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19章 再遇埋伏
    鬼公的话让徐众惭愧羞赧,徐众低叹了一声,道:“宇岢,你如此以德报怨,我无法否认,我的内心是惭愧的,但是一码归一码,这件事没弄清楚之前我岂能熟视无睹……所以……”

    “哎呦,好痛!”

    宇岢的掌心仍在淌血。

    鬼婆跃身而来,掏出了海棠花:“把手伸出来。”

    宇岢一边伸手,一边道:“你不用多说,我之所以救你,正是看中了你的忠心,倘若你愿意相信我,我们一起去找业善,尽管那封信是业善的亲笔,但我仍然不相信,我料想……他一定是被挟制了……”

    鬼公接言:“一定是印贤老贼干的。”

    徐众莫名:“什么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岢再道:“徐大侠,此事说来话长,只要我们能见到业善,印贤老贼的阴谋自然不攻自破。”

    徐众重重地点了点头:“好,我跟你们去找业善。”

    宇岢点了点头,鬼婆陡然开口:“好了,只要有我这朵永不凋零的海棠,这等小伤,花到病除。”

    “老婆子,是药到病除吧!”

    “多嘴。”

    狂妪智叟的调侃打闹就像随身装在口袋里的表演道具,随时可以掏出来表演一番。

    徐众喊了一声:“宇岢!”

    “怎么了?”

    “没事……只是想说,谢谢你!”

    宇岢淡笑了一下:“继续往上爬吧,马上就到了。”

    鬼婆看着徐众,调侃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既然把话都说开了,就不必婆婆妈妈了。”

    鬼公点头:“老婆子说的正是我想说的。”

    徐众看着宇岢一点点地爬上崖顶,心中暗道:“比起这个年轻人,我真是自愧不如啊,印贤真人,希望不是你说的那样……”

    转眼间,宇岢等人已经登上了绝命崖。

    鬼婆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莫名问道:“宇岢,为什么我们往上爬的时候不用更多的战魂灵力呢?那样岂不更省事?”

    鬼公反问:“是啊,当时你为何不用呢?”

    鬼婆愣了一下,道:“我看宇岢只用了几十级,我也就跟着用了几十级喽。”

    宇岢道:“各位有所不知,绝命崖不同于普通悬崖,它会因为一个人爆出的战魂灵力的级数随时改变高度。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用一百万级的战魂灵力来爬绝命崖,看似会容易得多,但是绝命崖的高度也会相应的增高一百万倍,这也是在上次离开金龙教之前听业善师父说的。”

    狂妪智叟一听,恍然点头:“原来如此!”

    几个人绕过一块巨石,当宇岢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光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三个多月前――

    业道还在用手指在石碑上刻写经文,业真仍被困在魔灵紫光内,无法动弹。

    见此情形,宇岢叹然:时间就像被定格,也许……此时此刻整个金龙教似乎就只有绝命崖这一处净土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颠覆了宇岢的看法――

    宇岢上前一步,喊了一声:“业真师父。”

    “我靠!我靠!我靠!怎么紫光内罩着一个大活人?”鬼婆诧异而莫名地看着被困在魔灵紫光内的业真,嘴里不停地聒噪着。

    鬼公也道:“我能感觉到这紫光具有不下百万级的灵力,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宇岢叹了一声,道:“这是三个月前印贤真人干的好事。”

    鬼婆莫名:“啊?对自己门人也如此歹毒,他可真是个混蛋。”

    徐众虽然没有开口,心里却在疑问,受人敬重的印贤真人真的会如此吗?为什么?

    鬼婆又向业道望去,费解地问:“宇岢,这个人又在干嘛?怎么在石头上写字啊?”

    鬼公接言:“你没看到吗,人家在练习书法,不过……能用手指在石碑上以指力刻字,真是了不起!”

    业道没有因为宇岢等人的出现而停下来,他仍是全神贯注的虔诚地刻写着每一个字。

    三个月来,他已经快要把整块石碑写满了,这也是他唯一忏悔的方式吧……

    被困在魔灵紫光内的业真听到宇岢的声音立时回过身来,诧异之至地道:“宇岢?你怎么来了?”

    “业真师父,金龙教出事,他们封住了上山的路,我们只能从这里上来。”宇岢道。

    业真叹道:“这一次,比三个月前更加凶险,印贤师叔狼子野心,他不仅要统治金龙教,更要……”

    业真说着,痛心疾首,不禁哽咽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明智偷偷跑来告诉我,业善师兄被毒害,形同痴傻,犹如废人,看来,金龙教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宇岢一听,骇然之至:“他们居然把业善师父给……这群狗贼,简直灭绝人性。可怜明智贤弟他……”

    “他怎么了?”业真惊问。

    “明智为了在各派门人面前揭露印贤真人的罪行,不幸被害……”

    “啊?”

    “业真师父,告诉我,如何才能救你出来?只要有你出来主持,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力挽狂澜!”宇岢的眼神里充满了斗志。

    业真望向仍在刻写经文的业道,叹了一声:“如果业道师兄和我联手,再加上你们的帮忙,也许可以抵挡住印贤师叔,但是你看,他如此心无旁骛,潜心刻写经文,似乎已不问世事,而我又被……唉……”

    “我们还有狂妪智叟,徐大剑客,只要能救出你,还是可以与印贤老贼抗衡的。”

    宇岢奋然地说着,便向业真走来,他本想爆出全部战魂灵力破解魔灵紫光。

    这时,业真陡然开口:“不要再往前走了,危险!”

    然而,宇岢已经走了过来,业真话音未落,只见数百道激光从天而降,就在宇岢等人尚未做出反应之际,激光纵横交错,电流围绕其中,灵光幻闪之际,数百道激光已然编织成天罗地网,将宇岢等人困囚在内。

    “这是怎么回身?”鬼婆大叫。

    宇岢愤然道:“我就不信,这小小激光也能困住我们?”

    宇岢说着,陡然爆出万级战魂灵力,立时使出无相残影,然而,就在他暴幻出残影的一刻,四面的激光围栏骤然灵光爆闪,将所有残影瞬间击散。

    与此同时,顶部的电网也释放出霹雳光暴向宇岢等人狂袭而来。

    这情形让宇岢骇然一惊,不知所措。

    业真开口:“这是印贤师叔在数日前所设的陷阱。”

    这时,一阵诡异的笑声突然传来,接着,印贤真人和业痴先后出现在众人面前。

    “宇岢,我早就料到你会从这里上来,这道天罗地网就是为你准备的。不过,黄泉路还有人跟你做伴儿,你也不会寂寞了……”印贤真人阴冷地道。

    “狗贼,你太卑鄙了。”宇岢怒道。

    鬼婆大骂:“老东西,你最好放了我们,否则我一定会扒了你的皮,喝了你的血,吃了你肉……”

    印贤真人笑道:“老鬼婆就是老鬼婆,没想到你的口味那么重!哼,死到临头还满嘴喷粪,待会儿我会第一个让你尝尝分筋错骨的滋味。”

    “印贤真人。”

    徐众喊了一声,心中充满了无数个疑问。他不可思议地瞪着印贤真人,惊异之至地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印贤真人走上前来,直视着徐众,冷笑道:“徐大剑客,你好像应该是来追杀宇岢的,怎么会跟他站在了一起?倘若逐风散人泉下有知,定会悲泣而无法瞑目的。”

    宇岢怒视着印贤真人,道:“老贼,你不必挑拨离间,你的阴毒已经昭然若揭,徐大剑客只是一时受你蒙骗而已。”

    印贤真人闷哼了一声,道:“徐众,玄天纲记是本教绝学,更是无上至宝,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我会立刻用玄天纲记救活逐风散人,至于你为什么会和宇岢站在一起,我非但不会追究,更不会泄露给任何人。”

    徐众皱了皱眉,问道:“你要我干什么?”

    印贤真人阴笑道:“你是个聪明人,不会不知道我的意思。”

    鬼婆再次狂声怒喊:“印贤,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账王八蛋,你居然……”

    印贤真人不待鬼婆骂完,立时甩出手中的拂尘,拂尘瞬间射出万道银丝,重重地击在鬼婆的前胸。

    由于印贤真人这一招速度之快,力道之猛,毫无防备的鬼婆瞬间被击飞出去,然而天罗地网的空间有限,鬼婆刚被击飞便撞到了身后的激光电网,随即又被激光电网击了回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当场昏厥。

    由于这一切快得惊人,被困在狭小空间内的宇岢和鬼公以及徐众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其实,在这样情形下,就算他们反应来得及也无济于事,因为天罗地网空间有限,只要他们的动作稍微一大,便会触及到激光电网。

    “印贤,你混蛋!”

    鬼公见此情形,勃然大怒,他立时甩出长眉去攻击印贤真人,然而长眉却被激光电网震了回来,如果不是鬼公收手迅速,两条银丝长眉恐怕会在须臾之间化为灰烬。

    印贤真人狂声大笑:“见识到天罗地网的厉害了吧。宇岢,你的无相残影和奔逸绝尘不起作用了,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