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长生王者归来当奶〕〔梦佳〕〔长生至尊〕〔长生王者平放〕〔长生王者〕〔长生奶爸〕〔唐峰〕〔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入骨暖婚〕〔老子就是要战争〕〔大唐孽子〕〔都市透视医尊〕〔大唐第一长子〕〔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宋时风流(宋煦)〕〔都市古仙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药植空间有点田〕〔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17章 百口莫辩
    宇岢将手一扬,大声道:“各位,请听在下一言。”

    上仙堂堂主的大弟子白硕站了出来,他不待宇岢说完,便抢言道:“做都做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对,我们不听,我们只要掌门,并且报仇雪恨……”其他人纷纷开口,随声附和。

    明智立时上前一步,急声喊道:“各位,我是金龙教明字辈的弟子,也是当事人之一,就算大家不想听宇岢大哥地表述,也应该听我一言。”

    白硕正要开口,徐众横手一拦:“白大侠,我们姑且让这小弟子说上一说,印贤真人在此,相信他也不会捏造事实。”

    白硕点头,退了回来。

    明智深吸了一口气,道:“此事说起来终归是本教内部的原因,本来家丑不可外扬,但是关系到各大门派以及我的一位好友,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事情的这样的……”

    这时,印贤真人向业嗔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去做准备。

    战魂灵力已经完全解封的业嗔意会地点了点头,趁大家都在专注地听明智讲述双绝大会始末原尾之际,悄悄地向后退了几步。

    就在明智讲到印贤真人如何要挟玉泽真人之际,突然,不知自何处涌来一股气旋,接着一个黑衣人疾风而至,空翻一跃之后,冲着明智一掌劈来。

    就在所有人惊骇之际,鬼婆陡然将拐杖朝那黑衣人用力抛去,鬼婆此招看似普通,实则力大无穷。

    因为在她抛出拐杖的一瞬间,已把不下万级的战魂灵力注入到拐杖之上。所以,那黑衣人的战魂灵力若在十万级之下必然会被打得神形俱消。

    然而,来者不善,威力不小,只见他回身一转,足尖灵光一闪,一脚将鬼婆的拐杖踢开。

    宇岢见此情形,立时认出了这一招,惊呼道:“是他?”

    就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那黑衣人顺势射出了一枚无色毒针。

    此毒针乃是阴鸷邪灵之气炼成,无色无痕,一旦射出,便与空气融为一体,极难被人发觉。

    毒针眨眼之间径直插入明智的喉咙,毒素入体瞬间蔓延。

    一旁的宇岢见明智脸色突变,诧异之余,才发现他已无法呼吸,精神涣散。

    “明智,明智贤弟……鬼婆,你的海棠呢?快救人啊!”宇岢一把扶住瘫倒的明智,悲愤之至地呼喊着他。

    然而,那无色毒针剧毒无比,入体即化,由于毒性蔓延极快,根本没做救治的时间,鬼婆凑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

    与此同时,那黑衣人再一翻身,立时凌空虚步而去,空中回荡着他留下的一段话――

    “宇岢,这小子已然中了我的毒针,他不会出卖你了,各大门派的掌门我已按照你的吩咐全部转移了……”

    “狗贼,你给我站住……”宇岢悲泣狂喊,正要追上去,却被鬼公拦下。

    “我去追他!”

    鬼公说着,立时跃身而起,腾向空中,印贤真人纵身一跃,在空中与鬼公对击了一掌,二人各自向后空翻,落回了原处。

    鬼公怒道:“印贤,你为何挡我去路,莫非心里有鬼?”

    印贤真人笑道:“鬼公,双绝大会你好像并没有参加,这里似乎没有你什么事吧?”

    鬼公瞪着印贤真人:“你?”

    鬼婆接言:“印贤老头,你放屁,宇岢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今天我们还管定了。”

    印贤真人笑道:“我不跟你这疯老太婆斗嘴皮子,我只想告诉各位,宇岢今天必须给我们金龙教和各大门派一个交代,大家说对不对?”

    “对。真人说的有理,宇岢,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或者留下你的项上人头。”其他人在印贤真人地蛊惑下又吵嚷起来。

    明智的死让宇岢悲痛欲绝,但是他知道,此时此刻不是悲伤的时候,眼前的误会不解除将永无宁日,就更不用提报仇的事。

    “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宇岢说着,慢慢放下明智的尸体,他起身瞪向印贤真人,怒道:“印贤老贼,刚才那黑衣人分明就是业嗔,当日在金龙教我正是中了他同样的一脚,差点气绝身亡。刚才他使用的那一招‘幻光腿’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们贼喊抓贼,卑鄙无耻,残害同门,不择手段,我今天势必要为玉泽真人和明智报仇雪恨。”

    印贤真人瞪了宇岢一眼,侧身望向各大门派的人,道:“各位,话谁都会说,但是我只相信亲眼所见的事实。你说刚才那黑衣贼人是业嗔,那么……我身后这为又是谁呢?”

    印贤真人说着,将站在自己身后的业嗔让到众人面前。

    业嗔上前一步,笑道:“各位,我深受家师教诲,然而在下不才,资质愚钝,不像宇岢少侠那么会说话。宇岢,你说……我是该说大家是我不在场的证人呢?还是在场的证人呢?如果说我不在场,那么刚才又有谁见我离开了?相反,如果说我在场,那我又是如何将自己一分为二?连我自己都糊涂了,啊?哈哈哈哈……”

    印贤真人再道:“各位,小徒业嗔一直就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开半步,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自然可以排除嫌疑。但是,刚才那个杀死明智的黑衣贼人,逃走的时候把话可都说明白了,想必大家也都听明白了吧?”

    白硕开口:“宇岢,你的同党已经把你暴露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宇岢苦笑:“世界上有那么愚蠢的同党吗?竟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盟友?真是可笑!”

    “我们不要再听你的废话,各位,大家一起上,杀了他。”其中一个门派的人喊道。

    宇岢根本没有理会那些随声附和的门徒,他思绪中回荡着刚才的画面,心中暗道:奇怪,怎么会有两个业嗔?如果刚才那黑衣人不是业嗔,又会是谁?

    想到这,宇岢仍是费解之至,由于事发突然,脑子一乱,所有思绪一片紊乱。

    鬼公站了出来,道:“各位,此事还没有查明……”

    “哪来的老鬼,岂有你说话的份,识相的滚一边去。”一个门派的人骂道。

    鬼婆气不过,朝那些人怒吼道:“你们这群乌合之众,都是有眼无珠的混账王八蛋,只会跟着起哄,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宇岢干的?”

    鬼婆的话令众人不知道所措,纷纷想印贤真人望来。

    徐众看着印贤真人,道:“真人,此事我们的确都是听您说的,这个时候您得说话呀。”

    宇岢不待印贤真人开口,便上前一步,问道:“印贤真人,我问你,你口口声声说,各派掌门是我联合奸人一并抓走并陷害的,你到底有何凭证?”

    印贤真人冷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把证据给大家带来,光天化日之下,看看你还如何辩解……来人,抬上来――”

    这时,印贤真人手下的四名弟子应声之后,四角一边一个,抬着一具尸体来到众人面前。

    众人见尸体面有一黄一紫两色都骇然不已,纷纷惊叹,异口同声:“是半绝散!居然是半绝散?”

    半绝散?

    宇岢见被抬上来的尸体正是在林中见到的那个黑衣人,这时,他才恍然大悟――

    这是印贤真人设的一计,为了除掉我,他不惜以自己教中弟子的生命为代价,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印贤真人见众人议论纷纷,心中暗道:太好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想到这,印贤真人扬起拂尘,摆了摆手,道:“各位请稍安勿躁,听我一言。方才宇岢说我诬陷于他,我今天就让他心服口服,相信大家都能看出,这黑衣人正是中了半绝散才毒发身亡的,而半绝散是已经消失多年的四大奇毒之一。”

    宇岢闷哼了一声,道:“那又怎样?这也不能证明此事与我有关。”

    “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印贤真人说着,又面向各派人士,笑道:“各位都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英雄人物,不知哪位英雄可以说一说半绝散的特点?”

    “我来!”一名剑客举手而出,他道:“据我所知,身中半绝散之人,体表在七天之内不会出现腐烂的现象,非但如此,还会呈现出他人所留下的触痕迹……”

    那名剑客刚说到这,印贤真人陡然开口:“停,这位英雄,老夫要听的就是你这句话,所谓‘留下他人的触痕’顾名思义,就是触碰过中毒者的人必然会留下相应的痕迹。”

    印贤真人的话刚说到这,狂妪智叟立时互望了一眼,鬼公骇然道:“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我应该提醒宇岢不要触碰……”

    “你这个糊涂鬼。”鬼婆在鬼公的肩膀上捶了一下。

    宇岢费解之至,却没有开口。

    印贤真人又言:“无论是谁,只要他触及过此人,我们都可以得出验证。宇岢,伸出你双手给大家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