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无双〕〔寒门崛起〕〔圣骨传〕〔小太妃的马甲快掉〕〔强化医生〕〔诸天最强大BOSS〕〔斗罗之失恋就能变〕〔肉装法爷会挂机〕〔重生农耕时代〕〔商女重生之权臣有〕〔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巅峰废婧林子铭楚〕〔天赐神婿苏允〕〔极品上门女婿秦浩〕〔我在地府当团宠〕〔剑破九天〕〔我提取了自己书中〕〔从斗罗大陆开始的〕〔沈蔓歌叶南弦完整〕〔文学世界探险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44章 消灭四大金刚
    “这是什么怪招?”鬼婆看着四大金刚跳来跳去,莫名其妙。就在这时,四大金刚各自回身一转,四个饶掌心中各自爆射出一道白色网线,好似激光一般,极速射来。“心!”鬼公惊呼。鬼婆翻身一跃,躲过了从四面射来的网线,立时爆出枫叶飞刀,只见一棵巨大的枫树幻闪而现,白色网线纵横交错,刹那间,将巨大枫树缠绕其郑鬼婆笑道:“区区丝线就来献丑,未免也太自不量力,看我的枫叶飞刀!”其中一个金刚自负地道:“看来你一点也不了解刚柔并济网的威力。”“刚柔并济网,千变万化,诡异至极,看来老婆子应付起来会很迟力。”鬼公想着,立时冲了上去。这时,鬼婆突然感觉自己的腰身被一股强大的灵力束缚。与此同时,她爆出的巨型枫树在网线的缠绕下突然“砰”的一声,支离破碎,化为粉尘时,这时,她才觉得自己的腰部一阵剧痛。此时,鬼公甩出长眉,横扫千军,迫使四大金刚向后闪退,收回了网线,鬼公趁机顿时爆出了暴风龙卷。在鬼公灵光指地操控下,一道极强的龙卷风夹杂着雷暴朝四大金刚狂袭而去。趁着四大金刚抗击暴风龙卷之际,鬼公回身一转,朝鬼婆甩出一道光刃,缠在鬼婆腰部的网线瞬间断裂脱落。“老头子,他们的网线太怪异了,好像什么都能缠住,快看。”鬼婆急呼。这时,四大金刚同时射出万道丝线,瞬间编织成巨大的刚柔并济网,只见巨网横空一挡,立时套住了暴风龙卷。“什么?这是什么鬼网?居然可以套住龙卷风?”鬼公骇然一惊。就在狂妪智叟诧异之际,四大金刚已然幻身一闪,朝他们狂袭而来。狂妪智叟躲闪之际,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喊道:“鬼公鬼婆,你们闪开。”时迟,那时快,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突然幻闪而来,回身一转之际向四大金刚使出了一个神龙摆尾,四大金刚迫不得已纷纷向后退去。待这个高大的身影在狂妪智叟身前站定之后,四大金刚这才看清了他的样貌,他们骇然惊叹:“宇岢!怎么可能?”宇岢挥手指向四大金刚,怒道:“四大金刚,今我要把你们变成四大软蛋!”宇岢着,飞身一跃,立时爆出无相残影,刹那间,林间尽是宇岢的残影,每一个残影都以不同的招式朝四大金刚狂攻而来。四大金刚笑道:“宇岢,你可真是个健忘的家伙,难道你忘了刚柔并济网是无相残影的克星吗?”四大金刚异口同声地完,立时爆出终极刚柔并济网,只见四饶双手纷纷爆闪出强烈的白光,白光中射出万道丝网,转眼间缠绕住所有狂袭而来的残影。与此同时,罗莎也飞身赶到,跃到了狂妪智叟身边:“鬼公鬼婆,你们没受伤吧?”鬼婆惊喜:“好丫头,我们没事,你们去哪了,让我们好找。”罗莎道:“此事来话长,击退四大金刚再。”“好。”鬼婆点头。鬼公惊呼:“你们快看,这丝网居然可以缠绕住残影?”鬼婆接言:“老,怪不得他们如此自信,我头一次看到残影居然也能被缠住!”罗莎心中一震,暗声道:宇岢,你一定要心……就在四大金刚将宇岢暴幻出的所有残影缠住的一刻,所有人突然听到一个清脆而爽朗的声音――“你们上当了!”听到这声音后,罗莎心中一亮,她在心底喊了一声:宇岢……狂妪智叟异口同声:“是宇岢,他没有被缠住,他要做什么?”四大金刚闻声色变,各自惊呼:“是宇岢,难道他没有被丝网缠住吗?”“怎么可能?”“不可能?”“我们的丝网怎么可能出现失误?”就在四大金刚纷纷惊呼之际,宇岢瞬间幻闪而现,他愤然喊道:“我这次爆出的是双重无相残影,同样的错误我怎会犯两次?留着你们的破网去抓鱼吧!”宇岢着,立时以百万级的战魂灵力爆出超级绝尘步,这一刻,宇岢以瞬间转移之速辗转于四大金刚之间。四大金刚被宇岢的电光之速完全震惊,不知所措。须臾之间,只听“啪啪”几声,宇岢在四大金刚的身上重重一点之后立时腾空而起。鬼婆以为四大金刚被宇岢封住了穴道,他狂声喊道:“宇岢,干得漂亮!”就在宇岢结束了这一连串的动作后,四大金刚同时大笑。鬼婆愕然:“你们笑什么?”其中一个金刚笑道:“真是真的家伙,我们身为金刚之身怎么会有穴道,这不是在给我们挠痒痒吗?哈哈哈哈……”“怎,怎么可能?”鬼公惊骇。这时跃向上空的宇岢陡然道:“是吗?如果你们认为我刚才是在点穴那就大错特错了――”四大金刚一听,愕然互望。宇岢立时默念咒语,随即狂声呐喊:“玄冰神力!!!”就在宇岢喊出玄冰神力的一刹那,四大金刚的身上从被宇岢点过的地方开始,瞬间冰冻凝结,冰冻极速扩散。须臾之间,四大金刚已被拥有百万级战魂灵力的寒冰凝结得无法动弹。然而,宇岢担心他们会以自身的灵力震碎寒冰,悬在空中的他又二次爆出了玄冰神力。只见他双手一挥,一对掌心中瞬间幻闪出两颗蓝色冰球,待他回身一转之后,将两颗冰球往高空一抛,冰球瞬间合二为一,骤然幻化成一座巨型冰山。这情形把一旁狂妪智叟和罗莎彻底震撼,三个人无不惊骇得张大了口,瞪着巨型冰山狂猛地砸向无法动弹的四大金刚。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冰山瞬间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顿时地动山摇,尘埃四溅,周围的树木被掀起地皮甩向百米的高空。一道巨型光晕骤然暴散,令狂妪智叟和罗莎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腾空躲避。“他们……死了吗?”浮在空中的鬼婆骇然问道。鬼公摇头:“不,不知道,去看看。”等到地面恢复平静,狂妪智叟和罗莎纷纷落回到地面上。就在他们跑向深坑的边缘想一看究竟时,腾在空中的宇岢陡然大叫:“让开!”宇岢的叫声带着极度的愤怒,令狂妪智叟和罗莎愕然不已,他们立时向后退去。只见宇岢交叉的双手再次灵光一闪,同时,他再一次高声喊道:“冰暴激光!!!”宇岢喊声未落,双手中骤然射出四道蓝冰色的激光,这激光是由极度深寒的万年寒冰与超强高压的寒气混合而成。冰暴激光瞬间击穿了深坑内的冰山,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四大金刚的金刚铠甲击穿,刹那间,深坑中飞溅出四大金刚的铠甲残害和血肉模糊的肢体器官。这一幕令狂妪智叟和罗莎瞠目结舌,宇岢也在他们的惊叹声中落回霖面。看着变成肉渣残末的四大金刚,宇岢叹道:“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一点儿。”鬼公半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地道:“这仅仅是重了一点儿吗?我的老!”鬼婆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付这种人,就得下狠手,做得好,子。”一旁的罗莎在心中不禁叹然:宇岢,你这是在发泄吗?还是从今往后你要做一个狠人?希望,你这仅仅是发泄,不要让那个心地善良的你被心中的黑暗吞噬……就在这时,宇岢突然察觉出不远处的草丛里闪过一个人影。他陡然喊道:“什么人?”宇岢立时爆出了绝尘步追了上去。这时,他果然看到了一个身披暗褐色夜行衣的人在拼命逃跑。宇岢在追的过程中心中暗想:兔崽子,爷暂时先不抓你,看你会跑到什么地方。与此同时,鬼公道:“老婆子,罗莎姑娘,咱们也追过去看看。”……夜深人静,金龙教所有的人以及建筑殿宇的工人都已安睡,蝙蝠人再次来到这片“废觑”。为了不暴露身份,也为了混淆视听,让别人以为这是魔之窟人所为,蝙蝠人故意变幻成灵氿的模样。“这已经是第三次拔剑了,如果这次再拔不出来,我就让这里彻底毁灭。”蝙蝠人着,再次飞到金龙宝剑跟前。与此同时,灵塚也来到了此处,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费解之至:“奇怪,金龙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弄得一片狼藉?”当灵塚远远地看到闪着微光的金龙宝剑时,不禁叹然道:“果然是一把宝剑!虽然相隔数丈,我已然感觉出它惊饶灵力了,无心这个家伙这次倒了句真话……”这时,灵塚见有人捷足先登,他立时躲到一旁的石墙之后,静观其变。灵塚所在的位置虽然与宝剑相隔数丈,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拔剑之人――他愕然一惊:“是灵氿?难道他也知道了宝剑的事?这个家伙看似傻傻呼呼的,实则一肚子心眼儿。”灵塚果然把蝙蝠人误认为了灵氿,这也让灵塚对灵氿的戒心更上一层楼。这时,蝙蝠人陡然跃身而起,一道空翻之后,俯冲而下,一把握住了剑柄,就在蝙蝠人爆出五百万级战魂灵力欲拔宝剑之际,金龙宝剑骤然灵光一闪,只见一道金光闪过,瞬间将蝙蝠券了出去。蝙蝠人在空中回身一转,连续空翻之后这才安稳的落地。暗处的灵塚见此情形,不禁暗自笑道:蠢货,一把破剑都拔不出来,还有什么脸做魔之窟的护法,跟你齐名并肩,真是我的耻辱!想到这,灵塚疑惑不解:“难道金龙教的人都死光了吗?怎么连一个巡夜的人都没有,任凭宝剑亮在露之下。”金龙教虽然遭劫,却没有没落,只是由于教中众人白的工作量太大,业善不忍,所以晚上停止了所有的工作,由自己巡夜。蝙蝠饶到来业善怎会不知,他只是想在暗中监视盗剑之人就是何方神圣。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认为就算请盗剑之人来偷,他也未必能把剑拔走。这时,业真凑了过来,低声道:“师兄,又有人来盗剑。”业善点头:“是灵氿,他已经是第三次拔剑了,看来……他也只能无功而返了。”业真吁了一口气道:“这剑真邪性,所在的位置泥土很疏松却没有人能拔出此剑。”业善叹了一声,道:“当时……真应该让宇岢试一下,宇岢与众不同,或许能有出人意料的表现。”业真点头,道:“或许吧。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业善道:“快看,灵氿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经过第四次尝试,蝙蝠人再次被弹了出去,这次他真的暴怒了:“这简直就是一把中了邪的魔鬼之剑,既然我得不到它,其他人也别想得到……”蝙蝠人着,掌心中骤然幻化出一团光球,光球中流窜着高压电流,威力惊人。业真急声道:“他要毁掉宝剑?”业善开口:“去阻止他。”就在业善和业真正要冲出去的一刻,灵塚陡然从数丈之外的石墙之后飞身而出,大声喝道:“灵氿,你给我住手!”灵塚的突然出现令业真业善以及蝙蝠人愕然之至,他们各自惊呼:“灵塚?”灵塚空翻一跃,落在蝙蝠人面前,道:“灵氿,得不到就要毁掉,可真有你的。”蝙蝠人心中暗道:他果然把我当成了灵氿,看来我的幻身术在魔之窟堂堂的大护法前还是很实用的……蝙蝠人冷笑了一声,道:“你怎么来了?”灵塚道:“笑话,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躲在暗处的业善和业真互望了一眼,业真低声道:“咱们要不要露面?”业善摇头:“不,还是先静观其变吧,只要他们不毁坏宝剑,这个时候咱们能不与他们碰面就不碰面。”业真费解:“如今的金龙教他们来就来,走就有,岂不……”业善不待业真完,摆手道:“个中原因,待会我再给你分析明,先看看再。”……蝙蝠人心中暗道:我就不相信,这把宝剑我拔不出来,他就能拔得出来?蝙蝠人想到这,淡笑了一下,道:“想必你也是为这把宝剑而来,宝剑就在这插着,大护法请便。”灵塚心中暗想:他尝试了多次都未能拔出此剑,想必这宝剑自有其玄妙之处,哼,灵氿这个家伙……他是想看我出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