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24章 再陷战局
    “奇怪,明智的遗体呢?难道是被……”

    宇岢疑惑费解,他本想说,是不是被野兽叼去了,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业善意会到宇岢的意思,他接言道:“不可能,灵坛山的灵气可以赋予野兽一种灵性,那是一种特殊的人性,所以可以排除被野兽叼走的可能。”

    宇岢莫名:“让野兽有了人的灵性?”

    业善点头:“不错,只要进入灵坛山的一切鸟兽都可以获得这种灵性。”

    获得重生的宇岢已非凡体,他的聪明体现在很多方面,一经业善解释,他立时想到了一个办法――

    四下寻望之后,他陡然飞身而起,空翻一跃之际,瞬间活捉了一只鸟雀。

    等到宇岢回到地面,业善才明白他的用意,业善本来悲伤的脸上显出一丝赞赏的笑意:“莫非你想……”

    宇岢点头,道:“不错,既然您说鸟兽均可获得人的灵性,晚辈全当一试。”

    宇岢对着鸟雀,淡然一笑,问道:“鸟儿,鸟儿,你有没有看到之前躺在这里的一具尸体?”

    鸟雀双目灵光一闪,突然开口说话,然而它的声音既滑稽又可爱,它道:“被带走了,被带走了。”

    宇岢愕然,和业善互望了一眼,又问:“被谁带走了?朝什么方向去了?”

    鸟儿又道:“上山了,上山了,老头儿,老头儿……”

    “老头儿?”

    宇岢和业善疑惑不解,这时,宇岢突然想道了一个人,他立时问:“那老头儿是不是手里拿着拂尘?穿着一袭淡灰色长袍?”

    鸟雀点头,忙道:“正是,正是。”

    “谢谢鸟儿兄弟。”

    宇岢说着,将鸟雀一托,便将其放飞,鸟雀没有立时飞走,回过头来,叽叽喳喳地道:“人家是个姑娘,你喊谁兄弟?讨厌!”

    宇岢向飞到树梢的鸟雀拱手作揖:“是,还请小姐多多谅解!”

    “这还差不多。”鸟雀随口说了一句:“老头儿说了你不少坏话,好多人都上山。”

    宇岢再次向鸟雀致谢,又面向业善,业善满目哀伤,沉痛不已。

    宇岢又道:“业善师父,明智是我兄弟,我也很难过,眼下金龙教正遭劫难,只有除掉印贤真人才能为明智报仇,为玉泽真人报仇,保全金龙教。”

    业善重重地点了点头,义愤填膺地道:“走,我们上山。”

    上山的途中,业善跟宇岢讲述了金龙教上下如何中毒,如何被俘的全部经过。

    印贤真人的种种恶行让宇岢愤然之至,他边走边道:“既然印贤真人敢怂恿各门派人上山,就说明他已经在那些人的心里植下了根深蒂固的思想,让他们坚定无疑地认为,是我和你们以及无心山庄的人里外勾结,绑架了他们的掌门。”

    业道点头:“正是如此。”

    宇岢又道:“现在看来,即便由您出面指证印贤真人,恐怕也无济于事,然而最佳的证人就是徐众而他又生死未卜,但愿狂妪智叟能治好徐众,否则我们就是有一百张嘴也难以说清。”

    “……”

    等到宇岢和业善来到金龙教的大殿之外,此处已然聚集了不下两百人。

    这两百余人包涵了各大门派以及印贤真人的部分爪牙,他们前来讨伐宇岢和业善一派的金龙教弟子,但是,他们最大的目标还是宇岢。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喊道:“我看到宇岢了,他在那。”

    众人循声往来,他们满面怒火,恨不得把宇岢生吞活剥。

    眨眼间,宇岢和业善已被两百多人团团围住。

    就在宇岢想要开口之际,白银十二剑客中的其中一位用剑指着宇岢,怒道:“狗贼,还我大师兄的命来。”

    宇岢诧异之至,忙道:“这位剑客,此话怎讲?”

    “少装蒜,你和无心山庄的人联手把我们的大师兄打下山涧,此事证据确凿,难道你还想抵赖?”

    “少跟他废话,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还怕杀不了他?”

    ……

    业善陡然开口:“各位稍安勿躁,大家听我一言……”

    “我们不听,听说跟宇岢勾结的人就是你,我们今天先杀了你们俩,再去无心山庄,今日势必要为我们的掌门报仇。”

    “没错,必须先杀了他们。”

    一时间,两百余人你言我语,七嘴八舌,吵得业善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站在大殿之下的印贤真人阴笑不止,心中暗道:这正是我要的效果,真是太如人意了,哈哈哈哈……

    “都给我闭嘴!!!”

    宇岢瞬间爆出一万级战魂灵力,以狮吼功狂声吼道。

    在宇岢万级灵力的吼声下,所有人都骇然一惊,无不噤若寒蝉。

    宇岢瞪视着所有人,怒声道:“你们无非是想知道究竟是谁绑架了你们的掌门。下面由金龙教教主玉泽真人的大弟子业善师父,当着大家的面来澄清此事。”

    业善上前一步,正要开口,突然从大殿之后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接着,只听业真一声惨叫,被一股极强的气旋冲上高空。

    站在前院儿的所有人闻声望去,骇然不已。

    宇岢惊呼:“是业真师父,他出事了……”

    业善立时拱手抱拳,急忙开口:“各位,本教弟子有难,事有轻重缓急,待我等解除灾难后,定当给各位一个满意的交待。”

    业善的一番话诚恳之至,尽管在场的人愤然至极,但是想起素日里业善的为人,大多数人都没有开口阻挠。然而,印贤真人却陡然开口――

    “各位,身为金龙教的代掌教,老夫绝不纵容包庇,就事论事,业善和宇岢包藏祸心,陷害各派掌门,从而把我教也陷于不仁不义之中,老夫为平息众怒,只好大义灭亲,把业善交又各位任意处置。”

    这时,其中一个门派的弟子喊道:“难得印贤真人深明大义,大义灭亲,我们上,杀了他们,为掌门报仇。”

    “对,白银十二剑客同生共死,我们要为大师兄报仇,各位,上!”

    宇岢在业善耳边低声道:“这里交给我,您去搭救业真师父。”

    业善应声:“你要小心!”

    宇岢点头:“好,去吧。”

    就在所有人各持武器爆出战魂灵力一拥而上之际,业善顿时爆出了十万级战魂灵力,立时腾空而起,凌空虚步,踏尘而飞。

    “不能让他跑了。”无双派的一个弟子大喊。

    宇岢立时爆出五十万级的战魂灵力,只见他回身一转,抛出了两道金光,他疾声喊道:“看镖!”

    宇岢话音未落,万道镖影浮空而现,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此时此刻,两百余人忙着抵挡不计其数的金瑕镖,根本无瑕顾及宇岢。

    宇岢大声喊道:“白银十二剑客的兄弟们,狂妪智叟正在为徐大剑客疗伤,他根本没死,你们不要误信谗言。”

    其中一名剑客一边抵挡金瑕镖,一边回应道:“大师兄受伤了?谁打的?”

    宇岢再道:“此事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明的,大家想一想,如果我真有意与大家为敌,金瑕镖还会如此温柔吗?”

    另一名剑客点头,道:“不错,我们已经第三次和金瑕镖周旋了,如果宇岢真想对我们不利,我们很难是他的对手。”

    又一名剑客接言:“如此说来,仅仅靠衣服上的一块布也不能证明大师兄被害,何况宇岢也说大师兄没死。”

    更多的剑客逐渐醒悟过来:“看来此事另有蹊跷。”

    宇岢见他们幡然醒悟,心中暗道:看来你们还不是愚不可及之人!

    与此同时,业善要到达后院必须得经过大殿,然而印贤真人早已在大殿之下守株待兔。

    就在业善即将腾飞到大殿之前,印贤真人立时将拂尘一甩,刹那间,万道银丝灵光一闪,朝业善狂袭而来。

    业善见此情形,立时回身一转,随即向后空翻,然而拂尘银丝无限延长,穷追不舍,令业善猝不及防。

    业善辗转腾挪之际,瞪了印贤真人一眼,心中暗道:师叔,我已多次忍让,既然你全然不顾同门之谊,我也不再顾念你是我的师叔……

    业善想到这,再次将战魂的等级提升,立时爆出了百万级的战魂灵力,就在他即将爆出绝招之际,业道突然飞身而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道:“师兄,你赶紧去帮助业真师弟,我来替你抵挡师父。”

    业善点了点头,跃身而起,立时向后院飞去。

    与此同时,业道幻闪腾挪,冲到印贤真人面前,忙道:“师父,不要一错再错了!”

    “挡我者死!!!”

    印贤真人说着,将拂尘一甩,万道银丝瞬间射向业道。

    业道没有躲避,再次喊道:“师父……!”

    就在拂尘银丝即将击中业道的一刹那,宇岢早已施展出绝尘步,以超音之速化为一道蓝光幻闪而来,千钧一发之际将业道拽到了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