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08章白银十二剑客
    !

    [https://.xs321./]

    </p>

    宇岢见来者足有十一二人,个个横眉竖眼,怒火中烧,他们步履如风,气势如虹,仿佛是一团极速滚动的熊熊烈焰,朝这边直逼而来。

    “宇岢大哥,他们都是冲你来的,这些人来者不善啊。”迷途男孩道。

    宇岢心中诧异,这些人的衣着打扮飘逸脱尘,看似不像穷凶极恶之徒,为何个个都凶神恶煞,带着满腔怒气?

    就在宇费解之际,一个高大挺拔的身穿白纱长袍的中年男人带头而上,冲了过来:“小子,你就是宇岢?”

    宇岢莫名,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们是?”

    “我们是空灵派的白银十二剑客,我乃白银十二剑客之首――徐众。为了找你,我们弟兄十二人寻遍万水千山,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你,真是老天有眼!”

    徐众在说段话的时候,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愤恨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宇岢拱手抱拳,道:“我们素不相识,不知道阁下为何这般态度,找我又有何事?”

    “你只说你是不是宇岢?”徐众再问。

    宇岢哼笑了一声,道:“方才各位在远处的时候不就喊着我的名字过来的吗,何必多此一问?”

    “我只是想最后确定一下,以免误杀好人。既然如此……各位兄弟,我们一起上,势必要为逐风散人报仇雪恨!”

    徐众说着,长剑脱鞘而出,剑光一闪,剑柄在掌心一番旋转之后,只听“刷”的一声,猛然朝宇岢刺了过来。

    宇岢还来不及分辩,白银十二剑客已然跃身而起,一拥而上,将宇岢和迷途男孩儿团团围住。

    徐众挥剑指向宇岢,怒道:“宇岢,今天就让你尝尝空灵剑阵的威力,拿命来!”

    “等一下,”

    宇岢摆手阻止,道:“你们就是要杀我,好歹也让我死个明白,我根本不认识逐风散人,更不知道什么空灵派,我又为何要加害于他?”

    “当然是为了玄天纲记和史魂残页,这个两样至宝天人谁人不知,又有谁不存觊觎之心呢?”徐众道。

    徐众的话令宇岢愕然一惊:“玄天纲记和史魂残页的确是金龙教至宝,但是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少装蒜,三个月前,金龙教举办双绝大会邀请了各大门派。就是你,暗算了各大门派的掌门,将他们抓得抓,杀的杀,我们空灵派的逐风散人也未能幸免于难,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倒是很有手段!”

    “一派胡言,不知道你从哪里道听途说,跑来栽赃陷害。我与各大门派无冤无仇,为何要暗害他们?”

    宇岢话音未落,站在徐众身边的一个人突然开口:“大哥,何必跟他多费唇舌,先取他狗命,以告慰逐风散人的在天之灵。”

    徐众点头,大声喊道:“各位,布阵――”

    “等一下,我想你们一定是误会了,或者是被奸人蒙骗,大家为何不去金龙教问问业善师父,到那时,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宇岢疾声道。

    “就是金龙教的人告诉我们的,何须在问?”一名剑客厉声道。

    “少跟他废话,我们上吧,大哥。”又有一名剑客开口。

    “布阵!”

    徐众一声令下,十二剑客各自挥舞宝剑,按阴阳五行,太极八卦的分布开始辗转腾挪,幻身走位。

    他们的步法如梦似幻,身影飘逸空灵,好似仙鹤腾飞,又如麒麟俯跃。

    这繁而不乱的阵法将宇岢和迷途男孩儿围困其中,他二人好似被困漩涡,若要脱身而出,着实需要费一番气力。

    迷途男孩儿看了宇岢一眼,道:“宇岢大哥,看来这次你是百口莫辩了!”

    宇岢注视十二剑客幻闪的身影,低声道:“没有必要跟他们过于纠缠,想办法冲出去,到了金龙教,见到业善等人,一切误会自然仍刃而解。”

    宇岢话音未落,十二道剑光已然闪了过来,宇岢立时转体而上,跃向高处。

    迷途男孩儿也在同一时间回身一转,腾空而起,转眼间,和宇岢左右分开,各自跳到一边。

    然而,空灵剑阵并非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他们刚刚落地之际,数道剑刃突然从地下刺出。

    这情形让宇岢的迷途男孩儿骇然一惊,立时跃身而起,千钧一发之际躲了开去。

    就在他们飞身闪躲之时,十二剑客已然兵分两路,将宇岢和迷途男孩儿各位包围。

    迷途男孩儿笑道:“有意思,刚才和那个烟鬼没我打够,这次正好和你们耍耍。”

    徐众开口:“我们的目标是宇岢,不要理会那个娃娃。”

    宇岢心中诧异,暗声道:到底是谁制造的谣言?在去灵之峰的这段时间里金龙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宇岢正想到这,数道剑气再次袭来,刹那间,他已被前后左右各个方向袭来的剑刃围攻在内,就连头顶之上也有三把利刃一并俯冲而下,宇岢这次真的无所遁形了。

    “宇岢大哥,小心!”迷途男孩急喊了一声。

    当宇岢意识道危险已在咫尺,他已然来不及爆出战魂灵力了,然而他又无处躲藏,情迫之下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蓝玉风衣上,任凭数道剑刃一并刺来。

    迷途男孩儿见此情形,立时用手蒙住眼睛:“完了!”

    就在宇岢也认为自己将被万仞穿心,必死无疑之际,只听“咔咔咔”几声,刺过来的数把剑刃被一道气旋瞬间震断。

    这情形让徐众等人愕然一惊,也令宇岢诧异之至,一旁的迷途男孩儿更是惊叹不已。

    “大哥,这小子是妖怪吗?竟然刀枪不入!”一名剑客诧异地道。

    徐众暗自惊叹:为何我们的空灵剑阵伤不了他?还是他本就有刀枪不入的本领?

    没想到,他这么年轻,竟有如此的修为,看来……我们要取他性命实在是难上加难了……

    宇岢趁徐众等人震惊之际,立时爆出绝尘步,幻身一闪,瞬间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一把拉住迷途男孩儿的手腕,携带着一串幻闪的残影绝尘而去,与此同时也抛下了一句话――

    “我宇岢先走一步,各位所有疑问,大可前来金龙教与我对质……”

    一名剑客惊叹道:“那小子使的是什么步法?速度竟快如闪电!”

    徐众被宇岢的速度震撼得久久不能平复,他震惊不已地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奔,逸,绝,尘’?”

    另一名剑客惊叹道:“奔逸绝尘?绝尘步?”

    “没错。”

    徐众点头,但是他心中还有另一个疑惑,他在心中暗道:看他躲避攻击的身法,以及逃走时用的绝尘步,便可知道,我们的确伤不了他。

    令人费解的是,他为何一味躲闪,而不反攻呢?

    更诡异的是,他居然有刀枪不入的本事,可见我们要为逐风散人报仇需要大费一番精神了……

    “大哥,咱们要不要追?”一名剑客问道。

    “必须要追,就算追不上,也要再去金龙教一趟,他不是说在那里等着我们去对质吗……”徐众道。

    “如果他为了逃命故意诓骗我们呢?”

    “他已经成功地从咱们手中逃脱,还有什么理由诓骗我们,从他没有对咱们反击这一点来看,此事……也许另有蹊跷,为未可知。”

    徐众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我们追过去吧。”

    ……

    这个时候,宇岢已经带着迷途男孩儿奔跑了不下百里,随着他们翻身一跃,最终跳到了溪流旁边的碎石滩上。

    宇岢长吁了一口气,道:“跑了那么久,休息一下。”

    迷途男孩儿叹然:“宇岢大哥,你的绝尘步果然非比寻常,仅仅用了不到百级的战魂灵力,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能跑出这么远的路!”

    宇岢躺在石台上,仰面朝天,急促地喘息着。他望着蔚蓝的天空,思绪里出现了一片浮云,就像眼前的天空中飘过来一片云一样――

    在这片云影之下,他仿佛看到了南宫秋水,南宫秋水正困在魔玉瓶内饱受折磨……

    接着出现的是玫瑰和玲梅,她们只是莞尔一笑,便渐渐远去了……

    最后出现的是罗莎,罗莎好像正在忍受着玉面冷姬的鞭笞折磨,玉面冷姬心狠手辣,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想到这,宇岢的心头骤然一痛,他陡然坐了起来,思绪是紊乱的,眼神是凌乱的,心情是复杂的,声音是颤抖的――

    “罗莎,她会不会和罗刹的命运一样?”

    一旁的迷途男孩儿见宇岢神情恍惚,嘴里莫名其妙地呓语着,他喊了一声:“宇岢大哥,你没事吧,在想什么?”

    由于宇岢想得太入神,以至于迷途男孩儿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啊”了一声,才道:“啊?你说什么?你在跟我说话?”

    迷途男孩儿喝了一口溪水才道:“当然跟你说话,这里还有别人吗?”

    宇岢“噢”了一声,迷途男孩儿再问:“你刚才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宇岢叹了一声,道:“想得太多了,多到已经不知从何说起。”

    “要不要过来喝点水?”迷途男孩儿道。

    “对了,把狂妪智叟放出来吧,让他们也喝点水。”宇岢顿了顿才道。

    “好吧,估计一定把他们憋坏了。”

    迷途男孩儿应了一声,将手镯往空中一抛,随即默念咒语,刹那间,手镯灵光一闪,狂妪智叟瞬间幻身而出。

    “鬼公!鬼婆!”

    宇岢见到伤痕累累的狂妪智叟,心痛不已。

    鬼婆一见宇岢,脸上尽显委屈之色,她立时放声嚎啕,大哭不止。

    鬼婆之所以大哭,定然是因为面子上挂不住了,感觉自己在上官红燕面前颜面扫地,又在鬼影面前因为技不如人,连连挫败,心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然而,她这一哭,瞬间吓惊了林中的飞鸟,山中的走兽,就连宇岢和迷途男孩儿也被这狂浪一般哭声震得头昏脑胀。

    “行了,老婆子,别在丢人现眼了。”鬼公无地自容地低叹道。

    鬼婆一听,立时抡起拐杖朝鬼公的脑壳一顿狂敲,吼道:“我的老脸都丟尽了,我哭一哭还不行吗?”

    宇岢忍不住地笑道:“行,既然有力气打鬼公,就说明伤得还不算严重。”

    “谁说的?”鬼婆喊了一嗓子,又鬼哭狼嚎起来。

    “一把年纪了还哭鼻子,真是的!”迷途男孩儿趴在鬼婆面前调侃道。

    鬼婆瞪了迷途男孩儿一眼,正要抡起拐杖,宇岢陡然开口:“鬼婆莫要出手,他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狂妪智叟异口同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