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魂兵王陆铭〕〔神龙兵魂陆铭霍雨〕〔最强神医赘婿林羽〕〔陆铭吞了一条龙〕〔陆铭霍雨桐〕〔仙王归来〕〔开局扮演封于修〕〔捡到一只始皇帝〕〔世子见我应如是〕〔开局从相亲开始〕〔毒妇和她的死对头〕〔史上最强小神医〕〔姑娘你不对劲啊〕〔极品医仙闯花都陈〕〔唐朝林轻雪〕〔陈飞宇〕〔重生八零拽炸天〕〔龙帅〕〔苏婉〕〔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29章 死亡前的醒悟
    “什么情况?连最应该得到宝剑的业善都无法触及,岂不无人可及了?实在不行,老娘去试试。”

    鬼婆说着,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前去。

    鬼公一把拉住她,喊道:“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就你这鬼样儿的还去拔剑,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你说什么?给老娘再说一遍。”鬼婆瞪着鬼公。

    鬼公没有理会鬼婆,而是看向身边的徐众,冲着他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叹道:“不愧是剑客,高,实在是高!”

    鬼婆瞥了鬼公一眼:“切!”

    鬼公之所以这样说,自然是听到了徐众刚才的分析,虽然他希望业善可以得到此剑,但是,在他心里却更属意于宇岢。

    宇岢望向业善,道:“业善师父,您?”

    宇岢话未说完,业善摆了摆手,脸上显现出一副疼痛难忍的神色,他勉强开口:“不要管我,我还能坚持,这把剑太诡异了,但是,尽管如此,也千万不要让印贤得到。”

    印贤真人怒声道:“死到临头还嘴硬,这把宝剑老夫今日势在必得。”

    印贤真人说着,回身一转,再次向宝剑冲去,然而,他担心会落得和业善与黑衣人一样的结果,又陡然止步,眼珠一转,思绪一闪,立时向后空翻而去。

    宇岢见印贤真人的举动甚为费解,各人也都莫名不已,尽管如此,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放松警惕。

    印贤真人空翻落地之后立时爆出拂尘银丝,只见成千上万条坚韧的细丝瞬间自拂尘的一端飞射而出,刹那间,细丝紧紧地缠绕住黄金宝剑的剑柄。

    这一幕令在场的所有人诧异之至――

    “什么?”

    “印贤真人居然没事?”

    “老天,拂尘缠住了宝剑,他竟然没有被震出去!”

    “难道……宝剑真的要被印贤真人得到?”

    一时间,众人惊叹不已,议论纷纷。

    宇岢瞪着眼前的一幕,如炬的目光在印贤真人和宝剑之间来回闪转,他心中暗道:难道……这宝剑不能用手触碰?所以黑衣人和业善都被震了出去?如果宝剑被印贤老贼得到,金龙教恐怕就要沦为地狱了……

    印贤真人的拂尘银丝紧紧缠住宝剑,自负而得意地笑道:“业善,业真,业道,看到了吧,我才是金龙教真正的当家人,迟早我会让你们都对我俯首称臣。”

    印贤真人说着,猛然将拂尘往上一甩,他本以为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宝剑拔出地面,然而,拂尘银丝却瞬间碎落一地,宝剑仍是丝毫未动。

    “哈哈哈哈……印贤老贼,这脸打得……可真有水平!”鬼婆狂声笑道。

    “宝剑没动,太好了!”宇岢眼前一亮,拍手称快。

    印贤真人骇然惊呆,仿佛瞬间窒息一般,整个人僵立在那,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各派门人和金龙教的其他弟子又是一阵唏嘘,纷纷议论起来。

    鬼公看了徐众一眼,道:“仙剑专家,给解释一下吧?”

    徐众叹然:“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吗?”

    鬼公叹道:“是啊,如果真让印贤真人得到宝剑,非但金龙教会沦为地狱,恐怕更会牵连到其他圣地,他的野心可大得很啊……”

    徐众点头:“只怪我有眼无珠,当初轻信了他的鬼话。”

    “……”

    印贤真人看着手中的拂尘杆,愤然地扔到一旁,立时幻身一闪,瞬间来到业贪的身边,他一把抓住业贪的手腕,猛然冲向宝剑。

    业贪狂声叫道:“师父,师父你要干嘛?师父饶命,饶了我……”

    印贤真人的举动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宇岢正要上前阻止,鬼婆立时冲过去挡住了他,道:“不要管,看看他要做什么。”

    印贤真人瞬间点住业贪的穴道令其无法挣扎,随即将业贪的手一把按在宝剑的剑柄上。

    就在业贪的手接触到剑柄的一刹那间,他整个人好似触电一般,浑身颤抖起来,痛叫声响彻天地。

    在场的人听到这撕心裂肺的痛叫声无不感同身受,心痛不已。

    “印贤,你这个畜牲,你简直不是人……”见此情形,宇岢狂声大骂。

    “啊……师父,饶命啊,求求你了,疼!啊……疼死我了……师父……啊……”

    业贪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印贤真人却更加用力地将业贪的手按在剑柄上试图拔出宝剑。

    印贤真人一边按,一边道:“业贪,只要你能助为师得到宝剑,就算废掉你一只手也值了,大不了将来为师把金龙教的掌门之位再传给你。”

    业真怒声喊道:“印贤狗贼,你简直丧心病狂,猪狗不如!”

    业贪的惨叫声让宇岢忍无可忍,他愤然推开鬼婆,朝印贤真人冲了过去,并狂声喊道:“大家快来帮忙,别都看着啊!”

    业真和业道一并冲了过去,然而,就在他们刚冲到印贤真人的身边一刻,印贤真人瞬间爆出一团刀光气旋,刀光气旋好似彩虹光晕一般,呈圆形扩散而开,由于刀光气旋无坚不摧,致使宇岢和业道,业真不得不飞身闪躲。

    就在这时,黄金宝剑突然暴散出一股极强的灵力将印贤真人瞬间震飞出去。

    然而,业贪却被那股灵力牢牢地粘连在剑柄上。

    宝剑散出的灵力不断加剧,骤然间,一道白光爆闪而过,已然疼得失去意识的业贪须臾之间被化成了灰烬。

    这一幕让所有的人,即使是痛恨业贪的人也不禁心生悲痛之感。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久久未动业痴再也忍受不了内心的痛楚,灵魂上的折磨……

    他把压抑在心中的无奈,无助,和痛苦以及所有的愤怒好似火山爆发一般,一下子爆发出来,他狂声高吼:“啊……印贤,你这个王八蛋!!!”

    业痴的反应虽然让在场的众人诧异,却也理所应当,跟随了半生的师父对自己的徒儿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一次又一次把他们的灵魂堕落到黑暗的深渊,仿佛已经再也没有回头之路……

    业痴恨自己,恨自己盲听盲从,恨自己助纣为虐,恨自己没有及时悔悟,恨自己无法自拔,他恨自己的一切一切,他终于下定决心,要了结这一切――

    业痴瞪着印贤真人,怒道:“今天我就跟你同归于尽,以告慰惨死在你我手下的众亡魂,以及被困囚起来的各派掌门……啊……”

    业痴此语一出,各派门人顿时如雷霆一击,好似从梦中惊醒,所有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不同程度诧异之色――

    原来真是印贤真人干的?原来我们错怪了好人?老天,这太震撼!他可是战魂圣地赫赫有名的德高望重的尊者,没想到居然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

    业痴一边狂吼,一边朝印贤真人飞扑而去,尚未来得及起身的印贤真人瞪着狂袭而来的业痴,骇然一惊:“业痴,你敢造反?”

    业痴跃身而起,朝印贤真人的胸口一掌击来,印贤真人虽未起身,却在瞬间爆出了百万级的战魂灵力,只见他抬手一挥,顺势拨开了业痴的利掌,随即反手一掌,重重地击在业痴的当胸,猛然将他推了出去。

    被推飞出去的业痴无助地向后仰去,不偏不倚,一下子躺在了黄金宝剑的剑柄上,由于印贤真人这一掌劲力十足,致使剑柄瞬间穿透了业痴的身体。

    此时此刻,业痴仰望着蓝蓝的天空,尽显疲惫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他哑声地道:“终于……自由了……”

    业痴的身体随着他飘散的话音一并消失,和业贪一样,在黄金宝剑散出灵光地震慑下化为了灰烬……

    就这样,业贪和业痴的骨灰被一阵冷风带走了,带走得很彻底,没有留下一丝残痕。

    印贤真人慢慢站起身,阴笑道:“说我者昌,逆我者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