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02章上官红燕胜了(求订阅)
    !

    [https://.xs321./]

    </p>

    “宇岢,小心!”

    宇岢只顾躲避反射回来的烈焰光球,确实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上官红燕要对自己施以毒手。

    就在上官红燕这一掌即将击中宇岢后背的一刹那,鬼公的白眉已在数丈之外幻闪而来,白眉好似两道白色激光,千钧一发之际将上官红燕挡了下来。

    两道长眉的突然出现让上官红燕骇然一惊。但是,上官红燕反应机敏,立时回身一转,踏步上前,一把扶住忙于躲避烈焰光球的宇岢,忙道:“宇岢大哥,你没事吧,受伤没有?”

    “没事。”

    宇岢愕然:“红燕,你不是被烟色魅影抓去了吗?”

    那鬼魅迷影见鬼公飞来,立时幻身遁去。

    鬼公翻身一跃,跳到上官红燕面前,瞪着她,厉声质问:“丫头,你刚才想对宇岢做什么?”

    上官红燕“啊”了一声,反问道:“我还要问你呢,你和鬼婆都去哪了?明知道宇岢大哥的战魂灵力大不如前,不留在身边保护,还四处乱跑。我担心宇岢大哥被那团光球击中,想拽他回来,不料却被你这两条眉毛吓了一跳,宇岢大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赔?”

    鬼公被上官红燕怼得不知道如何以对,宇岢开口:“红燕,我哪里就变得难么弱了,至少我还有一百级的战魂灵力,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这时,鬼婆狂浪一般的声因从数丈之外便传了过来――

    “丫头,你可真会演戏――”

    鬼婆连环空翻,飞身而至,然而,让宇岢惊异的是,鬼婆的手中还提着一张烟色人皮。

    鬼婆跃到宇岢面前,将烟色人皮往地上一拽,瞪着上官红燕,怒道:“丫头,甭跟老娘装蒜了,这人皮精灵都已经招了。”

    宇岢凑到鬼婆身边:“怎么回事?”

    鬼婆吐了一口恶气,道:“我追踪的那些鬼魅迷影原来都是这人皮精灵所变化的。你猜我还看到了什么?”

    “什么?”

    “我看道了上官红燕,而且不止一个,一共有仨!每个上官红燕的身旁都有一个烟色魅影,简直……简直……”

    宇岢愕然:“什么?三个红燕!”

    上官红燕冷笑了一声,凑到鬼婆跟前,问道:“简直什么?你倒是说啊?你那么狂放不羁,能说会道,怎么被话噎住了?没想到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多个我,真不知是我的荣幸,还是我的不幸……”

    鬼婆瞪着上官红燕:“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官红燕一脸委屈,没有好气地道:“臭老太婆,你可以怀疑我,但你不能在宇岢大哥面前污蔑我。好,咱们今天必须把话说明。”

    上官红燕面向宇岢,道:“宇岢大哥,我问你,从鬼魅迷影出现到现在我可否离开过你的视线?”

    宇岢摇头,上官红燕继续:“鬼婆将这张来历不明的烟色人皮仍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操纵他们来袭击大家的吗?别忘了,我也差点被害,这一点,宇岢大哥亲眼所见。”

    宇岢点头:“确实如此,不过……”

    上官红燕不待宇岢说完,又带着吵嚷的语气质问鬼婆:“还有,既然你看到三个上官红燕,你怎么不把她们抓来?你说这人皮精灵都招了,他都招了些什么,你说?”

    鬼婆被上官的一顿吵嚷质问气得火冒三丈,她将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戳,狂声怒吼之后才道:“好你个黄毛丫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鬼婆说着,朝地上的人皮精灵重重踢了一脚,怒道:“起来,别给老娘装死。”

    那人皮精灵被鬼婆一脚踢下去,顿时如离开水的泥鳅,趴在地上,扭身摆尾,直求饶。

    “我问你,你刚才是不是说奉命来协助上官红燕的?我警告你,要是你说的跟刚才不一样,我一拐杖敲死你。”鬼婆瞪着人皮精灵怒声道。

    宇岢冷眼瞧着,心中暗道:鬼婆虽然狂放不羁,行事鲁莽,却也是个正直之人,就这点而言她不至于污蔑上官红燕,然而……事实如此,上官红燕也的确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此事错综复杂,但愿不会因此衍生出其他变故……

    等一下,那个时候上官红燕被两个烟色魅影拖着走,因何她会毫无还手之力?以她的战魂灵力对付两个烟色魅影绝不是问题,即便对方迷踪幻影,出其不意,她也不至于束手就擒……看来……

    宇岢正想到这,那人皮精灵骤然灵光一闪,化为人形,跪在地上不断地求饶:“饶了我吧,大姐,大娘,大妈,奶奶,祖宗……”

    鬼婆一巴掌将人皮精灵抽翻在地,吼道:“谁让你放这些没用的废屁了,把你刚才在密林里说的话给老娘再说一遍。”

    就在鬼婆甩手掌掴人皮精灵的时候,宇岢和鬼公都条件反射地将手摸在自己的脸上,他二人心照不宣地在心里暗道:好家伙,鬼婆可真下狠手啊,女人要是发飙,还真是没有男人什么事了……

    人皮精灵再次爬起来,一边磕头一边道:“我说,我说,我们本来是弟兄三人,是奉烟影大王……”

    人皮精灵话刚说到一半,只听“嗖”的一声,一串高压气流箭一般地射了过来。

    这股气流来势凶猛,让所有人骇然一惊。

    鬼公反应敏捷,他立时幻身一闪,向爆射激光气流的鬼魅迷影追去。

    宇岢也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不妙――

    “他要杀人灭口。”

    宇岢在一声惊呼之下立时爆出战魂灵力,使出绝尘步,幻闪到人皮精灵面前。

    宇岢本想借助蓝玉风衣挡住极速射来的气流,然而,气流却在中途突然改变了轨道,陡然一分为二,好似迷踪幻影一般地绕过宇岢,刹那间,自人皮精灵两边的太阳穴插了进去。

    人皮精灵当场毙命,瘫倒在地。

    这个时候,鬼公已然将自己的速度达到了极限,仍难以追上那个鬼魅迷影,鬼魅迷影在前面迷踪幻影,心中暗声笑道:上官红燕,祝你好运,我就不陪他们玩了……

    鬼魅迷信说完,顿时幻身一闪,瞬间幻化出上百个身影朝不同的方向幻闪而去。

    “可恶!”鬼公见此情形,陡然止步:“这到底是何方妖孽,怎么有如此快的速度,我用了百万级的战魂灵力居然跟不上他?”

    ……

    人皮精灵的死令鬼婆大惊失色,因为这是她指控上官红燕的唯一人证。

    宇岢也是骇然之极,一时不知所措,唯有上官红燕陡然笑了起来。

    上官红燕笑得狂放不羁,好似被邪魔附体一般,令宇岢和狂妪智叟面面相觑。

    然而,在这邪魔一般的笑声之后,上官红燕却说了一大段让宇岢等人心服口服的话――

    上官红燕道:“如果,我是这场鬼魅迷影的闹剧里最大的嫌疑人,那么,最应该杀死这个人皮精灵的人应该是我。然而,各位有目共睹,我根本一动没动。”

    鬼婆被这没头没脑的怪事弄的思绪紊乱,被上官红燕的话震慑的哑口无言,她只是呆立在那,就像一座雕像,一动不动。

    鬼公无功而返,宇岢问道:“没有追上?”

    “不知道他是何方妖孽,速度快得惊人,恐怕不在你的绝尘步之下。”

    宇岢费解:“来去如风,行踪不定,难道是风鬼?”

    鬼公摇头:“对方行踪诡秘,快若一闪,我实在察觉不出他有多少级的战魂灵力,不过可以肯定那人绝不是风鬼,据我所知,风鬼还没有那么快得速度。”

    上官红燕斜睨了宇岢和鬼公一眼,心中暗道:哼,你们就慢慢猜吧,想破了脑袋瓜子你们也猜不出来……

    上官红燕见他们都不再开口,她再次瞪向鬼婆,冷笑道:“说话呀,哑巴了?”

    宇岢拉住上官红燕,劝解道:“红燕,不要再说了,这里的确存在着误会,但是念在大家朋友一场,刚才的事全当做一场闹剧,好在没有人受伤,我们继续赶路吧。”

    上官红燕甩开宇岢,苦笑道:“误会?宇岢大哥,在金龙教我舍身相助,在白崖我冒死跟你跳崖,在白冰森林我被蛊惑冰魔冻成冰人,在冰原我为你跟罗莎和玉冰花死磕到底,你坠落冰渊,为了找你,我和南宫秋水跳下冰渊,又陪你去寒冰极地。直到刚才,又被这个死老太婆污蔑,宇岢大哥,我是不是天底下最傻的傻子,傻到用死来证明我的一厢情愿……”

    上官红燕说到这,泪目含伤地看着宇岢:“不错,我的确是一厢情愿,没有任何人逼我这么做,难道一厢情愿有错吗?”

    “从我在玄冰寒洞外突然离开,你们就让南宫秋水跟踪我,我知道,就算我为你付出生命,也捂不化你们怀疑我的那颗冰冷的心。”

    上官红燕说着,又瞪向鬼婆:“还有你,一路上我哪里得罪你了?跟我说话夹枪带棒,处处把我置于一无是处。我念在你是宇岢大哥的朋友,处处忍让,处处小心,没想到你如此变本加厉,竟然拿这些跟我毫不相关的人皮妖精污蔑我?你才是居心叵测,唯恐天下不乱你多事婆,老巫婆!死鬼婆!”

    “我?多事婆?老巫婆?死鬼婆?你……你,你放屁!”鬼婆被上官红燕滔滔不绝的狂喷乱怼气得脸色发青,语无伦次了。

    鬼公不忍心鬼婆被骂,上前插言:“上官姑娘,我看……”

    鬼公的话刚出口,上官红燕便朝鬼公呸了一声:“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儿!”

    “死丫头,老娘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了?实不相瞒,我一直都怀疑你,上官尊怎么生出了这么一个丫头来。”鬼婆按耐不住,上前狂声怒骂。

    上官红燕看了宇岢一眼,故作委屈地哭了起来:“宇岢大哥,你就站在那看热闹吗?任由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污蔑,羞辱,践踏一个为了追随你,跟你奔走天涯的人吗?”

    上官红燕的话一次又一次震撼与触动了宇岢的心,回首在灵之峰的点点滴滴,他的确没有关心过这个陪着自己冒险而又无怨无悔的姑娘。

    不仅如此,他甚至多次怀疑,怀疑到让南宫秋水去跟踪她的程度,致使南宫秋水身陷囹圄……

    宇岢开始自责起来,一路上,自己都做了什么?战魂灵力没了,南宫秋水被抓,战魂水晶至今下落全无,自己居然失败到如此地步,老天爷,我该怎办?啊……

    情绪激动的宇岢思绪狂乱,内心纠结,忐忑无比,不知所措,总而言之,一切的烦恼都来自于“爱”与“恨”。

    在这爱恨交加的复杂的心理中,在诸多烦恼以及各种压力下,他终于控制不住地将自己压抑已久的负面情绪如火山一般的爆发了――

    然而,就在宇岢情绪爆发狂声大喊的一刻,鬼婆又冲上来质疑上官红燕,致使情绪失控的他转身瞪向狂妪智叟,怒吼道:“你们不要闹了行不行?一群多事的家伙,整天聒噪个没完,烦不烦啊?”

    “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什么意思?”

    鬼婆一脸错愕地瞪着宇岢,对于他说的话,感到不可思议,更难以接受,以至于她的话音一声比一声激动:“你这是在说我们?在说我们?”

    “是,是,是……我就是在说你们……”宇岢对着鬼婆狂吼道。

    此时此刻,鬼婆的内心再也难以平静,她放声狂吼,这吼声震彻天地,响彻山谷,仿佛将她那颗火热的心彻底幻灭:“老头子,既然我们招人烦,我们就立刻消失。”

    鬼公不知如何是好,刚想劝解,鬼婆一把薅住他的白眉:“如果你不走,永远甭想见到我!!!”

    鬼婆话音未落,抓着鬼公的眉毛立时腾空一跃,向密林深处狂飞而去……

    空地上,只剩下失魂落魄的宇岢和在暗中阴笑的上官红燕。

    上官红燕阴沉地看着宇岢萧条的背影,心中暗道:一切进行得太顺利了,顺利到我都不敢相信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