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王杨辰〕〔不败战王〕〔萧定穿越〕〔从鸣人开始的次元〕〔无限轮回:我的天〕〔绝世无双萧权〕〔好女婿萧权〕〔都市全能奶爸(又名〕〔萧权萧定〕〔最牛姑爷萧定〕〔我老婆是女学霸〕〔大魏国萧权〕〔轮回之葬仙〕〔穿越成姑爷靠唐诗〕〔三国之随身魔法塔〕〔穿越成姑爷萧权〕〔博物馆员工萧权意〕〔有钱大魔王〕〔将军府的上门女婿〕〔萧权穿越萧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21章 唇枪舌剑,不打自招
    业善以瞬间转移之速从业嗔的剑下脱身,不仅令业嗔措手不及,更是让印贤真人骇然惊呆。

    业嗔忙问:“师父,业善不是中毒了吗,刚才还神智不清,怎么突然就……?”

    印贤真人尚未来得及开口,宇岢的话音已然传来:“史魂残页果然厉害,不但化解了业道心中的戾气,还解除了业真所中的魔灵紫光,更化解了业善体内的毒素,最令人惊叹的是,让他们的战魂灵力瞬间暴增了一百倍。”

    宇岢说着,拱手抱拳,又道:“三位师父,宇岢有礼了!”

    业善和业真还有业道不约而同,一并向宇岢拱手回礼。

    业嗔愕然:“难道……刚才飞入业善师兄体内的金光闪闪的字……是史魂残页上的字?”

    这个时候,业贪慌忙地跑了过来,对着印贤真人道:“师父,原来你们在这,下山的各派门人因为没有找到宇岢,都在等着您的回话呢。”

    然而,印贤真人已经无瑕理会山下的那些人,而是瞪视着宇岢,心中暗道:宇岢这个家伙居然知道史魂残页?业道手里的那本破书看似不起眼,竟然是史魂残页?玉泽师兄,你把骗得好苦,骗得好苦啊……

    印贤真人想到这,刚要开口,宇岢的话音已然传来――

    宇岢又道:“一念皆有道,万念贪嗔痴,灵山真与善,玄天即史魂。说的正是业善,业道,业真,业贪,业嗔,业痴几位。”

    宇岢的话让所有人莫名不已,印贤真人闷哼了一声,怒道:“一派胡言,业嗔,业贪,业痴,你们上,杀了宇岢。”

    “师父,请等一下,我想听宇岢把话说完。”业痴忙道。

    印贤真人瞪向业痴:“你居然对这个来历不明的臭小子的话感兴趣?不要听他妖言惑众,我命令你们马上去杀了他。”

    业善上前一步,道:“师叔,尽管你欺师灭祖,胡作非为,但我们已然喊了你那么多年的师叔,早已习惯了,此时此刻,我依旧再喊你一声师叔。既然业痴师弟想听宇岢说完,你就成全他吧,我想……业贪,业嗔二位师弟也有此意吧?”

    业嗔和业贪互望之后,偷偷看了印贤真人一眼,然而印贤真人一瞪眼,他们立时吓地低下了头,虽然他们嘴上没有说什么,神情却和业痴一样。

    宇岢又道:“你们认为玉泽真人偏向自己的徒弟,其实你们大错特错,刚才我所说的四句箴言包含了你们六个人,换句话说,玉泽真人早已把你们命数与判词批入史魂残页中。”

    业痴愕然:“什么意思?”

    宇岢又言:“如果你们的灵魂没有堕落,今天得到史魂残页的人就会是你们六个人。不仅战魂灵力可以提升一百倍,来日荣登魂之泰斗也是指日可待。”

    业贪开口:“灵魂堕落?我们的灵魂如何堕落了?”

    业真接言:“触犯教规,滥杀无辜,欺师灭祖,坑兄害弟,助纣为虐,勾结魔教,绑架各派掌门,种种恶行,罄竹难书,这就是你们灵魂堕落的原因。”

    业真的话好似当头棒喝,让业贪和业痴哑口无言,业嗔冷笑了一声,才道:“就算你说的这些我们都做过,那么业道呢?他就没有做过?以前他可是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的,难道仅仅道个歉,赎个罪就可以获得史魂残页?”

    业道想要开口,被宇岢突然拦了下来,宇岢道:“业道师父虽然糊涂一时,但他从未荼毒生灵,谋害过生命,纵然有过,却也并非罪不可赦,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他的明镜台可以映射出他的来世,而你们三人的明镜台早已黑化,来世朦胧了。当然,业道师父毕竟是和你们朝夕相处的师兄弟,杀没杀过人,相信这一点你们比我更清楚。”

    业嗔苦笑了一声,道:“这些不过是你凭空捏造的,你一个后生晚辈如何知道这些?又如何了解我教至宝史魂残页呢?还有你所说的明镜台是什么东西?简直是一派胡言。”

    业痴和业贪愕然互望,业嗔始终是半信半疑。

    印贤真人冷笑道:“宇岢,你胡说八道了半天,无非是想蛊惑人心,业嗔,业痴,业贪,他的鬼话你们也该听够了,再不动手,为师可要生气了。”

    宇岢笑道:“实在摆在眼前,就算我在胡说八道,难道业善和业真以及业道战魂灵力的暴增还能有假?”

    印贤真人一时无言以对,然而,业贪因为没有得到史魂残页因妒生恨,狂声怒吼起来:“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史魂残页,我梦寐以求的史魂残页居然和我擦肩而过!啊……啊……”

    “业贪,你冷静点,不要听宇岢一派胡言,史魂残页我们迟早会到手。”印贤真人冲着业贪斥道。

    业贪情绪失控,神情异样,抓狂起来:“史魂残页都已经被他们得到了,我们还怎么可能得到?”

    印贤真人见业贪疯了一般,甩手一掌,重重地抽在他的脸上,怒道:“你冷静点,只要杀了他们,史魂残页的灵力自然可以从他们体内吸出来。”

    “杀了他们,就可以吸出来?”业贪神智近乎错乱。

    “没错,只要他们一死,史魂残页就是我们的了。”印贤真人继续怂恿。

    业嗔也道:“二位师弟,既然如此,还愣着干嘛,我们一起上。”

    业贪愤然而上,怒道:“宇岢,既然你让我与史魂残页失之交臂,我就像对付逐风散人一样,让你尝尝我盘龙擒拿手。”

    业贪被宇岢的话刺激得神智失常,然而,正是这样的人才会在一定机缘之下说出常人不会说的话。

    业贪此语一出,在场的人骇然一惊,由其是徐众。

    与此同时,宇岢心中暗道:太好了,终于逼着们的人在徐众面前说出了真相,既然他们不打自招,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徐众愕然之至地瞪着印贤真人,印贤真人避开了徐众的视线,暗声骂道:业贪,坏就坏在你这一张臭嘴上了。

    就在业贪正要攻上来的一刻,宇岢再一摆手,道:“慢着,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跟印贤真人说。”

    业嗔道:“有屁快放。”

    宇岢冷笑道:“印贤真人,您的高徒已经当着徐大剑客的面把您给出卖了,我真为您发愁,日后怎么在各大门派前自圆其说?”

    印贤真人阴笑道:“大不了把你们都杀了,就不必再费精神,给我上。”

    宇岢向后一跃,看向徐众,拱手道:“徐大侠,事情的大致原尾想必您也看明白,更听明白了,当时在白崖我完全可以一走了之,让你们永远都要不到我。但是,我宇岢对人坦坦荡荡,做事无愧于心,眼里更不揉沙子……”

    徐众不待宇岢说完,便抬手一摆,道:“宇岢少侠,你不要说了,是我被人奸人蛊惑,迷了心智,事已至此,我徐某人对宇少侠的为人和气度深感佩服,待我大仇得报,定会带领白银十二剑客正式向你赔礼道歉。”

    “宇岢,看招。”

    业嗔说着,朝宇岢一脚踢了过来,宇岢回身一转,躲到一旁,愤然亢色地道:“好,今天我就领教一下印贤真人座下三大弟子的高招。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业嗔怒道:“臭小子,你简直狂妄至极,兄弟们上。”

    业贪和业痴应了一声,各自爆出了五万级的战魂灵力,朝宇岢狂袭而来,与此同时,业嗔也腾空而起,由上而下力袭而来。

    宇岢冷峻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自信的笑意,道:“今天就把三个月前的账一并算完。”

    宇岢说着瞬间爆出五十万级的战魂灵力,只见他周身灵光一闪,一道气旋骤然暴散而出,将力袭而来的业嗔等人瞬间震飞出去。

    一旁的鬼婆道:“宇岢仅仅爆出五十万级的战魂灵力能否打败他们三人?”

    鬼公道:“宇岢已经今非昔比,况且那三个人只有五万级战魂灵力,打他们还不跟玩一样!”

    一旁的印贤真人听到鬼公这么说,愤然道:“既然如此,我就把你们先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