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喜新妻:高冷总〕〔韩三千豪婿〕〔我的豪门爷爷〕〔从僵尸先生世界开〕〔厉夫人又发飙了〕〔天降甜妻:闷骚总〕〔我在深渊打野怪〕〔汉承天予〕〔极品萌宝:霸道爹〕〔玄浑道章〕〔红楼春〕〔校花她不是人〕〔葬汉〕〔从灵气复苏到末法〕〔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炮台法师〕〔冰山总裁:独宠小〕〔顶级战王〕〔掌权人〕〔不败战王叶凌天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31章 告别金龙教
    宇岢看着落在剑柄上的红蜻蜓,心中诧异――好奇怪,那蜻蜓居然落在了剑柄上竟能安然无恙!

    罗莎上前一步,道:“难道没有看出特别之处?”

    宇岢没有开口,鬼婆茫然道:“哪里有特别之处?我什么也没看出来。”

    鬼公皱了皱眉,注视着黄金宝剑,道:“是不是我们人无法触碰,动物也许……?”

    鬼婆白了鬼公一眼,嗤之以鼻:“人?就你还算个人?”

    鬼公争辩:“难道你算人?”

    鬼婆将头扭:“我也没说我是人。”

    “哼,你真不是个人!”

    “你骂谁呢?”

    “……”

    宇岢被狂妪智叟吵的心烦意乱,急声喊道:“唉呀,你们不要吵了,什么人不能摸,动物能摸,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鬼婆莫名:“那,那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再想想……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宇岢再度陷入沉思。

    鬼婆开口:“呵,闹了半天,你也不知道,要我说,那把剑除了人,谁都能摸。”

    罗莎摇了摇头,道:“要我说,的确谁都能摸,要不然,铸剑的人为什么会造一把人不能摸的剑,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业真开口:“姑娘,你说的也许不无道理,但是你别忘了,这把剑可不是某个人铸造出来的,而是九条金龙幻化而成,它的存在本身就非同寻常。”

    业善点头,道:“业真说得不错,这把剑也许就是金龙教的图腾,只有威震之效,却不能被个人所得?”

    业道犹豫了一下,道:“如果真如大师兄所说,那么……这剑……还是谁也不要动它了,在这里建一座楼阁,将它罩在其中,一来避免它被风雨侵蚀,二来也避免因为有人触及而无辜受伤。”

    业善点了点头:“业道师弟说得有理。”

    这个时候,宇岢心中突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陡然开口:“各位,大家是否还记得黑衣人第一次触碰宝剑时的情形。”

    鬼婆抢言先说:“当然记得,那个时候大家都担心宝剑被他抢走,估计每个人的小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他被震伤了,面子上挂不住,溜之大吉了呗。”

    鬼公白了鬼婆一眼:“太笼统,没说到根儿上。”

    “根儿,根儿在哪里?老娘说的不具体吗?”鬼婆质问。

    业善顿了顿才道:“我记得他一次触及宝剑好像是……被弹出去了……”

    宇岢点头,立时开口:“不错,大家注意,鬼婆刚才说黑衣人被震了出去,业善师父说黑衣人被弹了出去,其实他二人说的都不错,只是这一震一弹是分了两次。”

    罗莎听到宇岢这么说,脸上拂过一丝明朗于心的笑意,鬼婆却疑惑之至:“你继续说。”

    宇岢又道:“黑衣人第一次触及宝剑是被弹了出去,但没有受伤,而第二次是被震了出去,才受伤的。为什么会这样?这才是最关键之处。”

    宇岢说到这,来到宝剑跟前,继续道:“黑衣人第一次是从天而降,握住的宝剑,被弹出去后,又冲了过来,这一次他是站在地面上握住的宝剑,结果却被震飞。同样,业善师父也是站在地面上去拔宝剑的,所以说……”

    宇岢话未说完,鬼婆再次抢言:“所以说,任何人都可以触及宝剑,只是不能站在地面上去碰它?”

    宇岢点头:“从种种迹象表明,应该是这样。”

    鬼公接言:“可是,印贤真人甩出拂尘银丝缠绕宝剑时也是站在地面上的,即便他没有直接触及宝剑,难道宝剑散出的灵力就不能通过拂尘传播到印贤真人的身上?”

    被鬼公这么一说,本来看到希望的众人再度无言以对,陷入沉思。

    鬼婆见大家都不说话,便瞪向鬼公,伸出手指在他脑门上重重地戳了一下:“就你话多!”

    “本来就是嘛?难道这不是事实?”鬼公辩解。

    鬼公说的的确是事实,鬼婆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抡起拐杖就要敲打鬼公。

    这个时候,宇岢突然开口:“哎,鬼婆,先听我一言,等我说完再敲不迟。”

    “啊,等你说完还要敲啊?”鬼公叹道。

    宇岢淡然一笑:“这是缓兵之计,等我把话说完,鬼婆早就忘了敲你这回事。”

    鬼婆抱着拐杖,没有好气地道:“喂,我可不聋,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到了。”

    宇岢摆了摆手,道:“各位,我们言归正传,我曾经在一本石书上看到过有关拂尘的图解,我也曾经注意过印贤老贼的拂尘,和石书上描述的几乎一样,拂尘银丝虽然不足为奇,但是那根拂尘杆儿却是玄天灵木所制,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他没有被震飞出去。”

    “原来如此,那么现在……”业善开口。

    宇岢接言:“业善师父,你何不尝试着悬在空中去拔取宝剑,也许……”

    “等一下,”业真开口:“大师兄刚才已经被震伤过一次,不能让他再受伤,我先试一下,如果没事,再让大师兄来。”

    “师弟,这……”

    业善话未说完,却被业真拦住,再道:“宇岢少侠,并非是我不相信你,大师兄乃是本教掌门,不能再有任何差池,希望各位理解。”

    宇岢点头,道:“业真师父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无论是谁一定要小心。”

    “大师兄,小弟先行一试。”

    “师弟小心。”

    业真点头,回身一转,随即跃身而起,腾向高空,在空中空翻一转,朝宝剑俯冲而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为业真捏了一把汗,因为,一旦被宝剑的灵力震伤,轻则一阵剧痛酸麻,重则就有断臂的可能。

    宇岢和罗莎互望了一眼,心中暗道:罗莎,好一个聪明的姑娘……!

    宇岢正想到这,业真已然冲了下来,一把攥住了剑柄。

    众人见业真没有被震飞出去,无不喜出望外,彼此互望叫好。

    远处正在忙碌整理残垣断壁的人们纷纷向这边望来,各自投以赞叹的目光。

    然而,就在所有人即将欢呼之际,业真一下子被宝剑散出的灵力弹了出去。

    业真反应敏捷,在被弹出去的一瞬间立时向后空翻,在空中回身一转,便轻盈地落在了地上。

    业真眼前一亮,朗声道:“大师兄,这次真的没有被震出去,”

    业真说着,又看向宇岢,继续道:“宇岢,你说得果然不错!”

    宇岢点头,剑眉略皱:“可是……为什么会被弹出去呢?脚不沾地显然能减少灵力的排斥,到底还有什么玄机呢……?”

    继业真之后,业道和业善分别又试了数次,结果和业真一样,就连好事的鬼婆也上了手,最终仍是徒劳无功。

    日落西山,天色已晚,业善长吁了一口气,道:“各位,经历了这场大战,大家也都乏了,不如先去金龙大殿休息,让弟子去山下弄点吃的,再做打算。”

    宇岢淡笑了一下,道:“业善师父,贵教遭此劫难在下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想留下来和大家并肩作战重建金龙教,奈何在下的一位好友落在了奸人之手,在下实在不敢再耽搁半分,还请众位师父见谅。”

    业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强留,记住,只要你有需要,金龙教定会倾出全教之力。”

    宇岢拱手抱拳:“业善师父的好意宇岢心领了,各位,后会有期!”

    业善,业真和业道抱拳回礼:“后会有期!”

    鬼婆开口:“宇岢,要不要跟徐众打个招呼。”

    宇岢道:“不要打扰他们了,一场大战之后,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了,让他们休息吧,我们悄悄离开就行。”

    等到下了山,鬼公看了宇岢一眼,问道:“宇岢,你为什么不去试着拔出那把宝剑,依我看,除了你谁也拔不出来。”

    鬼婆“啊”了一声,道:“对呀,他们都拔不出来,你应该试一下呀,傻小子,那宝剑没准就是为你而生的。”

    宇岢淡笑了一下,没有开口。

    罗莎看了狂妪智叟一眼,道:“人家的东西,就算人家得不到仍然是人家的东西。”

    宇岢看向罗莎,欣然地露出了微笑:“知我者,罗莎也!”

    鬼婆莫名其妙:“罗莎,你这说的跟绕口令似的,什么意思?”

    鬼公开口:“我来解释给你听,就是我要娶你,就算你不愿意嫁给我,你早晚也得是我的老婆,明白了吗?”

    鬼婆抡起拐杖在鬼公的脑壳上猛然一敲:“你他娘的放屁!”

    鬼公捂着脑壳,一脸苦相:“怎么还敲啊?”

    鬼婆一边耍着拐杖,一边道:“宇岢刚才不是说我会忘记敲你吗?不对起,老娘又想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