假装在惊叫……

    “叫魂儿呢?这么大声,好像有人要吃你似的。”鬼婆尾随其后。

    接着,鬼公和罗莎也一并跟了进来。

    在就在他们进入屏障的一刻,除了上官红燕之外,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虽然强烈却很短暂,似痛非痛,一闪而过。

    然而,上官红燕的脸上却显现出痛苦之色,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地滚落下来,鬼婆诧异地问:“丫头,这么冷的地方,你怎么冒出了那么多汗呀?”

    上官红燕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气息不稳,勉强地笑道:“没事,没事……”

    寒冰问道:“各位感觉如何?”

    鬼婆凝眉若思:“好似被烈火灼烧,却没有疼痛之感。”

    鬼公接言:“这感觉快如一闪,仿佛像触摸少女那柔软而又有弹性的皮肤一样,就像触电一般。”

    “胡说八道。”鬼婆瞪了鬼公一眼。

    “我实事求是,怎么是胡说?”鬼公辩解。

    罗莎犹豫了一下才道:“有一种被针扎的感觉,却没有感到疼痛,只是有点麻。”

    上官红燕莫名其妙:“你们居然都没有感觉到疼?难道你们就没有感觉到被刀砍的感觉?奇怪了……”

    狂妪智叟和罗莎一脸茫然,各自摇了摇头。

    寒冰心中已然有数了,他点了点头,道:“各位的感觉我已经记下了,我们上路吧。”

    上官红燕跟在后面,心中暗想:奇怪,为什么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不过……幸好是进来了……

    这个时候,鬼婆陡然大叫:“咦,之前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那些巨型宫殿呢,怎么看不见了?”

    其实,鬼公和上官红燕还有罗莎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一经鬼婆的提醒,他们也立时注意到眼前的景象与之前完全不同。

    在他们面前已然是一片空无一物的广袤冰原,之前的巨大冰城好似蜃景一般,消失无踪。

    “奇怪,这里不是冰城吗?刚才看到的那些宫殿和房屋呢?这里是什么地方?”鬼公莫名问道。

    寒冰还未开口,灵宝尊者已然踏着傲雪白熊幻身而来:“这里就是傲雪冰城的幽冥殿。”

    “幽冥殿?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啊,这里简直就是荒郊野地嘛,周围空旷如野,头顶蓝天白云,哪里有什么宫殿吗?”鬼婆疑惑费解地说着。

    灵宝尊者自傲雪白熊的身上飞了下来,来到几个人的面前,又道:“这跟各位穿越屏障时不同的感受一样,不同的感受就会有不同的发现,傲雪冰城洁净得如空气一般,你们自然什么也看不见了。”

    鬼公惊愕地道:“真是不可思议!”

    “我还是不明白。”鬼婆直言。

    上官红燕和罗莎互望了一眼,她们已然被这怪异而神奇的情形彻底震撼,虽然有太多的疑问,因为惊异过渡,一时间却不知从何问起。

    “我知道你们有无数个疑问,等把事情处理完了,寒冰自然会为你们解答。”

    灵宝尊者说完,望向寒冰,寒冰心有灵犀地将宇岢自袖口内送了出来。

    灵宝尊者默念咒语,瞬息之间,在众人面前陡然闪现出一个圆形的蓝色水池,她柔媚的玉指轻轻一台,指尖蓝光闪烁,一道蓝冰色的光球托起被封冻的宇岢慢慢飞入幽冥池内。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各人的心中虽有千百个疑问,然而,在这庄重而肃穆气氛中谁都不敢开口。

    顷刻之后,灵宝尊者深吸了一口气,道:“一个时辰内如果幽冥泉水失去色泽,就说明宇岢已经开始复苏,倘若没有变色,就再需要一番气力了,毕竟魔之窟的三护法是制毒专家,其厉害程度大家应该也有所耳闻。接下来就看宇岢自己造化和意志力了。”

    灵宝尊者说完,鬼婆在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是不是可以说话了,可憋死我了!”

    “就算不能说你也已经开口了。”鬼公道。

    灵宝尊者问:“鬼婆,你想说什么?”

    鬼婆话刚到嘴边,有紧张地咽了回去:“没,没想说什么……”

    “有话就说,怎么变得扭扭捏捏的了?”

    “闭嘴!”

    鬼婆和鬼公互瞪了一眼,鬼婆向鬼公使了一个眼色,鬼公看出这个眼色的意思,他也向鬼婆还了一个眼色,他们本以为谁都不知道他们在用眼神交流,然而其他人却都在注视着他们。

    鬼婆尴尬地笑道:“没事,没事。”

    灵宝尊者又言:“寒冰,去把冰壶取来。”

    寒冰应声而去,片刻之后,他端着一个碗大的冰盒走了出来。

    灵宝尊者妙目微币,开始静气凝神,只见她双臂慢慢地抬了起来,肩上的霞影纱灵光一闪,飘浮起来。

    狂妪智叟等人看得目瞪口呆,由其是鬼公,注视着灵宝尊者曼妙的身躯,开始想入非非,直到鬼婆的拐杖砸了过来,他才如梦初醒地瞪了她一眼,才向浮空幻闪的霞影纱望去。

    霞影纱灵光闪烁,骤然间,一道极白的亮光闪过,只见玫瑰和玲梅的灵魂自霞影纱内幻身而出。

    这情形让狂妪智叟和上官红燕以及罗莎骇然一惊,唯有一旁的寒冰泰然自若,面无表情。

    鬼公陡然开口:“寒冰,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的灵魂被霞影纱吸去了?”

    鬼婆接言:“这可坑苦了宇岢,怪不得大战的时候他总是心神不宁。”

    上官红燕愕然暗道:霞影纱果然名不虚传,看似是一条普通的纱巾,居然可以收集灵魂!

    玫瑰和玲梅的灵魂浮而现,二人向灵宝尊者躬身行礼:“见过尊者。”

    灵宝尊者道:“免礼,你二人此番遭劫,也属天意,不过凡事有因必有果,玫瑰,你性情张扬,欲做万花之首,势必为痴念所困,终遭杀劫。”

    “是,玫瑰谨遵教诲。”

    灵宝尊者又道:“玲梅,你性格孤傲,铮铮傲骨带有桀骜不驯之性情,命中该有情劫,为情所苦,为情所伤,终连累无尘,失去冰魄。”

    “玲梅知错了……”

    灵宝尊者的掌心中幻化出无尘的玉石,她只是轻轻一吹,玉石瞬息之间化为人形。

    无尘跪在灵宝尊者的掌心内,躬身叩拜:“无尘见过尊者。”

    灵宝尊者道:“无尘,在玄冰寒洞内,你落入幽冥池以千年灵力激活了我被封禁的身体,又在最关键的时刻爆出了你的玉灵之气助我攻克烈火神珠,实在功不可没。”

    无尘谦恭有礼的语气和他儒雅的气质可谓相得益彰:“身为灵之峰的生灵,有责任和义务保全自己的领地,其实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宇岢,倘若没有他,我和玲梅……”

    无尘说到这,停顿了下来。

    灵宝尊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她道:“你和玲梅的命中是该有一段情缘,但是你们要明白,情纵痴迷终有尽,缘灭之时应息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