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天下我做主〕〔我真是星球最高长〕〔我从来都不主动〕〔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悠闲桃源〕〔新书〕〔万古最强驸马〕〔大宋最狠暴君〕〔一剑独尊〕〔名门第一闪婚〕〔千机妙探〕〔黎明之剑〕〔诸天最强大BOSS〕〔种田农女不好惹〕〔五星战神齐昆仑〕〔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威震九州齐昆仑〕〔这个奥特曼没节操〕〔大秦之铁血帝国〕〔齐昆仑蔡韵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18章 以德报怨
    宇岢伸出手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掌心已是一黄一紫,这情形令他骇然一惊。

    印贤真人开口:“你也不必害怕,据我所知,半绝散的毒性不会传染,它只是证明你曾经触及过中毒者。”

    宇岢辩言:“这能说明什么?”

    “是啊,印贤真人,您就直说吧。”白银十二剑客中的一名剑客道。

    印贤真人瞪着宇岢,阴沉道:“死者正是替宇岢等人往来于金龙教和无心山庄的送信之人。”

    “一派胡言,他明明就是金龙教的弟子,他手臂上的烙印可以证明他的身份。”宇岢急言道。

    印贤真人陡然大笑起来,道:“宇岢,你终于不打自招了,你怎么就知道他是金龙教的人?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因为你与本教其他的不肖弟子狼狈为奸,意图侵占本教,并歼灭其他门派,以达到统治整片战魂圣地的野心。”

    “你放屁!”鬼婆狂声道。

    “你放肆!我师父正在说正事,岂容你这老鬼婆在此插言。”业嗔指着鬼婆怒道。

    鬼公道:“业嗔,就凭你这蛮横的态度,相信在场的各路英雄也会对你别眼相看吧?”

    印贤真人再道:“业嗔,把宇岢所说的烙印给各位看看,待会自有他们哑口无言的时候。”

    宇岢说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地推断漏洞百出,再说推断也只能是推断而已。”

    就在宇岢话音未落之际,业嗔已然撸开死者的袖管,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死者手臂上的假皮烙印揭了下去。

    业嗔狂笑道:“宇岢,这就是你所谓的金龙教的人吗?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哈……”

    这一幕令除了印贤真人之外的所有人愕然一惊。

    宇岢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只是心中叹道:印贤啊印贤,你可真是机关算尽,布署缜密……

    看到宇岢大惊失色,印贤真人冷笑了一声,再道:“业嗔,取出死者怀中的书信。”

    “遵命!”业嗔应声照办。

    宇岢诧异,书信?什么书信?

    狂妪智叟互望了一眼,鬼婆问道:“怎么我们当时就没有想到搜他的身呢?”

    “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何必要搜?”宇岢接言。

    这时,业嗔果然掏出了一纸书信,递给了印贤真人。

    印贤真人没有立时念出书信的内容,而是高举信函大声道:“各位,我之所以知道有这封信函,是因为在发现这具尸体后无意中搜到的。”

    印贤真人顿了顿,又道:“为了有效地证明上面的字迹是业善所写,更为了证明这封书信不是我所捏造的,就让业善的嫡传弟子明空来为大家证明一下,明空,你过来。”

    明空慢慢地凑了过来,看到书信的字迹后,点了点,道:“正是家师的笔迹。”

    宇岢诧异之至,但印贤真人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再次开口:“很好!业嗔,你来给众位英雄念一下信里的内容。”

    业嗔接过信纸,大声念了起来:“宇岢已经把各派掌门处置妥当,请庄主下达新的任务。”

    印贤真人陡然开口:“各位,短短两句话就足以证明了他们的狼子野心,如今贼人就在我们面前,大家该怎么做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印贤老贼,这都是你一手策划的,打死我我也不相信这封信是业善所为。”宇岢怒道。

    “白纸黑字,又是他的亲笔字迹,容不得你们抵赖。”印贤真人阴沉地道。

    “既然如此,我更要去找业善师父问一问,相信他不会糊涂到是非不分,还白不明。”

    宇岢说着,立时飞身而起,向通往金龙教的大路飞去。

    “宇岢,你想趁机逃跑?给我站住。”白硕疾声喊道。

    徐众也正要追上去,却被印贤真人拦了下来,道:“各位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白硕和徐众莫名其妙地互望了一眼,白硕道:“真人,这是他的缓兵之计,他想趁机逃跑。”

    “放心,他跑不掉的――”

    印贤真人嘴上说完,又在心中暗道:宇岢,你尽管飞吧,小心撞得头破血流……

    就在宇岢飞出不足一丈远地方,突然,被一道透明的电网撞了回来,由于撞击力道之猛,致使他一时间头晕目眩,全身刺痛,足下失衡,跌落下来。

    狂妪智叟一把扶住宇岢,鬼婆问道:“宇岢,你没事吧?”

    鬼公也问:“现在形式对我们相当不利,就目前而言,你是百口莫辩了,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宇岢沉思了片刻,突然想到了一个去处,他压低了声音,道:“你们可知道金龙教的后山有一处绝命崖?”

    狂妪智叟点了点头。

    宇岢用极低的声音道:“很好,我们三个同时爆出战魂,各自以最快的速度突出重围,向绝命崖冲去,记住,一定要登上崖顶。”

    鬼婆低声道:“他们那么多人,印贤又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们怎么突出重围?”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来声东击西,你们趁机先走。”

    狂妪智叟点头:“就这么办。”

    “喂,你们鬼鬼祟祟在嘀咕什么?宇岢,赶紧出来束手就擒,也许大家还会给你留个全尸。”业嗔喊道。

    宇岢立时爆出百万级战魂灵力,飞身而起,向高空腾去,顿时暴幻出无相残影,刹那间,数以千计个宇岢的残影纷纷向四面八方奔去。

    印贤真人见此情形骇然狂喊:“大家快上,别让宇岢跑了。”

    一时间,在场所有的人挥起武器,群起攻之。

    然而宇岢爆出的残影数量极多令他们眼花缭乱,实在不知道哪个才是他的真身。

    这个时候,狂妪智叟也趁乱而逃。

    业嗔凑到印贤真人身边道:“师父,怎么办?难道就让宇岢这么跑了?”

    印贤真人胸有成竹地道:“他跑不了,我已在山下设了埋伏,如果埋伏没有反应,就说明他一定是朝后山的绝命崖逃去了。让大家去后山追。”

    业嗔应了一声,喊道:“各位英雄,宇岢朝后山逃去了。”

    印贤真人又道:“业嗔,为了以防万一,你和业贪再去看看关押业善的地方有是否绝对妥当。”

    “弟子领命。”业嗔和业贪应声而去。

    印贤真人看着众人向宇岢追去,阴笑道:“我得不到的东西,也绝对不会让它留在这个世上……”

    这个时候,各[笔趣阁520 .qu520.me]派门人如狂潮漫涌向后山追来。

    宇岢一边爆出绝尘步,一边高喊:“鬼公鬼婆,快上悬崖,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了。”

    “啊?又是悬崖,我这辈子最怕的有两个,一个是寂寞,另一个就是悬崖。”

    鬼婆一边飞腾翻越,一边喊道。

    鬼公紧随其后,凌空虚步而来:“这次是让你爬悬崖,又不是让你跳,你怕什么?”

    宇岢爆出绝尘步,踏风而行,追了上来:“鬼婆,不忘初心,还记得你的人生格言吗?”

    “宁可打死,也不吓死!”

    鬼婆说着,纵身一跃,跳到了峭壁上。

    鬼公回头望向宇岢,喊道:“宇岢不要恋战。”

    “明白,你们先上,我断后。”

    宇岢说着,回身一转,爆出了金瑕镖,金瑕镖在宇岢意念地操控下暴幻出无数镖影,朝追来的人暴袭而去。

    看着那些人手舞足蹈地挥动着武器抵挡金瑕镖,似有应接不暇之意,宇岢顿生恻隐之心,他摇头叹道:“你们只是忠心太过,慧眼被蒙,我又怎忍心要了你们的性命。”

    宇岢说着,高声一喝:“金瑕镖,收!”

    宇岢收回了金瑕镖,各门派的人这才送了一口气,他们继续喊道:“大家上,别让宇岢跑了。”

    唯独白银十二剑客之首的徐众裹足不前,他远远地看着宇岢,心中暗道:在白崖附近,第一次和宇岢交手时,其实,他完全可以打败我们……

    这次虽然各门派加起来人数众多,他也能全身而退,仅仅一招金瑕镖就让我们招架不住,然而他却一再手下留情,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还是……他本就是被冤枉的?

    徐众正想着,其他剑客大声喊道:“大师兄,宇岢都跑远了,你怎么还在那里发愣,快追啊。”

    徐众“啊”了一身,应到:“来了。”

    一番追击之后,宇岢和狂妪智叟已然跃上了绝命崖的峭壁。

    下面各派门人只是观望,却没有一个人敢爬上去。

    这个时候,徐众也赶了过来,无双派的一名弟子看向徐众,拱手道:“素问徐大剑客不仅轻功盖世,腾飞之功在我们这些人里应该也是首屈一指,看来追击宇岢的重任就非徐大剑客莫属了。”

    徐众哼笑了一声,道:“你不必恭维,我自有分寸,其实这峭壁如此之高,想必他们也不会爬到崖顶。”

    “既然徐大剑客畏惧,我等也多说无益,反正宇岢绑架的也不止是我们的掌门,大家就在这目送宇岢逃之夭夭吧。”那人阴阳怪气,话中有话地说着。

    十二剑客中的小师弟道:“老大,你听听他们说的都是什么话?你还犹豫什么?”

    徐众没有做声,他的思绪里尽是宇岢的一举一动,以及说过的每一句话,他在反复思量宇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然而,就在这时,徐众的小师弟已然跃身而起,跳了上去。

    “小师弟,快下来,你别逞能啊。”一名剑客喊着。

    他们不知道,绝命崖之所以称之为绝命崖绝非浪得虚名,此处的峭壁上每一道石缝就像刀锋利刃,而且每上升数丈岩石就会变得更加湿滑,最可怕的是,它还有一个别名――“绝壁陷阱”

    绝壁陷阱,就是有很多地方看似可攀却如梦似幻,都是虚假的岩石,只要稍有不慎,便会失足而落。

    就在这时,那名小师弟突然脚下一滑,一下子跌落下来,他立时回身一转,本想抠住石缝,却被利刃一般的石棱划得遍体鳞伤。

    “小师弟……”十二剑客纷纷惊呼。

    徐众见势不妙,立时跃身而起,瞬间爆出千级战魂灵力,一番腾跃之后,一把拉住了小师弟的手腕,朝下面的其他师弟喊道:“二师弟,三师弟,带小师弟下去,我去追宇岢。”

    徐众再一起身,向更高处跃去。

    转眼间,下面的人很难在看到峭壁上的几个人。

    “宇岢,绝命崖并非等闲之地,如果你真的没有做过,何不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去驳倒印贤真人呢?”徐众冲了上来,疾声喊道。

    鬼婆向下望去,诧异地道:“他怎么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宇岢回头望向下方不远处的徐众,道:“最好的证人已经被那黑衣人杀了,我并不是逃跑,而是去找另一位证人,而这绝命崖是唯一的一条路。”

    徐众顿了顿,才道:“既然如此,我姑且信你一次,我跟你一起上去,如果能找到证人,就另当别论,否则就是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放过你。”

    宇岢听到徐众这么说,心中暗道:看来,他还不是冥顽不灵之人。

    宇岢这么想着,大喊了一声:“那你可要小心了,如果你掉下去了,我也许会逃之夭夭。”

    徐众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往上爬,然而就在这时,他足下不慎,一脚踩滑,致使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子向后仰去。

    宇岢听到徐众的叫声,立时向下跃去,然而下面不远处是一块凸起的岩石,如果不快点抓住他,他定然会撞在上面。

    宇岢立时疾声喊道:“伸出长剑,快。”

    徐众照办,宇岢一把抓住了剑刃,另一只手也在千钧一发之际抠住了石缝,他二人这才悬挂在崖壁的最陡峭之处。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徐众紧握住剑柄,内心诧异之至,他不敢相信,自己竟被自己眼中的奸贼所救。

    宇岢紧握住剑刃,鲜血顺着剑口直流而下,此时,他已经顾不得疼痛,只是救下徐众,虽然此人一再误会他,但是直觉告诉他,徐众的本性不坏,更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只是出于对自己掌门的忠心。

    “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只因一场误会,导致了今日的局面,既然是误会,我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宇岢道。

    在徐众的内心里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被宇岢的话打动。

    然而,印贤真人言之凿凿,宇岢也没有拿出能够反驳的有效证据,一时间,真是不知该如何判断此事……

    “还是先前来再说吧,我可不想让这只手废掉。”

    宇岢说着,一把将徐众拉了上来。

    鬼婆在高处对宇岢竖起了大拇指:“小子,真有你的,对敌人竟也如此热心肠。”

    鬼公也道:“徐大剑客,自己好好想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