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帆过尽水悠悠〕〔林阳许苏晴〕〔末武年代〕〔末世崛起从送快递〕〔百里绯月长孙无极〕〔邪王盛宠:神医王〕〔医女天下:冷面王〕〔凌婧长孙无极〕〔墨少贤妻放肆宠〕〔余生有你,甜又暖〕〔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极品捡漏王〕〔从山寨npc到大BOS〕〔重生九零之神医商〕〔开局签到九个小仙〕〔修仙小神农〕〔斗罗之我真的不强〕〔炮灰女妖在西游〕〔极品透视民工〕〔我有一个庇护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42章 在绝境中相遇
    宇岢一把握住罗莎的手腕,道:“一定是无心在作祟,快跑!”

    无心站在一株无花果树下,再次拉动了一下藤条,他直视着那座最大的假山,心中暗道:没错,宇岢,就算你想到了是我在操控机关,但是你们绝对逃不出我的万石阵。你和罗刹就等着在里面被砸成肉酱吧,哈哈哈哈……

    这个时候,一名小妖来到无心身边,把一张纸条递给了无心,并道:“庄主,这是大护法临走时让属下交给您的。”

    无心接过纸条,看了上面的字后愕然一惊:“灵塚……你可真是个老狐狸……!”

    无心说着,扔下纸条便飞身而去,小妖莫名其妙,捡起地上的纸条,费解地念出了上面的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默记于心,可平安,若念出口,人必亡!”

    小妖话音未落,纸条瞬间爆燃,只听轰的一声,小妖瞬间被炸成了粉末。

    无心一边向金龙教飞去,一边在心中暗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灵塚,你这是想让我寸步不离地呆在你身边啊,看来你是彻底不信任我了……

    无心虽然走了,但是他开启的机关却让假山石洞内的宇岢和罗莎陷入了绝境――

    乱石飞溅,地动山摇,宇岢和罗莎深陷其中,慌乱之下失去了方向。

    昏暗中,落石滚滚,碰击出刺眼的火光,刹那间的光亮让宇岢和罗莎发现摆在他们面前有三条通道。

    罗莎一边躲避坠落的石块,一边问:“走哪一条?”

    宇岢一边闪身躲避飞石,一边喊道:“管他呢,随便走吧,这个时候只能兵来将挡,见招拆招了,跟我来。”

    宇岢说着,拉起罗莎的手腕,立时爆出了绝尘步,在繁乱的石阵中辗转腾挪,幻身闪躲,几步便冲到了中间的一条通道中。

    然而,地面的震动并未停止。突然,在他们身后坠下一颗巨大的石球,石球的体积几乎填满的整个通道,只见石球灵光一闪,朝宇岢和罗莎急速滚来。

    “快跑!”宇岢骇然一惊,握紧罗莎的手朝通道的另一端极速奔去。

    石球穷追不舍,宇岢无奈之下,只好以迅雷之速甩出了金瑕镖。

    镖影幻化万千,瞬间暴散,转眼间,数以千万计的金瑕镖好似暴雨一般射击在石球之上,石球顿时灵光一闪,瞬间炸成了粉末。

    ……

    与此同时,寒冰和南宫秋水这边的震动也越发强烈起来,刹那间,石板断裂,地面坍塌,南宫秋水握住寒冰的手跃身而起,然而,洞顶之上却坠下万千石块。

    石块疯狂地向他们砸来,南宫秋水立时爆出了魍魉残影,一道光盾瞬间罩在了他们头顶,这才免于被石块砸中。

    尽管如此,地面却仍在坍塌,再加上四面的石壁上不断射来飞石,令他们无处躲避,应接不暇,一下子被卷入坍塌而下的石流之中。

    一时间,整个地洞就像被一场超大的地震在疯狂地撕扯,石流涌动,尘土飞扬,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这个时候,宇岢突然听到了一个模糊的声音,声音虽然模糊不清,却很熟悉,只是声音出现的太过突兀,还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幻听。

    宇岢道:“罗莎,你怎么样,有没有被伤到?”

    罗莎摇头:“没事,多亏你爆出了三尺气墙,不然我们真的会被砸扁。”

    宇岢再道:“我好像隐约地听到有人在喊,但是声音太微弱了,周围又是一片昏暗,很难辨别声音的来源。”

    罗莎侧耳倾听,莫名开口:“我没有听到,会不会是刚才石块撞击的声音太大,导致你现在出现了幻听?”

    宇岢摇头:“不,绝对不是幻觉……听,那声音又来了!”

    这次,罗莎也听到了,她愕然道:“的确有人在喊,难道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

    宇岢点头:“一定还有人,不然这声音从何而来。”

    “可是,这大片的碎石挡在面前,我们也无法前进啊。”罗莎道。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罗莎,你让一下,我来。”

    “你,你要用战魂灵力将这数以万吨的碎石清理干净?”罗莎问道。

    宇岢点头:“也许正有人被碎石埋在下面,处于生死一线,我们岂能袖手旁观。”

    “你要小心。”罗莎说着,退到了一旁。

    宇岢运出气力,顿时爆出了百万级战魂灵力,只见他周身灵光一闪,疾声高呼:“玄木神力!!!”

    宇岢双臂一挥,体内骤然幻化出一颗参天巨树,巨树飞速旋转,刹那间,将眼前的碎石狂烈地吸入枝干之中,随着吸入的石块越来越多,巨树也开始膨胀,变得越来越大。

    终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假山被不断膨胀的巨树砰然穿透。

    与此同时,整座无心山庄也随之一颤,这情形令留守在山庄内的小妖骇然不已,个个抱头鼠窜。

    等到巨树将宇岢面前所有的石块全部吸干,只见数以万吨的石块一下子从假山的顶端喷涌而出,好似喷泉一般。

    喷涌而出的石块从高空溅落,将整座山庄所有的房屋砸得残败不堪,无数小妖被乱石砸死。

    转眼间,整片山庄哀嚎遍地,一片狼藉。

    这个时候,地洞内尘埃弥漫,暴土飞扬,宇岢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这一次,他能清晰地听出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的声音。

    宇岢惊呼了一声:“秋水?南宫秋水?”

    片刻之后,宇岢听到了回应,回应的声音很清晰,也让他更加确定。

    眼前虽然是昏暗的,宇岢的心里却是明亮的,他再次高呼:“秋水!”

    “宇岢,是宇岢,我们在这。”

    南宫秋水喊着,她也在同一时刻找到了寒冰。

    寒冰昏昏沉沉地站了起来,南宫秋水一把抱住了他,激动地道:“寒冰,你没事太好了,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一直在呼喊你,却始终得不到你的回应。”

    寒冰的战魂灵力虽然被封禁,但他的体质却是极好的,他的意识很快便恢复如初,看到南宫秋水抱住自己,心中顿时浮现起一种幸福的波澜……

    寒冰也抱住了南宫秋水,轻声道:“我没事,放心吧。”

    “对了,我听到宇岢的声音了,真的。”

    南宫秋水话未说完,宇岢的声音再次传来。

    “秋水……”宇岢一边高喊,一边朝这边走来。

    “太好了,真的是宇岢。”寒冰道。

    朦胧中,在宇岢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然而,在这如梦似幻的情形下,他却不敢相信刚才的声音竟然是真的,因为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直到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近,熟悉的脸庞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宇岢才诧异而激动地呼出了他们的名字――“寒冰,秋水!”

    寒冰和南宫秋水听到宇岢的声音同样惊异至极,他二人也激动不已地回应道:“宇岢?真的是宇岢!”

    尘埃消散,洞内终于恢复平静,四个人面面相对,宇岢喜出望外:“秋水,你……你是如何逃出生天的?”

    “老天,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我们竟然在这里相遇了!”

    “你知道吗?自从你被抓走之后,我有多么懊恼,多么内疚,我不知道把自己骂了多少次,然而,这些无力的自责本根无法慰籍我的心痛,如果不是中途发生意外,我已经打算直闯灵氿的老巢了。就算拼出性命,也要救你出来。”

    “真是天意难料,我终于看到你安然无恙地站在了我的面前!谢天谢地,你还活着!”

    宇岢滔滔不绝地说着,本想给南宫秋水一个紧紧地拥抱,以示激动的心情,然而,他立时意识到她身边的寒冰,因为寒冰的手正紧紧地握着南宫秋水的手。

    宇岢聪明之至,瞬间明白了一切,他欣慰地道:“一定是寒冰把你救出来的。”

    宇岢说着,又看向寒冰,一手拍在寒冰的肩膀上,悦然道:“兄弟,好样的!”

    寒冰欣然地点了点头,道:“能够看到你生龙活虎的样子真是高兴。”

    南宫秋水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因为她一看到宇岢,之前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画面又历历在目,呈现出来――

    历经金龙教大战,去婆娑圣地寻求兰草,和宇岢义无反顾地勇跳白崖,还有在白冰森林里的奇遇以及冰原大战……

    过去的种种种种,现在的点点滴滴,无不让人百感交集……

    南宫秋水深吸了一口气,道:“宇岢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宇岢还未来得及开口,罗莎便道:“宇岢,你们聊,我回避一下。”

    南宫秋水陡然道:“不,罗莎,我要说的话,也希望你和寒冰能听到,身为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多矫揉造作,扭扭捏捏的闺房女儿气。”

    宇岢点头:“秋水,你让我最欣赏的正是这股飒爽豪放的性格,虽是女儿之身,却丝毫不让须眉!你说吧,每一句话我都洗耳恭听。”

    南宫秋水看了寒冰一眼,才道:“首先我要谢谢你,给了我一段难忘的时光,我不否认,对你有过爱慕之心,然而,我也有自知之明,我的爱慕只是埋藏在心底的一厢情愿罢了……”

    宇岢开口:“秋水,我……”

    南宫秋水摆了摆手,道:“宇岢大哥,你先听我说,和你相处的那段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让我明白‘情缘’二字的真正意义,也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南宫秋水说到这,淡然一笑,又道:“人们常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其实,用到我的身上应该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宇岢明了地点了点头,道:“秋水妹妹,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其实……”

    “其实,我们都是人生中彼此的过客,在人生的路上虽然可以擦出耀眼的火花,然而,这转瞬即逝的绚烂也终会成为过眼云烟。”南宫秋水叹然道。

    宇岢轻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口。

    南宫秋水回到寒冰的身边,牵住寒冰的手,笑道:“说了那么多,终于把心中的压抑全部释放了,我觉得好轻松,宇岢大哥,我已经柳暗花明了,然而你到底是沧海的水,还是巫山的云,就让罗莎姑娘去慢慢探索吧。”

    宇岢淡笑了一下,和身边的罗莎互望了一眼,罗莎也是淡然一笑,道:“南宫姑娘,宇岢把你和他的经历都跟我说了,我对你很羡慕,也很感动,然而更多的是感激,如果没有你陪在他身边,此时此刻,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种结局……”

    罗莎说着,吁了一口气,继续道:“近日来,他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心里装的尽是你的安危,他从未停止过寻找你,奈何印贤真人对他百般设计陷害,这期间又遭遇了连连变故,不想竟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遇到了你们,我想,这是上天的眷顾,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吧。”

    南宫秋水双唇微抿:“宇岢大哥对我这个妹妹关心自然是理所应当,然而罗莎姑娘不仅貌若天仙,口才更是让人刮目相看,如此才貌双全,宇岢大哥真是艳福不浅!”

    宇岢笑道:“两位姑奶奶,你们说了那么多,我们两个大男人却一直傻站在这,听你们妙语连珠,出口成章,我们男同胞是不是也该说两句啊。”

    寒冰笑道:“你们都知道我沉默寡言,不善言谈,说话的事还是让宇岢这位才子英雄来吧。”

    宇岢一下子难为情起来,他英俊的脸上显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

    他道:“其实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但是情势所迫,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了。我说几句,首先,我要对秋水妹妹说,既然兄妹一场,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但是,祝福的话,我必须要表达一下,正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秋水妹妹,寒冰,我祝福你们,我和罗莎真挚地祝福你们!”

    宇岢话音未落,只见一旁的化灵池的水轰然炸起,水溅四方,接着,一阵狂浪地笑声自化灵池内传了出来――“哈哈哈哈,我要让你们统统去死……”

    这情形令所有人骇然一惊,宇岢一下子就听出了这个声音,他愕然道:“是玉面冷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