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高冷校草绝宠小娇〕〔年锦书雁回〕〔快穿之雷劫我来了〕〔陈不凡林雪瑶〕〔霍少宠妻甜如蜜〕〔潜都狂龙〕〔美食从和面开始〕〔完体〕〔重生后我嫁了最凶〕〔开局抽到天谴圣体〕〔首富小村医〕〔蚀骨危情:前妻,〕〔夏天韩涯天王殿〕〔我真没那么强啊〕〔骆夜歌方之信〕〔我玩游戏就能无限〕〔我的父母重生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00章告别灵之峰(求订阅)
    !

    [https://.xs321./]

    </p>

    无尘终于可以释怀从玲梅到红菱的转变,就在他们紧紧抱住彼此的一刹那,两个人的周身突然灵光一闪,霎那间,红菱幻化成一颗赤色灵种,无尘变幻为一块寒玉灵石。

    赤色灵种和寒玉灵石悬浮在空中,奇光异闪,瞬间飞到灵宝尊者的手里。

    这情形让除了灵宝尊者之外的所有人骇然一惊。

    宇岢陡然开口:“尊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灵宝尊者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形,她淡然一笑,才道:“这是一个极好的开端――”

    “什,什么意思?”鬼婆费解。

    灵宝尊者又言:“刚才的红菱只不过是她的灵魂昙花一现。而无尘也只是一个没有冰魄的孤魂,他们自然无法像以前那样在一起。”

    “要怎样才能让他们真正的在一起?”宇岢莫名问道。

    这个时候,灵宝尊者的气息开始紊乱,她知道自己已经支撑不了太久。

    和烈火神珠对抗,又与灵氿,灵阴对决,仅凭一半的战魂能够坚持到现在她已经很满足了。

    她勉强维持着即将涣散的身体,尽量不让灵力消散,因为只要她的灵力消散,整座冰城便会瞬间消失,如果冰城消失,就无法借助这里的灵气将无尘的冰魄与本体合二为一……

    灵宝尊者妙目微闭,说话开始力不从心:“寒冰,你来解释给大家听。”

    “遵命!”

    寒冰上前一步,接言道:“红菱再度回到种子的阶段是一种正常的表现,刚才只是她的灵魂在和大家重新相认。然而,要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复活还需要把她的种子带回百花坳,让她在哪里萌芽,生长,直到化为人形,他们才能真正在一起。”

    听寒冰这么一说,大家豁然明了,也能够接受刚才的情形了。

    宇岢又问:“可是无尘的冰魄还在蛊惑冰魔的手里。”

    寒冰又言:“无尘的冰魄已被傲雪白熊带来了。”

    寒冰说着,朝傲雪白熊喊了一声。

    傲雪白熊上前一步,张开如山洞一般的大口,只见一颗大小如核桃一般幻闪着灵光的玉石冰魄飞了出来。

    “这就是无尘的冰魄?”鬼婆惊问。

    “这就是冰魄!”鬼公和上官红燕以及罗莎的脸上也露出了惊异之色。

    宇岢恍然叹道:“在白冰森林,傲雪白熊突然消失在我们面前,原来……原来它是去找无尘的冰魄了!”

    上官红燕也叹然不已:“这一切仿佛像做梦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寒冰接过冰魄,面向灵宝尊者,然而此时的灵宝尊者已然面带倦容,脸色苍白憔悴,虽然悬浮在空中,却有摇摇欲坠之意。

    “尊者,尊者您怎么了?”

    “我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只有一半的战魂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谁都不要在说话了,听我说――”

    灵宝尊者说着,伸出掌心,又道:“把无尘的冰魄给我,我要用最后一丝气力将玉石和冰魄合二为一。”

    寒冰剑眉微皱:“尊者,还是我来吧。”

    灵宝尊者摇了摇头:“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办,不能消耗你的的玄元大法。”

    她说着,将无尘的冰魄吸入掌心,心中默念咒语,开始施法。

    只见灵宝尊者双手慢慢合十,冰魄和玉石在双手间陡然爆闪出奇光的灵光,灵光自她手指的缝隙间透射出来,好似流动的极光绚烂无比。

    宇岢看着幻闪的灵光,心中感叹:无尘,这美丽如虹的灵光是不是表示你正在走向幸福,我想,一定是的……

    片刻之后,灵宝尊者将身上的所有灵力全部集于掌心,等到她的周身暗淡无光之际,一块晶莹通透的玉石开始慢慢飞向寒冰。

    灵宝尊者的面色更加憔悴,她气喘吁吁地道:“把红菱的种子和无尘的玉石放在百花坳的圣水湖,让他们吸收日月精华,待到时机成熟,她们自然会化为人身,再续前缘。”

    “还有,玄冰寒洞的修复工作可以召集雪人族的全部族人帮忙。这样你就可以安心地护送无尘和红菱去百花坳了。”

    寒冰接过种子和玉石,拱手道“寒冰领命。”

    灵宝尊者说完,又面向宇岢,长吁了一口气,再道:“宇岢,有一件事我只能拜托于你。”

    宇岢上前一步:“您说。”

    灵宝尊者自怀里取出一道蓝色玉符,递向宇岢,道:“你的战魂灵力虽然所剩无几,但是先天灵气还在,在先天灵气的保护下务必将这道符贴到……贴到,魔狱王鼎之上。”

    宇岢虽然不知道魔狱王鼎是什么,更不知道这道符会起什么作用,但是灵宝尊者托以重任,必然有她的道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接过玉符,拱手抱拳道:“尊者所托,宇岢定当全力以赴。”

    灵宝尊者说完,飞到傲雪白熊的头顶,看着众人,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才道:“各位,灵之峰一役让大家得到了很多,同样也失去了很多,每个人要走的路还会很长,而且坎坷,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见。现在,我要回到玄冰寒洞的幽冥池内再次长眠了。”

    “尊者,告诉我您的另一半战魂在什么地方,我一定要把它带回来?”宇岢惊异。

    灵宝尊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着众人淡然一笑,便与傲雪白熊一并消失无踪了。

    灵宝尊者消失的一刻,整座冰城也瞬间化为了满天的飞雪飘向天的尽头。

    就在这时,罗莎被封禁的战魂灵力也在灵光一闪之下瞬间解封。

    鬼婆惊叹:“丫头,你的灵力解封了!”

    罗莎微笑着点了点头。

    宇岢对着罗莎悦然道:“恭喜!”

    上官红燕一下子挤到宇岢和罗莎中间,若无其事地看着漫天的飞雪叹道:“唉,这么大的一座冰城就这么没了!”

    “不,它是永恒的,它是随着灵宝尊者的意念和灵力的存在而存在,有朝一日,灵宝尊者战魂复苏,它依然会矗立在这片极寒之地。”

    寒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飞雪飘去的方向,神情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宇岢上前一步,在寒冰的肩头拍了一下:“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完成灵宝尊者的所托,并带回她另一半战魂。”

    寒冰点了点头,才开口:“宇岢,我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

    一向冰冷孤傲的寒冰居然能说出这样一句话着实令人惊愕,但也让人兴奋,宇岢虽然感到意外,却也毫不犹豫地道:“当然可以!”

    与此同时,寒冰的话也引起了上官红燕的注意,她担心寒冰会对宇岢提及玄冰寒洞内的情形。

    所以,在寒冰和宇岢向一出小型冰山走去时,她也趁机跟了过去。

    寒冰望着远方,低叹了一声,道:“宇岢,谢谢你。”

    “谢我?”宇岢讶异。

    “你要知道,我生平几乎没说过这两个字。但是,此时此刻我要谢谢你。”

    宇岢正要开口,寒冰又言:“你不要说,请听我说,当你把霞影纱在最关键的时刻抛给灵宝尊者的一刻,你这个人便让我深深折服,你一心一意要救活玫瑰,那个时候,对你而言,霞影纱是你唯一的筹码,而对我们而言,霞影纱也是保住灵之峰的唯一希望。”

    “在大是大非前,我宇岢还是一个能够保持理智的人。”

    “这一点我承认,所以我很佩服你。更要感谢你,是你拯救了灵之峰。”

    “其实我也受益匪浅,如果你拿我当朋友,当兄弟,就不要再提这个‘谢’字。”

    寒冰点了点头,又道:“我之所要跟你单独谈话,其实……还有一件事要求你,只是……”

    “但讲无妨。”

    “宇岢,多年以前,我去魔之窟盗取灵宝尊者的战魂时惨遭杀害,幸而被一个蒙面女子所救,然而时至今日,我都无法找到昔日的救命恩人,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找她?”

    “我们冰系战魂的人无法长时间待在灵之峰以外的地方,所以要找到她……的确难如登天。”

    寒冰说着,自衣带掏出一枚金镶玉的挂坠,挂坠上浮雕着一颗灵动的泪珠。

    “倘若有一天,你见到带着和这串挂坠一模一样的人请务必告诉我。”

    宇岢看着这串挂坠,感觉似曾相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从哪里见过,他淡笑了一下,朗声道:“好,倘若我真能有幸见到,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她带到灵之峰。”

    寒冰看着宇岢重重地点了点头:“谢谢!”

    寒冰话音未落,只听鬼婆在冰山后面一声狂叫:“喂,你居然在这里偷听?”

    鬼婆的叫声打断了宇岢和寒冰的对话,宇岢走了过来问道:“红燕,什么情况啊?”

    上官红燕急忙解释:“宇岢大哥,你的战魂灵力大减,人家担心你的安危嘛!”

    “鬼才相信呢。”鬼婆一脸不屑。

    上官红燕知道寒冰并没有提及玄冰寒洞的事,便毫无畏惧地瞪向鬼婆,没有好气地喊道:“你本来就是鬼,信不信由你。”

    宇岢没有多加理会,而是对寒冰拱手抱拳,道:“你说的事,我会记住的,因为还有很多事要办,我们就此告别。”

    “各位,这里距白崖有万里之遥,我来送你们一程。”

    寒冰说着,再次取出冰莲向空中一抛,随即将手一挥,冰莲灵光一闪,幻化成一朵巨大的莲花。

    鬼婆面向罗莎,道:“丫头,还需要我的海棠吗?”

    罗莎“啊”了一声,忙道:“不好意思,还没来得及把海棠花还给您呢。”

    罗莎一边说着,一边摸索放在身上的海棠:“奇怪,怎么找不到?”

    鬼婆摇了摇头,笑道:“丫头,别找了,在你恢复战魂灵力的一刹那,海棠花已然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之所以这么问,是有原因的……”

    罗莎莫名:“什么原因?”

    鬼婆一把将宇岢推到罗莎身边:“你要是冷的话,宇岢的蓝玉风衣可是又保暖又舒适呦!”

    罗莎略带含羞地转过身去。宇岢向鬼婆挤眉弄眼:“鬼婆,你说什么呢?”

    “唉呀,还走不走了?鬼婆,莫不是你想穿宇岢大哥的蓝玉风衣?”上官红燕说着跳上了冰莲催促道。

    “唉呀,走了走了,老婆子,就你的事多。”鬼公也跳了上去。

    “死老头子,等没人了看我怎么治你。”鬼婆瞪了鬼公一眼。

    等到众人跳上冰莲,宇岢又望向寒冰,真挚地道:“现在,我感觉又重新认识了你,兄弟,珍重!”

    “珍重!”

    寒冰的脸就像被冻僵了一般,似乎很难有微笑的表情,好在宇岢等人已经习惯这样的一个人,并发自内心地接受了这个外表冰冷孤傲,内在却热血奔腾的朋友。

    这个时候,寒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大喊一声:“喂,宇岢,我还有话要说。”

    然而冰莲已然远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