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23章 金龙教之变(下)
    “刚才那黑衣人是什么人?好快的速度!”鬼婆问道。

    鬼公疑惑:“会不会是魔之窟的人?”

    业善和业真互望了一眼,业善道:“师弟,你去整顿一下教中事务,我去追印贤师叔。我去下山向各派门人澄清此事。”

    “业善师父,”宇岢喊了一声,沉痛不已地道:“明智,明智他……被杀了……”

    “什么?谁干的?”业真愕然一惊。

    业善一听,好似晴天霹雳,眼前顿时一片黑暗,在一阵心痛之下,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一颗泪珠随着面部肌肉地跳动滚落下来。

    宇岢心痛之至地道:“我认为是业嗔,但是,不管是不是他,我都已经把他碎尸万段了。”

    这个时候,徐众突然自昏厥中疼醒,痛叫声让人听了撕心裂肺。

    宇岢立时开口:“鬼婆,可有办法医治?”

    鬼婆开口:“老头子,把脉。”

    鬼公应了一声,把住徐众的脉搏。

    “怎么样?”宇岢问。

    鬼公皱了皱眉,没有开口。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又望向业善,道:“业善师父,我跟你一块下山,不仅要澄清此事,还要把明智兄弟的尸体妥善处理。”

    鬼婆道:“你们放心去吧,徐众交给我们了。”

    宇岢抱拳:“请一定救活他。”

    鬼公叹了口气,道:“我们尽力而为。”

    ……

    这个时候,绝命崖另一侧的业道,业贪,业痴终于从震撼中恢复过来。

    业道沉声道:“二位师兄,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业贪苦笑了一声,道:“史魂残页都已经被你们得到了,我们还有什么想说的?”

    业道低叹了一声,道:“得失从缘,强求无福,二位师兄修炼那么多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业痴冷笑道:“师弟,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饥,你自然是得到了,我们却一无所有,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

    业道见他二人毫无悔过之意,彻底心灰意冷,低叹了一声,临行之际只说了一句:“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二位能好自为之,宇岢答应今天不杀你们,难保明日你们不会死在他的金瑕镖之下。”

    业贪怒道:“业道,你在咒我们死?”

    业道并没有回头,背对着他们,道:“如果我真想让你们死,又何必跪在宇岢面前替你们求情?我劝你们还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吧。”

    “等等,你要去哪?莫非你要去找宇岢,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我要去找大师兄,协助他重整金龙教,以报玉泽掌门的饶恕之恩。”业道说完便自行离去,任凭业贪和业痴再怎么喊他,他也没有回头。

    ……

    与此同时,那黑衣人和印贤真人已然来到了山下,在一处偏僻的地方进行密谈――

    黑衣人听完印贤真人地叙述,愕然一惊:“什么?红蓝妖人居然被杀死了?”

    印贤真人道:“都是那个宇岢干的好事,他体内有先天灵气,是个很麻烦的人。”

    黑衣人骇然道:“红蓝妖人一死,锁魂幡就等于报废了,那可是我费劲心机得到的一件奇宝!”

    印贤真人冷笑道:“只要能统治战魂圣地,天下奇宝要多少有多少,何必在乎一时的得失。”

    黑衣人疑惑地问:“我把你说的几个地方都找遍了,并未见到玄天金钥,你会不会把位置记错了?”

    印贤真人皱了皱眉,道:“绝对不会,当时在我的逼迫之下,玉泽师兄说的就是那三个地方,当时我也料想,他还不敢拿全教人的性命做赌注来欺骗我,不过现在看来……也许……我又上了他的当?可恶!”

    “他骗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在乎再多骗你一次,你也是聪明一世,糊涂几时啊!”黑衣人调侃道。

    “这个时候,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印贤真人白了黑衣人一眼。

    黑衣人再道:“对了,那个叫徐众的人和宇岢是什么关系?居然甘愿为他而死?”

    印贤真人凝眉若思,陡然问道:“你确定徐众中了你那一掌必死无疑?”

    “中了我那一掌,轻则骨碎筋断,重则当场身亡。”黑衣人说着,自怀里掏出了一块布,递向印贤真人,又道:“这是我击中徐众时从他衣服上扯下来的,相信对你应该有用。”

    印贤真人接过那块布,点头:“如果他真的死了,我就可以利用这一点,再大做文章――”

    黑衣人点头:“还有一点,在除掉宇岢的同时,一定要把无心山庄牵连进去,据我所知,灵塚等人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的计划也要尽快实施。”

    印贤真人深吸了一口气,道:“怎么最近这段时间没有听到杨振远的消息?我手底下的人已然不是宇岢等人的对手了,如今人手一少,做起事来很不方便。”

    “杨振远还有其他的任务,人手的问题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你先去山下应付那些蠢货,我再去金龙教找一遍,今天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玄天金钥。”黑衣人说罢,幻身一闪,便消失无踪了。

    印贤真人闷哼了一声,心中暗道:可恶,日后我大功告成,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你这个心腹大患……

    印贤真人想到这,幻身一闪,出现在各派门人面前。

    “印贤真人,你终于来了。”各派门人异口同声。

    白银十二剑客中的二师兄陈元向印贤真人拱手致礼,道:“印贤真人,我们联合众派门人一直追到了绝命崖,等了许久却未见有人下来,他们会不会从其他地方逃走了?”

    十二剑客的小师弟接着:“真人,有没有见过我大师兄,他也跟着上了绝命崖。”

    印贤真人心中暗道:哼,你大师兄冥顽不灵,倒戈相向,死有余辜……

    印贤真人想到这,低叹了一声,脸上呈现出悲伤之色,道:“唉,可怜徐大剑客,在追捕宇岢的时候,被宇岢和无心山庄的人联合起来一掌打下山涧,待到我赶到时,可惜已经晚了一步,我跳下山崖本想抓住他,却只从他的身上撕下了这一块布。”

    印贤真人说着,把那块布递给了陈元骇然不已:“这的确是大师兄衣服上的,因为这种布料是我们空灵派特有的。”

    “真人,你是说我大师兄被宇岢打下山涧的?”一名剑客再问。

    印贤真人点头道:“不错,没能救下徐大剑客老夫也深感遗憾,老夫已经立下重誓,誓死要杀了宇岢为徐大剑客报仇,更要为金龙教死去的弟子以及各派掌门雪恨。”

    讲到这,印贤真人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各位,老夫已经开启了金龙教的灵光屏障和太极电网,听弟子汇报,宇岢还在山上,只要能杀了宇岢,大家尽可上山,但是,金龙教毕竟是我等修炼的重地,各位只能找人,不可毁坏教中的一砖一瓦。”

    白硕开口:“印贤真人如此深明大义,我等定然会谨遵真人的意思,大家上山。”

    剩下的白银十一剑客一边上山,一边气势汹汹地喊道:“誓报此仇!誓报此仇……!”

    印贤真人看着各派门人如狂潮漫涌一般,直上金龙教,他阴笑了笑才道:“宇岢,我不会给你反身的机会,你体内的先天灵气迟早是我的……”

    这个时候,宇岢和业善已然赶到了山下,他们是从另一条小路而来,所以并未遇到正在上山的各派门人。

    然而,阴险狡猾的印贤真人已然感应到他们的战魂灵力,他心中一惊,暗声道:难道是他们……?

    这时,印贤真人突然注意到石碑旁边的明智的尸体。他眼珠一转,又生歹计,阴声笑道:“我不会让你们就这么简单地见到明智的尸体……”

    印贤真人说着,抬手一挥,袍袖之内灵光一闪,瞬间将明智的尸体收入其中。

    等到宇岢和业善来到石碑前的空地,印贤真人早已绝尘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