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25章 惊天一掌
    宇岢瞪着印贤真人,怒道:“狗贼,你竟然对自己的徒弟也要下此毒手?”

    印贤真人冷笑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无论是谁,挡我者只有死路一条。”

    宇岢苦笑了一声,道:“业道师父,此时此刻,你也应该认清自己的师父了吧?”

    业道无奈地叹道:“师父,当日你弃我而不顾,弟子虽然有恨,却也情愿谅解。然而,今日是你对我绝情在先,就别怪弟子负你在后。”

    业道说着,看向宇岢,再道:“宇岢少侠,我去帮大师兄和业真师弟对付那个黑衣人。”

    宇岢点头:“小心点。”

    “你们谁也走不了。”印贤真人瞬间转移,横身一挡。

    这个时候,业贪和业痴一并飞身而来,二人异口同声:“师父,我们来了。”

    “你们两个死到哪里去?赶紧给我挡住业道。”印贤真人说道。

    业贪和业痴应了一声,飞身跃向业道。

    业道看着业贪和业痴,道:“二位师兄,如今我身怀史魂残页的灵力,你们是拦不住我的。”

    “师命不可违,拦不住也要拦。”

    业贪和业痴说着,二人再次爆出十万级的战魂灵力,一并冲向业道。

    业道消散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只见他周身灵光一闪,便从力袭而来的业贪和业痴的身体里穿了过去,随即幻光一闪,消失不见。

    宇岢的火蓝法眼自然可以看清业道是如何从业贪和业痴的体内穿过的――

    就在这业贪和业痴攻到他面前的一刻,业道的真身已然在须臾之间幻化成数百道残影。然而,这数百道残影又在弹指挥间分成两路向不同的两个方向而去,目的是混淆印贤真人的视线。

    其实在业道使出这一招时,对面的印贤真人也被震惊住了,以至于他一时间难以辨出哪一边才是他的真身。

    印贤真人没有妄动,正是因为如此,业道又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将分成两路的残影合为一体,穿墙而过,奔向了后院。

    由于这一切快到难以想象,致使印贤真人根本无法动弹,业贪和业痴更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打空了,却不知业道去了什么地方。

    在看清这一切后,宇岢不禁叹然:“史魂残页的灵力果然非同一般,太快了!”

    片刻之后,印贤真人陡然大叫:“你们两个还愣在那干嘛?还不杀了宇岢……杀了他……”

    “如果你们两个不怕我的‘万木枯荣’尽管放马过来。”

    宇岢的话让业贪和业痴心惊胆战,再一想到变成肉泥的业嗔,他们更是裹足不前,犹豫起来。

    他们自知,即便他二人联手也不是宇岢的对手,硬拼只会以卵击石。

    与此同时,宇岢已然向后空翻一跃,跳到各派门人的中间,他又向各派门人喊道:“各位,金瑕镖会一直追击到你们筋疲力尽,如果你们愿意听我一言,我会立刻收回金瑕镖。”

    这时,剩余的白银十一剑客不约而同地跃到宇岢面前。

    这次,他们的态度相比之前要平淡得多,其中一名剑客道:“宇岢,我愿听你一言,不过在这之前我也有话要说。”

    说话的这个人是白银十二剑客中的老三,名叫方平。

    宇岢点头,立时收回了金瑕镖,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每个人气喘吁吁地立在,和金瑕镖周旋了半日,估计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方平面向各派门人,深吸了一口气,道:“各位,首先我想请问这金瑕镖如何?”

    方平此语一出,站在人群之后的业贪和业痴诧异地互望了一眼,印贤真人更是莫名其妙:他想说什么?

    方平的话让各派门人疑惑不解,有的说厉害,有的说这只是虚张声势,总而言之,乱哄哄得说什么的都有。

    宇岢没有开口,只是静观其变。方平再道:“各位,实不相瞒,通过我们三次和金瑕镖周旋,我才深刻地了解,这金瑕镖可以说威力无穷,变化多端。它会随着操控者的战魂灵力不断的升级而威力暴增,所以,金瑕镖要取你我的性命也只是须臾之间的事。”

    方平说到这,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又道:“然而,我们此时此刻仍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为什么?因为宇岢并无杀我们之意,试想一下,他连微不足道的我们,都不忍心伤害,何况我们的掌门呢?”

    印贤真人听到这,心中暗道:宇岢什么时候给他们灌了**汤?怎么突然之间白银十二剑客的人像是被洗脑了一般?

    方平的话不仅让印贤真人诧异,更让各门派的人无话可说。

    宇岢暗声道:如果稳定住大家的情绪,只要稍微抽丝剥茧,此事便可仍刃而解。

    方平继续道:“所以,我们空灵派白银十二剑客的意思是,暂停对宇岢的追击,给他一个辨明是非黑白的机会。”

    平方说到这,另一名剑客接言:“不错,事实上,以宇岢的实力完全不用我们给他这个机会,甚至说他完全可以杀了我们一走了之。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这足以说明他的心是光明的,是磊落的。”

    再一名剑客陡然道:“所以,以宇岢的为人,是值得让我们听他一言的。”

    这个时候,上仙堂的弟子喊道:“既然白银十二剑客都为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听他一言。”

    其他人也随声附和起来。这时,印贤真人突然浮空而起,冲着宇岢阴笑道:“宇岢,在你说话之前,我先给你看看这个,如果你想给你的好兄弟留个全尸,最好就免开尊口。”

    宇岢疾声喊道:“狗贼,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看着――”

    印贤真人说着,将袍袖一甩,刹那间,明智的尸体浮空而现,印贤真人一把抓住明智的头颅,又道:“只要我把明智的尸体往后院一抛,正在和业善等人激战的黑衣人便会瞬间将这具尸体撕成粉末。”

    宇岢怒喊:“狗贼,你竟然连一具尸体都不放过,简直是灭绝人性。”

    印贤真人笑道:“人性?别自欺欺人了,在战魂圣地,有人性的人最终只能沦为阶下囚,就好比四大圣灵中的空玉上仙和灵宝尊者……”

    印贤真人的举动令各派门人骇然之至,各人开始议论纷纷――

    “印贤真人怎么这样?”

    “是啊,那个弟子已然死了,他怎么还以此要挟?”

    “难道……这就是我们心目中那个祥和有礼的印贤真人吗?”

    “这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

    印贤真人的人设在各派门人的心中几乎面临崩塌。

    然而,印贤真人已然不在乎他们怎么看自己了,因为在印贤真人的眼里,这些门派弟子无异于酒囊饭袋,既然无法利用也无所谓了。

    印贤真人话说至此,抬手一挥,将明智的尸体猛然向后院抛去。

    “明智……”

    宇岢愤然起身,立时以百万级的战魂灵力催动出终极绝尘步,骤然间,只见宇岢的周身灵光一闪,整个人好似流星一般,瞬间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眨眼间,宇岢已然追上了明智的尸体。

    然而,就在他即将拖住尸体的一刹那,黑衣人已然摆脱开业真业善和业道的夹击,跃身而起,在空中和极速而来的宇岢重重地对击在一起。

    他二人以掌对掌,双掌间骤然暴幻出一阵极具威力的超强冲击波。与此同时,宇岢也被黑衣人的掌力震飞出去。

    就在宇岢被震飞的同时,印贤真人突然闪现在他的身后,随即伸出利爪一把箍住了他的喉咙。

    然而,在宇岢被震飞之际,冲击波暴散之余,还有一道如光刃一般的彩虹光晕以超音之速扩散而出。

    宇岢虽然被震飞,心里仍惦念明智的尸体,他疾声喊道:“业善师父,接住明智的遗体……”

    说时迟,那时快,业善以迅雷之速,翻身一跃,就在明智的尸体即将摔在地上的一刹那将其托在怀里。

    然而,宇岢和黑衣人对击产生的冲击波和光晕正向业善所在的位置蔓延而来。此时,业善抱住明智的尸体已然来不及躲避。

    印贤真人浮在空阴笑道:“光晕如刀,一旦被切中必如五马分尸……”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冲击波和光晕来到业善身后时,业真和业道已然幻闪而来,瞬间爆出了史魂残页里的百万级战魂灵力。

    二人爆出的战魂灵力瞬间幻化出一道巨型灵光屏障,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如海啸一般的冲击波。

    但是,令业真和业道意想不到的是,宇岢和黑衣人的这一掌对击的力度惊为天人,以至于后续而来的彩虹光晕更有排山倒海之势。

    在第二波撞击之下,只听“咔”的一声,灵光屏障瞬间破碎支离。

    印贤真人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丝阴笑:“业善,你们完了!”

    然而,就在灵光屏障的破碎声尚未消散之际,两道白色“激光”从天而降――

    不,那不是激光,印贤真人定睛细看,是鬼公的一对白眉。

    白眉无限延伸,就在光晕几乎触碰到业道与业真之际,只“嗖”的一声,两道白眉已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他们甩向高空。

    与此同时,周围的房屋石墙也在一瞬之间被震出的彩虹光晕夷为平地。

    唯有坐落在院子中的九尊石雕金龙还完好无损地立在金刚石柱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