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03章宇岢揭露上官红燕的身份
    !

    [https://.xs321./]

    </p>

    上官红燕看着意志消沉的宇岢,心中暗道:只有一百级战魂灵力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跟废人没什么两样,此时此刻,正是吸取他先天灵气的最佳时机――

    宇岢大哥,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体内的先天灵气对修炼战魂的人来说诱惑力太大了……

    上官红燕心里说着,单臂一抖,运出灵力,使出吸灵大法。

    只见她的掌心幻闪出紫色灵光,灵光自掌心和臂膀间来回流窜着,好似一条迫不及待要噬血的灵蛇。

    “受死吧!”

    上官红燕心里说着,一掌击了出去。然而,就在她即将触碰到宇岢的一刹那,宇岢体内陡然爆出一片赤色灵光。

    赤色灵光虽然转瞬即逝,然而灵光中所含的三尺气墙刹那间将上官红燕震飞出去。

    “啊……”

    伴着一声痛叫,上官红燕被震出数丈之外。

    宇岢立时回身,疾声喊道:“红燕!”

    被震飞的上官红燕在空中回身一转,单脚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用力一登,借势空翻一跃又跳了回来,最后落在宇岢的面前。

    就在这时,自宇岢的上方突然涌来两股气旋,接着,狂妪智叟自这气旋内幻闪而出,他二人一左一右,箍住宇岢的臂膀,架起他腾空一跃,向树林另一侧的绝壁飞去。

    这看似复杂的一套动作却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以至于上官红燕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三个人便消失在她的眼前。

    上官红燕环顾四周,寻视着宇岢的行踪,心中却费解之至:“怎么可能?他明明只有一百级的战魂灵力,怎么可能爆出三尺气墙?”

    没有得逞的上官红燕愤然大喊:“宇岢,我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能逃过一时,可你甭想逃过一世……”

    ……

    狂妪智叟架着宇岢飞身一跃,跳上了崖顶。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嗨,鬼婆,你不是害怕悬崖吗?现在怎么不怕了?”宇岢调侃道。

    鬼婆瞪了宇岢一眼,急声道:“宇岢,我看你是罐儿里养王八,越来越不如从前了――”

    宇岢苦笑了一下:“我?”

    鬼公拉了鬼婆一把:“有事说事,别讽刺人嘛。”

    “讽刺他还是好听的呢,我差点被他气死,没骂他就不错了。”鬼婆狂声道。

    宇岢丹唇一抿,笑道:“真生气啦?”

    “当然真生气了,没想到你这个白眼儿狼居然重色轻友,朝我们一顿狂怼。要不是老头子劝我,我真的会一走了之。”鬼婆愤然开口。

    “哎呀呀,我还以为你们真的被窝气跑了呢?”宇岢坏笑道。

    鬼婆瞪着宇岢,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才道:“我的小祖宗,我们放心不下你啊!你说你长得一表人才,头脑聪明伶俐,怎么……怎么对那个上官红燕就一点,一点……”

    宇岢不待鬼婆说完,接言道:“一点也不怀疑,对不对?”

    “对。”鬼婆扬眉立眼。

    鬼公也道:“宇岢,我和老婆子根本没敢走远,生怕他会加害于你,幸好我们及时赶回来了。”

    宇岢直视着狂妪智叟,双手抱拳,郑重地道:“感谢二位对宇岢的厚爱,我宇岢岂是见色忘友之人,何况上官红燕在我心里还构不成一个‘色’字。”

    “等一下,你这个臭小子把我搞糊涂了,”鬼婆说着,抬手捂住自己的脑门儿,思绪飞转,继续道:“小子,你怎么一会儿一个样?密林中看你精神萎靡,情绪不定,就跟疯子一样,现在说话却又变得有板有眼,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宇岢淡笑了一下,道:“二位,上官红燕想在我面前演戏,我自然要配合她,跟她演下去喽,如此一来,才能让她放下戒心,自爆身份。何况我也想放长线钓大鱼,看看背后的主子到底想干什么。”

    鬼公一听恍然大悟,陡然道:“原来如何,可见你早就开始怀疑她了?”

    “闹了半天,你小子刚才是装疯卖傻,又是离间计,又是苦肉计,把我们耍了。”鬼婆恍然道。

    “哎,装疯有点,我可没卖傻,不过刚才你们配合的也不错,演技合格。”宇岢笑道。

    鬼公道:“快跟我们说说这其中的原尾。”

    宇岢点头:“这件事要说起来话可就长了……”

    “再长你也得告诉我们啊,你不跟我们说跟谁说。”鬼婆道。

    宇岢侧过身去,望向远方,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才道:“人之初,性本善。上官红燕,其实是一个心地善良,非常可爱的姑娘。”

    鬼公接言:“她爹上官尊的为人我和老婆子也是知道的,所以我们也很奇怪,他女儿为什么会……”

    宇岢继续道:“在金龙教,她曾对我有过救命之恩,因为她实力有限,不幸伤在玉面冷姬的手下。”

    “金龙教一场大战之后,各大门派的掌门都被印贤真人拘禁,唯独遗漏了受伤的上官红燕。”

    “然而世事难料,就在众人毫无防备之下,苏醒过来的上官红燕突然被死而复生的杨振远劫走,从此下落不明。”

    “等一下,说到杨振远,他不是在乱石谷大战时被神秘人给杀了吗?”鬼婆摆了摆手,问。

    宇岢点头:“那个时候他的确被杀了,最后让他起死回生的正是摩羯大帝的二护法,灵氿。”

    鬼公开口:“唉呀老婆子,你先别把话题扯远,宇岢正说上官红燕呢。”

    宇岢吁了一口气,继续道:“直到她从白崖突然出现,我就开始对她产生了疑心。那个时候,我和南宫秋水在白崖遇到了玉面冷姬和追风十三冢,还是她给我们解的围。”

    鬼婆忍不住地问了一句:“她不是被抓走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还出现的那么巧?”

    宇岢道:“表面看似巧合,其实是有人在暗地里蓄意安排,那个时候我始终想不明白,当时上官红燕是怎么吓跑玉面冷姬和追风十三冢的,直到后来,我知道杨振远的顶头上司是灵氿,举一反三,我就能够确定上官红燕的顶头上司肯定也是灵氿。”

    “此话怎讲?”鬼婆问。

    宇岢道:“能够让玉面冷姬和追风十三冢吓得落荒而逃的肯定不是上官红燕本人,而是带在她身上的一件不寻常的物件,这物件极有可能是魔之窟护法级别的人物给的某种具有威慑力的信物,而这个东西自然也绝非杨振远所有,所以从这点断定,上官红燕是被灵氿洗脑,控制了。”

    “再到后来,在无尘和玲梅的梅园和杨振远以及蛊惑冰魔大战时,我曾注意到,杨振远本来杀了上官红燕,却没有出手,反而和她有过一个极短暂的眼神的交流。”

    “那个时候,我对她的疑心又一次升华了。”

    “冰原大战,杨振远出现后,她的举动就变得怪异起来,也消极了很多。”

    “在冰渊深处,我曾经威胁杨振远让他说出真相,就在他提及上官红燕时,上官红燕突然杨振远抛来暗器,显而易见,她是要杀人灭口,以免身份暴露。”

    “最后,就是你们也在场的那一次,她突然离去,我断定她一定是去秘密会见某个人,这个人正是杨振远和灵氿其中一个,南宫秋水被灵氿抓住,我想秘密会见的人多半是灵氿,但也不能排除杨振远。”

    “种种迹象表明,上官红燕正是灵氿派来的潜伏在我们中间的眼线。哼,既然她会演,我们何不将计就计,陪她演完这场大戏呢?”

    鬼公叹然道:“听你说了那么多,没想到自乱石谷一战分别之后你居然经历了那么多事!”

    鬼婆低叹了一声,在宇岢的身上拍了拍,道:“傻小子,你居然把我们也蒙在了鼓里,还非要自己演一出苦肉计,刚才多危险,如果你没有三尺气墙……”

    鬼婆说到这,她陡然问道:“你怎么会有三尺气墙?修炼战魂灵力的人没有千级以上的战魂灵力是无法爆出三尺气墙的。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有?”

    宇岢还没来得及开口,自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掌声,接着,上官红燕的话音也传到了各人的耳朵里――“很精彩的故事!”

    当宇岢和狂妪智叟回身一看,上官红燕和一个身形细长的烟衣人突然幻闪而现。

    “臭丫头,老娘宰了你。”鬼婆说着向上官红燕一冲而上。

    上官红燕开口:“鬼影,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