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39章 灵氿的意外出现
    宇岢领教过四大金刚的刚柔并济网,知道它的厉害,同样也更了解狂妪智叟的性格,倘若狂妪智叟与四大金刚死磕硬拼绝对会吃大亏。

    想到这,他只是低叹了一声。

    罗莎冰雪聪明,她自然看出宇岢心中的焦虑。

    她道:“我们的战魂灵力都恢复了,要不要冲出去?”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不,如果我们现在冲出去,就转暗为明了,会更难查出这个蝙蝠人的底细,倒不如我们在这五行盒内,表面来说我们是被困在其中,事实上我们就如在暗处一样,可以了解他们很多事。我们就以静制动,也许可以找到寒冰。”

    “找寒冰?你不去解救南宫秋水了吗?她不是被困在魔玉瓶里吗?”罗莎费解。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才道:“可以肯定的是,南宫秋水在杨振远的手里,而杨振远和印贤老贼去了蝙蝠人的地宫,他们去那里一定有所企图,换句话说,他们极有可能在那里逗留,或者会频繁出现在那里。”

    罗莎莫名:“那又怎样?”

    宇岢继续道:“所以,我们就可以确定南宫秋水理我们并不远。然而,被蝙蝠人抓的那个男人一定是寒冰,而你也说过,那个昏迷的女人或许就是南宫秋水,其实我也愿意相信你的猜想,如果我们找到寒冰,就可以确定那个昏迷的女人是不是南宫秋水了。”

    罗莎点头,道:“宇岢,我总有一种预感,这种预感从何而来我说不清楚,但我坚信,预感中的那个女人就是南宫秋水。”

    宇岢叹然道:“其实,我很希望你的预感是正确的,至少说明她已经从魔玉瓶内逃出生天……”

    宇岢说到这,思绪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神经质地摆了摆手,情绪激动起来,道:“等一下,你说……会不会有这样的一个可能……寒冰送红菱和无尘去百花坳,途中偶遇杨振远,也许会经历一场斗争,寒冰得到了魔玉瓶,救出了南宫秋水,却不知因何原因,被蝙蝠人抓了起来……”

    罗莎道:“你的想象力的确丰富,不过……你想象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

    “哪一点?”宇岢问。

    罗莎迟疑了片刻才道:“我的师父玉面冷姬怎么也和他们在一起,难道是一起被绑架的?”

    宇岢犹豫:“这个我倒是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五行盒突然一阵动荡,这是蝙蝠人在把五行盒递给无心时动作大了一些导致的。

    蝙蝠人道:“我去金龙教看一下,据探子说,那里有一把绝世宝剑十分奇特,如果能到手,也许就可以威震金龙教,记住,这个五行盒绝对不能出现闪失。”

    “请大王放心!”无心紧握五行盒,拱手道。

    待蝙蝠人幻身离去之后,无心终于松了一口气,叹道:“唉,冒充无心镇守无心山庄比在地宫当差难多了!真是一招不慎,小命玩儿完啊!”

    宇岢道:“蝙蝠人要去金龙教拔剑,哼,毋庸置疑,定然会和那个黑衣人落得同样的下场。”

    ……

    这个时候,狂妪智叟飞身一跃,来到无心山庄的正门之前。

    鬼婆望着眼前这片高墙大院,两座威严赫赫的麒麟石雕,双眼火冒金星,好似要活了一般,只是血色大门之前竟是空荡荡的,没有了看守的门卫。

    鬼婆将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戳,煞有介事地吼道:“有会喘气儿的吗?给老娘出来一个。”

    鬼婆振声一吼之后门内无人应答。

    狂妪智叟愕然地互望了一眼,鬼婆又喊了一声,这次,她把声音提得更高。

    三声狂喊之后,鬼婆见大门依然未开,脾气暴躁的鬼婆一怒之下将拐杖在五指间旋转数周,顺势将拐杖射向血红大门。

    拐杖箭一般地朝大门飞去,突然,一团气旋从右侧狂潮漫涌而来,瞬间定住了极速飞驰的拐杖,随即,将拐杖旋转数周,调转了方向,刹那间,拐杖朝鬼婆极速射来。

    拐杖朝鬼婆飞来的速度比被鬼婆射出去的速度更快更猛,力度更大。

    见此情形,鬼婆瞬间爆出了五十万级的战魂灵力,回身一转,勉强将拐杖接住。尽管如此,也因为拐杖射来的力道刚猛之至,致使她足下失衡,踉跄地后退了几步。

    这情形令一旁的鬼公骇然不已,他立时向气旋涌来的方向望去,去不见任何人的踪影。

    鬼婆狂声喊道:“他娘的,谁干的?给老娘滚出来。”

    鬼婆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被一道幻闪而来的黑影重重地甩了一记耳光。

    与此同时,那黑影也道:“满嘴喷粪,一记耳光让你记住教训。”

    鬼婆被抽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鬼公飞身向黑影攻去,黑影腾空而起,向后一跃,终于现了真身。

    鬼公定睛一看,不禁骇然一惊,他立时向后空翻,跳到鬼婆身边,诧异地道:“灵……灵塚?”

    (由于灵塚在第39章,第一次出场时已经对其外貌特征有过详细描写,故而在此不加以重复描写。)

    与此同时,奉蝙蝠人之命劫杀狂妪智叟的四大金刚也幻身而来。

    由于四大金刚以隐身的状态而来,这才没有被灵塚和狂妪智叟发现。

    鬼婆诧异之至:“灵塚,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灵塚冷笑道:“你们来此又意欲何为?”

    “我们……”

    鬼婆刚一张嘴,鬼公一把拦住,抢言道:“我们只是途经此处讨一杯茶喝。”

    灵塚陡然大笑:“智叟就是智叟,瞎话是张口就来,鬼婆,你被他骗了这么多年,居然也乐在其中,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鬼公说着,拉住鬼婆的手腕,立时翻身一跃,向身后的矮树林飞去。

    “话没说明白就像走?没门儿!”

    灵塚说着,立时向狂妪智叟甩出一道血色激光。

    狂妪智叟翻转腾飞之际,瞬间分开,朝两个不同的方向躲去,随即以凌空虚步而逃。

    灵塚见狂妪智叟逃得无影无踪,愤然道:“就让你们这对死鬼再苟延残喘一阵子。”

    灵塚本来也无心恋战,他来此的目的就是要亲自指派给无心新的任务。

    因为无心山庄距离四护法的住所比较远,在这里说话要比在黑森林方便得多。

    然而,就在灵塚转身朝大门走去之际,他陡然止步,神情异样,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心中暗道:奇怪,这附近怎么有四股极强的灵力在游动?

    就在灵塚回过神来,想再确定一下时,四大金刚瞬间朝四个方向飞离了此处。

    灵塚没有再察觉出异样之处,便朝山庄幻身一闪,穿墙而入。

    ……

    狂妪智叟聚在一起,鬼婆怒道:“咱们跑什么?以咱们现在的实力,难道还怕灵塚?”

    鬼公忙道:“从喝了无极圣水后,咱们的实力的确完全恢复,而且还提升了不少。但是,就凭你那拐杖一去一回飞行的速度不同,就足以证明咱们跟他的实力相差得有多么悬殊。”

    鬼婆不服:“仅凭一招也不能说明我们两人联手就打不过他啊。”

    鬼公又言:“话是不错,可你别忘了,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可是魔之窟的地盘,而且就在人家山庄门口,无心是灵塚的部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一旦打起来,山庄里的人都出来了,他们群起而攻之,我们就是有十条命也跑不掉。”

    鬼婆白了鬼公一眼:“算你有理,行了吧。”

    鬼公笑道:“嘻嘻嘻,不是我有理,是在你的教导下,我才能说出这番话的。”

    鬼公心中暗喜:这次竟然没有挨打……

    然而,鬼公的心里话还没有说完,鬼婆的拐杖已然砸在了他的脑壳上:“臭老头,得了便宜还卖乖。”

    与此同时,躲闪而去的四大金刚聚在一起也各自叹然――“不愧是摩羯大帝的大护法,我们以隐身的形态居然也能被他察觉到!”

    “下一步去哪?”

    “目前还没有接到新任务。”

    “那就按蝙蝠大王之前的吩咐,去追杀狂妪智叟。”

    “走!”

    ……

    这个时候,浸泡在化灵池中的南宫秋水终于睁开了眼睛,她望着昏暗的山洞,看着缭绕在眼前的热气,在魔玉瓶内所受的伤痛仿佛都成了过去,她彻底痊愈了,只是痊愈得莫名其妙,让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尽管这一切恍如幻觉,但她的的确确痊愈了。

    寒冰激动地凑了过来,即使他浑身无力,但他移动的速度却极快,也许是因为看到南宫秋水睁开眼睛太过激动所致。

    寒冰将南宫秋水拖到化灵池的边缘,他眼神里带着莫名的激动和喜悦:“你终于醒了!”

    南宫秋水在沉昏初醒,心里却很明白,她知道,是眼前这个男人把自己从魔玉瓶里救出来的,她也知道,为此这个男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更知道,这个男人不顾生死,潜入温泉之下去寻找自己,以至落入魔人只手,现在,这个男人又出现在自己眼前,就像一个“神”……

    南宫秋水的意识很清醒,她知道,面前这个人不是宇岢,她也明白,宇岢一定很担心她的安危,也许,宇岢正焦急地在四处寻找自己,但是……自己毕竟不是玫瑰,更不是罗莎,自己仅仅是南宫秋水……

    寒冰看着南宫秋水,关切地问:“姑娘,你……怎么样?”

    南宫秋水虽然面色惨白,却不想表现出太过憔悴的样子,所以她勉强地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轻摇了摇头:“我没事了,谢谢你。”

    “来,我抱你出去,不能总泡在水里。”

    寒冰本想抱南宫秋水离开化灵池,却忘记了自己已经手无缚鸡之力。

    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寒冰气恼地拍击了一下水面。

    南宫秋水叹了一声,道:“公子,不要气恼,我就在这缓解一下就行,过一会就能恢复体力。”

    “不,无法恢复了,这是化灵池,一旦在此浸泡,战魂灵力就会全消失。”寒冰激动地道。

    南宫秋水骇然:“公子……这……?”

    寒冰犹豫了一下,道:“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了,噢,对了,我的名字叫寒冰,你叫我寒冰就行。”

    “寒冰?你是寒冰?是帮助宇岢救活玫瑰的寒冰?”

    南宫秋水诧异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